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春游曲 > 第五十一章 寻求真相
李世民见长孙晟让长孙鸿三人先行离去,把他和长孙无忌留下,心中想道他肯定还有重要的事和两人说。

三人走后,长孙晟神情变得严肃异常严肃。

他目注李世民,问道:“世民,刚才我让你们几个说各自的志向,你说的可是发自内心之言?”

李世民回答道:“父亲大人为我取名世民,就是希望我长大以后能够济世安民。世民也将之作为毕生之追求。”

“父亲之所以请求伯父指导世民读书、习武,便是要世民练好本领,得偿毕生之志。”

长孙晟很欣赏李世民从小便有大志。

但他也深深为之担忧,深恐这个可造之才,还未成才,即受到伤害,蹈入万劫不复之境。

长孙晟略带责备地道:“你可知道,轻言改朝换代,乃大逆不道,是忤逆犯上之罪?”

李世民道:“世民知道。”

长孙晟道:“你既知道,怎还敢到处乱说?”

李世民似不同意长孙晟的说法,解释道:

“世民以为,今天在场之人,都是亲近之人,皆不会心存相害之意,所以就将心中所想如实说出。”

长孙晨明白,李世民年幼尚不知道厉害,缺少防备之心。

------

为使李世民引以为戒,长孙晟向其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周、齐两朝为争皇位,父子、兄弟尚且相害相杀。”

“你知我等,是你亲近之人?你怎知我等,不会告发于你?你怎知我等,不会将你说的话传将出去?”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李世民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回答。

长孙晟见李世民无法回答,面色转为温和,说道:

“世民,我说这些,不是要责备于你,只是为了提醒你,以后这些话不要轻易向外人说,以免为自己和家人惹来麻烦。”

李世民点头道:“世民明白,以后我对外人说话,会谨慎一些。”

------

长孙晟为进一步让李世民明白其中的厉害,同时也点拨一下长孙无忌,说道:

“子曰: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长孙晟说完问道:“无忌、世民你们两人可知,孔夫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长孙无忌沉思一下,道:“意思是说,做事要保守秘密,谋划大事,不能轻易对外说。”

李世民答道:“就是说,谋事要保守机密,机泄则所谋之事难成,还会给自身带来损失和伤害。”

长孙晟见两人已知其中道理,说道:

“不但要明白其中之意,最重要的还是要以身践行。”

“望你们两人,终生铭记孔夫子的这句话,谨言慎行,永不逾越。”

-------

这是长孙晟第一次给两人上课。

他让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第一次明白“谋事要密”的重要。

这一课时间虽短,却令二人受益终生。

告诫完两人,长孙晟开始谈起两人刚才所说的志向,他道:

“你们二人皆志存高远,我心甚慰。如能实现,当不枉我亲自指导你二人的一番苦心。”

“但你们可曾想过,如何去实现?在实现志向的路上,又要付出多少努力和代价?今日回去,你二人各自思考答案。明日下午,希望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

观音婢已经听说,李世民来府上跟父亲学习武艺和兵法。

用过晚膳,她便缠着高秋娘,要去找世民阿兄玩。

在城南庄园短短几日,观音婢已和李世民十分投缘。

在她心目中,李世民就像一位可亲可佩的兄长。

高秋娘对观音婢道:“世民阿兄是来跟阿爷学习箭术,没有时间和你玩。”

观音婢心中不高兴,撒着娇嚷道:“我也要跟阿爷学射箭。”

高秋娘笑道:“女孩子哪有舞刀弄枪的?男孩子长大要征战沙场,你练射箭何用?

观音婢见母亲不同意自己找李世民去玩,很失望,只好悻悻回到西厢。

------

长孙晟回到上房,高秋娘正一个人坐在罗汉榻上看书。

见房中只有高秋娘一人,长孙晟便要挨着她坐下。

高秋娘瞪了长孙晟一眼,娇嗔道:

“我等你回来,还有正事要说,你也不怕有人进来,看见惹出笑话。”

长孙晟用手在夫人腰上捏了一下。

然后,无趣地在几案对面坐下,整了整面容,笑着说道:

“娘子有何正经话要说?”

高秋娘微侧一下身,斜了一眼长孙晟道:

“你从霹雳堂回来,也不说说孩子们的情况?”

长孙晟有些忧虑地道:“一切甚好,我只是有点担心世民。”

“不知李渊夫妇,以前向他灌输些什么?他小小年纪,竟然有取天下之志,也不知是福是祸?”

高秋娘感慨道:“近几十年来,朝代更迭频繁。如今,杨广无道,残害兄妹,致使根基已失。”

“表面上看歌舞升平,杨广身边,实则皆为追名逐利之人,没有几人可以依仗。遇到危难,大隋就可能分崩离析。我们不可不早做打算。”

长孙晟似有所悟地道:“唐国公这次回京任职,对我长孙一族极尽拉笼之意,我就感觉其中必有深意。难道他有谋篡之心?”

高秋娘轻轻地摇了摇头道:

“我看李渊,不会效仿杨坚,采取谋朝篡位的方式。”

“一是,谋朝篡位,会给后世留下不好的名声。”

“二是他在朝中未掌实权,地位也不高,无力掌控局面。”

“谋篡之策,多在主弱臣强之时,而今杨广尚在壮年,不可能令其坐大。倒是趁杨广倒行逆施、众叛亲离之机,举义兴兵的可能性要大。”

------

长孙晟听夫人说出这些话,心中未免有些吃惊。

一个妇人,竟能洞察朝代更迭的玄机,长孙晟感叹,平时小看了自己的妻子。

他细细口味,发现高秋娘说的不无道理。

李氏一族数代公候,累世经营。

如今在朝中,李家并无实权在握的高官。

但环顾京畿,整个长安竟包围在李氏家族的势力范围之内。

南有鄠县,西有扶风,东边控有河东之地。

假如自己是杨广,发现这种态势,必会惊出一身冷汗。

看来,李家早有谋划,只等待时而动了。

现在缺的可能就是民心。

一旦民心思变,李渊在京畿一呼百应。

旬日之间,组起数万大军亦非难事。

------

长孙晟将自己的想法,分析说与夫人听。

高秋娘道:“难道这一切,就没有引起杨广的疑心吗?”

长孙晟道:“杨广的心思,如今哪会在这上面?”

“他已被身边那帮奸佞小人所惑,沉迷在太平盛世的假象里。他以为天下一统,万民归心,却不知百姓苦于徭赋,怨声载道。”

“再说唐国公李渊,向来低调,无职无权,杨广怎么也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说不定再过数年,杨广发现身边无可托付之人,还会想起这位表弟,而委以重任。”

听长孙晟一番分析,高秋娘不免忧心起来,她道:

“倘如夫君所言,阿婢和世民已有婚约,我家岂不是,绑在了李家这辆战车之上?”

“如若事败,这可是灭族之罪。”

长孙晟安慰道:“娘子不必多虑。我观世民,并非早夭之相,倒是杨广,时日恐将不多。”

“在此大变将起之时,能与唐国公府联合,或许不是坏事。假使李渊早有所图,定然不会轻举妄动,也不会急于一时。”

------

长孙晟已经想好,这几日他要好好和李世民谈一下。

他要摸清楚李渊的真实打算。

即使李世民不一定知道李渊的真实想法,长孙晟也想从他谈话的蛛丝马迹中,找出些真相来。

如果李渊真有夺取天下之心。

长孙晟认为,他可以暗中帮其谋划,并将自己所学、所悟,倾囊授予李世民。

一百多年来,长孙家族能够数代荣昌,审时度势是其不传之秘。

------

李渊将李世民交给长孙晟调教,是思虑再三后做出的决定。

他欣赏长孙晟的真才实学,不但箭术无双,而且智计百出,包括杨广都对长孙晟青睐有加。

李渊深知,长孙晟有屠龙之术和偷天换日之谋。

他经略北疆二十载,扶持启民可汗,将突厥最弱的一方势力,培养成最强的一方。

然后,依靠启民可汗,扫除其它突厥势力,一统突厥。使隋朝北疆得以平定,不再受到突厥的袭扰。

李渊想让李世民学到的,不仅是长孙晟的箭术,而他那神出鬼没的计谋。

观音婢和李世民有了婚约。

长孙将军府和唐国公府的荣辱已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样不由长孙晟不帮助李世民。

从刚一开始,李渊步步都在算计。

他没想到,长孙晟会这么快会看透他的心机。

------

长孙晟对夫人道:“我近日会试探一下世民,看能不能从他身上,发现李渊的真实动机。”

“如果真如我们所料,那么对于阿婢的培养,就不能再像普通女孩那样偏重琴棋书画,要让她成为世民的得办内助。”

高秋娘这时想起,观音婢吵着要和李世民一起练习射箭的事来。

她道:“我忘了告诉夫君,刚才阿婢还闹着,要向你学习射箭呢。”

长孙晟道:“射箭倒不必练,但经史谋略和治国方略却是要学,不如就让她和无忌、世民一起读书吧。”

高秋娘道:“常言道志同道合,如果李家真要谋取天下,我们是不是可以将这些事,告知无忌和阿婢?他们也可戮力同心,共谋大事。”

长孙晟沉吟道:“还是等我问过世民,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