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在缉仙局工作那些年 > 第八章 又有案情
庄明和彭灿早饭都没吃,就直接开车去看严明真的尸体了,本来庄明是准备自己去的,可架不住彭灿有着一颗和潘小鹏同款的好奇心,非要跟着一起去,于是在路上,庄明就给彭灿大致讲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彭灿听后,不仅没有退缩,反倒是更兴奋了:“果然跟着庄哥有肉吃啊!不愧是真仙雷达,所到之处必有仙类啊!”

  庄明听后,无语的摇了摇头:“我听着,你可不像是在夸我。而且这事还不能确定和仙类有关,所以先不要声张,不然被陶主任知道了,我就插不上手了。咱俩可以先看看,等确定了,再上报给上级。”

  彭灿当然也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要是真汇报上去,到时这个任务能不能轮到他可就两说了。这要真是仙类事件,不仅能开开眼长长见识,说不定还能立个功什么的呢。

  于是达成共识的两个人迅速赶往法医中心,去看严明真的尸体。巧合的是,接待他们的居然还是庄明昨天下午见到的刘法医。

  “我说庄警官,这个案件又是你负责啊,看来咱俩还挺有缘分。”

  庄明也不知道缉仙局的这个身份能不能说,于是对刘法医说自己是新调来的警察,负责马国超的案子。

  “刘法医,又见面了,我刚得到消息就马上过来了,是不是又被送来一名死者,而且也是心梗死亡的?”庄明直奔主题。

  “是的,你刚走不久,我就接到电话,说又有人死了,我到现场一看,觉得也挺巧的,同样是心梗死亡,而且胸口都有一个黄豆大小的小红点。”

  刘法医从事法医工作多年,经手的案子也不少,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名死者的死因,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只是他对自己的尸检结果也挑不出毛病,这两人确实都是心梗死亡的,可那胸口上奇怪的小红点,根本不可能成为致命伤,更不可能触发他们心梗。

  庄明也看了严明真的尸体,除了那个小红点,依旧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于是只能和彭灿先回去。

  “庄哥,你说这到底是不是仙类事件啊?难道真的是巧合?都是心梗死的?”彭灿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不知道,目前确实看不出什么问题。算了,这么干想也没用,眼看都到中午了,我请你去吃饭吧。”

  ………………

  彭灿按照庄明指的地方,把车停在了一个小破面馆门口。

  “庄哥,你这也太不够兄弟了,我可听马谦说了,你不差钱,怎么就请兄弟我来吃这个啊?”彭灿本以为庄明会请他吃什么大餐,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一个连招牌都没有的小面馆。

  “哪那么多废话,别看这环境差,味道可是顶呱呱,你庄哥我来魔都这么些日子,有一半的时间都是来这里吃面的。”

  庄明说着就拉着彭灿走进了面馆。

  正值中午饭点,庄大叔的面馆里并不像平常那般冷清,几乎坐满了人,看来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呦!小庄带朋友来啦?快进吧,自己找地方坐啊!”庄大叔看到庄明进来,十分热情的招呼着。

  “庄大叔,你先忙,不用管我们,来两份大碗的刀削面就行!”

  “好嘞!”

  庄大叔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很快两碗热气腾腾的刀削面就被端了上来。

  彭灿虽然是南方人,可不知道是庄大叔的手艺好,还是他太久没有吃过刀削面了,竟然也觉得味道不错,以后可以常来。

  饭后,见面馆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吃饱了的彭灿,还不想动弹,索性就在面馆里和庄明聊起了严明真的八卦。

  “庄哥,我之前打听过,说那个严明真二十多年前只是一个天桥底下算命的,如今的名声是一点点打出来的,你说他会不会真有本事?只不过我们当时没看出来?”

  彭灿听庄明说那个严明真居然能解决画妖,当时就觉得挺不可思议,毕竟人总有看走眼的时候。

  “有没有真本事我也不清楚,不过他的死肯定是有蹊跷的,还需要继续跟进。对了,你知道那个严明真的发家史吗?”

  彭灿一听庄明这话,马上来了兴趣:“庄哥,你还真是问对人了,之前为了调查严明真,情报科可是收集了不少资料……”

  原来严明真最初发家的那几年,是靠主动上门给一些有钱人解决家里或者公司闹鬼的事情而有的名气,渐渐的一传十,十传百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一开始严明真收费并不高,都是让对方看着给一些,后来有了名气,人就开始高傲了起来,还注册了自己的公司“一命堂”,要是没钱的人找他,他根本都不予理会。

  别看严明真这人看起来和和气气的,而且岁数还挺大的,但是私生活特别乱,光查出来包养的情妇就有6个,不过却没有私生子。尤其是这几年,狂妄的有些不像话,帮着一些有钱人解决闹鬼的事情时,酬劳开口就是直接要对方公司的股份。

  “庄哥,不得不说,这个严明真人品真的不怎么样,老天不收了他,早晚也会被别人弄死。”

  庄明听后觉得严明真明显就是个24K纯神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解决的画妖,难道是误打误撞?

  “他一般要多少股份啊?那些老板也同意?”

  “要的不多,看公司的大小,一般要5%到10%。那些老板能不同意吗,你要是天天被鬼闹,再被那个严明真一吓唬,身家和性命相比,当然是性命更重要啊。”

  听了彭灿的话,庄明想了想,会不会是仇家寻仇呢?毕竟那个马国超和严明真都不是什么好人。可是魔都有那么多闹鬼的公司吗?

  于是庄明好奇道:“严明真现在到底是多少家公司的股东啊?魔都就真有那么多邪乎事?这天天闹鬼的,你们都不管?”

  “那些人并没有报案啊,这让我们怎么管?我们是在调查严明真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对此彭灿也觉得情报科这工作做的不到位。

  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庄哥,你这么一问,我觉得有点问题。如果按严明真持股的公司来算,这大大小小的公司加一起,再算上外地的,那都有快一百家了,这还不算其中没给股份直接给钱的呢。要照这么看,魔都闹鬼的频率有点高啊!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和这个严明真一起给那帮有钱人下套,然后现在他和同伙闹矛盾,被人杀人灭口了啊?”

  “咣当”一声,吓了彭灿一跳,原来是庄大叔那边,一个用来往锅里加水的盆掉地上了。

  “庄大叔,你没事吧?”庄明赶忙起身,去帮庄大叔捡东西。

  “没事,刚刚没注意,一转身碰掉了,不用管我,和你的朋友聊天去吧。”庄大叔尴尬的笑了笑,但看他额头上的汗珠,明显是有些累了。

  也是,这里中午少说也有20多个客人,庄大叔已经60多岁了,整家店只有他一个人忙前忙后,再加上大热天还要围着锅台转,不累才怪。

  彭灿看庄大叔的样子,也不禁感慨:“这老板都这么大岁数了,就自己一个人守着这家面馆,确实不容易。回去后我在局里帮着打打广告,正好这离我们宿舍也不远。等生意好了,就让老板再雇个人。”

  “对了,庄哥,我们说到哪了?”彭灿被这么一打岔,忘记刚刚说到什么地方了。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时间还早,我们回局里继续,顺便把你之前调查严明真的资料拿过来给我看看。”

  庄明和还在忙活的庄大叔打了声招呼,结了账,就带着彭灿离开了。

  回到了局里,庄明要来了彭灿手中的资料,就仔细的翻看起来。

  越看,庄明越认同彭灿的观点,这个严明真也许真的像他分析的那样,背后有一个同伙,而那个人,才是真正有本事的高人,也许那个用孽液写巫语的家伙,就是他。

  因为真的是太多巧合了,就像是一个养匪自重的圈套,先由一个人去那些大款的公司或家里留下引仙的巫语,之后严明真这个假大师再粉墨登场,处理掉那些巫语,骗取巨额报酬。

可是庄明又查看了严明真的账目,发现他所得的报酬全都一分不少的放在他公司账户里,如果他背后有人,不可能不分钱给那个人。

  又或者是那个背后的神秘人做这一切不是为了钱,而是另有目的?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严明真已经死了,要想继续接上线索,看来只能去会会他那帮情妇了……

还是让彭灿帮的忙,借用了警局的一间审讯室,把严明真的那六个“红颜知己”全都叫到了一起。

………………

  庄明看着面前这帮各色各样、喋喋不休的女人,就觉得头疼。

  “够了!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吗?想要分遗产,就去找律师,这里是警局,我叫你们是来问话的!”

庄明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还好平时潘小鹏看警匪片的时候自己也跟着瞄了几眼,现在学起来,还真把面前的几位姑奶奶给震住了。

  见严明真的情妇们终于安静了下来,庄明觉得可以进行问话了。

  “现在开始,我问你们话,你们要老实交代,有话一个一个的说,不要乱糟糟的,知道吗?”

  其中一名情妇举手说道:“警官,我又没犯事,为什么要把我叫来这里当犯人一样审问啊?”

  “协助调查懂不懂?而且不怕告诉你们,严明真生前为自己买了多份寿险,受益人写的就是你们,可现在我们怀疑严明真的死,是他杀!而非意外死亡。如果你们有谁不配合,或者编造假口供,就会被认定为阻挠办案,直接影响到那份理赔。我话就说到着,接下来要怎么做,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庄明并没有说谎,这个严明真对这些情妇还真不错,出手也够大方,这也是为什么面前的几位美女年纪轻轻,却愿意跟他这个老头子的原因。

  果然,庄明此话一出,众女纷纷表示配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