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无敌俏丫鬟 > 第267章 龙运奎上门盗符
荆俊一愣,这还是龙运奎第一次来兵部衙门,左相毕竟是上官,赶忙出去迎接。

 ”不知左相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赎罪。“荆俊躬身施礼。

 龙运奎道:“罢了,本相有事与荆大人商量,找个没人的地方说!”

 荆俊忙亲自带路,引领龙运奎来到衙门后堂,这里是荆俊临时休憩的地方,从不接待外客,没有他的许可,谁也不准进。

 ”左相请坐!“荆俊让龙运奎落座,亲自为龙运奎泡上一壶茶,问道:”不知有何要事要左相亲自来一趟?“

 龙运奎从进了屋就四处踅摸,忽然看到靠墙的桌案上赫然摆着兵符,心里立刻活动起来:兵符等于儿子的命,无论如何也要拿走!

 ”荆大人,近来南部州一带经常爆发骚乱,你可知晓?“

 ”知晓,如今还有愈来愈烈之势头。“荆俊微感诧异,想不到左相这么快知道南部的乱象。

 龙运奎点点头:”本相十分担心如此下去,只怕会成燎原之势,须得及早想法予以遏制。“

 ”左相,下官已经奏请陛下将兼并土地还给那些地主佃户,但陛下不肯,实在让人为难。“

 龙运奎故作严厉道:“荆大人此言差矣,陛下乃是当今天子,哪有向卑贱小民让步的道理,若开此先例以后只会更乱。”

 ”不会的,那些地主佃户有地种有饭吃,向来安分守己,只要归还土地他们自然就散去。“荆俊坚持道。

 龙运奎脸色沉下来,冷冷道:”敢问荆大人作的朝廷的官还是乱民的官?“

 荆俊一愣,忙道:“下官自然作的朝廷的官,左相何出此言?”

 ”你既然作朝廷的官,却不肯为朝廷分忧,只想让陛下天颜受损,是何道理?“

 ”哪有此事,下官说的句句肺腑之言,也是最好的解决手段,皇庄扩不扩建,不急于一时,何必搞到如此地步!“

 ”大胆!“龙运奎啪的拍了下桌案,茶碗被震的跳了下,茶水溢出来洒了一桌子:”荆俊,你只是兵部尚书,内廷的事轮得到你置喙?“

 荆俊愣住,他没想到随便聊几句,也能惹的左相勃然大怒,眼看桌上的茶水要淌到桌上的典籍下,赶忙起身去去外面拿抹布。

 龙运奎一直在等这个机会,趁荆俊离开的工夫,迅速取出怀里的六个锦盒,拿起兵符分别将六个面按入六个锦盒中的泥胚,完完整整留下模子,又迅速将锦盒收好将兵符放回原处。

 荆俊拿着抹布进来,边擦桌案边说道:”左相息怒,这里又不是公堂之上,只是闲聊几句,何必生这么大气。“

 ”哼,本相只是一时气愤,刚才过了,荆大人多多包涵。“龙运奎装作冷静下来,拱拱手道:”既然是私聊,老夫问一句,荆大人执意不肯发兵剿匪,其中可有不方便说的缘由?“

 荆俊道:“左相,这些地主佃户本是龙翔良民,如今受了不公平才起来作乱,如果一力镇压只会逼的更多良民变成乱民,迟早会动摇龙翔的根基,万万不可。”

 ”只为此事?“

 ”只为此事!“

 龙运奎捋捋胡须,叹道:”本相以为你家中有人被兼并了土地,才要求陛下归还土地,想不到却有如此大胸怀,佩服,佩服。“

 荆俊愈发摸不着头脑,左相这是怎么回事,阴一阵阳一阵,不会疯了吧?

 ”既然荆大人胸怀天下,本相无话可说,但愿陛下也能想明白,不打扰了,告辞!“龙运奎拱拱手,径自离去。

 ”左相慢走。“荆俊摸摸后脑勺,只觉龙运奎很古怪。

 太子府。

 厉王正在和公输文叙话,有下人进来道:”太子殿下,舍王求见。“

 ”咦?这小子八辈子没来过,怎么会突然上门?“厉王颇感惊讶。

 公输文眉头紧蹙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殿下要小心点,舍王恐怕不怀好意。“

 ”本王借他俩胆,他也不敢上门行刺本王。“厉王近来事事顺心,明显胖了不少,肚腩大了一圈,摆摆手吩咐道:“让他进来!”

 舍王匆匆走进大堂,对厉王深施一礼:“皇兄,多日不见愈发富态了。”

 ”十四,你来找本王有事?“厉王指指座位,让舍王坐,开门见山问道。

 舍王看看站在一旁的公输文,说道:”只是有些家事。。。“

 公输文自然明白这是逐客令,马上道:”殿下,属下先行告退。“说完,转身出去。

 厉王不悦问道:“什么家事?”

 ”皇兄,十四是来给你献宝的。“

 ”献宝?“厉王狐疑的看着舍王,拿不定他到底想干嘛:”什么宝?“

 舍王站起身,神神秘秘的四下看看,还把门窗关了,搞的厉王有点小紧张,这小子不会真想行刺吧?手放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扶手内有个机关,只要一拉,太师椅下面的地板会打开的活门,厉王会连人带椅子落入其中,活门会自动关闭,这是公输文给厉王设计的逃命通道。

 舍王从怀中摸出个锦盒递给厉王,厉王却不肯接,紧张的握住机关,问道:”里面是什么?“

 很多厉害的暗器,象暴雨梨花针,万千穿心之类就是装在锦盒里,有不知厉害的人打开,立刻被射成刺猬。

 ”哈哈哈,皇兄,你不会认为十四想刺杀你吧?“舍王看厉王紧张的表情醒悟过来,笑道:”若那么做,十四岂不跟皇兄一起上路?放心,十四没那么傻!“

 说着,自行打开了锦盒,里面当然不是暗器,而是百忧解。

 厉王这才放下心,问:“这是什么东西?”

 ”皇兄,此物叫百忧解!“舍王神秘兮兮道:“能解决人最烦恼的事!”

 ”最烦恼的事?“厉王立刻想起一件,他如今已过而立之年,却依然无所出,厉王妃和所有妃嫔都没生出个儿子,背地里有人说他天生丈人命。

 厉王寻思一阵,问:”这东西能保证生儿子?”

 ”太能了!“舍王拍了下手掌:“皇兄果然聪明睿智,只要吸了百忧解,一定能生出儿子。”

 厉王心动了,如果能给父皇生下皇孙,或许能促使父皇下定决心让自己继位。

 ”这东西怎么吸?”厉王觉得会被呛到。

 舍王详细解说完服用的方法,怂恿道:“皇兄不妨现在就试试,此物不但能帮皇兄诞下子嗣,还有闺房妙用,包管皇兄龙精虎猛不知疲倦!”

 厉王迟疑了下,终于还是心动,照着舍王说的去试了一点点,鼻孔微微刺痛一下,就进入幻境之中,只觉自己成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就连手臂和大腿都粗了几圈,果然如舍王所说,龙精虎猛威不可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