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玄幻小说 > 幻世千然之西境风云 > 第十一章 门户洞开
当第一缕朝阳透过朦胧的雪雾,洒向这座高耸入云的雪峰时,昨夜的雪崩已经悄然退去,仿佛从未以咆哮怒吼的姿态降临人间。

唯有那些仍然半掩埋在雪中的兵器残骸,仍在无声地诉说着属于那个雪夜的恐怖。

阳光温暖地自苍穹之上倾洒而下,随着积雪的缓缓融化,一层掩埋在雪下的残破布片逐渐露了出来。

在那层潮湿泥泞的破布之下,似乎正有什么东西不安分的鼓动着。

若是仔细查看,就会发现,破布下面,露出的是一具已经冻得完全僵硬的尸体,那沾满雪泥与血迹的身躯上,套着一件脏兮兮的铁甲,而在这个倒霉妖兵的脖子上,深深插着一块尖锐的怪石,那双瞪大翻白的眼睛,也印证了他临死前所遭受的巨大痛苦。

更加恐怖的是,在尸体的身下,还有两只血迹斑斑的手臂在顽强地挣动着,仿佛是从后背又长出了两只增生的胳膊,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那两只手臂先是在尸体腰侧摸索了一会儿,紧接着收缩回去,只见那具尸体突然凭空挺身而起,随即翻倒在一旁的雪地中。

“呼……哈…….”移去了身上那沉重的负担,殇千夜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她艰难地坐起身来,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如同获得了新生。

“我还活着。”这是殇千夜醒后的第一个意识。

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是眼前模糊不清的景色,和恢复跳动的心脏让她明白过来,她仍然活着。

她靠着一块巨石坐着,双腿因长久掩埋在雪中而变得冰冷麻木,手臂和面颊上也添上不少乌黑的血迹,但这点痛苦对于死里逃生的庆幸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刚要有所动作,手臂上的伤口立即敏感地痉挛了起来……殇千夜疼得立即缩紧身子,努力吞吐着新鲜空气。

殇千夜感觉到,有些湿滑的雪水顺着脸侧滚落下来,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头一舔,顿时那种冰冷刺骨的口感遍布她的口腔。

沾满血污的衣服上散发着一股铁锈的腥气……随着身上疼痛的减缓,前一夜的记忆也渐渐回溯脑海:

天涯峰上,如流沙般咆哮而下的积雪,摧枯拉朽的狂风……但一想起苍劫组织的人马已经不知去向,想起他们在暴风雪中被无情掩埋,殇千夜不禁感到一阵心惊和后怕。

当她正静坐在浑浊的雪地中发呆时,那些原本混沌且杂乱无章的思绪,也在慢慢充实着一片空白的脑海。

“呃……咝……”呆愣半晌,殇千夜才慢慢回过神来。

咬牙强忍了四肢百骸共同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她再也顾不上患得患失,只剩下拼了命不分昼夜的逃亡。

几经辗转再回到血剑门附近,殇千夜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希冀所历经一切都只是梦境,可这个想法跳出来又会令她依依不舍,矛盾得抓心挠肝……如何说抹掉就能抹掉?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向宗门大门。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一道暗青长影自天边翻腾飞掠,霎时云气卷霄汉,四面惊雷起,似要将这锦屏似的苍穹撕出一道裂隙来。长影自云间掠引长线,于出岫的日耀前一晃而过,便全然不见踪迹。

唯见一个青衫女子立于云间,顾盼生威,身侧的蛇鳞不消多时,便收缚为蛇纹广袖,狭长的眼目暗藏阴寒,但又似带有分分锐气,苍白的樱唇上扬,却是是带着讥诮与不屑的桀骜,其身仙气与妖气各相掺半,叫人捉摸不透。

那对剔红的蛇瞳望着她,女子轻笑着缓缓开口:“早便听闻曜雪灵宫密匙被人寻到,我苍劫耗费大批人力前来捉拿此人,谁能想到那人还偏偏有点本事,连天涯峰雪崩都活了下来。我当是谁,原不过一个小丫头罢了。”音线空灵低魅,摄人心魄。

殇千夜当下心便是一沉,不想这女子竟有这番本事,这道声音之中分明蕴有深沉内劲,似能穿云破霄,却又只叫她一人听到。

女子话音未了,便化作一尾凶戾青鳞巨蛇,倏忽拧身一个翻腾!

唰——!!

殇千夜猝不及防之下正撞入大蛇怀中,给那粗壮蛇身顺势缠住。

“嘶……”

大蛇的嘶鸣如晚秋朔风,携殇千夜腾身飞上苍穹,翻腾数下之后,便遁入云间消失不见。

……

白熠手上湿滑的汗珠浸染了那块古老令牌的表面,粗糙斑驳的颗粒摩挲着他的掌心。

在他的面前,那两扇古老的石门顽固地封闭着,只有冰冷的风声呼啸着穿过石缝,吹拂在他的脸上。

而在他的身后三十尺之处,上百名大刀阔斧的苍劫妖士已然组成一道血肉墙壁,寒光流转的刀剑和弓弩对准了门后那未知的黑暗。

死者已随着尘埃深埋地下,生者为何要执着去发掘那尘封的真相?

他突然好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小男孩,每天充满期盼的趴在窗框上等待着父亲回家。

他宁愿从来没有成为雪豹一族的血亲后裔,也不必为家族担负起如此沉重的历史……

可当这一切都成为无处可逃的现实时,白熠只能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将手中的令牌义无反顾地嵌进了石门上凹陷的方槽中。

那两扇高大沉重的石门立即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连门上盘绕着的粗壮树藤都被生生绷断成一地残枝。

在古老精妙的机括沉闷的吱嘎声中,大门缓缓打开,弥漫的沙尘铺天盖地的飞扬而起,而在那片尘埃之中,传来了刺耳尖锐的嘶鸣与狂啸的风声。

白熠可以断定,他身后这群妖兵,将会毫不留情地将他与那些黑暗中扑奔而出的妖物一同射杀!

因此,他选择了闭上双眼,坦然地接受命运,等待着身后的弩箭或身前的獠牙撕裂他的咽喉。

然而,死亡并没有如期而至。

伴随着尖锐恐怖的啸鸣,一张漆黑的大网从洞口处呼啸而出。

那是上千只嘶鸣着腾空而起的蝙蝠,在翅膀撕裂空气的急响中扑向长空,消失在浩渺的晨雾之中。

而在那两扇石门的后面,是蒙尘已久的石砖,与早已干涸消失的暗河。

洞壁上的火把不知何时悄然亮起,那闪灭不定的火光一路延伸到洞穴的深处,仿佛在引诱着后来者探索其中。

“做得好,白熠。”白鹭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目光中满是志在必得的傲慢。

她从方槽上取下那块令牌,随手丢进黑寡妇捧着的锦盒之中,然后“啪”的一声合上盖子。

“我保证,若是一切都如此顺利的话,你很快就能同你的父亲见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