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玄幻小说 > 幻世千然之西境风云 > 第十二章 雪峰深处
殇千夜望着逐渐远离自己双脚的地面,勉强从双臂的剧痛中挤出一个苦笑。

当她颠沛流离好容易回到了血剑门的大门前,还没来得及喘上两口气,就被那突然出现的青鳞蛇妖缠住身子,一甩蛇尾冲上天际,仿若蛟龙腾空,将她起带离了地面。

那柔韧的蛇身此刻就如同一根铁索,几乎勒得她几乎听见骨头咯咯作响。

那耳旁呼啸的风声刮得她脸颊发痛,血液几乎要涌出她的眼睛。

她愈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丢进了放置着精巧机括的匣子里的小老鼠,当她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看似正确的路,玩赏者只需要轻轻一拨机括,眼前的一切却又再次变成了迷茫混沌的模样。

而她所经历的千辛万苦,不过是观赏者眼中的小小把戏。

……

天涯峰下,苍劫组织的人马正在那两扇大开的石门前严阵以待,他们死死地盯着往那深处走去的白熠。

直到白熠的身影已经完全没入了未知的黑暗中,他们才在黑寡妇不耐烦的催促下小心翼翼地跟上去。

此刻,若他们的脑袋能稍稍向上抬高三分之一,那么就能看见,一道青光正以疾速从长空俯冲而下,朝着天涯峰的另一头毫无防备地袭来。

殇千夜感觉冰凉润滑的蛇身已经穿透了她的衣袍,蛇妖那阴寒的血温正逐渐融入她的肌肤,比朔风还要冷上三分。

她咬住牙关,左手摸索着从腰间拽出那把佩剑来,用剑鞘一下下挥砸着蛇身。

大蛇回首相望,看着如此垂死挣扎的猎物,轻甩蛇尾,在半空中滑行出一道圆弧,对准下方一片皑皑白雪俯冲而下。

殇千夜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

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心脏正不断下坠,她甚至不必睁开双眼,就能相信到下方的雪地正以疯狂的速度朝自己袭来,雪中无数棱角分明的嶙峋怪石,等待着将她钉死在那里。

她无奈地闭上了双眼,嘴边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双手护紧头顶,紧闭双眼抵挡强风凛冽,任由着身体朝下方坠落下去。

地面上的景物在不断变大,那片洁白无瑕的雪地在迅速朝她扑过来。

须臾之后,雪地中央传来坠落的闷响。

下巴重重地砸在岩石上,两排牙齿的强烈碰撞震得她一阵眩晕,殇千夜不由得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眼前似有金光在打转。

当殇千夜发觉全身的气力正在被迅速抽干,双脚无法支撑躯体时,她已经扑在冰冷的雪地上,无力起身。

自己四周的灰色雾气旋转呼啸着散去,陡峭嶙峋的天涯峰重新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接着殇千夜明白自己正身处峰下,正是被那蛇妖蜷住身子带过来的。

“你还没死呢,起来。”那个熟悉的低魅话音淡淡道。

殇千夜的手心和膝盖都跌得血淋淋的,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本能地想要转身躲避。

但她才刚刚转过头来,一柄冰冷锋利的物体已经抵上了她的咽喉。

殇千夜慢慢低头往下望去,那是一把铁质折扇,扇面,扇骨均是寒铁打造,扇刃上一排锋刺,此刻正收折起来,直直抵在她的脖颈。

“别动。”竹叶青的声音带着一丝凌厉以及毋庸置疑,朝着殇千夜微微一笑,手中随意掐出一道法诀,一条光鞭自半空凝聚成型,蛇行般地绕上殇千夜的身躯,将她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又是苍劫……!”殇千夜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却依然恨意十足。

寒风呼啸,四肢剧烈的疼痛终于使殇千夜无法继续思考。

在她残存的意识里,仍是竹叶青冷漠轻蔑的声音:“替我打开曜雪灵宫的隐藏暗门,我放你一条生路,干不干?”

殇千夜愣住了,是她听错了吗?

放我一条生路?你不想杀我?

……呵呵,现在来这套假惺惺的,有必要吗?

你不就跟白鹭,黑寡妇之流一样,都是一丘之貉吗?

“干……”殇千夜刚一开口,竹叶青嘴角便勾起一丝笑意,盯向殇千夜的眼目添了戏谑,手中法诀一变,凌空绘出一条小小灵蛇,向天涯峰悠悠游去。

“跟着它。”

“唔……呃……”她潮湿的白色长衫紧紧贴合着身躯,暗红的斑点与褴褛的衣襟似乎诉说着她的惨烈。

白皙的手掌捂紧了腹部,那里一处触目惊心的伤口格外明显,四周洁白的衣袂上,大片深红色正缓缓扩散开来。

不得已,殇千夜只得转过身,顺着小灵蛇的方向,朝一片白茫的天涯峰蹒跚离去。

竹叶青仍然立在原地,默默望着小姑娘缓慢而痛苦地离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雪雾中,才想起追赶上去。

拨开拦路的乱石与杂草,竹叶青追踪着前方若隐若现的身影。

殇千夜的体力似乎已经耗尽,蹒跚踉跄的步伐让她几次都差点绊倒在地,她只得躬着身子,艰难前行。

自天蛇王朝灭亡后,天涯峰便成了后来人口中的禁忌之地,就连血剑门的初代宗主在开创宗门时,也对它敬而远之。

但如果修道者敢于登峰一探,就会知道,这座受到“蛇灵”诅咒的雪峰,竟是洁白得如珍珠般璀璨夺目。

随着那条小灵蛇一路缓行在蜿蜒的小路上,有尖锐杂乱的枯木划破了她的皮肤,棱角分明的碎石也折磨着她赤裸的脚掌。

顺着开山修建的道路拾阶而上,它隐藏在银白的雪岭之中,仿佛被时间遗忘在世外。七万年的光阴中,无人维护的山道早已遍生枯木与杂草,斑驳剥落的壁画已看不出原来的图绘。

在这样古怪的引路持续了良久后,小灵蛇在一处转角灵巧地一转方向,钻进了一处幽邃的石洞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殇千夜不禁有些懊恼,但当她也跟着小灵蛇的方向转过高耸的雪岩时,不由得惊呼一声,险些踉跄地坐在了地上。

在道路的尽头,是一座依附着岩洞修建而起的石制拱门,而在拱门的正前方,有一名全身穿戴盔甲的士兵正沉默地低头跪倒着。

殇千夜本来惊喜于这里还有其他人类存在,可当她小心地走上前去,才惊骇地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在那锈迹斑斑的链甲与铁盔之下,是一具佝偻肮脏的干尸。

他苍白瘦削的手掌紧紧握着一支箭矢,乌黑的箭头上沾满暗红的血迹,不过,这并未挽救他的性命,因为已经有十余支长箭深深地贯穿进他那恶心的躯体之中。

锥形的箭头从他的后背插入,又分别从心口与腹部等数个地方破体而出,修长的箭杆竟形成了一副倾斜的支架,将这具干尸牢牢固定在这里。

而在那带着精美花纹的头盔上,有一杆匕首似乎是以极大的力度直接穿透了铁皮,半截生锈的刀刃刺进了坚硬的头骨之中。

在尸体的面部,有黏稠液体流淌而下的痕迹,你甚至只需要看一眼死者的惨状,就能得知他在临死时遭受了多么巨大的折磨。

在他的身旁,则是成片触目惊心的尸骸和黏稠湿滑的血块,这些尸体的面孔上还带着临死时的绝望与恐惧,身下的白雪已经被染成令人作呕的血沼。

最令殇千夜不解的是,尸体前方的地面上写满了模糊不清的蝇头小字,仿佛是以某种烧焦的灰烬涂画在岩石间。

当她正苦苦思索时,有一只手掌从背后重重落在她的肩头。

“仔细看看他们。”竹叶青的那低沉轻魅的话音从身后徐徐传来。

殇千夜强忍着巨大的不适感,朝那柄钢刀望去——它正被握在另一只苍白而毫无生机的手掌之中,且沾满凝固的乌黑血迹。

她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具尸体,却又忍不住试探着摸了摸那精美的刀柄。

不料尸体微微一颤,已然没有了血肉的身躯竟在瞬间解体,随即重重向前倒伏在地上,只留下一地零散的骨片与残骸。

就在尸体倒地的一刹那,一道耀眼夺目的锐利光芒从尸体的干瘪的遗骸中掉落而出。

“嗯?这是?”

她顾不上反感,赶紧蹲下身去,艰难地伸手刨开碎裂的骨片,将那枚光芒刺目的东西抓在了手里。

那是一块由玉石打造的椭圆配饰,而在圆牌的另一面,则雕刻着一条人身蛇尾的奇异妖物。

它拥有着修长飘逸的蛇鳞和尾巴,而在本该属于头部的部分,则配上了一张长发美艳的女子面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