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玄幻小说 > 源零录 > 第八章 敲诈离长歌
杨夕渊和孟曦馨进入了离都城内,城内街市和往常一样热闹。杨夕渊也是铁了心要给孟曦馨上一课,所以在街市上各种讨价还价。



当杨夕渊买了一块普通的长剑是对孟曦馨道:“看这烂剑,就这质量也感称为上古大能的佩剑,所以第一课,你要明白这个世间有许多江湖骗子,所以在外买东西你要擦亮你的眼睛。”



孟曦馨道:“夕渊哥哥,可是人家不是说这把剑流传久远,灵性有些散失吗。”



杨夕渊道:“呃呃呃……咱先不说这灵性问题,咱先说这个年代。看着剑刃明亮透彻,没有丝毫磨损,明显是近代的普通铁匠炼制。”



孟曦馨古怪地看着杨夕渊道:“那夕渊哥哥你明明知道他在骗人,那你为什么还要买他的剑呢?”



杨夕渊无语道:“还不是为了给你做教材吗,不过也是便宜了那老骗子了。”



孟曦馨莞尔一笑道:“夕渊哥哥,下次你口头教育就可以了,不必做这种教材。”



杨夕渊道:“就怕你……”杨夕渊也没说完整这句话便叹息一声。杨夕渊非常喜欢这个妹妹,当然也怕这个妹妹受到这鱼龙混杂的世界的危害。



忽然,杨夕渊听到前面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可是没见唢呐就纳闷道:“不是红事也不是白事,弄这么大动静难道是添了新子?”说罢便拉着孟曦馨去那边看热闹。



孟曦馨不解道:“夕渊哥哥为什么去那里呀?”杨夕渊道:“当然是去蹭饭呀。”孟曦馨道:“夕渊哥哥做饭这么好吃,为什么还要去蹭饭?”



杨夕渊对孟曦馨道:“你身为峋菱阁大小姐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中,像我这样的流浪修行者有很多,其中九成的人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而我必须为各种修行材料奔波,所以吃食大多数我要靠随缘。”



杨夕渊又道:“第二课,不要浪费食物以及修行的资源,这些都来之不易,你知道吗。”



孟曦馨乖巧地嗯了一声。杨夕渊道:“走吧。”孟曦馨也是一个比较喜欢热闹的女孩,可是因为离山山脉的缘故,这种性子没有展现出来,如今这么热闹,孟曦馨开心的像一只小麻雀。



不过幸好杨夕渊带着斗笠,孟曦馨带了张面巾,否则就算是他们两个的容貌也能轰动全场。



杨夕渊拍了拍旁边的男子道:“兄台,这是有何喜事,竟然有如此盛世?”那名男子道:“你竟然不知道?也对外来的人的确不知道。这就是这个离都城主给他儿子的庆生宴。”



杨夕渊不解道:“这离都都主儿子的庆生宴不应该是在三个月前就举办了吗,怎么又举办一个?”



那名男子道:“这离都都主的儿子名曰离长歌,三个月前在离山之中历练受伤,修养了三个月才恢复过来,所以这庆生宴”也就延迟了。”



杨夕渊眼前一亮道:“那都主之子的实力如何?”那名男子道:“寻气四境界。”杨夕渊道了一句多谢兄台便拉着孟曦馨离开了。



三个月前,离山山脉,受伤,寻气境四段,那肯定就是当时抛弃孟曦馨的男子了。所以现在当然是敲诈勒索一波了。



以杨夕渊的实力一个人来到都主府内部,而孟曦馨和金狮已经留在了一家客栈。杨夕渊在都主府内部逛,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找。



终于杨夕渊在一个房间中找到了离长歌,这是的离长歌正在屋里打坐练功。杨夕渊闪身到离长歌旁边道:“长歌兄,别来无恙呀。”



离长歌听到声音,睁开了眼睛。看到杨夕渊这身打扮当即想起了当日遭遇金狮,中途来的男子。



离长歌道:“你没死?”杨夕渊道:“托你的福,大难不死。”离长歌又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杨夕渊露出了一身化气境修为道:“你说呢?”离长歌道:“原来如此,兄台这次来我屋中有何贵干?”



杨夕渊道:“敲诈勒索。”离长歌道:“就这个条件?”杨夕渊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给我钱,但是我会把你背信弃义的事说出去,让你不得民心,如果你不得民心,看你以后怎么心安理得的继承离都都主之位。”



离长歌随手丢给杨夕渊一个钱袋道:“我也不想继承这离都都主之位,如果可以的我希望你能带我离开这偏僻之地,我想见识更广大的天地。”



杨夕渊打开钱袋一看,里面赫然是三百金珠。杨夕渊道:“所以当日你是离家出走的吧。”离长歌嗯了一声,杨夕渊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好的归宿,不过你说这路上……”



还没等杨夕渊说完离长歌又丢了一个钱袋过去道:“够了吗?”杨夕渊道:“够了够了。”杨夕渊话锋一转道:“你去和离都都主说明白,你要加入峋菱阁了”



杨夕渊打算把这家伙安置在峋菱阁,以孟曦馨在阁中的地位来说,给离长歌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应该不难。



离长歌惊讶地道:“峋菱阁?是那个峋菱阁?”杨夕渊没好气地道:“就是那个峋菱阁。”离长歌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杨夕渊道:“我觉得我像是在骗你吗?”离长歌一想,对呀,这人和他差不多大就已经是化气境界了,除了四大势力还有谁能培养的出这样的弟子。



离长歌道:“行,我这就告诉父亲。”说罢离长歌便去找他的父亲离易了。



如果让别人知道几百个金珠能换峋菱阁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那些人肯定能抢破头。



“什么?”离易的声音传来“峋菱阁弟子,儿子咱们家飞黄腾达了。”离九歌无奈道:“爹,不至于吧。”离易道:“臭小子,到了峋菱阁好好修行。”离九歌道:“爹你就放心吧。”



离易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想见识更大的世界,我也知道这小小的离都困不住你,在外面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吗?”说着说着离易的声音有些哭腔。



离九歌何尝不是这个心情,马上要离开养育自己十多年的父亲,真有些舍不得。



离易道:“你请那位峋菱阁核心弟子过来,我要在你的庆生宴上好好宣布这件事。”离九歌认为杨夕渊是核心弟子,所以就这么告诉自己的爹。离九歌嗯了一声,便离开了。



离易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儿子有着落了,我也是时候该走了。”离易心中的大石也落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