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玄幻小说 > 源零录 > 第二十二章 触像见肥遗
杨夕渊震撼着向前,肥遗作为神话之兽,可是如果没有兽之原型,怎么可能杜撰此兽,杨夕渊早先以为肥遗就是火蛇,但是他现在感觉自己大错特错了,肥遗是真正存在的。



杨夕渊在肥遗火像面前十分渺小,杨夕渊知道这就是肥遗真身,只不过肥遗已经身消道陨了,可是因为自身实力,所以身躯不灭,形成了肥遗火像



通过这肥遗火像,杨夕渊见识了这神话之兽的巨大。肥遗长八丈(26米左右)高三丈(10米左右)。



杨夕渊心里疑惑着,他想如果肥遗存在,那混沌,凤鸟,古龙,朱厌等兽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杨夕渊对着炎塔道:“我该怎么解开你的封印?”



炎塔道:“沟通肥遗,让肥遗赐予你火神之力,然后用你的火神之力冲破我们的封印。”



杨夕渊道:“你们的封印只是封印生灵吗?”



炎塔道:“如果是普通的封印当然只是封印地域,而火神的封印只是针对当天在场的生灵,而其中只有修炼火属性的生灵幸存了下来,修炼其他属性的生灵都是当场灰飞烟灭。”



杨夕渊有些发懵,他第一次听说有封印生灵的封印,他刚才说也只是试探一问,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能够随意进出而炎塔不能。



杨夕渊又道:“你为什么要让那个化玄境的人不说出你们的讯息?”



炎塔无奈地道:“我也没办法,当年那个化玄境因为激怒我被我追到了这里,然后他和肥遗交流,最后被肥遗火像排斥,肥遗火像以强大的神念给我说不要让那化玄境告知这里的一切,否则我会灰飞烟灭,而肥遗告诉我说我们要等缘,缘到了,我就可以离开了。”



杨夕渊惊恐的道:“肥遗这不是死了吗,难道它诈尸了吗?”杨夕渊说罢还咽了一口唾液。



炎塔哭笑不得地道:“肥遗身虽亡,可魂未灭,肥遗之魂可千万年不消。”



杨夕渊镇静地道:“那肥遗是什么修为呀?”



炎塔道:“帝境甚至帝境之上。”



杨夕渊道:“帝境之上还有境界?”



炎塔道:“怎么没有,如果你有我这修为的话,你就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外还有一个大世界,而肥遗与火神就是来自大世界,当年火神肥遗降临,天空中被撕裂出一个裂缝,外面世界的气进入我们的世界中,外面的气十分精纯,如果我能在外面修行,那我现在已经是玄神境巅峰甚至是帝境。”



杨夕渊惊讶地道:“外面的气这么逆天?”



炎塔嗯了一声道:“你还是先把肥遗封印解开吧。”



杨夕渊一脸鄙夷地道:“你先告诉我这封印的解开方式呀。”



炎塔鄙夷地看着杨夕渊道:“老子知道解开方式的话,还需要你这废物?”

杨夕渊所以说弄了大半天我还以为你是解不开封印呢,结果你连解开封印的方式都不知道,我真是想骂死你!”面对炎塔这个化玄境巅峰,杨夕渊自来熟,显得他们真是过命的兄弟。



炎塔道:“我……”



杨夕渊直接接过话茬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被封印吗,那是你蠢,人家那种层次战斗,你怎么也要在十里外观战,结果你跑人家脚底下,你这不是找踹吗。”杨夕渊这是断定炎塔不会杀他。



炎塔神情怪异地道:“我什么时候说我跑人家脚底下了,再说你给我跑十里外观战,你眼是有放大镜吧。”



杨夕渊没理他,他这时候表现地越严肃冷酷,就可是让炎塔越觉得杨夕渊是一个真的有本事的人,就越不敢杀他,毕竟杨夕渊是它的希望,炎塔没必要和自己的未来过不去。



炎塔发现杨夕渊这是和自己杠上了于是便差开话题,炎塔道:“算了,在这里小子你是老大,我们开始血约吧。”



说罢炎塔就咬破了手指,一滴赤红色的鲜血从伤口中溢出,杨夕渊也学着样子咬破手指,一滴鲜血同样外杨夕渊的伤口中缓缓溢出。



炎塔道:“我们同时弹出我们自己的血,然后我说一句誓言,你也跟一句。”



杨夕渊道:“誓言有用吗?”



炎塔道:“有神会记录每一个誓言,所以我们只要味道誓言,神就会降下神罚。”



杨夕渊听到这里就放心了,他也不怕炎塔说的是假的,炎塔虽然阅历丰富,但是炎塔的本性还是憨厚一点,否则刚才杨夕渊挑衅的时候,杨夕渊就横尸当场。



炎塔当然早就发显了杨夕渊的目的,否则他就白活这三千年。炎塔也就任由着他,反正以后还要合作。



杨夕渊与炎塔同时弹出自己的血珠,血与血在杨夕渊和炎塔气的影响下缓缓融合。

炎塔严肃地道:“以吾血之意,明天之血神。以平衡之见,曰血约于此。阴阳生死为证,造化修为为据,誓于此。”声音十分豪迈,当炎塔宣完誓后,似乎有中束缚约束着他。



杨夕渊重复了炎塔的话,炎塔身上的约束之力陡然消失,杨夕渊感觉到自己和炎塔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联系。



杨夕渊道:“这联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那道束缚你的力量是怎么回事。”



炎塔惊讶道:“你竟然能看到束缚我的力量。”



杨夕渊回答道:“我没有看到,只是我略微感受到你周围的气似乎在约束你,所以我推测出有种力量束缚着你。



炎塔道:“那是天地中的气防止我毁约的束缚。”



杨夕渊故作惊讶道:“这誓言真的有用,我还以为你耍我玩呢。”



炎塔怎么可能看不出他这是调侃自己竟然真的傻到和他建立契约。



炎塔一声正气地饭道:“我怎么可能欺骗你,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既然都建立契约了,杨夕渊也就索性放开手脚道:“老兄,我怎么看不出来呀。”说着露出了一张人畜无害的笑容,可是在炎塔眼中却是奸诈至极。



炎塔看到杨夕渊心里暗道:要不是老子我给你许下诺言,你会答应老子来这里解开封印?还好我聪明,要不然真的要追随这小子了。



杨夕渊何偿不知道炎塔在这誓言中有手脚呀。只不过杨夕渊没有说穿,他明白炎塔知道化玄境巅峰的强者是不会跟随自己的,再加上他自己提出的建立血约。



杨夕渊听到炎塔讲的那个肥遗排斥化玄境强者的故事的时候,就明白解开封印就必须经过肥遗同意。



当杨夕渊听到肥遗灵魂还未消亡时,杨夕渊就明白自己的机会来了,杨夕渊可以借助肥遗离开这里,来拜托炎塔的控制,如果幸运的话还可以借助肥遗来控制炎塔。



炎塔道:“夕渊老弟你要不摸摸火像吧,上一个化玄境就是触摸到火像和肥遗交流的。

杨夕渊排腹道:“你竟然知道方法,刚才不是说不知道吗。”杨夕渊就是明白炎塔这是给他下套,炎塔用自己不知道解开封印的方法,他为的就是给杨夕渊表明“我们有契约,并且我不知道方法,就算失败也没有关系。”



炎塔解释道:“我说的是不知道解开封印的方法,又没说和肥遗交流就是解开封印的方法呀。”



炎塔明白杨夕渊看出了自己的计谋,否则就不会用这种嘲讽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了,炎塔想:看来杨夕渊明白我在誓言中下套了。



一人一蜥都在心里道:“老狐狸。”



杨夕渊也不和炎塔废话,走到肥遗火像面前,发现一个问题,这肥遗遗体(就是肥遗火像)周围被火包围,我要怎么触碰呢?



杨夕渊正在思索着,就发现火像其中一个手掌那么大的火焰熄灭,炎塔啧啧惊奇,它明白这缘到了。



杨夕渊用手掌摸了肥遗火像熄灭的地方,他眼前一黑,来到了一处湖上,而这湖似乎表面有层镜子,自己可以在上面行走。



而不远处有一个青年坐在一处茶桌旁饮茶,这青年黑发黑眸,十分安静地坐在那里,青年放下茶杯,看着杨夕渊摆出一个请的动作,杨夕渊就走过去坐在了青年对面。



杨夕渊明白这就是肥遗人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