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玄幻小说 > 源零录 > 第三十八章 麻烦找上门
杨夕渊知道现在最紧要的关头就是找到鲲鹏,可是鲲鹏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和肥遗呢?



杨夕渊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笃定鲲鹏就一定会帮我们呢?”



杨夕渊向着肥遗问道,这点让杨夕渊最想不明白,一个阴界的生灵为什么要帮助阳界的生灵,似乎肥遗还认识这个鲲鹏。



肥遗语气突然变的惆怅,声音深沉地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我的那个好友,他非常强大,强大到无与伦比的程度,他每年在南溟和北溟逍遥,可是正是因为他这份桀骜不驯让许多种族感到担忧,毕竟强大也是另外一种危险,最后它一灵同战朱厌,阴烛,黄龙,平衡神,龙鱼和鲸鲵等六大生灵,最后落得一个身消道陨的下场,不过那六个王八蛋都重伤了,等我到达的时候鲲鹏已经化成了飞灰。”



杨夕渊有些无语,你丫的这鲲鹏也太强了吧,大战六大生灵,虽然最后死了,但是六大生灵重伤,这战绩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呀。



杨夕渊道:“你到那里也没有把六大生灵给办喽?”



肥遗冷笑道:“怎么没办,龙鱼,黄龙和鲸鲵被我当场格杀,另外那三个也成了半死不活的了,尤其是烛阴,当时它因为重伤,它周围的天气简直就是极端,不过我那鲲鹏兄弟救不回来了。”



肥遗真情流露,看得杨夕渊有些感动。



天下三情,一是父母之情,二是妻子之情,最后就是兄弟之情,父母情为天生,妻子情为后生,而兄弟情为命生。



所谓天生和后生不难理解,而这命生为何,就是生死之中,人理之道中生出的情。



肥遗道:“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那个鲲鹏,如果是那就还有希望,如果不是,我就只能拉下我这张老脸去求了,毕竟鲲鹏一族一脉单传。”



杨夕渊听到这里直接说出了重点道:“一脉单传,他怎么生育的呀?”



肥遗坏笑一声道:“鲲鹏本就是阴阳的结合体,毕竟鲲为阴,鹏为阳吗,所这鲲鹏可以不交自育,可是自己的性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就不给你多说了。”



杨夕渊恍然大悟,这就是鲲鹏杂交的原因呀,太神奇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连不交自育都有。



肥遗道:“这个鲲鹏要不就是它爹,要不就是它爷爷,反正我跟定他了。”



杨夕渊嘴角抽搐,虽然肥遗说的杨夕渊也很赞同,但是总是感觉太不要脸了,不是自己认识的,还要死皮赖脸地跟着人家,最重要的是还要人家保证你的安全。



杨夕渊走出的小巷,看着空空如也的街道道:“你觉得我们现在该去那里找鲲鹏?”



肥遗有些愕然,才想起来,这个阴界终究是处在阳界,而阳界的至阳之气是可以杀死一般的阴魂的。



“我……”肥遗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后面传来声音道:“我们家主子请你们去一趟。”



杨夕渊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听这话就明白了自己这是被麻烦找上了门,肥遗不是说这段时间不会有生灵来找他吗。



杨夕渊平复了心境,回头赔笑道:“两位兄弟,你说我这就是一芥草民,就不饶贵府了。”



说着,杨夕渊看向了那个人,杨夕渊有些震惊,我靠,这不是守城门的那两个哥们吗,现在仔细感知这两魂的修为,杨夕渊有些胆寒,杨夕渊感知不到他的修为,也就是说这是和划池镜的高手。



那位帅气一点的阴魂守城士兵道:“没事,我家主子让你去一趟,你的身份无关紧要。”



杨夕渊道:“城主大人不知找我何事呀?”



两个魂兵身体一颤道:“你怎么知道是城主大人召见的你?”



杨夕渊笑道:“兵者,则是朝廷军,而能够动用兵的人也就只有军中位高者和朝中有权者。而二位身为兵缺缺少肃杀之气,肯定不是军队中人,而如果不是军队中人,那你们肯定就是官员掌管的兵,而这城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也就只有城主才有调兵遣将的权利。”



帅气的阴魂笑了,他悠悠地道:“没想到我就只说了一句话就暴露了身份,对我是被城主大人派来的,请您前往城主府吧。”



说着,他让出了一条道路,而这条路显然是通往城主府。



杨夕渊心里直骂王八蛋,这两个人就不能保守一点吗,竟然这么诚实,难道城主这么傻,不知道绑架不能告诉对方底细吗?



其实杨夕渊想要等着两个士兵否认他们是城主府的人,然后再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再找出一些有力的线索,然后再以让他走否则他就和其他家族合作或者自毁肉身为要挟来和这两个人对峙。



可是这两个人不安自己的套路出牌,真是可恶。



在一般人眼中,有没有这个过度都无所谓,但是在杨夕渊眼中这个过度十分重要。



一.这个过度可以让下面的要挟更加的顺利,毕竟你遮遮掩掩肯定会做贼心虚。



二.可以让杨夕渊明白城主府的一个态度,如果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就说明这是想要杀死自己不让其他得逞,而如果解释自己不是城主府的人,就可以判断这是一次秘密任务,要避免隔墙有耳。



三.可以让杨夕渊看看这两个人的表情,毕竟是灵魂,表情肯定更加丰富,这个过度让杨夕渊看看这两个士兵对于自己猜出他们是城主府是什么表现,如果是凝重就表明他们心里紧张,至于他们紧张什么杨夕渊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也是刚来这里不久。



虽然这三个理由有些牵强,但是还是有些作用的,可是这两个人就这么大大方方承认了,杨夕渊就有些不安了。



如果从上面三个理由找答案的话难么就得出一.这两个人不在意你的死活,二.有可能他们联合了其他对于自己身体有用的家族或者强者,所以不用担心隔墙有耳。



不过杨夕渊也不会排除这两个魂魄就是两个傻子,没有半点心机,可是这个情况的可能微乎其微。



杨夕渊是绝对不会去那城主府的,去了只会九死一生。所以现在杨夕渊已经加足了脚劲,随时会逃。



时间一分一秒地就是,那两个魂魄似乎并不在意杨夕渊的思考和迟疑,只是一直让出那条道路,等待着杨夕渊。



杨夕渊心里没底,他不想干这么冲动的事,可是现实让他不得不冲动。



瞬息,杨夕渊朝着相反方向飞奔而去,而那两个魂魄似乎是早有预料,也是瞬息蹿了出去。



两魂一人就这么在街道上飞奔。



杨夕渊跳上楼房,快速地穿梭在各个街道中。而后面的两个魂魄也是穷追不舍,尤其是那个又胖又丑的魂魄,虽然胖,但是跑的一点也不慢。



肥遗趴在杨夕渊肩上悠闲地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缺乏锻炼,跑得真慢。”



杨夕渊开口就想骂,可是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风吹得嗓子干得冒烟。



杨夕渊最强虽然说不了但是在心中已经将肥遗骂的狗血喷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