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玄幻小说 > 源零录 > 第四十五章 两句对不起
杨夕渊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无奈与痛苦。



而魑毅也没有再嘲讽,因为他明白杨夕渊能站起来已经是意志力强大而且肉体十分柔韧。



“最后问一句,还有没有挽留的余地?”



其实杨夕渊说得这是废话,自从魑毅偷袭杨夕渊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没有任何的挽留余地。



“没有。”



魑毅的声音同样地无奈。



其实魑毅的性格并没有那么狂傲,相反,他是一个很冷静,很理智,很谦虚的一个人。



可是杨夕渊不管是相貌还是天赋都隐隐牵动了魑毅内心的脆弱,再加上魉和贵的死亡让魑毅的冷静如同镜子一般破碎。



又是一拳打了过去,拳风让杨夕渊神情一震,因为这次的拳风相当于之前的三倍力量,也就是说明魑毅之前还隐藏了实力。



杨夕渊向右躲开,可是这道拳风的波及范围太广,只是杨夕渊右手遭到了重创。



杨夕渊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本就是通明的手臂变得更加若隐若现,飘然的面孔上的表情有着痛苦。



俗话说的好,十指连心,更何况这是手臂呢。



“哼。”



杨夕渊闷哼一声,疼痛让本来冷静的他有些冲动,而冲动的结果就是杨夕渊一拳朝着魑毅打去。



这是杨夕渊第一次去主动攻击,这只是一个转折,并不能改变最终结果。



魑毅则是一腿将杨夕渊踢飞,杨夕渊的拳头连魑毅的影子都没有碰到。



“你就放弃吧,这样无为的挣扎只会让你更加地痛苦。”



魑毅想用自己的言语去说服杨夕渊,可是得到的结果确实一拳。



“我敬佩你的毅力,可是无谓的毅力只能称为愚蠢。”



说着便又将杨夕渊打飞了出去。



妈的,疼死小爷我了,还能再疼点吗,起不来了,真的起不来了。



杨夕渊心里不断地传出“声音”,想要为自己打气,可是想终归是想,魂魄的透支让杨夕渊无法再爬起来。



“好吧,我承认,你赢了。”



杨夕渊语气里充满了不甘,可是唯独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和即将死亡的慌张,杨夕渊这个样子似乎即将要死的是别人而不是他。



而魑毅也没有在意这一点,他现在只有对于胜利的喜悦和对这么一个有毅力天才的惋惜。



“你用你的行为赢得了我的尊重。”



魑毅说着,杨夕渊噗嗤一笑道:“你也不是那么傲狂呀。”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阳界的经历让我明白了如果你不狂,别人就会欺负你。”



“其实真正可以帮助你的不是狂,而是冷静。”



“我足够冷静。”



“如果你足够冷静就不至于到达这个田地,我敢保证,如果你十分冷静,那么你现在绝对在阳界雄聚一方。”



“这不可能,实力才是这个世界的道理,没有实力你什么也不是。而狂就会让人感觉到你很有实力。”



“其实实力不能代表一切,只能代表大部分,再说狂也不会让人更加害怕你,感觉你有实力,狂只会让别人感到你就是一个傻子,我和你说这些的目的是提醒你如果你得到我的阳躯,你一定要冷静,不要去糟蹋他。”



“我会的。”



魑毅只顾答应而没注意到杨夕渊说的是“如果你能得到我的阳躯。”对,就是如果。



“你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



“你有吗?”



“有。”



“什么?”



“仇!”



“还有呢?”



“没有了。”



“这么没理想还想要我的躯体,你去做梦吧。”



杨夕渊这么一说,魑毅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股强烈的亘古之气传来,魑毅似乎回到了万古之前。



紧接着来临的是巨大的威压,魑毅魂体没的气也随着威压的降临而有些紊乱。



“谁?”



魑毅猛地转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一头二身四翼六爪的怪兽。



魑毅看到这个怪兽的一个想法是这是什么怪物,第二和念头就是这是肥遗,第三个想法就是夺舍法。



三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联想到了那只蜥蜴,因为那只蜥蜴叫做肥遗,如果那只蜥蜴真的是肥遗,那么这肥遗一定用了夺舍法。



“想念我了吗?让你猖狂了这么久,我是不是对你很好?”



肥遗含笑道。



“你个王八蛋现在才出来,要不是知道你进来了,老子都不愿意打了。”



杨夕渊怒道。



“呃呃呃……这对你是一个历练。”



肥遗语重心长地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解决他,然后省得你出手,你就不用耗费你的灵魂力量了,对吗?”



杨夕渊一副我已经将你看透的样子。



“下手轻点,这也是一个可怜人。”



杨夕渊对着肥遗嘱咐道,随后便转过身去,去观察一下自己的魂魄府的样子。



自己的魂魄府一片虚无,虽然不是没有光,但也是十分昏暗。



大而小是这个魂魄府给杨夕渊的第一个感觉,大是因为这个魂魄府对于他来说真的很大,杨夕渊站在其中感觉就像站在旷野无垠的平原戈壁似的,小是因为自己在和魑毅打斗的时候碰到这个魂魄府的府壁,连个打斗都能碰到府壁,可想而知这个魂魄府有多小。



“我的魂魄府这么大,肥遗的魂魄府不会是一片小世界吧。”



杨夕渊猜测道,毕竟肥遗的实力那么强大。



杨夕渊看着自己的手臂,透明虚无,这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



“在外面穿得是破旧之衣,在这里竟然是不穿衣服。”



随后杨夕渊忍俊不禁起来。



可是笑着笑着杨夕渊就不笑了,有些无奈地道:“解决了吗?”



“解决了。”



肥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了杨夕渊的身后。



“他说了什么?”



“两句对不起,一句让我转告你,另一句是对魉和贵说得。”



“哦。”



杨夕渊感觉心里似乎少了什么,魑毅也是一个可怜人,而魉和贵杨夕渊也猜到了,他和魑毅关系如同亲兄弟,魉和贵也想让魑毅报仇,所以他愿意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而具体原因也随着魑毅的死成为了一个谜。



而魑毅和自己打斗的时候终究是露出了人性化的一面,他太看中别人对于他实力的想法,所以极力想要掩饰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杨夕渊绝对能和他称为朋友,所以杨夕渊为他的死也感到十分可惜。



“我为什么会有魂魄府呀?”



杨夕渊不想在持续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太沉重,逝者已逝,再谈论也没意义。



“我也不知道。”



肥遗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肥遗也不会跟随杨夕渊。



“真的吗?”



“真的。”



杨夕渊见肥遗说得这么坚定,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还有肥遗,我该怎么出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