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重生了谁还当舔狗啊 > 第388章 患难见真情
第388章 患难见真情
天啊,要地震了!
柳海满面骇然之色。
刚刚杭哥给郑哲骂了!
这是多少年,未曾发生的事情了。
以郑哲的身份,哪怕平时很有敌意的几个人,也不敢这样指着郑哲的鼻子骂他啊。
这太夸张了!
张杭真的不顾一切后果吗?
他知道,骂了郑哲,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吗?
柳海细思极恐,毛骨悚然。
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而朱泽、夏欢等人,吓的浑身一哆嗦。
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张杭发火,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
在他们眼里,郑哲是江州最顶级梯队的年轻子弟。
尤其是他的雄厚背景,更赋予了他更加强大的地位。
别说骂他了,几乎连顶嘴的人,都没见过。
可现在,张杭这位在江州发展的创一代,在众目睽睽之下,骂了郑哲。
‘事情要闹大了!’
夏欢吓的连忙低头,生怕殃及池鱼。
其他人也差不多的状态,正襟危坐,连话都不敢说。
而凌妃,作为被针对的当事人之一,她的大脑有些空白。
‘糟了,闯祸了。’
‘都是赵聪!’
凌妃对赵聪的印象,就说以前那些属于朋友范畴的回忆,全然消失。
‘他怎么变成这样?’
凌妃又是生气又是犯恶心。
她对张杭,也不由担忧了起来。
沈清柔嘴角微微抽搐。
这一刻,她心里反而是有些兴奋的。
‘我去,张杭也太霸气了叭,我好喜欢啊!’
‘连郑哲都骂,那不是完蛋了?’
‘正好,要是他破产了,我养他,嘻嘻,到时候我就能当大的了吧,以他的能耐,肯定能把我的公司带到五百强。’
‘没关系的,到时候我爸也有钱,以后都是他的呢。’
‘只有患难见真情。’
‘我沈清柔翻身做主的机会,终于要来了吗?郑哲啊郑哲,你可要给点力哦。’
沈清柔的眼眸滴溜溜的。
不过,场上倒没几个关注她的。
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张杭的身上。
郑哲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他的胸部起伏不定。
赵聪微眯双眼:“张杭,你真是好大的狗胆啊!”
“对啊,正因为我胆子大,妃妃才是我的女人,不像你,搞什么狗屁三年协议,还真以为你是歪嘴战神啊?”
张杭毫不留情的嘲讽起来:“你除了家境好之外,一无是处。”
“你说什么!”
赵聪一下就破防了。
他平生最大的窝火,就是张杭给他的。
无论什么方面,觉得都被他压了一头。
甚至赵聪当张杭为一生之敌。
然而,对手却如此羞辱自己。
气煞我也!
赵聪气的浑身直哆嗦。
在他身前的郑哲,更是一脸的阴沉,他的眼神闪烁着凶狠的光泽:
“你骂我?”
“怎么?耳背没听清?要我再骂一次?”张杭靠在椅子上,淡淡的说着。
“呵呵,行啊,你有种。”
郑哲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字一句的说:“那咱们就好好玩玩,希望你别后悔。”
“来来来,咱们接着喝,不用理这两条。”
张杭不搭理对方了,他举起了酒杯,这一刻,柳海等人犹豫了下。
最终还是陆陆续续的拿起酒。
“小柔生日快乐哈。”
朱泽急中生智,将话题往沈清柔那边引。
“对对对,祝小柔生日快乐。”
柳海也反应过来,岔开这个话题。
他们跟随张杭举杯,是给张杭面子,给沈清柔祝福,是不想和郑哲敌对。
柳海甚至还笑着邀请:“哎呀,好不容易看到郑哥,坐下来喝两杯啊?”
郑哲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几眼张杭,然后拂袖离去。
当郑哲和赵聪离开后。
柳海一脸的苦笑:“杭哥,这次真的麻烦了,郑哲不是一般人。”
“那就是二班人呗。”
张杭无所谓的说:“不管他是几班人,我无所谓,想针对我,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听到这句话,柳海依旧苦笑着。
感觉杭哥完全不清楚,对方的能量。
如果全都知道,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哎......
柳海叹气。
朱泽也提醒道:“这事确实麻烦,不好处理了,不过有一说一,人家也是来者不善,针对性太强了,杭哥是纯爷们,我佩服。”
夏欢点点头,安慰说:“没事儿,杭哥,就算以后你吃亏了,我们大家伙儿,都能帮你一把,让你东山再起,不是问题啦。”
“对对,夏欢这话没毛病奥。”柳海叹笑声。
换个角度想,如果张杭真的被压榨的走投无路,以他经商的天分,大伙儿集资的话,让杭哥去其他城市发展,或许也是一条出路。
要是东山再起,那他们就都是股东之一了。
“我喜欢的人,必然是纯爷们啊。”
沈清柔笑嘻嘻的说:“要是连女人都保护不住,还做什么男人嘛。”
沈清柔的精神状态,让张杭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觉得,经过吵架后,这丫头更兴奋了?
什么情况?
你是真心大啊,一点也不担心我被针对?
张杭有点想不懂,感觉女人心,海底针......捉摸不透。
但她们的良心能摸到就行了。
继续烧烤,赵聪那边,坐了没几分钟,可以看到郑哲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张杭这边,玩到了下午三点半,众人打道回府。
凌妃开车,带着沈清柔和张杭,回往市区。
聚会还没结束,晚上大家准备吃点小吃,再去KTV唱会儿。
其实,柳海等人,也想要看看,张杭是怎么处理的。
但他们注定是看不到了。
只有在回去的路上,张杭拿出了威图手机,找到了韩胜的电话号,拨打过去。
“杭弟。”
韩胜那边有点嘈杂,好像是聚餐中。
“胜哥,我这边有点麻烦。”
“等我两分钟。”
对方很快挂断电话。
一分五十秒后。
对方打来电话,环境变得安静。
“什么事啊?”
“骂了一个叫郑哲的,据说在江州有些能量。”
“郑哲?我好像听过这人,他是郑义安的儿子吧,问题严重吗?”
“还没出问题,只是提前和你打个招呼。”
“哦,行,那我等你信儿吧。”
“好......”
简单几句对话,张杭便听出,对方完全不惧郑哲。
那就没问题了。
张杭晚上和大家去了KTV,和沈清柔对唱了情歌,一场聚会,玩的不错。
直到第二天。
郑哲的攻势来了。
杭柔传媒公司,早上九点钟,便来了一批人:
“我们是税务局的,请配合我们例行检查。”
十点半。
“消防检查......”
“我们是工商行政管理......责令整改。”
不只是传媒这边,包括创业基地那边的游戏公司,也遭到了检查。
甚至连太行房产那边,也有人去了。
沈斌被惊动了。
给张杭打了电话。
“郑哲吗?这......我这边认识的,恐怕说不通郑义安啊。”
“没事儿,问题不大。”
下午三点,张杭拨通了韩胜的电话号。
“胜哥,今天对面开始了......”
韩胜听完后,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三天时间。”
“好。”
张杭回答道。
接下来五月二十三,五月二十四这两天,和张杭有关的企业,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在覆盖着。
可,就在五月二十五这天,变化来了。
一场会议,如期举办着。
郑义安坐在前排位置,他看了眼文件,说道:
“一些民营企业,总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每次抽查,都会看到问题所在,这种状态为什么会屡教不改?我认为,有必要拿几个典型的例子,来警示一众企业......”
说话间,会议室的门被推开。
一位年过半百,穿着行政夹克的中年男子,他的身后跟着两位气势非凡的男子,三人走了进来。
“领导。”
郑义安满面笑容,立即走过去迎接。
来的老领导,可是他的顶头上司啊。
“嗯,我来看看,都坐吧。”
老领导笑呵呵的挥挥手,他和蔼可亲。
当众人坐下后。
老领导沉吟几秒,笑着说:
“刚才在门口,听你们聊到了江州的商业,咱们江州啊,人杰地灵,除了不少新兴的本土企业,像太行集团,就发展的很不错,他们的楼盘,质量好,速度快,我们呢,也要拿出一些态度来,还有像开心游戏,也在江州吧,据说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创立的公司,他完全达到了我们市优秀青年的标准嘛。”
台下不少相关领导,连忙在本上写着。
“太行集团,要扶持。”
“开心游戏,选中市优秀青年。”
在大家看来,这已经是完全的明说了,完全的不拐弯抹角,不用猜,老领导怎么说,他们就得怎么做。
而这一刻,郑义安,心里真的有点不安了。
他已经五十岁了,未来能不能更进一步,要看老领导是否肯提携。
可现在看来,他说的这句话,已经有了明确的目的性。
一来,代表他知道自己的一些操作。
并且,他很不满。
特意在百忙之中,临时来这个会议。
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都平淡了许多。
这证明,他对自己的不满,已经表达在了表情上。
很严重的问题了!
郑义安背后流了一层冷汗。
全程,老领导没有再说其他的话,直到会议结束后,他拍了拍郑义安的肩膀:
”义安啊,我看你最近挺累的,要适当休息,身体是本钱。“
郑义安背脊生寒,他连忙笑着说:“我明白,领导,您放心,我会知道休息的。”
对方完全在表达,自己累的是针对张杭公司的小动作多。
这句话,几乎将他放在了悬崖边,让郑义安心中,更是涌现出无穷的火气。
于是,会议结束后,他立即回到了家里。
“啪!”
一个耳光,打在了郑哲的脸上。
“你最近几年很听话,是没错,你在外面受气了,是没错,我可以帮你出气,但你为什么不了解对方的背景?你说的那是什么狗屁东西?只是经商,毫无背景,啊?老子领导今天亲自出面,你知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啊?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废物东西......”
越说越气,后来又给了两巴掌,这才在妻子的劝慰之下停了手。
郑哲被打懵逼了。
但他隐隐感觉到,应该是父亲被领导说了。
这......张杭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可能?
“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从今往后,别踏入家门一步,滚出去!”
郑义安将郑哲轰了出去。
郑哲住的地方有几个,郑义安不想要看到他,见到就心烦。
郑哲麻木的走在街头。
“为什么?”
然后他给赵聪打了个电话。
“草尼玛啊,赵聪,你特么信誓旦旦的说,张杭没有背景,现在好了,老子挨揍了,你******”
骂了好一阵,才缓解了心中的火气。
郑哲不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输了。
但他清楚,张杭的背后,一定有顶级大鳄。
不过,郑哲还有一丝庆幸:
‘幸好,我去留学的几年,脾气好多了,他骂我,我也没还口,要不然,恐怕会更麻烦......’
‘这件事,还得找柳海他们说说。’
纠纷得处理,得解决,要不然,父亲那边难以安心。
郑哲沉思片刻,便给柳海打了电话:
“郑哥。”
“小海啊,能帮我约一下张杭吗?”
“什么!你要揍他?”
“我没这么说。”
“哥,亲哥,您别找我了,我真的不好使,我约不出来他啊,不信我给你看聊天记录,我约了好几次,他都不理我的。”
“那谁能约他出来?”
“小柔啊,只有小柔行。”
柳海一脸自然的说出了沈清柔的名字。
‘小柔啊,别怪哥们,实在是这边扛不住压力啊!’
片刻后,沈清柔接到了郑哲的电话。
“你要找张杭?干嘛呀?郑哥你放心,我肯定不帮他,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别有顾忌,我俩虽然关系好,但我绝对没有多余的心思啦,我一心希望你能赢呢。”
沈清柔为郑哲加油打气。
干倒了张杭。
就能让张杭知道,自己可以为他付出所有呢。
嘻嘻嘻,患难见真情哦!
郑哲沉默了许久,最后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
“这群人,都有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