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滞生渡 > 第29集 你就用着塑料刀子戳他一下
  在刀子闪着寒光刺向自己身子的一瞬间,兰洁莹闭上了眼睛。

  “嘭”的一声,紧接着一阵嚎叫声,一只手落在兰洁莹的肩上,“兰洁莹?”

  多么熟悉的声音,是陈星强的。

  兰洁莹睁开眼睛,碰到陈星强那关切的眼神。

  “陈星强。”兰洁莹的泪水无声地流下来。

  “你哪里受伤了?”

  兰洁莹摇头。

  身边的人一下子没有了。

  “陈庆生,你他妈的非要到这里找死,就别怪我了。”陈星强朝正要跑的刀疤脸奔去。

  刀疤脸被陈星强一脚踹得不轻,一手抱着肚子,弓着腰往前跑,没几步就被陈星强追上,又挨了一脚,整个人朝前栽倒,还翻了跟头。

  陈星强走到正在地上翻滚的刀疤脸身边,瞪大眼睛,满眼血红,巨大的拳头朝下砸去。

  “别打,星强叔,我没伤害她,你看,这刀子是假的,而且我也是吓唬吓唬她。”刀疤脸知道陈星强拳头的厉害,吓得往后挪动着身子,再把刀子摆弄给陈星强看,是把塑料刀,上面涂了银粉。

  “嘭”,一拳打在刀疤脸的胸口,“这一拳本来该打在你头上的。”

  “星强叔,我该打。”

  “兰洁莹,过来。”陈星强一把夺下刀疤脸手里的刀子,一手提着他往兰洁莹跟前走。

  兰洁莹不知道陈星强要干什么,迷惘地看着他。

  刀疤脸恐惧地看着陈星强,再看看兰洁莹。

  “给,兰洁莹,你就用着塑料刀子戳他一下看看,疼不疼?”陈星强把塑料刀塞到兰洁莹手里。

  兰洁莹看看闪着寒光的刀子,再看看刀疤脸,犹豫着。

  “星强叔,你可别胡来,戳不得,会伤人的。”刀疤脸战战兢兢地说。

  “你也知道会伤人?刚才要不是我一脚,你不早已戳到她身上了吗?”陈星强提小鸡似的,将刀疤脸往兰洁莹跟前一蹲,疼得他直呲牙列嘴。

  “戳他!用力戳!”看着犹犹豫豫的兰洁莹,陈星强大声说道。

  “夏天,他穿的少,会戳伤的。”兰洁莹的手在抖。

  陈星强一把夺过那刀子,轮圆右臂,朝刀疤脸的胸口猛戳下去。

  “啊——”刀疤脸杀猪似的。

  “别刺——”兰洁莹着急得大喊,她怕陈星强闹出人命,吃官司。

  陈星强的刀子在里刀疤脸不到二厘米的地方停住了,然后他将刀子移到那人的大腿上,慢慢按下去,疼得刀疤脸嚎叫着,还不忘求救,“星强叔,星强叔,饶了我吧?”

  看着刀疤脸脸上的汗水滚落,那道刀疤不停地颤抖,陈星强才停住手,右手一甩,刀疤脸嚎叫着飞出几米外。

  “陈庆生,我左手还没用力,你他妈的叫唤成那样,你刚才不是用尽力气去刺杀一个女孩嘛?你能耐得很,我们村可出了你这个打女孩子的大能人,你们家祖坟上都冒青烟了。”

  “星强叔,你快别说了。我一时鬼迷心窍,受他指使。”刀疤脸说着,就看见瘸腿举着一根棍子朝陈星强后脑勺砸下去,“快躲开!”

  兰洁莹也发现了,同时大吼,“星强——”她想一把将陈星强推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陈星强也感到耳后有一股风,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向右一侧身子,那棍子砸到左臂上,一阵剧痛。可他忍住疼痛,一把抓住棍子,用力一拉,再向外一甩,瘸腿像个包袱一样甩出几米,落在地上,又滚了几滚,嘴里呻吟着。

  陈星强提着棍子大步走过去,用棍子戳他的右腿,疼得瘸腿男人嗷嗷叫着,哀求着,“兄弟,别戳我右腿,我左腿已经废了,再戳,我的右腿也废了。”

  “哦,你好是个瘸腿子,腿瘸心不正,怪得不你这么坏呢?干脆,我把你的这条腿也弄瘸了,就平衡了,心才能端正。”陈星强说着,右手高高举起手中的棍子,左手又帮着,像捣年糕一样。

  “别!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伤了我,有你好受的!”瘸腿突然狂叫起来。

  “管你是谁呢,我只知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陈星强说完,将停在半空中的棍子狠狠捣下去。

  “啊——我的腿——”瘸腿叫驴似的。

  “星强,别伤了他。”兰洁莹怕陈星强惹出麻烦。

  “嗨!捣偏了,腿还没断。再来。”陈星强故意大声说,又高高举起棍子。

  “兄弟,我求你了,我大腿的这块肉被你倒下来了,疼死我了。你看在我已经断了一条腿的份上,饶了我吧。”瘸腿抱着陈星强的大腿,求饶,如果能跪下,此刻,他早就跪下了。

  “饶了你?”陈星强手中的棍子还直对着他的右腿,“你为什么欺负我师妹?如实说来,有半点虚假,我决不饶你。你欺负女孩,我报告公安局,你知道会是怎样下场。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市公安局安全升副局长,那是我表哥,比我大一轮,属猪的;他妈是我姨,叫邢艳华。”

  瘸腿一听,是有那么个副局长,主抓治安,向来以严厉著称。“我说,我都说。”

  瘸腿先将上次拦截兰洁莹的事说了。

  “属实吗?”陈星强问兰洁莹。

  兰洁莹点头。

  “后来,我忘不了小妞,”瘸腿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忘不了这位小姐,就利用蹬三轮的机会到处找,终于在医学院发现了她,我就悄悄跟踪,眼看着下午没有机会下手,因为她后面总会有人跟着,我就选了这个最热的中午。”瘸腿说完,怯生生看着陈星强,很怕他的棍子直直落下来。

  “你怎么找到他?”陈星强指指刀疤脸。

  “几天前,他坐我的车,我看到他那道长长的刀疤,知道他可能是好斗惹事的家伙,就和他聊,知道他刚来平江,想要找个活干干,却不想出苦力,我就想利用他,就说,今后跟着我干,就会有吃有穿,还有好玩的。他就答应了。”瘸腿说得口干舌燥,嗓子冒烟,他舔舔嘴唇,看看立在上面的棍子,总是怕一下子落在自己的大腿上。

  “兄弟,你举得也累了,先放下吧,一会儿要用,再举起来也不迟。”瘸腿抖抖地说。

  “我不累,你说!”

  “我就和他说,先去拦住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然后,然后——”他吓得不敢说下去。

  “说!”陈星强的棍子往下落了几寸。

  “我们一起玩死……”

  “停!”陈星强打断了,他知道后面要说什么。

  “对她,你还知道什么?”陈星强指指兰洁莹。

  “我还知道她有个妹妹,在兰溪小学。”

  “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没有打算。”瘸腿的眼神一闪,却没有躲过陈星强的眼睛。

  棍子轻轻落下来,戳在瘸腿的大腿上,瘸腿马上嚎叫,“疼死我了,我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