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穿越小说 > 懒癌郡主进京记 > 四十五章 书信
  宁国侯府,宁泰郡主甫一回府便去找了宁王。只是不巧书房里秦王和康宁郡主都在。

  “父亲。”

  正与秦王说话的宁王见她进来,慈爱地笑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可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宁泰一向淑雅,在外人面前几乎从不失礼

  “不曾,只是太后娘娘爱护女儿,多留女儿说了会话罢了。”

  “那就好,父王与你秦王叔有事要商议,你带着康宁出去逛逛。”

  “是,父亲。”宁泰起身对秦王行了个礼,走带康宁身边。康宁郡主是秦王嫡女,但却是秦王最为宠爱的女儿,便是连继室所出的嫡长子都比不过。归根结底,不过是秦王因着自己心爱夫人的原因罢了。

  康宁性子冲动,也不爱宫中繁琐规矩。因此此次宫宴便寻了生病的借口并未入宫,然而她又是闲不住的性子,因此便求了秦王跟着来了宁王府,毕竟在京中,她也就和宁泰最熟络了。

  “宁泰,你今天是不是又看见宁安那个女人了呀?我听说,今天太后娘娘可在乎她了呢。还特意赐了宫里的人去伺候她。”

  宁泰将落在脸颊旁的一缕秀发别到耳后去,笑着回答康宁的话:“是呢,又见到她了。而且还说了很难听的话。可是她却一点也没生气。”她想了想,眉间有些自责:“康宁,你说。我是不是做得不对?”

  康宁分心听着好姐妹说话,一边对着停在花上的蝴蝶蠢蠢欲动。

  “为什么这么说?镇国侯那样的王侯君子,满京城中除了你,还有谁配得上啊。可是偏偏他眼瞎,非要娶那个宁安。她有什么好?”

  “是啊,她有什么好呢?为什么我那么倾心于他,可他却对我那么残忍。”宁泰喃喃自语。终于落下泪来。那日被众人围看时她没有哭,被父王责骂时也没有哭。可今日见过宁安之后,却终于哭了。

  宁泰的话或许别人听不出什么来,可自小跟宁泰一起长大的康宁却敏感的听出些什么。

  她带着不可置信的口气询问好友:“宁泰,你告诉我。那日小宴上发生的事,是不是你自己?”

  康宁话虽没说完,宁泰却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她抬起头来,泪眼婆娑:“是我,我就是喜欢镇国侯。就是想嫁给他,有什么错!”

  “你疯了,我虽然也不喜欢宁安。可是那婚事是陛下下的旨。若是当真如你所愿,你让陛下的面子往哪里放。况且镇国侯那个人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

  宁泰对着她笑:“是啊,哪里是好糊弄的。”

  “殊儿,我见过那许怀信。亦是京中排得上号的温润君子。嫁给他,也挺好的。你别在想着镇国侯了,好不好?”

  宁泰只沉默着流泪,不说话。良久,才慢慢抱住了康宁,轻声道:“好,我不再痴心妄想了。”

  康宁知她素来有些心机,但也了解她。这话既然被她说出口,便会真的放下了。康宁抱着伤心的好友,微微笑了。没关系,你一定能寻到一位好夫君的。

  宁安看了眼云修君,便知此人心里并不信自己的话。耸耸肩,不管了。

  “落英,给我呈些糕点来,在泡壶茶。”

  “是,殿下。”落英提着食盒退下了。棋盘上,宁安的局势却不太好。

  “夫人可要为夫指点?”

  “不用,下棋下的便是乐趣。若是你帮我可是算作弊的,即便赢了也无甚乐趣。”

  “赢了对手便是乐趣,不是么?”

  “自然不是,侯爷在战场上自然是非赢不可。可我只是一介小女子。犯不着有如此大的杀气。”

  正在两人又一来一往的交锋时,余卿时指尖轻点。胜负已分。

  兮煌见此,撇了棋子。躺到了一旁的摇椅上。

  云修君看了眼依旧坐在桌前的余卿时,一言不发的坐到了刚才兮煌的位子上:“余大人,手谈一局?”

  余卿时挺了挺腰身,冷声道:“侯爷请。”

  被落英端上来的糕点吸引了注意力的兮煌眼瞧着云修君打算跟余卿时下一盘,立马来了兴趣。拖着摇椅到了两人身边,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歪着身子看。好几次想开口,却想了想刚才自己的话,不行,做人不能双标。虽说双标是人类天性,但是兮煌郡主实在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镇国侯的爵位乃是靠军功起家才获得的世袭爵位,自先祖到这一代的镇国侯,族中子弟的武艺兵法从未松懈过。云修君作为这一代的镇国侯,就更是严格。

  余卿时家中富贵,父亲虽也只是个小官,却对一双儿女的学业看得很严格。因此,余卿时的棋艺也并不差。

  兮煌虽曾跟随兄长学习琴棋书画,但也只是能过得去罢了。跟这两人的棋艺却是差的远。

  院中的人要么是在下棋,要么是沉迷观看,无人注意到落英。自刚才兮煌看到落英起,落英就知道。兮煌一定是知道她私自出府有其他目的,然而却并未说破。说到底,落英是她宓兮煌的人,虽不知她为何借自己的名义出府,但是自己的人自己就会护着。没有其他理由。落英何尝不知。她站在廊下,远远看着。摸搡着藏在衣袖里的书信。

  公子自余州回的信,万不能叫镇国侯知道。可现在若是打扰郡主,少不得会引镇国侯怀疑。再等几日吧。落英心想。

  兮煌既然早知落英有些不对劲,自然会多注意一些。看着落英有些着急的样子,兮煌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仿佛是觉得坐得有些累。

  “侯爷,时间不早了。我吩咐人安排晚膳吧?如何?”

  云修君正和余卿时杀到关键之处,闻言却风轻云淡地开口:“好。夫人想吃什么叫他们多做些。今日在宫中想必也没什么胃口吧。”

  “谢侯爷关系。”兮煌款款道谢,带着落蕊走了。

  “蕊儿,你去吩咐厨房,让他们准备晚膳。”

  “好。”落蕊乖乖巧巧去了。

  “好了,出来吧。”

  “殿下。”

  “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我瞧着你这回来之后就心神不宁的。怎么了?”

  落英神色为难,想了想还是把藏着的信拿了出来。

  “殿下,今日奴去书馆。那位王掌事给了奴一封信。说是长公子的信。要我交给殿下。”

  “兄长的信?我上次是让秉德去寄的信。怎么兄长的回信会寄到王掌事那里?”

  落英摇摇头道:“奴不知。”

  兮煌看着落英低着头的样子,并未有什么斥责:“信给我吧。反正云修君这会还在和秉德对弈。你去门外看着些。”

  “是。”落英抬头,眼睛里有些感激。郡主恐怕已经猜出来了,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待我。出门前的落英看了眼低头看信的兮煌,心里这么想着。

  兮煌到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就是自己身边都是兄长的人又怎么样?总归兄长不会害我。

  云修君战场肃杀,在棋盘上的风格却截然不同。步步为营,老谋深算。余卿时执黑,可现在的棋盘上黑子已然沦陷,早无回天之力。只不过余卿时并不愿在这位侯爷手上败下阵来而已。

  “承让。”云修君一子落下,难得地对着余卿时笑了。

  余卿时静静看了一会眼前的棋盘,并未说话。提着剑出了院子。路上遇到了来接替他护卫的照辉。

  “大人。”照辉拱手行礼,却只见余卿时冷着脸瞧了他一眼,回房去了。

  “奇怪,怎么了这是?”照辉摸不着头脑。照辉不知余卿时为何生气,兮煌看了半天却是知道的。

  此时的兮煌早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高高兴兴地将信塞到了枕头底下。这会子还是不太方便,先大概看看。等晚间了再好好看兄长写了什么。对自家兄长的回信很是欣喜的兮煌满脸笑意。

  云修君本打算回房时,正好看到落英守在门外。

  “夫人可在房里。”

  “回侯爷,夫人有些事,侯爷不便进去。请稍待。”

  云修君正打算说话,房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了。兮煌探头出来:“侯爷和秉德下完了?谁赢了?”

  “夫人对为夫这么没有信心?”

  兮煌打开房门,转身坐到桌边:“看来是侯爷赢了。心情不错么。”

  云修君好奇:“夫人能感觉到为夫心情不错?”

  “那是自然。”她挑了挑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