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穿越小说 > 懒癌郡主进京记 > 五十一章 偷书之人
  被云修君终于拉出来的兮煌紧跟着云修君。唯恐自己一不小心就跟丢了人。

  云修君带着陆离,一身银白常服。眼带笑意地看着前面在各个摊子上四处看的兮煌。

  “侯爷,夫人好像很喜欢逛街。这都一个时辰了也不见累。”

  听到陆离这么说,云修君撇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今日来逛的地方是煌儿喜欢的吧。若是不喜欢的地方恐怕一刻她都觉得累。”

  陆离想了想道:“也是,那日夫人也这么说。”

  大衍虽如前朝一般重农抑商,但也不会对商人过分严苛。只是禁止商人子弟参加科举。若是发现,少不得抄家灭族。此种情况,对皇商更加严苛。上一个为宫中供酒的皇商严家便是其族中三代内弟子参加了科举并中了进士。吏部核查时被发现,此后严家抄家举族流放。那位严姓官员也被撤职发配。

  “夫人觉得京城如何?”

  兮煌看了一路,虽没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却不得不说,天子脚下确实与别处不同。

  “自然是好的。毕竟天子脚下么。”兮煌背着手边走边说。

  “比余州如何?”

  兮煌闻言,抬头:“比余州繁华。也比余州大。百姓么,更傲气一些。不过也正常,余州只是个州府,京城可是大衍龙气所在。自然更是霸气些。”

  “那夫人可喜欢京城么?”

  兮煌想了想,说道:“也行吧。反正哪里都是一样。”

  云修君看着她的神色,便知她口不对心。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兮煌却带着人进了书馆。

  “王管事。”

  正在柜台后查看账册的王临抬头便看见信步进了书馆的宁安郡主。急忙走了出来,对兮煌见礼道:“见过郡主。”

  兮煌抬手虚扶了王临一把,笑着说:“王管事不必多礼。三楼可还有空着的房间?今日逛的有些累,想借书馆歇歇脚。”

  王临面不改色,退了一步,引着兮煌一行人往三楼去:“郡主哪里的话,这书馆本就是郡主的。郡主若是能时时来才更好。”

  兮煌嗯了一声,提着裙子随王临上了三楼。

  “这些日子生意怎么样?”

  “回郡主的话,来抄书的人都是自备笔墨,这倒是没有什么亏损。学子们虽晚间要早早赶回书院,但许多人午间却是不走的。因此属下便做主在后院建了小厨房,做些吃食。也算是个进项。”

  “挺好的。”王临早知这位郡主最厌恶自作主张之人。此前一直提心吊胆,今日却松了一口气。

  “还有什么事么?”

  “郡主小心。”待上了二楼时,王临提醒兮煌道。听到兮煌这么问,微微迟疑了会又说:“郡主,虽然咱们书馆是为了百姓方便,可近些日子却出了几次偷书的事。不止是普通百姓偷书,连一些学子也有此行为。因郡主这几日事忙,属下便没有告知郡主。将这些人都送到京兆尹府去了,这几日时常有学院老师来书馆言道要见郡主。”

  听了这话的兮煌皱紧了眉头,似是对此种事很是厌恶。

  “郡主请,此间是上次郡主来时所用的屋子。属下便将它封了起来,什么时候郡主来了什么时候再开。”

  “云侯请坐。”

  王临一路都无视了云修君,倒也不是故意。只不过他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罢了。

  “京兆尹如何说?你将这些人送进去,那些百姓家人没有来寻说法?”

  “自然也是来过的,但多数听了家人解释后都回去了。只是求属下在郡主面前求情。并未闹事。只是有位老妇人,见过了儿子后便呆在了馆中,说是要为儿子赎罪。”

  “赎罪?夫人馆中的书虽多数都是寻常书籍,可也有不少费尽心力才弄回来的孤品。他偷的是哪本书?”

  “回云侯,不是多珍贵的书。也就是孩子们启蒙用的几本书罢了。”

  “为何要偷?他既识字,将这几本书抄下来。那可就是他自己的了。即便是拿出去卖钱,书馆也是不管的。”

  王临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开口道:“郡主,那人不是学子。却是个读书人,受了先帝时科场舞弊案的牵扯。虽然中了举,却前程尽毁了。”

  “那也不是他偷书的理由。百姓尚知礼义廉耻,他读了那许多书,难道不知?”

  “郡主有所不知,这读书人出身的村子极其贫困。当地县官也是个贪得无厌的。这读书人家中本也有自己原先读书时的书本。可当地官员经常胁迫百姓,若是不多多给他们钱财,便会使坏在征兵簿上做手脚。好些人都是这么被送到军中的。若是不从,便是连家人也会受牵连。可能在军中出人头地的到底是极少数。多数人都是战死或者被人欺凌。被人欺凌还能活下来回家乡。可战死的那些人,不止回不了家乡便是连抚恤银子也少的可怜。”

  落英在兮煌的示意下搬了椅子来,王临对她道了声谢。

  “那读书人家中只余老母,自然是不愿去的。因为对那些官吏所行看不过眼,争辩了几句,被拳打脚踢后写上了征兵簿。家里的老母亲实在是心疼儿子,这才自作主张卖了家中的书籍,使了银子将他救了出来。”

  兮煌听着,眉头越皱越紧,看了眼云修君。只见素来冷静自持的云修君几乎要将手里的扇子捏碎。

  “云侯,你军中征兵可也是如此?”

  “不是。征兵素来是兵部管的事。我手下的军队皆是自全国抽调的精锐。与各地并无干系。若是战死,抚恤银子至少三十两。我镇国侯府另外有安家费。并不计入兵部抚恤银子中。”

  “那这些被临时划走的百姓,送去哪里?”

  “多是做些杂役,或送去各地边镇。我军中征兵虽也归兵部管,可征兵时我会亲自坐镇。绝不会闹出此事。若当真有人是这样进的军中,我不会不知。”

  “你也说你手中有十几万的人,你又怎么能面面俱到?”

  “军中有专门的人事记录。我接手时,每次征兵皆派手下信得过的人去监管。若是派去征兵的人敢触犯军法,轻则十棍,重则五十棍。赶出军营,永不录用。”

  兮煌在他说信得过的人时,便知道他说的绝不是军中的监军,而是他手下的暗卫。镇国侯云修君不止手握十几万的军队。也领着京中羽林军一职,虽然只是个挂名。还兼着帝王暗卫首领一职。因此暗卫绝不会对他撒谎。

  “这种事,兵部的几位大人都不知道么?”

  “若说不知道,岂不是太小看了人家。开国公举荐的人能力也是不差的。只是不往正道上走。”

  “开国公?他?怪不得邵庆明横行京城日久,开国公也没有半点忧虑。原来是暗中掌着兵部大权呢。”

  “夫人在京中时日不长,不知道也不奇怪。”

  “确实,这朝中水深。也不是我该操心的。”

  “我会护着夫人的,夫人只要信我就好。”

  兮煌微微一笑,特别真诚:“谢云侯。”

  王临听到兮煌对云修君的称呼,微微抬头目光从云修君身上掠过。

  云修君转头看他,刚才觉察到王临的目光时,便对这王管事存了疑心。就是不知这人是晋王派来的还是只是对宁安太过忠心的缘故。

  “这事与他偷书有什么关系?”兮煌跟云修君说了半天的话。终于想起来自己跑题了。

  王临在兮煌与云修君说话时,便静了下来。这会子听到兮煌又问起这事便说道:“殿下,那个小村子虽然贫困。可许多人都还是想要孩子们识些字的。来书馆抄书的人,笔墨纸砚皆要自备。笔墨砚台尚且好说,便宜些也不是不能用。可这抄书用的纸却是用一张少一张。即便是便宜些的纸,用量大了也不是普通人家能承受的起的。那村子各家出了些钱,买了笔墨纸砚。可那读书人抄了两三本后,便没得纸用。这才下手偷书。”

  “两三本?孩子们启蒙也足够用了。以后有了银子买了纸再来也是一样啊。为什么非得偷?”

  王临沉默,看了眼云修君。

  云修君毕竟是朝中之人,看到王临的眼神便知此事不简单。

  “那人现在还在京兆尹府关押着?”

  王临不答,看了云修君一眼。又低下头去了。

  兮煌对这人为什么偷书是一点都想不明白。坐在榻上,双手捧着脸冥思苦想。对王临看云修君那眼神自然是没看到的。

  她喃喃自语:“难不成是自己要在家看可是又没银子所以才偷?若是如此,那怎么办?抄书用的笔墨纸砚对普通百姓来说确实是花费不菲呀。就是书院里的学子恐怕也不是人人都那么宽裕的。可是不收进门的那一文钱的话,他们会不会就不珍惜能来抄书的机会啦?可是收的话,那些家里穷困又想读书的百姓会更难吧。”

  兮煌完全无视了房间里的另外几人,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云修君因刚才的事对开国公及兵部的人动了杀心,可这会听兮煌这么喃喃自语。笑出了声,看着兮煌的眼神无奈且爱怜。

  这傻夫人,世上事哪里是能万全的呢。她能开这书馆给百姓抄书已是天大的功德了。现今的文武百官谁不知这宁安书馆。就连季相也总是带了同僚来书馆中蹭书,馆中的孤品珍藏不知被他抄了多少去。还时不时在陛下面前装模作样的炫耀,气得陛下常常生出欺师灭祖的心来。

  “难不成要我再开个造纸坊?妈呀,那得花多少银子?我都快穷死了。嫁妆也不能卖呀,那都是母亲留给我的。”兮煌一脸苦相,想不出解决的法子。

  “夫人。”云修君拉长了语调叫她,终于把兮煌从她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兮煌茫然:“怎么啦?你说什么啦?”

  看着兮煌这茫然的眼神,侍立一旁的落英拿衣袖挡了脸,唯恐兮煌看到自己笑她的样子,落蕊却是大大咧咧地笑了。

  兮煌不知她们为何笑,只撇了撇嘴。反正肯定是笑我的。我知道的我跟你们说,回府了再收拾你俩。

  兮煌拿眼神威胁两位婢女,落英落蕊却完全不怕。依旧掩口而笑。

  陆离则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这是侯府夫人。不能笑,侯爷会揍人的。

  “夫人,若是想再开个造纸坊。为夫也没有意见。只是夫人却要想好,是打算用这造纸坊挣钱还是只是为了这书馆?”

  “都行吧。反正造出来的纸也是要卖的呀。大不了给抄书的人便宜点么。”

  云修君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夫人,升米恩斗米仇。若是你事事都如此仁慈,日后可是要伤心的。”

  “我知道,也不是免费送啊。就是比外面便宜点么。”兮煌听了云修君的话,难得的在云修君面前气短。没办法,人家说得对么。

  “书馆中的纸卖的比别人便宜,夫人觉得那些造纸坊的主人和卖纸的人会如何想?”

  兮煌心虚:“恐怕会对我破口大骂吧。”

  “嗯,夫人聪慧。”兮煌瞄云修君一眼,气哼哼不说话了。都不给我留点面子。哼。

  云修君见她想明白了,脸上的笑意也浓了些。

  生气了?挺好的,若是夫人你无视为夫的话才是坏事。总归是对我发脾气,不是对其他人。

  王临在这两人说话时,一直捧着茶小心观察。此时见两人说完了话,正了正身子。看来这位云侯当真是郡马了。

  “王掌事,可以说了么?”

  王临面上带了些笑意:“此人正在郡主的听云庄里。”

  “在听云庄,为何送到了听云庄?”

  “禀郡主,是奴婢自作主张将人送到了庄子上的。请郡主责罚。”

  本以为是王管事自作主张,没想到是落英。兮煌虽有些不满。但落英这样行事应当是有什么缘故。回去再细问吧。

  “没事,反正送到京兆府也是蹲大牢。还不如送到庄子上给我做苦力去。还能不付钱,多好。”

  她是想着回府再问,可云修君却不高兴了。在云修君看来,这个叫落英的丫头太过僭越。

  “落英姑娘,你虽是夫人身边最得用的人。如此行径也未免太不将夫人放在眼里。”

  落英也不辩解,直直跪下了。兮煌看着这情况,有些懵。落蕊也有些不安。

  小心翼翼地对云修君说道:“云侯莫气,这丫头自小跟我一起长大。不会害我的。”

  场面一时冷了下来。云修君虽然对落英如此行事不满。可对兮煌却是缓和了语气:“夫人,防人之心不可无。”

  兮煌急忙点头:“好好,回去我就说她。云侯不是还要去见那个人么。咱们这就去吧?”

  云修君见此,冷哼一声。对兮煌如此维护这婢女非常不满。她针对我时,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帮我?如今不过小小婢女都比本侯更得你的心。

  镇国侯终于明白了自己在夫人心中的地位。不得不说,确实很扎心。哎,要俘获夫人的心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啊。云侯在心里轻声感慨。也不知他怎么就能把心思扯到这里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