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穿越小说 > 懒癌郡主进京记 > 一百零七章 红颜祸水宓兮煌
  宁安书馆自从开办以来,就日渐聚集了不少士子。后来随着来往客商的口口相传,书馆的名声也传到了各地。不少外地学子也从家乡赶来,或在城中找地方住下,白天就跟相随的人一起去书馆;或在城外农家租个小院一起住下,还可相互讨论学问,白日便进城在书馆中呆上一天。

  渐渐书馆中来的人多了,自然就鱼龙混杂,心思不同的人相交与此,不免会有些冲突。

  朝廷中发生的事,虽然普通百姓多数不太在意,但是对于这些有志于庙堂的士子来说,怎么关注都不为过。

  更兼有心人随意传播,因此镇国侯早朝上对陛下的无礼逼迫早已传到这些士子耳中。

  “即使是因为宁安公主的缘故,镇国侯当着众朝臣的面对陛下那样逼迫也有失为臣之礼。应当尽早夺去其手中的权利,否则尾大不掉,我大衍又要出一个开国公之流的人物。”

  “庆公主所为早已不得人心,此番又无礼上门在前,图谋刺杀宁安公主在后。陛下因为太后而偏袒庆公主太过,也不能怪镇国侯那样咄咄逼人。”

  “庆公主乃是太后养女,又极其孝顺。我大衍以孝治国,若是陛下因忤逆太后心意而伤了太后的心,岂非大不孝?如此,陛下何以为仁君?又可以统领天下百姓?”

  “孝可,愚孝不可。若是一味愚孝纵容恶人为祸百姓,陛下又何以面对天下百姓?”

  “万民本就愚昧,非教化不可正其德。陛下身为人君本就应以身作则,百善孝为先,若是陛下连此事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做到以民为本?”

  “常存仁孝心,则天下凡不可为者,皆不忍为,所以孝居百行之先。然不孝者三事,阿意曲从,陷亲不义,此不孝一也。庆公主因太后宠爱而行事不知收敛。且不论宫人百姓,单说皇室之中,瑶公主被其毁坏容貌依旧远嫁,何其可怜;后宁安公主不过与镇国侯两厢爱慕,结为夫妇,便遭庆公主刺伤。此人行径并非他人污蔑,但太后因其孝顺便多加袒护。若陛下亦遵从太后,便是陷太后于不义,可谓不孝一也。又何来陛下仁孝之说?”

  “宁安公主早知庆公主爱慕镇国侯,又为何要与之相见驱赶?素日庆公主上门,镇国侯并未对其驱赶。可见,庆公主刺伤宁安公主一事,皆因宁安公主善妒,七出已犯,早该下堂。”

  “既知镇国侯成婚,又何以要求其夫人对一个不请自来的女子退步忍让?况且,身为皇室贵女,一言不合便伤人性命,难道值得赞扬?”

  “庆公主所为自然不值得赞扬,但宁安公主身为女子,善妒成性。又暗中撺掇镇国侯当朝折损陛下颜面,也该得休书一封或自请下堂!”

  “宁安公主受了委屈反而要被你这样的人更加苛责怪罪,这是什么道理?何况宁安公主现今仍未清醒,又如何撺掇镇国侯?”

  “就是,说宁安公主善妒,你可曾想过你家中庶弟庶妹为何尽皆早亡?难不成是你们家风水不好?”

  “可不是,你父府中妾室可不少,这些年怎么就你一个嫡子?连个女儿都没有。”

  “这是在说庆公主的事,你们凭什么要把事情牵扯到我身上。”

  “庆公主所为,不用我们说,大家有目共睹。宁安公主所为,大家亦有目共睹。谁善谁恶,百姓自然明白,不用你这样高高在上地批判他人。”

  “我说错什么了?你们现在为宁安公主说话,还不是因为受了她的恩惠。即便如此,难道就能掩饰她善妒的本性了?”

  “在世为人者,少有不嫉妒他人者。然有人借此更加激励自己,而有人却借此攻击他人。吾等自觉不可与宁安公主比肩,便只能借此书馆精进学问,有一日在朝为官,也可为天下百姓做些实事。这也是公主开办此间书馆的意图。”

  “正是,我等不少人都是家中困苦,有机会博览群书者,实为少数。然此书馆一开,不说我等学子,就是临近百姓也得了不少识字的机会。一日不过一个铜板,省一省怎样都出来了。若是这样的女子还不是好女子,我也实在不知此位仁兄眼中怎样的女子才是好女子了。”

  “女子无才才是德!生来愚昧无知,善妒贪婪。此番若非宁安公主,镇国侯也不可能冲冠一怒为红颜。此女就是天生的红颜祸水,早该自绝于天下,以全君臣之义!”

  “正是,宁安公主身为晋王之女,受陛下厚恩,却不可规劝其父兄,亦有违为臣之义。今日陛下多仰仗镇国侯魏王,若因为宁安公主而使君臣嫌隙渐生,她就是天下的罪人!”

  “可笑,既然说女子无才才是德,那女子有才便是罪恶。既然如此,又凭什么要求罪恶的女子去规劝其父兄行良善之事!?更何况,历来男子争权夺利都不过是为自己的野心,若是小小弱女子都可左右男子的野心,那也太小瞧吾等了。”

  “哈哈,正德兄所言甚是。受了别人的恩惠,可以不回报其人。可若是坏了心肠,受了恩惠还要反咬别人一口,那可真是子系中山狼了。”

  “杜若兄此言差矣,宁安公主可不是东郭先生。”

  “若公主是东郭先生,镇国侯才是那只狼吧。”

  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此言一出。在书馆一楼讨论学问的士子哄堂大笑。

  “正是,公主几次来书馆,侯爷都紧跟左右,这么说来侯爷才是那只亦步亦趋的狼。”

  “噤声,妄议皇族勋贵,按罪论处。诸位别以为这书馆就是法外之地。”

  “正是,正是。多谢若竹兄。我等确实太过孟浪了。”

  “你们,你们竟如此不知廉耻。不过一点小小恩惠竟把你们都收买了。”

  “我等又不傻,分得清什么是真恩惠什么是假恩惠。也知道什么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知道在世为人不可恩将仇报。”

  “青云兄,不必与他们争辩。自从宁安公主开设书馆以来,他们就百般看公主不顺眼,不过是因为看轻女子罢了。还想让他们父亲跟公主商量把这书馆买下来,好在公主没答应。”

  “你血口喷人!”

  “哪里血口喷人?这话难道不是你在你父亲面前说的?当日可是你父寿宴,朝中一多半的大臣都上门祝贺,你若是不承认,现在咱们就可以去各位大人府邸去问问。”

  “你去呀,当你是谁呢?想见各位大人就见。”

  “不必麻烦,当日你确实说了。本官可以作证。”正当众位学子争辩之时,在一楼靠后的桌子上站起一个人来。

  “你是谁?”

  “礼部侍郎罗永登。那日得了帖子,为了同僚情谊。本官确实去了,送了一尊玉佛。安公子可记得?”

  被称为安公子的书生明显神情慌乱起来,可还是嘴硬道:“我怎么会记得。当日那么多人。”

  罗永登笑容轻佻,围着这人转了一圈道:“不记得没关系,你父亲一定记得。毕竟与我一同供职于礼部。想不记得也难。”

  他摇着扇子,看了看四周感慨道:“哎呀,也不怪你父亲想私下买下公主这间书馆。实在是好处多多呀。不说别的,就是在这里看书的人哪个不承宁安公主的恩情?若是哪一日公主有个什么请求,你好意思拒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父亲不让我与你们相交。毕竟我跟你们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哼。”说完,哼了一声,昂着头走出了书馆。

  这书馆并无禁止,因此来往众人不乏朝中重臣。士子们刚开始还不适应,但是到后来他们发现即便自己对朝政高谈阔论,这些在朝为官者也在静静听着时便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科举之路固然应当重视,可是现今有这样可轻易被人赏识的机会放在面前,不好好表现怎么行。

  因此,自从书馆开办以来,一楼宽敞之地便成了众人议论朝政,提出自己见解并于人交流互相学习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可想而知会有多大的能量。

  安侍郎知道,他背后的人知道。作为这个王朝最顶端的那个人也知道。

  罗永登出言让那人败下阵来,而后抬头向高高的楼上看了一会,唇边挑起的那抹笑容很是邪肆。

  宁安公主,确实有趣。

  皇帝宓壡神情凝重,杨德在一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杨翁,宁安是晋王长公子带大的?”

  皇帝今日的问话似乎意有所指。

  杨德小心斟酌道:“正是,听说晋王不喜欢宁安公主。因此公主从小就是被宓君公子一手带大的。”

  “怎样的宓君会养出一个这样的宁安。”皇帝自言自语,杨德则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皇家,总是鲜血多过亲情。

  书馆三楼的房间里,极少出宫的皇帝正想着刚才听到的争论,对能养出宁安这样女子的晋王长公子非常在意。

  “今天既然出宫了,就随我去清云山看看吧。宁安被宓音所伤,朕也该去探望探望。免得晋王叔在信里埋怨朕苛待他的女儿。”宓壡一改刚才凝重的神情,站起身舒展了下身子道。

  杨德躬身,掩去脸上些微不忍道:“是,陛下。”

  “杨翁不必为难,朕再怎样也不会对宁安下手。毕竟她是镇国侯的夫人。”

  宓壡知道自己身后的杨德为何会是那样的表情,一步步踏着台阶向楼下走着,一面语气平静地安慰着杨德。

  杨德悚然一惊,在心里出了一把冷汗。自己什么时候竟然这么轻易就流露出自己的心思?莫说是在陛下身边伺候,就单是在宫中伺候,这也是大忌。

  “陛下恕罪。”杨德收敛了心神,重新变回了以前谨小慎微的样子。

  “不必。朕说过,杨翁尽可放心。晋王叔确实该死。可是宁安,若她懂事,朕保她一世平安不是不可。”

  皇帝说这话的语气并没有多大的起伏,可就是这样才让杨德心惊。

  陛下的性情像极了先帝,即便深爱一人都不会拿江山做赌。更何况一个不甚亲近的藩王之女。

  若将来晋王兵败,即便有云侯在,宁安公主的处境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

  毕竟书馆一楼的布置就在向陛下宣告,宁安公主在兴建书馆时已经想到了此地会成为京中学子聚集之地,更甚者,会让此地成为朝臣与学子牵连甚深之地。

  谁人握有此地,谁便握有京中文脉。毕竟季相都时常来此地与这些学子沟通学问,几家学院的师长也从不隐讳自己对此地的重视。

  虽说文人造反,三年不成。可朝中派系,倒是泾渭分明。

  这些人,即使他们没有受过宁安公主的恩惠,他们的后辈们总是受过的。

  正如刚才的士子们所言,受人恩惠是要还的。

  一人两人所受的恩惠可不必在意,可若是自己出身学院的后辈受了别人天大的恩惠,要不要还?怎么还?

  有时候,别人的恩惠也是一种麻烦呀。

  正因如此,身为皇帝的宓壡虽然只是第二次到这书馆来,可心里对于宁安这个人的兴趣丝毫不减。

  初见时,不过是胆小孤僻的小小女子;再见时,从旁人的嘴里听来她些许趣事。后来兴致所起,在书馆里看到曾在自己面前伪装木讷的小女子对着那些士子也侃侃而谈的模样。

  宓壡知道,自己看走了眼。若是早知道宁安是这样的女子,说什么自己都不会同意寻道的计划。

  此女太过聪慧,行事又有其章法,绝不是仅凭感情就可轻易感动并取得她信任的人。

  而这样的女子也同样太过危险,她始终都明白自己要的东西是什么,并且会为此做一切努力。可恰恰就是这样的宁安,才叫云修君迷了眼,失了心。

  能与雄鹰一同翱翔天空的一定不是鸽子,而是另一只雄鹰。

  宁安,希望你千万别让朕失望,朕倒是想看看,除了这书馆你还有什么其他的奇思妙想。

  其他的让朕舍不得杀你的有用之处。

  宓壡神情微冷,唇边的笑容也愈发愉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