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二章 春蚕丝尽,蜡炬成灰
安子善所在的山阳初中规模并不大,在山阳乡是唯一的一所初中,四年制。

小学五年级毕业后将会进入初中进行四年学习,正是完整的九年义务教育。

那个时候的莲山县施行的还是‘五四制’的九年义务教育,后来具体什么时候改成‘六三制’安子善就不太清楚了。

山阳初中仅有两栋四层的教学楼,其他的都是平房,校园里有一个小食堂多是教师用餐,还有几排大瓦房是学生宿舍,每个宿舍平均20-30人。

一个比较简陋的图书阅览室,当然也是平房,其他的就是基础教学设施了,比如化学实验室之类。

走在通往语文组办公室的路上,望着前方的文老师,安子善毫不紧张。

倒也是,在一个历经三十多年风雨的成年人眼里,上课搞个小动作并不是多大的过错,完全没有一个初中生即将面临老师的斥责该有的敬畏和紧张,况且文敏还没有前世的他年长呢。

前世,想到这个词语,安子善面色沉闷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

但是他感谢这一次的重生,让他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也让他有了逃避现实的机会。

前世的他,是一家企业的老板,不大不小的企业,白手起家艰苦卓绝的五年创业,方有了一点点成绩。

然而,当企业面临困境,安子善心力交瘁的时候,他的妻子李芳萍却选择了离婚。

原因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安子善整日忙碌没有陪伴;安子善彻夜不眠,她也睡卧不宁。

她说,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不在乎有多少钱花,她在乎的是陪伴,是下班后能够两个人一起逛逛菜市场买菜,一起做饭,吃完饭一起散步的生活。

他苦笑不已,犹记得还没结婚的时候,她说“不买房子不结婚。”

然而,安子善的父母只是贫苦的农民,况且安子善还有一个哥哥,父母又哪有钱去给他买房子。

于是安子善选择了自己创业,从此走上了没日没夜,忐忑难眠的路。

最终通过自己的拼搏、努力和坚持,安子善在照市买上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买了一部奥迪牌小轿车,没有花父母一分钱。

然而,现在她说想要的是陪伴,安子善很无奈。

他也只是个普通人,出身低微,能有点成绩或许是运气使然,也或许是他足够努力,但物质和生活他还是做不到平衡如一,和谐共存。

在她的坚持下,他们离婚了。

在他的坚持下,财产都给了她。

他们这一路,恋爱近十年,婚姻近五年,他心疼她,怜惜她。

可是,人生这一路上,有很多人走着走着就陌生了,初心不在。

错不在任何人,只在不够爱吧。

安子善看着这依然熟悉的校园,记忆里的往事同时涌现,内心百感交集,面色复杂无比。

突然有一种看奇幻大片一般的奇幻瑰丽。

记得2000年的时候国家颁布乡镇合并政策山阳乡被合并到洪泽镇,这所母校初中也拆了,合并到了莲山县的一所初中,据说老师们都有了更好的安排。

可惜那时候的安子善正读高中,而等他事业初有成,一次回家的时候心有所感驾车回来看望母校和老师。

却发现学校已经拆迁,只留大致的轮廓和一个还算熟悉的校门,略慰心意了。

语文组办公室在教学楼前二百多米的一排平房里,北方的平房指的就是红砖瓦房,砖瓦房墙面是由砖砌成,用瓦做屋顶的房屋。

砖瓦房的房顶由三角形结构支撑,三角架多用常见树木的主干制造(榆树,槐树,杨树等)。

而语文组办公室就在这排平房的最东边一间,大致有八九十平吧。

“报告!”

安子善走到文老师所在的办公室门前,正准备推门进去,突然想到什么,猛然停了下来,敲了敲门喊了一声。

差点忘了,自己现在只是个初中生,安子善一脸尴尬的想到。

“进来。”

也不知道是哪位老师的声音,反正不是文老师,安子善闻声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还有三位老师在,安子善环视了一眼,其他老师都没有抬头,他也不认识。

初中毕业都这么多年了,还能记得文敏都是那串千纸鹤闹的,其他老师如果没有特殊事件真记不住名字。

于是他径直走到了文老师的办公桌前,站定。

“安……”

“文老师,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上课的时候叠千纸鹤,请您相信我,我会改正错误,一定努力学习,不辜负您的期望。”

安子善还不等文敏说完,就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语气非常诚恳的认错了。

在路上他已经打好了腹稿,这是成年人的基本技能,但凡需要讲话,只要有准备,就会有腹稿。

说完安子善胸有成竹却一脸愧疚的看着文老师,等待老师的‘特赦’。

按照安子善的估计自己说完这一通,老师手中的‘教鞭’最终也会是高高扬起却轻轻落下。

当然这些话也是重活一世的安子善的肺腑之言,否则油嘴滑舌的搪塞之语文敏也不傻,岂能分辨不清。

能够重活一世,努力学习是他心中早就有的念头。

毕竟经历了前世生活的各种磨难和痛苦,白手起家创业的辛酸之后,他总结的结果是大学就读的学校真的很重要。

他前世考取的一所二流二本大学,完全没有什么好的基础可言。

但如985和211一类的知名一流大学,其中学生毕业的薪酬起点,关系网,朋友圈,以及视角广度和宽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基础不同,起步不同,攀登的难度和高度就截然不同,当然不排除命运之子,草根出身,却站在世俗的巅峰。

可人贵有自知之明,安子善从未敢如此天真过,只是偶尔YY一下。

文老师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子善,完全被他这一通话给撂蒙了。

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说道:“安子善,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主动承认这很好,老师很为你高兴。”

“初中语文是打基础的时候,在整个学习阶段承上启下,特别重要。”

“这个时候你不用心学习,高中就很难赶上,落下的越多,后面的学习你会越累的,将来你就很难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

说着,文老师笑了起来,或许为自己能让一名调皮的学生迷途知返而欣慰,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语文成绩的问题主要出现在作文上,你的古诗词和文章理解都不错。”

“语法结构也掌握的很好,就是作文拖了太大的后腿。我接手你们班之后,看过你们班所有人初三期中考试的卷子,满分一百的题目,作文50分你只得了9分。”

安子善的脸腾的红了,抿了抿嘴角,尴尬不已。

这黑历史,初中之后就没有人知道了,因为丢人,太丢人,作文9分,这难以置信。

如果被当年的高中同学和老师知道,每次语文课在班上被宣读作文的学生,在初中时期作文却只有9分,估计会惊掉一堆下巴。

如果被前世大学的同学和老师知道,被誉为中文系才子,写的文章和诗歌发遍了一堆知名报刊杂志的安子善。

初中时期作文只得了9分,难以想象这是多么重磅的新闻,会掀起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想到了这些,安子善望着文老师的眼神愈发的尊敬,没有这位老师春蚕丝尽,蜡炬成灰般的教导就没有日后数不尽的荣耀。

真混蛋啊,他心里想到前世的自己。

居然丝毫没有记得文老师的辛勤付出,而只是深深的记得给与的羞辱。

那一串千纸鹤就像枷锁一样捆束了他豁达的胸怀和本该清明睿智的双眼。

这时耳边又想起了文老师温和的声音:“我上次给你讲过的命题方法和构架作文大纲的方法,你学的怎么样,另外遣词造句,你要多看书,养成做读书笔记的好习惯。”

“一些优美的词句,记录下来,记在心中,当你储存了足够的词汇量和优美的词句,慢慢你就学会了灵活的运用和组合,你就一定能够改变作文拖后腿的现状……”

看着面前坐在办公桌后文老师,年轻姣好的面庞,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脑后束着轻松的马尾,一脸关切的望着自己,谆谆教诲。

安子善莫名的眼角有了一丝湿润,为自己曾经能够遇到这么好的老师而欣喜,为这样一位敬职敬业的老师感动。

“谢谢文老师的教诲!”

安子善对着文老师深深的鞠了一躬,情真意切。

“老师教的我都深深的刻在脑海中,我想我已经领会了老师的教诲。”

是的,如果没有领会您的教诲,前世自己怎会有出色的文采。

安子善鞠躬时眼角的余光看到文老师的眼眶微红,不知何故,难道是被自己感动了。

我这么听话,乖巧的而且能说会道的学生是不是太稀罕了,安子善臆测着。

“那老师就放心了,有不明白的你再问老师,下周的小测试也有作文题目,老师要看到你的成绩哦,没事了,你回去学习吧。”

文老师微低了一下头,避开了安子善目光的直视,甩了甩手,对着安子善轻声说道。

居然差点被感动哭了,能被学生理解自己的苦心真好啊,但这不能让学生看到,文敏心里想着,不过这学生说的话听着真舒心。

“是,一定不会让老师失望,文老师再见。”

安子善有点入戏了,套话一堆堆的往外扔,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促使自己说这些话,或许是重生的心情还未平静吧,也或许是真情流露。

安子善转身轻轻推开门,走了出去,刚关上门就听到里面有其他老师的声音传来。

“文老师,你这个学生很是懂事啊,有礼貌,说话很中听。”一个明显是男老师的声音轻笑着说道。

“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孩子突然这么懂事,我差点被感动哭了,以前说过他几次,脾气倔的很,改变也不是很大,今天这孩子说的这些像是突然长大了一样,我都蒙了。”

文老师的声音轻轻的飘了出来,有一丝微微的笑意蕴藏其中。

安子善站在办公室门口边上咧嘴笑了起来,文老师啊,您可真是睿智,我可不就是突然长大了,十几岁的身体里面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灵魂啊。

不过,这也不算啥问题,成熟的孩子很多,安子善也不太在意,不过有些细节确实要注意,他想着。

记得前世大哥曾经对他说过,一个人总有一天会成熟,会顿悟,会明白,或早或晚而已。

还好,今生悟的很早,时间还很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