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八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
古人云“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所有的烦恼都来自于追求,都来自于不甘,来自于对自身改变的诉求。

如果说我们追求的是幸福也就罢了,难就难在我们追求的往往是“比别人幸福”。

于是,烦恼滋生。

前世的安子善就是这样的人,不断的追逐着比别人幸福,或是被迫追逐比别人幸福,一路奔忙,不曾停歇,直至重生那一刻,都未曾真正明白活着的意义。

好似那三十多年每天都是匆匆忙忙,慌慌张张,生怕停下一刻错失了什么。

每个人都在奔忙,有的是生活所迫,有的是被迫不前进就会被淘汰,有的是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

但不管如何,现代社会的生活节奏太快,生活压力太大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大潮中,逆流而上太难,顺流稍歇也不易。

就现在的安子善来看,这些问题的出现,说到底,还是因为底蕴不足。

譬如现在的他,就没有那种紧迫感和焦虑感了,并不是因为他年轻,时间充足。

而是因为对未来,先知先觉所以信心百倍,对结果有了清晰而明确的认识,心里有底而不慌。

前世他曾看过一篇文章讲述锅底法则,具体是说人生好比一口大锅,当你走到了锅底时,只要你肯努力,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是向上的,都会改变当前的困境。

而实际上,现实的生活中太多的人在锅底转圈,永远都找不到走出的方向。

人生啊,就是一场戏,导演是一个忘记了剧本的疯子。

很多时候我们都太过沉迷这场戏,往往到最后迷失之后卸下了戏装才是真正的自己,只是能够卸掉戏装的人太少,太少,终其一生都沉迷在戏里。

安子善胡思乱想的躺在铺着厚褥子的土炕上享受前世不曾拥有的寂静、闲暇,直到安子良到家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

翻身爬了起来,快步走了出去,迎向大哥。

安子善伸手接过大哥手中的书包,笑着说道:“哥,你们开会讲什么东西了?”

“讲了些报考志愿的事情,注意事项,报考时间还有其他的一些。”安子良一边把自行车插好,笑着说道。

“你们两个赶快洗洗手,准备吃饭了,你们最爱吃的韭菜肉水饺。”张母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厨房门口探头看了兄弟俩一眼,满脸笑意。

“知道了,娘。”安氏兄弟几乎异口同声的回应道。

“那么,哥,你们老师有没有具体说是什么时候报考,你有什么打算吗?”

安子良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上下打量了一下,慢吞吞的说道:“小善,你问这些干什么?今天你挺奇怪啊,这么多话。”

虽然这样说,但是安子良也没有多想,顿了顿接着道:“具体时间还没说,这个月中吧,至于我的想法,我想报莲山一中,不过还要听咱爸和娘怎么说吧。”

安子善望着面前的大哥稚嫩的面庞,拽了拽大哥的手臂,笑着说:“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升学了就我一个人在初中了,没办法罩着我了。”

此时的安子善清楚,最终父母的想法是让大哥报考照市师范学校,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也为了毕业包分配当老师,为了那个教师的铁饭碗。

毕竟那个时候中专师范院校是三年学制,父母想的较为长远,等大哥师范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可以帮家里分担一些压力。

主要是那个时候安子善也要上大学了,大哥赚钱了就可以分担学费了。

晚上吃完饭,安子善想帮张母收拾厨房、餐桌,被张母赶回了屋里看书去了。

整个过程张母一脸惊诧的看着安子善,仿佛自己的小儿子换了个人一样,事实也是如此。

前世初中时候的安子善可是不太听话,做家务那是母亲不吩咐是不会主动干的。

高中时才真的懂事了,当然也是因为一件事对他产生了极大的触动,才猛然醒悟。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才促使安子善高二下学期开始拼命一般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后才能在高考时考上那所二本院校。

要知道安子善所就读的高中,是莲山县乡下四所高中中最差的,安子善高考那年全校文科生只考上了三个本科,包括安子善。

既然母亲不让自己收拾桌子,安子善也没有多说,回自己的屋里看书去了。

该了解的情况大概清楚,时间还来得急改变父母的想法,下周语文测试,需要看书了解一下开学到现在学的内容。

初中时候的语文知识对安子善来说太简单,毕竟前世是中文系的才子,语文那是手到擒来。

但初中语文毕竟还有一些古诗词等背诵的知识有一些遗忘,周末两天加深一下印象还是足够了,至于作文,那是什么?

整个周末,安子善都安静的待在家里,温习上学期学过的课程,同时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用一学期的时间温习初一和初二的内容。

以至于整个周末,家人看他的目光都是难以置信,用张母的话来说就是“这孩子怎么突然转性了,知道学习了。”

学习,或者说是知识强大自身,这点安子善有非常痛的领悟,况且即使重生有太多的机遇,太多的可能,对现在的他来说,强大自己,认真学习仍然是最主要的事情。

一个充实的周末就在知识的海洋中游过,对安子善来说这些初中的知识毫无压力,这个周末无时无刻不在享受内心的安宁。

就连睡觉,也不再是前世那般孩子般的睡眠,睡着,哭着,醒着。

每一个夜晚都安然入眠,每一个清晨都精神勃发的起床,神清气爽,再也不曾感受前世永远睡不醒的沉重,身体如沉嗬般没有丝毫朝气。

周一早上安子善五点多起床,洗刷吃饭,照例带着一包袱煎饼和满满一饭盒辣炒咸菜疙瘩,在张母殷切不停的反复嘱托中,跟大哥一起骑着大金鹿赶去了学校。

身后,张母站在村口望着慢慢远去的兄弟俩,直到黑色的小点都再也看不到之后便径直去菜园干活去了。

在经过学校前面的那条乡政府驻地唯一的水泥路后,安子善拐弯过来就不时的留意着路边的沿街房屋,安子良在他前面骑着自行车,并没有注意到安子善的异常。

突然,安子善眉毛微挑,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

看到了,文老头家的房门开着,一个须发皆白,面容红润干净的老者正拿着大扫帚清扫着门前的一片空地。

嗯,目标确认,文老头回来了。

哼,糟老头子,等小爷来收你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