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四十一章 张华的求助
安子善与鱼虾兄妹经过了详细的论证和探讨,制定了所谓的舆论包抄计划。

而后,他们互相留了手机号,约定暑假期间保持联系,随时沟通计划进度。

此时安子善才发现,鱼虾兄妹用的是市面上第一款翻盖手机,摩托罗拉StarTAC,只不过小虾用的黑色而小鱼用的红色。

当安子善拿出手机的时候,鱼虾就更惊讶了,他们动用关系寻找安子善的时候,顺便的了解了他的家境,按理说他用不起手机的,更遑论爱信T28了。

因为这款手机的轻便和允许用户自制铃声的特点,而成为当时最畅销的手机,市价居高不下。

看到安子善不以为意的淡然神色,仿佛在他眼前,当前的一切都无法让他惊讶。

方小鱼越来越觉得,安子善就像一个迷一样,被迷雾笼罩,若隐若现,一些寻常的事情在他身上都会显得与众不同。

目送鱼虾兄妹离开,安子善静静的站在原地,良久。

平静的表情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思绪,从重生后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前世虽然自己过的不太如意,但是依然有让自己刻骨铭心的爱情,可以两肋插刀的友情,还有不离不弃的亲情。

有些人是重生多少次都不能忘记的,可是,重生后,如果不按照前世的轨迹去走,如何与前世那些不能忘记的人相逢,相识。

如果没有前世那样的生活环境,一起走过的岁月,一起经历的风雨,又怎么会念念不忘,怎么能刻骨铭心。

安子善的前世是在莲山县的乡下上的高中,也认识了、遇到了痛苦一世,纠缠一生的人。

那里有他全部对青春的畅想,有他全部对生命无常的哭诉,有他青春年少对爱情的疯狂,也有他恍然而悟、奋而求学的决然。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生究竟有多长,生命时钟的一切都终究只是他的猜测,如果想在今生得偿所愿,那么必然不能继续走前世的生命轨迹。

但,他不想错过那些最好的兄弟、炽烈的爱情,更不想今生跟他们只是路人,所以他一直在努力,在筹备,在积累实力。

他不觉得自己重生了,就超神了,他依然是普通的自己,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出身,基础太薄弱,自己先知先觉的再多又能如何。

实力是什么,是人脉、能力、金钱,自身能力是搭建人脉的基础,金钱是拓宽人脉的助力,社会很现实,并不会因为重生而有丝毫改变。

内心隐隐有些焦虑,有些彷徨的安子善,没想到机会主动的送到了自己的手上。

不,并不是主动的,也许还是跟自己有关系,这也是能力搭建的,倘若自己没有前世的见闻,就无法跟鱼虾兄妹搭讪,或许还会弄巧成拙。

机会永远都是给努力的人和有准备的人,这个世界是讲因果的。

。。。。。

期末考试之后,讲完考试卷子,做完成绩排名。

安子善毫不意外的拿到了三好学生,领了一张写着三好学生的奖状,并且发了五只铅笔,两只圆珠笔和五个硬壳的笔记本,这就是第一名的奖品。

真是熟悉的感觉啊,安子善还记得除了小学的时候拿到过一次三好学生,之后再也没有了,成绩一直很稳定的处于中游的水准。

一切都进行完之后,已经到了六月末。

重生后的第一个暑假,就这样来到了。

暑假拥有漫长的两个月,差不多要九月初才会开学,这个暑假是安子善计划中最忙碌的时候。

跟所有的好朋友道别,在张玲玲委屈巴巴的表情中,在宋飞一脸嫌弃的嘴角上,在张华满怀心事的话语里,安子善随意的挥了挥手,骑上自己的座驾二八大金鹿回家了。

暑假第一天,农村的清晨静谧无比,淡淡的雾气氤氲,潮湿泥土的味道在院子里回荡。

本想睡个懒觉的安子善,被一阵手机铃声吵了起来。

张华的电话!安子善一脸疑惑,这家伙大清早的打电话干甚。

“华子,有什么事吗?”安子善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的问道。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子善,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有点事情,帮我出出主意。”压抑、低沉,张华的声音让安子善猛的清醒了过来。

“好,你说,什么时间,地点,我去找你。”

“人民广场那边吧,广场入口集合。”

“好,我起来洗漱,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到。”安子善估摸了一下距离和自己的速度,给出了一个大概到达的时间。

等待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所以前世的安子善如果与人约定,都会尽可能给出具体的到达时间,而不会说一会到,很快到之类的话。

“那好,等会见。”张华的声音依然低沉,沙哑。

“好”

快速起床穿好衣服,洗完脸的安子善手里拿着瓢,里面有半瓢水,蹲在院子中间的压水井下面的池子上刷着牙。

一边刷着牙一边思索,分析了数种可能,都不太像张华找自己的原因。

安子善也无奈了,左思右想都不知道张华究竟是什么事需要自己帮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他们心中这么有分量了。

难道说学习好,就是有能力的表现。

嗯,这样理解,其实也对。

孩子对于父母而言,学习不好说话没分量,学习很优秀的那些孩子呢,父母也总是认为说话会有些道理,也会认真的倾听和思考。

这种行为习惯其实就跟成年人一样,同样的两个人给你讲所谓的经验,一个是成功人士,一个是平头百姓,绝大多数的人会更相信成功人士的话。

毕竟,每个人都相信事实说明一切。

“小善……”一声大喊在耳边响起,吓的安子善猛的一哆嗦,瓢里的水都撒在了鞋子上。

一脸郁闷的侧头,安子善看到大哥狐疑的表情看着自己。

“我的哥诶,你这么大声,要吓死谁啊?”

“你还说呢,我喊了你好几声了,你都不搭理我,不趴你耳边能行嘛。”安子良撇撇嘴,也是有些无语,今天小弟是怎么了,有种魂不守舍的感觉。

“哦,我刚才在想事情了,没有听到。”

安子良好奇的看着弟弟,“想啥呢,你不是说要睡懒觉吗,这急忙忙的刷牙跟刷鞋似的干啥去?”

“刚刚张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找我,我也不知道啥事。”安子善也没多想,反正大哥也都认识,又不是什么秘密,随口说来。

“张华……啊?”安子良无意识的重复了一句,却猛然想起来自己中考结束后在一中门口看到的一幕。

“小善,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中考结束那天,我在一中门口看到张华了,跟一个中年男人一起,那男的穿的像个干部,我看到很多一中出来的老师都很恭敬的问好,那个一中校长跟他说话的时候也很恭敬。”

安子良想了想当时的情景,跟安子善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那些人的音容笑貌。

本来不太当回事的安子善,脸色慢慢的凝重起来,从蹲在地上的样子慢慢的站起身来,嘴里的牙膏沫子四处乱飞。

“哥,你确定自己看清楚了吗?”

“嗯,看的清楚着呢,我都看到张华那小子很烦那些人的样子,一脸的不耐。”

此时,安子善确定张华的家世也不一般了,省重点高中的校长,那身份地位可不一般,在莲山县除了那些实权部门的领导,根本不需如此对待。

安子善不太明白了,为什么今生的自己竟遇到这么多权贵子弟,难道一点点的改变真的有很大的差别吗?

难道人生很多时候,真的只是需要更勇敢、更坚强、更坚持就能改变现状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