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四十二章 不谋而合
骑车走在路上,安子善还在思考大哥说的话,关于张华的事情。

犹记得前世上初中的时候,同样听说过张华这个人,但是并没有什么交集。

并且上体育课踢足球的时候,那时的自己与宋飞一样耍着小聪明,不敢跟张华抢足球,他那壮实的个子,在操场上运球如飞、无人能挡的样子,让自己艳羡不已。

家庭条件好,吃的好,发育的就是要早很多。

而自己却是直到高二才开始发育,一年的时间长到了178CM。

有的时候,或许勇敢无畏一些,就是另一种人生了。

或许吧。

人生有很多不太明显的岔路口,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不同的人生,那一件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一次次看似无足轻重的决定,塑造了未来的自己,塑造了不同的性格和三观。

于是,人便有了差异,慢慢的归来不再是少年,初心也已不知何时丢掉,丢在了哪个角落。

就像自己,大学毕业最初也是满怀热情,拥抱这个世界;心比天高,性情耿直,单纯的像草纸。

可是,在遭遇了无数次的挫折、磨难、嘲笑、欺骗之后,自己也学会了阿谀奉承,趋炎附势,见风使舵。

人前人后,八面玲珑,一个人享受孤独,不悲不喜。

其实生而为人,谁都是第一次,为什么委屈着自己,附和着别人。

于是,也学会了不让自己受任何委屈,努力变的有钱,努力变成成功人士,努力跟他们一样说话,做事,变的花言巧语,变成了别人喜欢的样子。

可是,却最终变成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样子。

活成了所有人,失去了自己,是否值得。

当下这一生,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而活?

不负相遇,不负时光,不负岁月,不负自己。

应该是这样吧。

一路上,安子善思绪联翩,重生后的自己与前世的自己,在同一个时期,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重生后的自己因为对未来的先知先觉,似乎有一种俯瞰众生的的自傲。

不保守,不畏惧,对这生活和这世界,失去了敬畏之心。

这样是错的,活在天地间,还是需有敬畏之心的。

这种重生之后我最牛,不可一世的心态需要消灭掉,这就是生活,真实的,真真正正的生活。

应该去享受生活,活在当下,享受生命时钟跳动的每一格余生。

安子善猛然惊醒,原来重生后自己的心态已然出了问题却不自知,近期发生的事情比较多,一时情感起伏不定,这才发现了自身最重要的问题。

安子善咧嘴笑了,暗自腹诽,怎么有种玩游戏开新赛季刚建角色的感觉,给这个新赛季定个目标吧。

哈哈哈哈,骑在自行车上,安子善开怀大笑,丝毫不在意一些路人诧异和审视的目光。

“这一生,我要随心随性地生活,不伪装,不做作,只求真实地活着,让生活少一些虚伪无奈,多一些坦率痛快,今生一定要活成别人羡慕的模样。”

能有这样的明悟,说明安子善已经明白了,前世也不再是他的羁绊。

有多少人活了一辈子,却还懵懵懂懂又糊里糊涂,最终只活成了别人眼中想要的模样,也活成了自己心中最厌恶的模样。

世界喧嚣躁动,何去何从,愿你我依然能听从内心,活出真我!

虽然一路不停的胡思乱想,安子善依然在约定的时间里赶到了人民广场的入口处,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张华,上身白色短袖T恤,下身白色长裤,双手随意的垂在两侧,溜达着。

听到自行车的声音,张华看了过来,脸上浮现出笑容,挥了挥手。

“华子,你早就来了啊。”安子善刹住自行车,稳稳的停在了张华面前。

“我也是刚到,不比你早多少。”张华有些牵强的笑了笑。

安子善面带忧虑,轻声问道:“华子,你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面色不是太好。”

目光平静的望着安子善,好一会,张华沉声说道:“子善,虽然我们才认识不久,但是在我的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好哥们了,最好的那种。加上你,我只有两个好哥们,宋飞算半个。”

张华的毫不掩饰获得了安子善的认可,心情有些激荡,“华子,你也是我最好的哥们,今生!宋飞也是。”

张华嘴角露出了笑容,似乎自己在安子善的心里拥有同样的位置,他很开心“子善,有件事我没有跟你们说,我为什么转学去山阳初中,跟我最好的哥们有关。”

“刚才我说了,你是我最好的哥们之一,我一共有两个好哥们,另一个就是李阳。”

“李阳?”安子善想起来了,张华讲的那个故事里面的主角,当时安子善就在想,这个故事一定很曲折,刻骨。

“你打电话跟我说,有件事让我帮你出主意,是跟他有关吗?”

“嗯!”张华面色晦暗,轻轻颔首道。

“这里面有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慢慢听我讲。”

“好,你说,我听着。”

于是,一个很多人都不知情却对某些人的一生造成巨大改变和影响的故事,慢慢的在安子善眼前展开。

他们并肩在人民广场慢慢的走着,张华也慢慢的回忆着一年前发生的巨变。

安子善这才知道,张华的那个故事里,包含着多少回忆、渴望,对好朋友的愧疚和想尽全力去帮助朋友,却发现再怎么努力也无能为力的痛苦。

而现在,他有了一丝希望,他已经疯狂了,歇斯底里,为了抓住这一丝希望,他可以求助任何人,甚至安子善都是他求助的目标。

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万一这个人有好主意呢?万一安子善能帮到自己呢?那李阳就能早一天回来了。

听完他的故事,安子善不禁湿了眼眶,被李阳和张华的友情所感动,这应该就是知己,就是兄弟吧。

他相信,如果说李阳在现场的时候是冲动和热血促使他扛下这件事,那么后来那些父辈们确认事情的经过时,他也该清醒了。

那么他依然选择抗下这件事,安子善认为李阳是一个可以两肋插刀的兄弟。

最牢固的友情就是共患难中结成的,正如铁只有在烈火中才能锤炼成钢一样。

“兄弟啊,我好想你!”说道痛苦之处,张华猛的抱着自己的头,痛哭流涕,悔恨不已。

受到张华的影响,安子善内心百感交集,泪水溢出了眼眶,他想起了前世自己那几个好哥们,好兄弟。

不论经历多少岁月,不论走过多远的路途,我都不曾忘记,不敢忘记,一起经历的风雨。

不曾忘记,我喝得烂醉如泥,吐的你们满身污物你们却毫无抱怨、小心翼翼的背我回宿舍。

不曾忘记,我背负巨债愁闷度日,你抵押自己的婚房贷款给我用,只是为了缓解我的压力。

不曾忘记,我做生意被坑,你陪我千里讨债,被灌的烂醉如泥,胃出血却笑着告诉我,不要担心。

不曾忘记,那些往事历历在目,刻骨铭心,今生都不敢不忘,不能忘。

兄弟啊,今生一定还要做兄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