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六十一章 喜从天降
安子善这些天太忙了,学校通知进行辩论赛培训,每天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持续一周,虽然他觉得自己不太需要培训,但这不能表现出来啊。

而他还需要写参加文学大赛的稿子,还需要写投往全国各地知名杂志、报社的稿子。

是的,这个财迷又开始投稿了。

每天绞尽脑汁回忆前世看过的锦绣文章,记不住的地方自己再稍加润色就递了出去。

就这样,还要每天晚上偷偷观察父亲,同时跟张华保持联系。

安子善不禁感叹,我太难了。。

前两天他已经收到了张华的电话,告诉他事情办妥了,就这两天的事情。

安子善欣喜万分,父亲若安顿下来,他们家就会变的不一样了,男人是一个家的天,天变了,家就变了,会越来越好。

大哥得偿所愿扭转了前世的遗憾,报考了莲山一中,可以如愿上高中了。父亲又回到了莲山县,虽然中间有一些曲折,不过最终还是成功在莲山县站住了脚,而等他在公路局的工作转正之后,他们家也有了一个吃‘皇粮’的人了。

安子善这样想着,不管以后自己的命运如何,至少父母的晚年不用太过担心了。虽然重生后有很多的机会,钱财也举手可得,似乎未来一片光明,但不知怎的,安子善的心里总是不踏实。

而且对于有国家编制的工作有一种特殊的执念,或许是前世自己受到了父母晚年依然为了生活做苦力的刺激,也或者是在创业时期、忐忑难眠的日子里羡慕那些生活稳定的体制内朋友的影响。

也曾想过,如果父母是体质内有编制的人,那么晚年靠养老金依然可以滋润的生活,安享晚年。

安子善一直以为,前世如果父亲说服了母亲,全家一起去了坊丘市,那么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父亲的师父就一定能够帮助父亲在坊丘市建筑公司更上一层,吃上‘皇粮’,然而今生经历过才知道,他的师父根本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如此想来,心中不免有些庆幸,倘若前世一家人真的去了坊丘市,投奔了这个伪君子,想来家里的日子可能会更苦,因为安子善很清楚城市里的生活成本比农村高太多了。

一时不免有些唏嘘,很多时候处于人生的岔路口,你选择了一条路走下去,走的很苦、很难。正常人都会想早知如此走另外一条路好了,然而,如果真的有一天有机会选了另外一条路,最后也不见得会有多顺利。

人生的魅力或许就在这儿了,每一条路都有不同的风景,不同的经历和不同的未来。

这天傍晚,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安子善听到了门口的自行车声响,忙不迭的跑出去,父亲回来了。

跑到门口的安子善迎面撞上了推车进门的安家业,只见安家业满脸笑容,嘴巴子都要咧到后脑勺了,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安子善笑了。

安家业今天的心情特别好,从跟师父闹翻灰溜溜的回到莲山县之后,心中一直有些抑郁,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是因为被欺骗感情,还是因为自己期待的未来都成了一场空。

因为安家栋的原因,莲山县建筑公司自己不想去,所以安家业百般无奈之下就临时找了小工的工作,自从成了施工员,有些年头没有做小工了。

再次打小工的这些时日以来,安家业内心苦闷无比,为人木讷、心直口快的他没有什么交际,唯一有点圈子的好友也离开了莲山县去了外地。

其他的人都是泛泛之交,亲戚关系也指望不上,安家业一时有些心灰意冷,每天闷头做着小工,不管怎么样,作为一家之主,再苦再累再委屈,都要扛起来。

不能懈怠,不能停下。

每天看着那个非常年轻而能力比自己差的远的施工员,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安家业的内心不禁更加痛苦,只觉命运太不公,为什么诚以待人、踏实工作的自己,却屡屡被骗、被坑。

是这世道变了,还是自己点太背,还是自己需要改变。

或许是上天垂怜,也或许是命运突然对自己睁开了眼,今天正在闷头干活的安家业,没想到喜从天降。

安家业正在搅拌着水泥,站在旁边的那个年轻施工员跟一个中年模样的人聊着天,那人问,“最近公路局新开项目太多了,施工员不够用,你们这边能不能来两个施工员救场?”

当听到这个中年男子说施工员不够用的时候,安家业就竖起了耳朵,用心听着,手上的活都无意识的慢了下来。

那个年轻施工员皱了下眉头,想了想说道“王工,我们这边工程进度也是很紧,没有闲着的施工员啊。”

“这样啊,那有没有能胜任施工员工作的人呢?”被称为王工的人轻轻笑着,眼神不经意间撇着恰巧在边上忙碌的安家业,目光闪烁。

年轻施工员认真的想了一下,猛然眼睛亮了起来,说道“哎,王工你这么说,还真有个人可以啊。”遂转头对边上忙碌的安家业喊道,“老安,你过来,过来?”

本就注意倾听的安家业,瞬间三步并作两步窜了过去,“申工,你喊我?”

被称为申工的年轻施工员笑了笑,点了点头,对着那中年男子说,“王工,就是这人,老安,来我这儿的时候说过之前在坊丘建筑公司干过施工员,要不让他试试?”

王树来打量着走过来的安家业,心里想着,这人有什么特殊之处,还要让高局特意让他来不露痕迹的把他招进公路局。

看这面相也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啊,更不像是什么高官富贵之家。看不透,但是王树来也不敢随意对待,笑了笑,“你是老安,之前在坊丘市建筑公司做施工员的?”

“对对对,我干了五年,我们科室没有比我做的好的。”安家业面色激动,感觉有什么好事要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王树来皱了皱眉头,这人故意吹牛,还是真的很有能力?但是,就算真的很有能力,也不能这么说话吧。

不过,搞不清楚安家业的深浅,王树来也不为己堪,依然笑盈盈的说道,“那你愿意来公路局工作吗?还是做施工员,具体福利待遇,等试用期过了之后看你能力,人事科的人会给你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