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逃避现实
安顿好张华之后,除了方小鱼和方小虾说留下来陪着张华,其他人都随着安玉海去了他的办公室。

安子善觉得不管有什么事,自己或许能帮上忙,所以就跟上了,想具体了解下张华究竟是什么病。

莲山县人民医院这栋门诊楼是刚刚重建的,五层高在目前的莲山县很是少见,整栋楼建的很是敞亮,采光和布局一看也是有专门的规划。

安玉海的办公室在三楼,内科诊室的最东边一间。

办公室内除了他的位置,还有一位助理医师,安子善瞧了几眼估摸了下,应该年纪不大,有可能是实习生之类的。

其实这也是各大医院的常例,实习生最好的安排是给主任和副主任医师做助理,其次是给正式医师做助理,最次的安排就是做一些打杂和添把手的活了。

最后一种实习基本没有临床上手的机会,也学习不到什么真正有用的东西。

看到安玉海带了这么多人进来,这个年轻的男助理医师有些惊愕,实在是这位安主任并不是好说话的人,他虽然托关系安排在这安主任名下实习,却没有学到什么东西。

每日里净干些打杂的事情,比如抄抄病历,打扫卫生之类。

他在这实习了三个多月,也就见过两回这位安主任带病人家属来办公室聊,当时听说病人家属有院里很硬的关系。

安玉海进屋后,看到年轻助理医师呆愣愣的样子,有些恼火,没个眼力劲。

没看到自己带客人来了,也不知道赶紧搬几个凳子过来让客人坐下,怠慢了今天这几个人,明天就把你扫地出门。

仗着有点小门路来自己名下实习,整天傻愣愣的,净给自己丢脸。

这几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历,竟然让院长亲自安排那个孩子住在了位置最好的特护病房,那间特护病房在院里可是有‘总统套房’之称的。

自己也只见过两次住进那间病房的病人,都是莲山县非富即贵的人物,跺跺脚都能让整个莲山县抖一抖。

虽然自己也认真观察了,那个自称为孩子父亲的男人,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出奇,可能大人物在其他人之中吧。

反正不管怎么样,既然让自己遇上了这种结识大人物的机会,怎么也不能错过的。虽然那个孩子的病情并不严重,但他们不知情啊,自己表现的关心一点,上心一点。

把他们带到办公室深入的聊一下,未尝不能交好他们。

如果让张明教知道这安玉海心中的想法,可能他生撕了对方的心都有,儿子的病不厉害你搞的这么紧张兮兮的吓唬人,简直是狗胆包天、无耻之尤。

“小周,还不去拿凳子,让这几位病人家属坐下,然后再去倒几杯水来。”眼看着小周还是没有什么行动,安玉海急了,异常恼怒。

这时还担心自己的态度,有可能引起几位贵人的反感,安玉海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气,笑着提醒道。

听到安玉海的话,看着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小周猛的一激灵,急忙道:“不好意思,安主任,刚刚走神了。”

说完,小周忙不迭的站起来,快步走到房间右边的帘子后,搬出来一摞四角塑料凳子。

安玉海看着几人笑了笑说道,“小周刚实习,有点毛手毛脚,让大家见笑了。”

张明教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涩声道:“没事,坐不坐都行,大夫还是尽快给我说下,我儿子的病情。”

张发旺和那个国字脸男子都没有说话,安子善也只是静静的看着。

“你好,请坐。”

“你好…”

小周面带微笑,将凳子一个个放在大家身前,示意大家坐下,心里却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借着安排凳子的机会,不时的瞅着这几人的相貌。

小周清楚的记得,当时有幸来安玉海办公室的几个病人家属都是站着的,而这几位安玉海不仅让自己搬凳子,还要奉水喝。

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安玉海陪着笑脸的样子,否则来医院看病的人,又不是找朋友叙旧的,谁需要你这种宽坐、奉水的客套。

面对几人不喜不笑的样子,安玉海也不以为杵,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对方自持身份,而是关心那个名叫张华的孩子的病情。

安玉海轻轻颔首,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幸好孩子送来的及时,经过我跟几位医师的全力救治,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不过,在说孩子的病情之前,我想问一下,孩子小的时候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张明教面色微变,声音干涩的说道:“小华三岁的时候,他妈妈…发生车祸去世了。”

安玉海微蹙着眉头,点了点头,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经过我们的诊断,孩子是因为受到了剧烈的外界刺激导致情绪波动太大,以至于脑部神经系统出现了暂时性崩阻,才会昏迷。”

“而且,孩子应该是有既往病史的,可能之前只是短时间晕厥,一会就好了。而这一次的昏迷因为是继发性的,所以昏迷的时间较长一些。”

“还有就是,孩子昨夜应该没有休息好,有一些低血糖的症状,这也是昏迷的原因之一,其他病症暂时没有检查出来。”

张明教听的有些懵,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那么,大夫你的意思是,我儿子的病要紧吗?”

安玉海呆了一下,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张明教不明所以的表情,安玉海明白了,看来是自己说的太学术了。

“张先生,我通俗点说吧,就是这个孩子受刺激了,刺激太大,一时不能接受。然后大脑为了保护机体,形成的自我保护机制。”

顿了片刻,安玉海继续解释道:“昏迷,也是是为了保护机体。世界上有很多人因为外界刺激太大,而对身体形成了永久性的伤害,这样的病历在医学史上有很多的。”

这下张明教明白了,其他几人也都明白了。

明白是明白了,张明教的脸色也更难看了。听听,医生说的,张华是因为外界刺激太大,接受不了了,才会昏迷的。

昏迷,是为了保护自己。

张明教面露悲哀之色,儿子的昏迷说白了就是逃避,逃避什么,逃避现实。

逃避这个他所接受不了的现实,他所认为的自己的爸爸害死了妈妈的现实。

同样听到这话的高策和张发旺也沉默了,他们也听懂了,知道张华这是在逃避现实。

心中不由的咒骂,怎的好人就没有好报,让这对父子命运如此坎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