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爸爸你怎么哭了?
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抽搐的南枫,安子善轻声道:“你没事吧?需不需要去医院?”

南枫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就像要生撕了自己的安子善会突然之间如此和颜悦色。

“哦?不需要是吧,那我走了。”安子善笑了笑,转身离去。

南枫还没回过神来,他感觉这个人很怪异,好像哪儿不太对,但是他又说不清楚。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远去的安子善,骑上自行车往自己这个方向驶来。

路过自己的时候,还微笑着朝自己点头示意,就像两个朋友在路上偶遇打招呼一般自然,南枫的视线跟着安子善骑车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罗山路的路口。

突然之间,南枫莫名的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很没劲,曾经自己嚣张跋扈,做过的那些事情更没劲,幼稚的可笑。

慢慢的爬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和脚印,南枫望了一眼张华哭着离去的方向,想了想一瘸一拐的走了。

安子善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和一个微笑,居然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

“砰”。

正在办公桌后奋笔疾书的张明教被猛然响起的推门声惊的一哆嗦,一脸恼怒的他抬起头来望向门口的位置。

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连门都不敲就撞进来。

就刚才这动静,不是撞门进来,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声,张明教寻思着。

“爸爸……”。

抬起头的张明教看到了一张满是泪水,伤心难过的脸庞,那是他的儿子,张华。

看到这样的张华闯了进来,张明教猛的站起身,心脏一阵收缩,心疼不已。

两步走上前去,随手关上了房门,站在了张华面前,颤声道。

“小华,怎么了,这是?不哭啊,跟爸爸说,谁欺负你了?爸爸绝饶不了他。”张明教寒着脸,温声哄着他,厉声为他撑腰。

好多年了,张明教没有再见过儿子哭的这么伤心,上一次还是李阳出事的时候,不过,那次因为南家的原因,张明教只能把愤怒和不甘埋在心底。

而这次,不管是谁欺负了张华,一定要为他讨个公道。

望着快步走到自己面前的父亲,那张略显苍老的脸,眉间深深的皱纹,鬓角依稀可见的白发,张华心里更难受了,像有一只手攥着自己的心,簇拥在一起,泪水止不住的流。

猛的扑到张明教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大声道:“爸,我错了,我错了。”

看到儿子哭的更凶了,张明教面色变的很难看,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哭成这样。

刚准备说话,张华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张明教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准备揽住儿子,就听到了张华的哭嚎。

他呆住了,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儿子说他错了?

“爸,求你原谅我,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是我错了,我不该误会你,不该怨你,不该不理解你。”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爸……爸。”

轻轻的把手臂揽在儿子的肩头,张明教嘴唇哆嗦着,腮上的肌肉不停的颤抖,嗫嚅着想要说什么,却一直没说出口。

面色激动,眼中满满的都是欣慰之色,好似长久以来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泪水猛的涌出了眼眶,顺着脸颊直流而下,滴落在张华的后颈。

感受到脑后的凉意和湿润,张华慢慢抬起头,看到父亲脸颊上不停滴落的泪水。

泪眼朦胧的张华,沙哑着嗓子轻声道:“爸爸,你怎么哭了?”

闻声的张明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的把张华搂在怀里,又哭又笑道:“爸爸没事,爸爸是高兴,太高兴了。”

这些时日以来,张明教压抑的内心和痛苦的心情得到了彻底的释放,虽然他不知道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儿子的心结解开了,心病没了。

张华破涕为笑,“嗯!我也高兴,爸爸,我也很高兴。那你原谅我了吗?都怨我,我是不是太傻了。”

“原谅,原谅。傻孩子,爸爸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怨过你。爸爸只恨自己没有照顾好你。看到你好好的,爸爸真是太高兴了。”

“嗯,谢谢爸爸,你真好,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嗯,一定。”

就这么搂着儿子,张明教心满意足,脸上还挂着泪滴,却笑的异常开心,咧开了嘴,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妻子在面前浮现,温柔的看着他,似乎在说“亲爱的,你做的很好,没有让我失望,我们的孩子你照顾的很好,你是一个好爸爸。”

……

从网吧离开后,安子善直接回了家。

从网上查到的一些关于龙湖的信息和新闻报道,让他对接下来的计划更有信心了。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时间进入了深秋,天也开始变短,夜开始变长。之前到晚上七点都还大亮的天儿,现在到了六点半左右就已经黑下来了。

厨房里隐隐传出锅铲翻炒的声音,安子善闻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口水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

停好了车子,还在院子里安子善就扯开了喉咙喊:“娘……,你是不是在炒知了?”

张桂云探头看了一眼院子里走过来的安子善,笑道:“就你鼻子好使。”

走进厨房的安子善探头看去,果然在锅底有有小堆黑漆漆的知了,这东西可是安子善的最爱。

用面筋从树上粘到的知了,把翅膀摘掉,放水里洗净。下到烧热的油锅里,不停的翻炒,直到声音清脆,有轻微的糊味飘出,撒盐盛出。放到嘴里轻轻一嚼,又香又脆,好吃的不得了。

尤其是知了腹部以上,头部以下的位置,俗语叫鞍子。那里面的肉又嫩又劲道,安子善记得小的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肉,都用那个位置的肉包饺子吃。

刚吃完晚饭,安子善就收到了张明教的电话。

电话里张明教的声音已经很平静,但依然有淡淡的轻快之感, “谢谢你,小善,小华的心结终于解开了,心病也好了。”

“客气了,张叔,你见外了。”安子善笑道,果然如自己所料,华子是去找他爸了。

“应该的,小善,你的恩情,我们全家永远都会记得。”张明教斩钉截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安子善笑了。

好人就应该有好报,不是吗?

生而为人,谁都是第一次,做人不易,只有人心有热度,这个社会才会有温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