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一百六十章 你妈觉得你冷
寒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七个节气,属于秋季的第五个节气。

是一个反映气候变化特征的节气,寒露节气后,昼渐短,夜渐长,日照减少,热气慢慢退去,寒气渐生,昼夜的温差较大,晨晚略感丝丝寒意。

从气候特点上看,寒露时节,南方秋意渐浓,气爽风凉,少雨干燥;北方广大地区已从深秋进入或即将进入冬季。

寒露之后,仰望星空,你会发现星空换季,代表盛夏的“大火星”已西沉,可以隐约听到冬天的脚步声了。

寒露过后,安子善明显的感觉到了气温的降低,天气越来越冷了,短袖T恤大裤衩已经穿不住了。

99年10月11日,周一。

清晨,在安子善和安子良的数次反抗中,还是宣告失败,张桂云成功的给两个孩子穿上了秋衣和秋裤。

安子善非常无奈的在母亲的目光监督中穿上秋衣和秋裤,一边穿一边嘟囔:“把秋裤扎进袜子,把秋衣扎进秋裤,这是对冬天起码的尊重。”

“关键是,这还是秋天啊……。娘,至少也要霜降后再穿秋衣秋裤吧。”还没放弃挣扎的安子善继续嘟囔着。

“对啊,娘,现在穿秋衣、秋裤是不是太早了啊!”安子良也借机在边上哀嚎。

“快穿,再吱歪我给你们穿上棉衣棉裤了啊,你们瞅瞅外面多么冷,我早上刚洗的衣服,我试着都硬邦邦的了。”张桂云在边上横眉竖目的训斥着两个儿子。

一听要给上棉衣棉裤,哥俩瞬间缩了脖子,惹不起,惹不起,赶紧认怂。

安子善探头望向院子里晾衣绳上挂着的衣服,看那迎风招展很柔软的样子,怎么也不可能是冻住了,安子善无奈了,“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

好吧,其实他们的秋衣秋裤也不厚,并不是后世的那种保暖内衣,这个时候有没有安子善不知道,至少他们家是买不起的。

他们穿的秋衣秋裤跟夏季穿的T恤差不多,单薄的很。

嗯,还别说,穿上秋衣秋裤之后,瞬间感觉身上暖和多了。不过安子善知道,这只是因为大早晨的缘故,等中午就等着冒汗吧。

按照张桂云的要求,哥俩穿戴的整整齐齐之后方才出门,赶往学校。

在母亲的目送中,哥俩骑着自行车照例在村头的城乡公路交接处分开了,一个赶往山阳初中,一个去往莲山一中。

……

莲山县政府大院内,院子中间红砖垒砌的圆形花坛中,栽种的罗汉松正迎风瑟瑟发抖。

县委办公大楼内,莲山县第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正式召开。

会议确定了南氏倒台后的一些干部任免,同时总结了近一年来莲山县的各项工作,对乡镇合并工作给与了肯定和总结,把乡镇高中撤并工作正式提上了日程。

一直到当天的晚上,很多莲山县民众看莲山县晚间新闻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消息。

“观众朋友们晚上好,10月11日上午,县第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在县委正式召开,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胡新主持会议,副主任方仁清、张发旺、崔秀连、王允果和其他常委会组成人员出席会议。常务副县长盛呈世,县检察院检察长……等列席会议。”

“会议进行了人事任免事项,经市委组织部提名和会议投票表决通过,决定任命:盛呈世同志为县长、常沂同志为常务副县长、雷学伟同志为县公安局局长、王文华同志为县公安局副局长、丁兆辉同志为县税务局局长、唐震同志为县卫生局局长……”

此次任命中,盛呈世之前任莲山县常务副县长,常沂之前任莲山县副县长,雷学伟就是县公安局两位副局之一,让很多人不解的是王文华居然升任了公安局副局长,这不得不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后来有传言说,这是省委方面某些大人物的建议,至于究竟是建议是还命令,就没人知道了。

或许当事人和经办人知道具体情况,然没有人透漏关于这件事的任何细节情况。

在南氏势力的清算过程中,工作组获得了犯罪嫌疑人胡安全的自首情报,情报中多次提及王文华协助南城关完成一些违法犯罪活动。

虽然王文华心向光明,积极收集南城关的犯罪证据,并在抓捕过程中挺身而出为同事以身挡子弹。

但这些并不能完全抹去他参与了违法犯罪的事实,在王文华康复之后,县委曾召他前去谈话,并未否认他的英雄举动,但也阐明了他在南氏违法活动中参与的事实。

对此一切,王文华都供认不讳,其所陈述的内容与胡安全陈述内容一致的部分,完全吻合。

与胡安全不相同的部分也详实无比,且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一系列纸质证据材料。所以,县委讨论后决定功过相抵,然不知是何原因,后来又给与其升职安排。

10月11日下午,新任莲山县公安局局长雷学伟和公安局副局长王文华,以及几名县局的公安民警同志,驱车离开了莲山县公安局。

车辆的后备箱中装了满满的各种日用物资,两部车一前一后行走在莲山县近郊公路上。

“华哥,那个乔兄弟,你那会说他们村叫什么名字来?我又忘记了。”开着车的刘甲乐,看向坐在副驾驶的王文华,轻声问道。

“乔家车村。”王文华似乎不太想说话,面无表情,神色有些忧伤。

“车村?怎么还有这么古怪的名字。”刘甲乐疑惑道,这名字奇怪的很,难道这个村曾经跟车有啥子关系。

“不清楚。”王文华惜字如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回忆中。

“哦……”,看到王文华情绪低沉,刘甲乐也不再说话,闷头跟着前面的车。

三年前,那个跟他一样处于风华正茂年纪的男子,如他一般正直、善良。就像那个午后,他跟刘甲乐因为任务失误,刘甲乐被南城关暴打。

情景如此的一致,那一次因为他们二人没有认真处理南城关的宝贝女儿南溪在学校里被男同学骚扰的事情,南城关恼羞成怒,把乔西鹏活活打死在地上。

虽然事后,南城关说了一句,失手了,但王文华根本不相信。他恨自己当时懦弱,没有冲上去跟南城关拼命,他恨自己没有勇气去跟南城关争斗。

如果,如果自己有当天保护刘甲乐的勇气,是不是他就不会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