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二百零七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方小鱼怒瞪着美目,站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鸡毛掸子指着方小虾气咻咻的吼道:“臭虾米,你给我过来。”

方小虾站在茶几的另一边,右手拿着一个硬壳上锁的日记本,左手拿着一把精巧的薄片钥匙,摇着头扭着腰。

嬉皮笑脸的说道:“就不就不,我就不,你能奈我何。”

说完,把左右手同时举了起来,慢慢的靠近,挤眉弄眼的笑道:“方小鱼!我就要打开了呦,某人的日记本终于落到我手里了。让你天天藏着那么严实,经过本大侦探的认真观察,还不是找到你的钥匙了,嘿嘿。”

方小鱼更愤怒了,双眸几欲喷火,尖叫道:“臭虾米,你要死啦!等爸爸回来,我一定要告诉爸爸你又欺负我,让爸爸把你屁股打开花。”

“哈哈哈哈”。

方小虾仰头大笑,活脱脱一个反派角色,目光挑衅的看着方小鱼,把薄片钥匙插进了日记本的钥匙孔内,“当当当,让我们看看‘小燕子’日记本里的‘五阿哥’在干什么。”

“我们的‘小燕子’也不知做错了什么,心心念念的‘五阿哥’都好久没有给打电话了。噢,忘记了,好像‘五阿哥’从来没有给‘小燕子’打过电话。呦呦,好可怜啊。”

方小虾一边装模作样的把钥匙插进锁孔内,一边蔫坏蔫坏的笑话着方小鱼。私下里,方小虾总是打趣,说安子善是方小鱼的五阿哥,方小鱼也不反驳。

因为小燕子这个外号是他最爱的老爸给的,有一天晚上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还珠格格的时候,方仁清笑着说,“这个小燕子古灵精怪的样子,简直跟我的宝贝女儿一模一样。”

于是,在程秀琴温婉的笑声中,在方小虾翻着白眼的嘟嘟囔囔中,方小鱼的外号就这么确定了。

其实方小虾觉得,就方小鱼这个小魔女总是欺负他的形象,更像‘容嬷嬷’才对。就在方小虾说着的空当,方小鱼突然就哭了,手中的鸡毛掸子朝着他扔了过来,整个人猛的蹲在沙发上,环抱着两腿,窝在那儿呜呜大哭。

闪身躲过鸡毛掸子,方小虾慌了,赶忙跑上前,把日记本和钥匙放在小鱼的面前,急声道:“怎么了啊,这是,怎么突然就哭了呢?那那,日记本我没开啊,我逗你的,我给你放这了啊,小鱼不哭了哈,不哭了。”

吃完早饭没多久,正在厨房忙碌的程秀琴听到女儿的哭声,蹙着眉头走了出来。抬眼望去,看到女儿蹲在沙发上哇哇大哭,顿时心疼的不行,快步走上前去,伸手就拧住了方小虾的耳朵。

瞪着儿子,厉声道:“方小虾!你怎么回事又把你妹妹弄哭了,你是怎么做哥哥的,一点不知道让着妹妹。”

“啊!疼,疼,妈,妈,松手松手。我错了,妈,我错了。”方小虾不由自主的歪起了头朝向程秀琴,鬼哭狼嚎的求饶着。

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程秀琴松开手把他推开,坐到方小鱼边上,轻轻的揽着女儿,柔声道:“怎么了小宝贝,不哭不哭啊,妈替你教训你哥了,不哭了啊。”

方小虾一边揉着耳朵,龇牙咧嘴的翻着白眼,小声嘟囔着:“都多大人了,还天天喊着小宝贝,恶心,呕……”。

方小鱼听到妈妈走了过来,哭的更大声了,简直是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她真的很难过,安子善确实很久没有给打电话了,每天她就写日记,写日记。每天日记本上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子善哥哥又没给我打电话。”

她很想给安子善打电话,但上次她已经主动给安子善打过电话了,告诉对方他们不搬家了。她觉得女孩子要矜持一些,至少要等到安子善主动给她打过电话之后,才能再给打的。

然而少女心中的秘密无意中被方小虾说破,恼羞成怒的方小鱼这一刻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委屈多的翻江倒海都说不完。

昨天晚上,方小鱼趴在自己的小床上,望着床头上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的芭比娃娃嘟着小嘴,在日记本上写着。

“今天子善哥哥又没给我打电话,哼,不开心。”

“每次见到你就觉得很开心,每次即将见到你就会觉得有盼头,不想让方小虾看时间,不想听你说再见,只因想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久些。”

“曾经的自己每天都是无忧无虑的,开心就大笑难过就哭。认识你之后,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就变了,我会压抑自己的喜怒哀乐,不让自己的表情有太多浮动,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淑女,我听你跟哥哥说,你喜欢文静的女孩子。”

“现在,从遇见你之后,一切都变了……”

“今天也没有太多要跟你讲的,嗯,就这些吧,晚安(^_^),我的五阿哥,嘻嘻。”

越想越委屈,程秀琴在边上哄也哄不好,方小鱼就是不停的哭。

“叮铃铃”。

站在茶几边上的方小虾瞅了一眼桌子上响的手机,皱了皱眉头,随手拿起,接了起来,“喂!啊?子善啊……”。

在方小虾电话响的时候,方小鱼的哭声就小了很多,然后等方小虾喊出子善的时候,哭声顿止。

方小鱼猛的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着打电话的方小虾,瘪着小嘴,眼巴巴的看着他手里的手机。

程秀琴蹙起了眉头,抬头看了眼正接电话的小虾,若有所思。小鱼不哭了,她起身走向了厨房,到了门口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蹲在沙发上的女儿,见她还是眼巴巴的看着儿子,叹了口气。

“子善啊,什么事?啊?我们在哪儿?我跟小鱼在家呢。啊?你问小鱼啊,小鱼在沙发上坐着玩呢。”

方小鱼的双眸蓦的亮了起来,晶莹透亮,闪闪发光。

站在路边打电话的安子善皱起了眉头,疑惑着,这方小虾什么鬼?

我又没问你妹,你告诉我她在沙发上玩干嘛?

想不明白,安子善也没去理会,笑着说道:“小虾,你跟小鱼明天有事吗?明天重阳节,我约了华子和宋飞一起去爬山玩,你们俩去不去?”

“宋飞也是我的一个好哥们,跟我一个班的,你们没见过。”

方小虾突然大声道:“什么?约我跟小鱼去爬山玩?明天?哦……,我有空啊,但是不知道小鱼有没有空,不知道她愿不愿去啊。”

眼巴巴,直勾勾盯着方小虾的某鱼,瞬间急眼了,蹭的站了起来就要踩着茶几冲过去。

眼疾嘴快的方小虾缩了下脖子,急忙道:“小鱼说了她有空,愿意去,愿意去,我们一定去啊。”

方小鱼收回了站在茶几上的一只脚,杵在沙发上,嘟着嘴,拧着眉头,气咻咻的哼了声。

方小虾继续说道:“喔,都骑自行车,好啊。那我们怎么集合?明天早上八点在人民广场的入口集合?好的,没问题,我们一准到。”

小虾扭头看了眼气咻咻的妹妹,缩了缩脖子,朝着她做了一个讨好的表情,用手指了指手机,说道:“好的,那你要不要跟小鱼说两句啊?”

方小鱼猛的睁大了眼,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露出希翼的神色。

“哦,不说了啊,你在骑车呢?那行吧,你注意安全,明天见。”方小虾摊开双手朝着妹妹耸了耸肩,无奈道:“小鱼,我已经尽力了啊,是子善不想跟你通话的,爸爸回来不能告状啊。”

然后,小虾又可怜兮兮的说道:“明天我们一起出去玩,屁股打肿了没法骑车的。”

美目奶凶奶凶的瞪了哥哥一眼,方小鱼冷哼了一声拿起沙发上的日记本和钥匙,转身回自己的房间了。

关上门,趴上床,打开日记本,写道。

“1999年10月16日,天气晴。”

“哼!五阿哥是个大混蛋,大混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