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张信的决定
沙友忠一脸懵逼的看着张信略显苍老的面庞上滑落的泪水,呆滞了片刻,恍然大悟的调笑道:“老张,你这也太沉不住气了,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激动了哭了。看来做了这么多年的村支书,你也不是没有想法啊。”

张信下垂鼓起的眼袋上满是泪水,泪眼朦胧的瞅着沙友忠,他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什么,可是如果让他捅出一切,告诉对方,昨天自己还得罪了安家,他也做不到。

而且,他估计可能等不到安家找自己麻烦,这沙友忠就动手了。

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张信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要镇静,老祖宗说的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说不好,这真的是自己的机会呢?

抬起胳膊,用袖子擦干脸上的泪水,声音还有些哽咽的张信笑道:“让……让沙书记看笑话了,我也没想到安家老二这么出息,我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那个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这孩子有什么不一样呢!”

沙友忠有些羡慕的笑道:“老张你说笑了,我要是有这么出息的后辈,我也会高兴到哭出来。这孩子吧,越大了变化就越大,就越是出息。”

张信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叹道:“是啊,不过现在仔细想想,这孩子小的时候还真的与众不同。其他的孩子都很皮,他却很乖巧,经常一个人坐着像是思考什么,跟他哥哥一点都不像。”

张信狡黠的笑道:“沙书记您可能都不相信,那时候这小子还不会走。有一次他爸喊我去吃饭,我去的时候,他就被扔在簸箕里,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坐在里面玩自己拉的粑粑。”

沙友忠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暗自想着,看来自己猜对了,他们的关系还真不错。

张信也是笑的合不拢嘴,此刻的他就像安子善的和蔼长辈一样,跟外人聊着发生在出息了的后辈身上的,那些童年幼时的糗事。

笑毕张信继续道:“昨天小善跟他爸买完地之后,听说我们村委准备修缮村里的道路。还特意捐了一千多块钱,还悄默声的跟我说,算是对我工作的支持。”

张信无奈道:“我还把他说了一顿,我说就算村里修缮道路,村委自会出钱,哪能要你的钱,这孩子不允,非要给,说给村民做表率,没办法我就代表村委收下了。”

沙友忠一脸赞叹道:“天才果然都是有大胸怀的,安子善同学才上初四就知道回报家乡了,不简单呐。”

两人聊了一阵安家和安子善的各种事情,最后沙友忠意犹未尽的嘱咐道:“老张啊,明天县委就来人了,我会陪同前来,安排蔬菜种植示范基地的新闻发布会和动工仪式。”

“你提前做好迎接准备啊,可不能失了礼数。另外,发布会和动工仪式一定要做好周全的安排,到时候我会同你一起陪同县委的同志处理,发布会上方书记也会前来的。”

张信一脸震惊道:“方书记也会来吗?”

沙友忠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道:“肯定的啊,人家是啥关系。”

张信默然点头,心头波浪滔天,起伏不定。

……

当天傍晚,张信提着两箱四十二度的莲山白酒,怀里揣着一个红包就去了安子善家。

莲山白酒在整个照市都享誉盛名,莲山酿酒厂产的白酒共有三种度数,分别是三十二度、三十八度和四十二度。

其中又以四十二度的口味最佳,价格最高,包装最精美,一箱手提装的共有六瓶,价格大概在二百多一箱,也就是说,这两箱酒的价值大概是五百块左右吧。

张信可谓是用心良苦,他知道安家业爱喝点酒,张桂玉他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喜好,但是钱肯定是所有人都爱的。

张信到的时候,张桂云刚开始做饭,安家业也刚刚到家没多久。

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造访的张信,有些不明所以,安家业看到他手里提的两提四十二度的莲山原浆,大惊失色,忙道:“你这是干什么?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快快,里面请。”

同时扭头对着张桂云喊道:“多做几个菜,我跟张信喝两盅。”

张桂云满脸笑容,对着张信点着头不停的说道:“来了就别走了啊,今晚在俺家吃饭,我炒几个菜,让家业陪你哈点。”

张信笑眯眯的说道:“我就是踩着点来蹭饭吃的,不走不走。你别炒多了,都不是外人,我这有些年头没跟家业一块哈酒了,今天高兴,哈两盅。”

张桂云笑着进了厨房,安家业领着张信进了中屋,忙不迭的从那台熊猫牌黑白电视旁边的木制组合柜上端过来茶盘放在炕沿上,然后又从电视机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铁制的盒子。

摆弄着上面绘有朵朵白色茉莉花的铁盒,安家业笑道:“尝尝这好茶叶吧,这是俺公路局的一个总工送我的,他说也是人家送他的特等茉莉花茶,我一直没舍得喝。”

张信睁大了眼,赞叹道:“那就尝尝,我还没哈过这么好的茶呢,今天跟家业你沾光了,有口福了。这不是说,我还来巧了吗?哈哈。”

两人寒暄了一阵,一边喝茶一边聊着菜园的事情,十几分钟之后,张桂云笑盈盈的走了进来,说道:“恁俩人聊完了吗,喝酒吧?我菜都炒好了。”

安家业笑道:“上菜,上菜。”说完,他走进厨房从里面搬过来一张大圆桌,四条腿,腿长二十厘米左右,放置在中屋的炕上。

随口道:“俺哥俩在炕上哈就行。”

张桂云笑着应道:“行行,坐炕上还热乎点,这霜降之后晚上就开始凉了。”

随后张桂云就开始上菜,一次端两个,望着桌子上的六个菜,张信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虽然都是些家常菜,可是两个人喝酒给整六个菜,这说明对方很重视自己。

于是,张信心里踏实了,跟安家业交杯换盏的喝了起来,俩人喝了一斤多四十二度的莲山原浆,安家业的嘴都开始瓢了。

安家业开始上头的时候,张信还比较清醒,他仍然记得今晚来此的目的,趁着酒劲当着两人的面,从怀里掏出红包,塞到边上的张桂云手里。

一幅上头的模样,断断续续道:“妹子……今日儿……乡党委的沙书记特地来咱们村跟我说,县里准备把你们的菜园列为蔬菜种植示范基地,这是大喜事啊,咱老张家这门儿里就没出过这种长脸的事。”

“今日儿我很高兴,沙书记说,明后天就要举行这个新闻发布会,县里的很多领导都会来。恁家太给咱们村长脸了,所以我今晚上来是给恁贺喜的,我这钱呢,也是喜钱。”

蔬菜种植示范基地的事,安家业回家就告诉她了,所以张桂云也不惊讶,只是一脸不好意思的推辞着,“这个钱俺不能收,真不能收,太客气了啊。”

张信借着酒劲,面色一板,喝道:“怎么了?瞧不起我?我这当哥哥的送喜钱都不要,咱们村都没这回事吧,老张你不要行吗?”

安家业已经上来酒劲了,面色通红,嚷道:“收,收。”

于是,张桂云笑着收下了,这一晚上吃喝的主宾皆大欢喜。

一直到晚上快十点了,张信才摇摇晃晃,满身酒气的在安家两口子的注视中离去。

回到屋里,安家业就躺炕头上打起了呼噜,而张桂云收拾起了桌子,整理厨房,收拾完之后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

拖着一身疲惫的张桂云坐到炕上,随手拆起了红包。

当她从里面抽出来整整十张红色的百元大钞时,她惊呆了。

红色百元大钞,那是国庆节的时候为庆祝建国五十周年刚刚发行的第五套人民币。这个时候市面还很少这样的百元大钞,张桂云去卖菜的时候偶尔收到的百元大钞还是灰蓝色四个老人头的。

当然,重点并不是百元大钞的颜色,而是数量。

张桂云震惊的晃醒了沉睡的安家业,两人望着躺在炕上的一千块钱和地上放着的两箱白酒,沉默不语。

安家业睡了一觉后酒醒的差不多了,此时联想到昨天在菜园发生的事情,他隐约明白了这张信今晚前来的目的和送这份厚礼的原因。

要知道,那个时候就算结婚喝喜酒,在农村,随礼二十就很多了,五十就异常大方了,要是随礼一百,那就是非常非常亲、非常非常铁的关系。

一时之间,安家业心中有些忐忑,不知这些钱和酒该不该收下,收下的话会不会误了儿子的事。

不知何时开始,安子善在安家业的心目中已经被当做成年人对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