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朱家沟那俩兄弟
荒芜苍凉的柏山之间,只有远处偶尔响起的祭拜先人的鞭炮声不绝于耳。

除此之外,还有被震耳欲聋、回声悠扬的鞭炮,惊醒的扑拉着翅膀瞎飞的野鸡。

然后群山之间便是静悄悄的了无人烟,听着身后父亲的呢喃,望着慢慢走近的安家栋,安子善眼睛眯了起来,瞳孔微缩。

他来干什么?

难道也是来给爷爷上坟的?

安子善认为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回头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父亲,他没有察觉对方的到来,安子善轻声缓步的往前走去。

在安家栋的注视下,慢慢地走到他面前,直勾勾的盯着他,面无表情的低声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安家栋嘴角微抽,干笑道:“来给你爷爷上坟啊!这个时候,我来这儿能干什么?”

安子善定定的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方道:“希望如此,不该说的不要说,你知道后果。”

安家栋苦笑道:“小侄儿,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就是来给你爷爷上坟的,真没别的意思。”

“哼!”

安子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转身离去,一直走到安家业身后轻声道:“爸!”

“嗯,怎么啦?”

安家业闻声转过头,看向安子善,当眼角的余光瞥到安家栋时,他愣住了。

双眼愣愣地望着安家栋,慢慢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缓缓走上前去。

安子善以为父亲会非常的愤怒,情绪波动会很剧烈,会非常的歇斯底里。

然而他没有想到老爸只是走上前去,怔怔的看着安家栋,过了好一会儿,才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来了。”

就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打招呼一样,既熟悉又陌生。

甚至于安子善从他的目光和表情中看不到一丝的愤怒,只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和慨然。

安家栋的表情倒是非常复杂,从安子善的角度来看,他似乎在憋着什么,嘴唇哆嗦着,目光也在颤抖。

他试图说些什么,但是张了两次嘴都没有说出话来。

最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安家业对对方的表现似乎并不以为杵,他伸手从对方手里接过篮子,轻声道:“走吧!来看看咱大,这么多年了,估计他也想你了。”

说完之后,安家业转头就走,来到了坟跟前站定,尔后慢慢的跪了下去。

安家栋愣住了,安子善亲眼看到他仿佛突然苍老了几十岁一般,面色凄惶,嘴唇嗫嚅着,脚下踉跄着走上前。

“噗通!”

安家栋重重的跪倒在坟前,跪在安家业身边,双手用力的扒着坟前的那块石板,青筋凸张。

他怔怔的望着坟堆,还有坟头上压的那张烧纸,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啊……,呜呜……。”

一边哭,一边不停的重重的磕着头,安子善亲眼看到,他的额头慢慢沾满了灰土和小麦的汁液,似乎还有淡淡的红色。

安子善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目露担忧之色瞟了父亲一眼。

它可以确定安家栋此来,定然别有目的,自己惩戒安家栋的事,父亲并不知情。

安子善担心父亲会心软,那事情就有些烦了。

旁边的安家栋,依然在嚎啕大哭,不停地磕着头,却一句话也不说。

安家业面无表情的望着坟堆,就好像边上根本没有安家栋这个人。

过了好长时间,安家栋哭嚎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额头上麦子的汁液、点点血液和灰土混杂在一起,慢慢的模糊了他的双眼。

安子善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有些猜不透老爸到底想干什么,安家栋的苦肉计很明显了啊!

“大……!”

就在安子善胡思乱想的时候,安家业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吓了他一跳。

“你看看这是谁来啦?谁来看你啦?是安家栋,是你的大儿子安家栋啊……!”

安家业微昂着头,望着坟堆,凄厉的大吼着。

安子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模样的父亲,面目癫狂,又哭又笑,又吼又叫。

从父亲凄厉的嘶吼中,安子善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这些年他内心有多么苦,这些苦闷他一直默默的埋藏在心底。

“这是多少年了啊!他终于想起你了!他终于来看你了!”

安家栋哭嚎的声音更大了,他猛地大吼道:“大……,我来看你了!呜呜……,我来了!我错了!”

“我错了啊……!”

安子善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甚至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到现在为止,他依然坚持认为安家栋是在做戏,有其他图谋。

哭着哭着,安家栋似乎用尽了力气,蓦的瘫坐在地,整个人趴伏在冰冷的土地上。

安家业转过头来望着他,看了片刻,伸出手来挽住了他的胳膊,嘶哑道:“陪咱大喝两盅吧!”

被安家业挽住胳膊之后,安家栋顺势又跪了起来,面色哀伤,嗓音沙哑道:“嗯,好!”

他扭头伸手取过篮子,从中取出一瓶酒,安家业望着那瓶酒,皱起了眉头。

“咔嚓!”

安家栋用力的拧开红色的瓶盖,拿过石板上的两个酒盅,倒了进去。

左手拿一个酒盅对着坟堆慢慢的倒了下去,右手一个酒盅送到自己嘴边带着哭腔道:“大……,这是我放了好几年都不舍得喝的酒,今天……咱们爷俩喝了它。”

安子善眉头微抖,望着安家栋手里的酒标,泸州老窖?

很贵吗?

对酒这个东西,因为安子善前世也不好,所以没有什么研究,并不太懂。

他又仔细的看了一下酒标,上面写着金黄色的大字“泸州老窖明代窖池特别酿造”的字样,下面还有几个小点的烫金字“迎香江回归特别酒”。

有点深度啊,安子善琢磨着,各种酒厂出的特别酒好像是不便宜,他好奇的是这个明代窖池是什么意思?

安子善正想着的功夫,安家栋把手中的那盅酒一饮而尽,而后又倒上两盅,继续一盅倒在坟前,一盅自己喝了。

一会儿的功夫,半瓶没了,安子善挑了挑眉,这家伙酒量可以啊,喝的这么急脸不红心不跳的。

“行了,行了,别喝了,你喝这么急,再喝就醉了!”

正当安家栋又准备倒酒的时候,安家业皱着眉头沉声阻止道。

安家栋跪在地上,手不知为何抖了起来,转头看向安家业哆哆嗦嗦的嘟囔道:“家……家业,来……来,我敬你一个,敬你一个!咱哥俩走一个。”

那推推搡搡的样子,似乎是要喝醉了,安家业眉头拧了起来,面色复杂之极的看着他,叹了口气道:“我不能喝,我下午还有事,你也别喝了,要喝以后再喝。”

这话说的安子善皱眉撇嘴起来,啥意思?这就原谅他了?

老爸你不是吧?

安子善有点捉急了,老头子你可别上了他苦肉计的当啊!

这安家栋路子太多了,又是苦肉计,又是最好的酒,又是往死里喝的模样,安子善知道父亲一向刀子嘴豆腐心,八九不离十是要原谅对方了。

虽然心急,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俩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安家栋面色凄然,惨兮兮的哭笑道:“你一直恨我是吗,连酒都不愿跟我喝,我知道,我懂,行,行,不喝……”

安家业脸都要皱在一起了,安子善知道父亲这样的表情,他见到过很多次,这说明此时的他内心异常复杂、矛盾。

“唉!过去的事,不要再说了,先给咱大烧纸吧,送点钱给他花,然后放挂鞭通知他来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