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四十章 不一样的大年初一
安子善清楚的记得,往年的初一清晨,家里都挺安静,因为这么早来他家拜年的也就是几个血脉较近的兄弟,比如说张继广家的儿子。

往年都是他们几个来他家,在这些人里面安子良年纪是最大的,是所有人的大哥,所以都是他领着大家伙,挨着走上一圈,拜年。

大舅、二舅、三舅、四舅,然后还有两个关系挺近的姥爷家,最后才是安子善的邻居西边的爷爷家。

在安庄村,跟安子善家关系最近的就这些人了,其他的都是好几代之外攀上的亲戚。

可,就算那个几个家伙都来了,也不会这么吵啊,关键是安子善迷迷糊糊的听到不止有孩子的声音,还有好几个大嗓门的妇女,听声音他也不知道是谁。

拿起枕头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安子善呆了,这才七点多啊!

作孽啊!

我还是个孩子,我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

安子善一脸崩溃的把被子拽起来,蒙住头,然而家里的门隔音实在太差了,那声音熙熙攘攘的就跟菜市场似的,直直的往他耳朵里钻。

“啊……”

安子善面色痛苦的掀开被子,睡不醒,太他妈难受了,前世他千度近视,睡不醒眼睛就疼的厉害,所以慢慢养成了习惯。

一旦熬夜,基本上要睡到第二天中午十点之后,当然,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也没打算睡到那个点。

可,他也没打算起这么早啊!

“烦死了,烦死了,啊……”,安子善恼怒不已,黑着脸开始穿衣服,都是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新衣服。

他也不知道父母什么时候去买的,也不告诉他们兄弟俩,直到昨晚他们准备睡了,张桂云才笑吟吟的拿着衣服过来,给放到了炕头上。

一双新袜子,黑色的;一身新衣服,裤子是藏青色的,安子善摸了摸料子,感觉像是老娘买了布找人做的,熨的平整无比。

上衣是成品,有点像是夹克服,条绒布的,灰白色非常厚实,里面居然是加绒的,有一层很薄的棕色绒毛。

还有一双鞋子,双星的疙瘩鞋,两边是黑色的有些类似于耐克的标志。

安子善望着这一身行头有些哭笑不得,前世自己还真是继承了老娘的审美,怎么看怎么丑。

没有多想,一件件穿上,然后站到书桌旁的镜子边,揉了揉自己的嫩脸,搓出一个比哭好看一些的笑容,拉开门就出去了。

“哗……哈哈……”

这一刹那,安子善猛然觉得自家这门隔音也还行,打开门才真正进了菜市场,这场面就跟赶年集一样热闹。

安子善扫了一眼屋子里那一群人,再看到老爸陪在身边有些僵硬的笑容,看来他也没有料到大清早的会来这么多人。

张继广和张记考都在,而且他们的孩子也在身边,倚靠在炕沿边,笑哈哈的跟安家业聊着,时不时的咧嘴大笑。

安子善也没有太听清楚他们聊的什么,只是刚走出卧室的时候听到了几个字,“菜园”、“公路局”、“供货”啥的,安子善猜测,聊得内容也就是家里菜园和父亲的工作了。

还有三个妇女坐在炕上,一个是张继广他老婆,一个是他们家西边的奶奶,另一个面熟,但是想不起来了。

别看安子善叫奶奶,实际上人家年纪不大,跟张桂云的年纪相仿,这称呼只是得益于他们的辈分高。

“哎,庐山起来了,你看这孩子就是懂事,起的真早,俺们家这个我喊了半天都不起来,要不是我掀被子,他能给我拖到天晌。”

张继广他老婆坐在炕上,一眼就看到了走出来的安子善,大声说道,脸上挂着热情洋溢的笑容。

“妗子过年好!舅过年好!奶奶过年好!四妗子过年好……”

安子善笑吟吟的把一众人不绝于耳的夸赞照单全收,然后挨着一个个的拜年,全部问候了一遍,嗓子都有些干涩了,忙道:“恁先耍着,我出去洗刷一下。”

“嗯嗯,快去吧,家业,你真是有福了,小善这孩子真懂事,学习又好。对了,我听说小良在一中学习也很好啊!”

张记考满脸笑容的对安子善说了两句,然后又扭头看向安家业,一脸羡慕的嘟囔着,脸上不乏艳羡之情。

安家业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他最听不得别人夸他的孩子,一旦开口,那他必然顺着杆就爬,“老大学习更好啊,一中那是什么地方,都是从全县进去的尖子生,他们班五十多个人,他考了第三名。”

“我听他们老师说,这成绩上一本大学稳着的……”

安子善苦笑着摇了摇头,快步走出屋子,来到了院子里,声音越来越小,关上屋门之后,外面陡然一静。

冰冷的空气铺面而来,“呼……”,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呼出去,让冰凉的气息进入胸腔,安子善陡觉神清气爽了不少。

起床气一扫而空,走到压水井旁从中压出来温暖的井水舀了一牙杯,拿着蹲到了南墙根。

刚蹲下,安子善就听到了轻缓小心的脚步声,好奇的回头望去,一个扎着翘马尾的小姑娘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两颗不大不小的虎牙露在外面,有些唬人。

安子善愣了一下,暗附道,“这不是张信他闺女吗?她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怎么没看到呢!”

“哥……,刷牙呢!”

小姑娘素手拽着自己的衣角,脸颊泛起丝丝红晕,柔声细语的问道。

安子善回过头去,翻了个白眼,你这不是明知故问,我不刷牙能干啥?

抬手就把牙刷塞进了嘴里,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安子善这态度实在是不友好,不过这小姑娘也不介意,从他身后走过来,俏丽丽的站在他面前,俯视着蹲在地上刷牙的安子善。

看了一会儿,可能她觉得这样不太好,遂也蹲了下来,双手环抱着腿,嘴角上翘,苦着小脸可怜兮兮的说道:“哥……(抑扬顿挫),我能求你个事不?”

安子善猛的打了寒颤,脊梁骨有些麻麻的,不由得瞥了她一眼,这小姑娘是谁教的,怎么还撒娇卖萌上了呢?

把牙刷从嘴里抽出来,安子善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森…么…似…清。”

小姑娘见安子善搭话后瞬间高兴了,眯起小眼睛,甜声道:“善哥哥,你知道的,我学习成绩不好,今年连班里前十名都没进……”

安子善又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我哪知道你学习不好!

我们不熟的好吧!

“我爸说下年升初三了,再考不好,就不让我上学了……呜呜……可是,可是我真的喜欢上学呀,呜呜……”

安子善傻眼了,牙刷一不小心从手里滑落,“啪嗒”掉在了地上,微张着嘴,里面的白沫子哗哗的流了下来,溅在了他的裤腿上。

卧槽,这什么情况,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上了?

你爸不让你上学,关我啥事?

况且,我才不信你爸不让你上学呢,你爸那个糟老头子,坏滴很,心眼多的是!

安子善一脸无语的捡起了自己的牙刷,望着上面粘上的泥土,愁眉苦脸,我他妈还没刷完呢!

专家说要刷三分钟的啊!

唉,算了,估摸着也两分多钟了。

“咕噜…咕噜…”

抬手喝了口牙杯里的水,开始漱口。

小姑娘既不说话,也不哭了,只是泪珠挂在脸上也不擦,就用泪眼朦胧的小眼睛微眯着瘪着嘴,定定的看着安子善。

安子善心中哀叹,张信这老狐狸是出的什么招?

难道是美人计?

关键是他闺女也不美啊!

还是说,打算着他闺女以后会长开去,女大十八变,变成美女,现在就给我当童养媳放着?

如果说这些话是这个丫头自己琢磨出来的,自己的主意,打死安子善也不信,这背后定然有张信这个老狐狸的算计。

漱完口之后,安子善又打了一杯井水,把牙刷涮干净,随后一屁股坐在井台上,望着跟在屁股后面的小姑娘咧开嘴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来?”

一句话说完,安子善就感到身上一寒,对面的小姑娘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了,轻轻的跺了跺右脚,悻悻道:“哥~,人家上次跟你说过了,我叫张筱!”

安子善脸都要绿了,你这个小丫头能不能不要跟那些“坏女人”学着撒娇,完全没有那个味道好吧!

别人是妩媚迷人,你是青酸倒口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那张筱啊,你爸不让你上学,我也帮不了啊,我又不是你爷爷,我说了他也不听的!”

张筱蹙起眉头,拧了拧鼻子,哼哼道:“臭善哥哥,人家不是让你劝我爸,人家是求你帮忙给我补习功课,可以吗?”

“噢……,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吗?”

安子善恍然大悟,声调辗转起伏的说道:“但是,我没空给你补习功课啊,不过,我可以把自己的学习笔记给你用,也会有帮助的。”

张筱面色一黯,眼中的失望之色毫不掩饰,顿了两顿,讷讷道:“那……那也行吧!”

然后她又张了张嘴,刚准备说啥,安子良从屋里面冲了出来,瞪着安子善嚷嚷道:“庐山,你快点,我们要出去拜年了。”

“哦,好好,我好了,马上,这就走!”

安子善心下大喜,老大终于办了件正事,救场急时,双击666!

说完,他把牙杯往井台上一放,就着脸盘用井水搓了两把后,拿起牙杯就冲进屋里。

没一会,一行人就兴冲冲的出了门,独留张筱还一脸懵的站在压水井旁发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