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家族聚会搅是非
整个初一,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安家业一整天都没捞着空出去拜年,家里来拜年的人是一波接着一波。

只有张桂云忙里偷闲出去转了一圈,把大部分来拜年的人家里都走了一遍,回访了一下。

初一中午按照约定,安氏兄弟去了张记考家里吃午饭,饭菜极其丰盛,张记考一家人极其热情。

因为不能喝酒,所以张记考给开了一瓶香槟,就这动作把安子善给看呆了,这瓶香槟少说也得百十块钱,那可是半个多月的收入。

晚上安子善又去了安培亮家里吃饭,这次不知为何对方没有邀请安子良,这顿饭安子善吃的非常不得劲。

他其实是不想来的,但是碍于张桂云在旁边不停地叨叨他,说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必须要做。

说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提前说好了还不去,不好!

于是,安子善非常无奈地独自赴宴了,安培亮家里的宴席更丰盛。

居然在桌子上看到了新鲜的螃蟹,从个头和形状来看,他确定这是海里的梭子蟹。

安子善震惊了,这安培亮还真是大手笔,一只螃蟹少说也要几十块钱。

而且此时的莲山县根本没有卖的,市场上最多有个带鱼、鲅鱼之类,只有照市才有,为了请自己吃一顿饭,他特意跑去照市准备食材,看来所图甚大。

然而整顿饭上,安培亮和他的老婆就是嘻嘻哈哈的,一直在劝安子善多吃菜,然后就是各种拍马屁夸奖。

丝毫没有提有任何诉求,这样的他们更让安子善心中不安,虽然他心里清楚,此时的安培亮绝对不敢对他们家有什么坏心思。

但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整个过程,对方没有提菜园里发生的事情,安子善更不会揭他们的伤疤,主动提及。

回去的路上安子善思索了良久,也不知该如何去做。

想来想去只能嘱咐父母多长点儿心,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他说。

莲山县的习俗是正月初二走娘家的日子,然而张桂云就是留在老家养老人的,所以初二的日子其实是安子善的那些姨们回娘家的日子。

大清早,兄弟俩就被张桂云给拧着耳朵从暖和的被窝里拖了出来,嚷嚷着都早点起来洗刷吃饭,等那些姨到了,还没洗刷多不好看。

一脸郁郁的兄弟俩,低头耷拉脑的蹲在南墙根刷牙,安子良很是不开心的嘟囔着,“好不容易想睡个懒觉,这才几点啊,才七点多……。”

安子善瞥了他一眼,疑惑道:“你昨天不起的更早?我刷牙的时候你都起来了。”

安子良翻了个白眼嚷着,“那能一样吗?昨天起来有新衣服穿……今天呢?”

安子善呆了呆,你这早起的理由真强大,有新衣服穿就能让你麻溜的起床啊,沉默片刻,幽幽的说道:“今天可能几个姨会给你磕头钱的!”

安子良像看傻子一般瞅着安子善,鄙视道:“你傻了吧?去年就没给磕头钱了,今年怎么可能给,我都上高中了,给你还差不多!嗯?不对,你也别想了。”

去年没给吗?

安子善皱着眉头认真的想了一下,操,想不起来,都好几十年前的事了!

好吧,怪不得“良子足浴”没有什么盼头了。

“你们俩嘟囔什么呢?刷个牙这么费事?”

安家业在院子里燃起了烧水炉子,这炉子整体铝铁制成,模样是底部粗顶部细的柱状,下端是三个脚的支架,中间空心放柴火,然后夹层一圈放凉水,顶端是柴火口,靠近顶端的位置一个大拇指粗细的出水口。

望着炉子安子善愣了愣,这老物件还真是好多年没见了,要不是今天客人多,估计安家业也不会从杂物间里翻出来。

“爸,今天都谁来啊?好几桌吗?怎么炉子都支起来了?”

安子善好奇的看着父亲,其实早上张桂云已经用大锅烧好了水,所有的暖瓶都灌满了,但是如果来的客人多,那肯定不够喝的,大锅又要做饭用,烧水喝就来不及了。

此时市面上有没有电水壶安子善还真不清楚,他没太关注这些东西,此时看来,电水壶真是应运而生,日常生活中方便太多。

“恁三姨打电话来说,恁四姨在她家里,说一起过来,恁小姨家也来,恁大姨和二姨就不知道了,他们家没有电话,估摸着没事也就来了。”

安家业看都没看他,一边生着火,一边倒腾着炉子,随口说道。

安子善了然,此时二姨家和他们家还没闹翻,而姥爷也还健在,所以他们应该是都回来的。

张桂云姐妹七个,自己排行老五,前世看过《欢天喜地七仙女》之后,安子善经常笑称她们是七仙女。

她们姐妹七个,除了安子善的六姨在东北,小姨在坊丘市,其他四个姨都在山阳乡,只不过都处于安家村的北边。

前世安子善在西街乡上高中的时候,骑着自行车一路上就经过这四个姨所在的村子,只不过除了三姨家去的多一些,四姨和二姨家偶尔才会去一次。

等二姨家跟安子善家闹翻之后,更是再也没去过了。

洗刷完,安子善照例继续背诵单词,他估摸着自己此时的词汇量可以达到三千了,应对高考问题不大,前世随着时代的更迭直到他重生时,高中英语的词汇量要求也不过是3300-3500。

而《英语课程标准》中要求的优秀高中生的词汇量更是在5500以上,远超这个时期了,高考的标准和形式其实也是随着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在不断的变革。

约莫上午九点多,院子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家业,摆弄什么这是?”

然后屋里的安氏兄弟就听到安家业笑道,“三姐、三姐夫,恁来地很早啊,四姐他们呢,你不是打电话说,一块的吗?”

不等对方回应,安家业在院子大喊道:“小善、小良,恁三姨来了诶,快出来迎迎。”

安子善的三姨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五出头,身材微胖,圆脸,笑起来很和蔼,说话大嗓门,其夫个子高她半头,四方脸,脸上永远挂着谦和的笑容。

三姨笑道:“老四在后面,那两口子走路慢,我着急,就先进来了,哈哈。”

安子善和安子良兄弟俩先后从屋里跑了出来,一左一右跑到三姨边上,顺手接过了她手里的袋子,安子善瞟了一眼,好像是一袋桃酥和两盒钙奶饼干。

“三姨过年好,三姨夫过年好,来来,到屋里坐吧!”

“诶,好好,俺这俩孩子真好啊,哈哈。”三姨笑吟吟的握着安子善的胳膊,笑的合不拢嘴了。

一行人正说着,安子善的四姨和四姨夫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一个年记跟安氏兄弟相仿的小孩。

安子善看向大门口处,笑着问道:“四姨过年好,四姨夫过年好,哥过年好。”

四姨家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孩,一个男孩,此时两个姑娘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没有跟来,这男孩安子善只知道比自己略大,具体叫什么名字已经记不清了。

只是知道他的小名叫明星。

“诶,过年好,过年好。庐山今年考了第几啊?”

安子善笑眯眯的回道:“全班第一!”

四姨四方脸,下巴稍尖,眼睛微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道:“噢!第一啊,三好学生吧,真厉害,不孬不孬。”

随后又道:“小明星也考的不糙,全年级第一。”

明星他们家虽然是山阳乡的,但是却在山阳乡边缘,距离高泽镇初中较近,所以初中是在那边上的,其实他跟安子善就是同龄,只是生日比他大而已。

明星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望着安子善,显得很是腼腆懂事。

这孩子是个妈宝,打小安子善就没跟他玩上块过,所以对他也不是太熟,只是知道一些基础信息而已,比如小名。

说来也奇怪,那些亲戚家的兄弟姐妹,安子善想了想还真的一个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大名叫什么。

比他小的和同龄的,都是叫小名,而比他年长的呢,都是叫哥哥或者是姐姐。

没人去关心他们的大名姓甚名谁。

安子良瞥了一眼弟弟,心中有些不喜四姨在这显摆,忙嚷道:“进屋了,进屋了,到屋里喝着水聊啊,四姨。”

他们的四姨夫倒是个老好人,个头很高,至少在一米七五以上,笑呵呵的说道:“就是啊,进屋,进屋,三姐,三姐夫走,上屋哈水去。”

四人一边笑着一边进了屋,在这个过程中,张桂云从厨房里出来露了个面,打了个招呼又回去忙了。

五人进屋坐了一会,安家业给冲上了茶水,三姨和四姨嘟囔着,“恁先耍着吧,俺俩过去看看小五,给搭把手。”

说完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安家业笑呵呵的说道:“三姐、四姐,恁坐着哈水就行啊,不用恁干啊,都快弄好了,过来哈个水吧。”

俩人也不搭话,笑盈盈的出了门。

安家业扭头看向安子善道:“庐山,去后屋喊恁姥爷过来。”

“哦,好的,这就去。”

安子善笑嘻嘻的说道,真好,他最是讨厌这些应酬,能有借口开溜是最好的。

谁知他刚站起身,边上的明星也微笑道:“等等我,我也一块去!”

安子善皱了皱眉,暗道我们没那么熟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