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得逞
“咔咔咔”。

面前那扇朱红色的双开实木门缓缓向内打开,明星瞠目结舌的望着屋内,顿时失语,仿佛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突然间为他敞开。

那巨大的山水画屏风,那么漂亮,屋内亮堂堂的,因为良好的采光,阳光轻柔的洒进客厅,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别样的温暖。

安子善瞥了一眼发愣的明星,轻声道:“走啊,进去啊,发什么愣!”

话毕,他拽着明星的右臂,近似于把他拖进了屋里。

踩着松软的地毯,明星精神恍惚的走进了客厅,那灰色的布艺沙发怎么那么好看,看着就暖软的很。

还有那些挂在墙上的画,好漂亮啊,明星看花了眼,一会摸摸装饰花格,一会戳戳沙发上摆放的抱枕玩偶,一转眼又好奇的站到电视柜旁边盯着那台TCL的41寸纯平彩电。

那黑色的外观,宽大的屏幕,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沉稳大气。

安子善也不说话,就这么跟在他的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仿若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的明星。

走到吧台边上,明星望着后面的酒柜发上了呆。

这个奇形怪状,好多奇怪格子的柜子是干什么用的?

这些奇怪瓶子里的液体难道是酒吗?

可是,那些白色的、黄色的、还有金色的液体,都是酒吗?

明星怔怔的看了一会,目光不由得落到了在酒柜一角,一个宽大的格子里放置的马爹利牌XO,难道这个也是酒,为什么瓶子是扁的,形状跟个桃子似的?

“这……这都是酒吗?”

明星结结巴巴的问道,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酒柜,安子善笑了笑,瞥了他一眼轻声道:“对,都是酒!”

“那……那这个呢?”明星抬起手,指向那瓶XO,诧异的问道:“这瓶子还是扁的,可是很好看诶,而且还放在马车上……”

顺着他的目光,安子善看到了那瓶XO,挑了挑眉,缓声沉调道:“那个也是酒,是产自欧洲法国干邑地区的干邑白兰地,而且是顶级的干邑白兰地,所以他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XO。”

“这瓶XO更是世界驰名品牌,马爹利出产。”

明星讷讷的张了张嘴,傻眼了,他一句话都没听懂,但他感觉很牛逼的样子,又是欧洲,又是法国,又是世界的。

还好明星一直是一个乖孩子,不会讲脏话,否则就会不停的嚷着卧槽了。

原谅哥们没文化,只能一路卧槽走天下。

看到明星直勾勾的盯着那瓶XO,安子善笑了,前世自己第一次见XO这种酒的时候,也被那霸气个性的瓶子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当然,他不好酒,所以也不懂酒,偶尔有针对性的研究一下,只是为了在跟朋友聚会扯淡的时候,有可以吹牛逼,显摆的话题。

随意的走到吧台后,酒柜前,安子善伸手把XO从酒柜中拿起,轻轻的放到吧台上,明星面前。

阳光透过客厅和厨房边的窗户,照耀到吧台上的XO,里面晃动的琥珀色的酒液蓦然有了一种唯美的感觉。

明星轻轻用手抚摸着瓶身上柔滑细致的花纹,声音有些干涩的问道:“庐……弟弟,这……这个什么地,多钱啊?”

安子善眨了眨眼,咦,有点意思啊,都不叫我小名了,喊弟弟了?

谁说智商高的人情商都低,这孩子情商不低啊!

安子善挑了挑眉,实话说,他也不知道多少钱,只是知道不便宜,但就算不知道也不能在明星面前露了怯,装逼和形象包装必须继续下去。

安子善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说道:“这瓶干邑白兰地啊,可以换你们家那种手扶拖拉机,十几辆吧!”

“啊……这……这么贵!我的天呐!”

明星面色惊恐的猛的松开了手中的酒,并往后退了几步,呆立原地,怔怔无语。

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转了下头看向酒柜了满满当当的各种各样的奇怪的酒瓶子,暗自计算着,一瓶十几辆,两瓶……三十瓶,三十瓶酒那不是能买三百多辆手扶拖拉机啊!

算完之后明星傻眼了,面色一会白,一会红,双目中有一种叫羡慕,嫉妒的东西浮现而出。

安子善也不说话,慢慢的坐到吧台椅上,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微笑看着他。明星精彩纷呈的面色似乎说明了一些东西,他的内心正经历着无法想象的煎熬,而这正是安子善想要的。

就在半个多小时前,在家里时隔近二十年,再次见到这个与自己相差没有几个月大的表哥时,对方的一句话让安子善的心里萌发了一个念头。

这个才上初四就目标明确,智商超群的表哥,是个人才,既然是人才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所用?

作为重生者,他是知道前世各个行业中的一些人才,就比如成立善良资本他吩咐吴玉川去挖的那三个人,尚治民,林同和江左。

但,这些人都是出了名之后自己才知道的,他们不出名的时候安子善并不清楚。

前世他创业的时候,有一个坏习惯,那就是喜欢自己培养人才。

既然这个表哥是个人才,那就可以为自己所用,虽然现在来看时间周期有点长,但却不妨碍安子善提前在他心里埋下种子。

虽然安子善知道自己还不能喝酒,虽然他也不知道喝这马爹利XO有什么说法和讲究,但为了继续在明星的心底把种子埋深,种死。

他从酒柜下面的玻璃门储藏柜里拿出了两个高脚大肚球形杯,笑呵呵的放到了吧台上,然后取过明星紧盯着的XO,在对方微眯的双眼下慢慢的把包裹瓶盖和瓶颈的薄金属撕开。

再悠悠然的把软木塞瓶盖顺时针转了几圈,随着“啵”的一声响后拔了出来。

整个过程明星直勾勾的盯着安子善手上的这瓶酒,眼睛一眨不眨。

“哗……哗……”

安子善食指和中指夹住杯角,轻轻拿起一个高脚杯,微微倾斜,琥珀色的酒液沿着杯壁缓缓的流入杯子,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

然后同样的方式,把另外一个高脚杯倒入了约莫三分之一多一些的酒液,轻轻的往明星的方向推了一下,微笑着缓声道:“明星,尝一下!这一杯酒,就是一辆手扶拖拉机!”

明星闻言,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面色潮红,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学着安子善的模样,坐到了另一面的吧台椅上,盯着安子善持杯的姿势,慢慢的小心的端起了高脚杯。

望着那细细的杯颈,他生怕稍一用力就给捏断了。

安子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一脸赞赏的望着明星,举了举手中杯子示意了一下,温声道:“来,喝一口。”

明星右手抖的有些厉害,肉眼可见的杯中酒液泛起阵阵涟漪,他慢慢的举了起来缓缓的靠近安子善的杯子,“叮”,一声脆响后,两人的杯子轻轻的碰了一下。

尔后,安子善一副舒缓优雅的模样将杯子靠近嘴边,轻轻的啜了一口,然后缓缓放下。

明星有样学样的跟着喝了一口,猛的瞪大了眼,看那模样想吐,但又不想在安子善面前丢脸,闭了闭眼咽了下去。

安子善哑然失笑,轻声道:“味道怎么样?”

明星猛的伸出了舌头,仿佛被烫坏了一般,含混不清道:“不好哈啊。”

“哈哈!”

安子善猛的大笑了起来,其实他也觉得不好喝,味道怪怪的。

“明星,等有一天你习惯了,就会觉得好喝了,但是重要的是你得喝得起,这一口就是你爸妈一个月的收入了!”

明星面色一白,讷讷不语。

其实安子善不知道,喝干邑需要双手紧捧酒杯,慢慢来回晃动,利用手掌的温度,把酒均匀加热,当酒温达到人的体表温度时,酒香四溢,最为可口。

“这酒啊,你不要着急下咽,放在嘴里慢慢的品,等你的味蕾熟悉了这个味道之后,再咽下去。”

听到安子善的话,明星不自觉的又拿起了杯子,再次喝了一小口,却没有咽下去。

过了好一会,方才缓缓的咽了下去,而后他双眼一闪。

安子善微怔,只见明星又喝了一小口,过了一会才咽下去,如此往复,安子善的双眼睁大了,心中简直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难道?

他真的品出味来了?这他妈都行?

我都是胡诌的啊!

不一会,杯中的酒被喝光了,而明星的脸上已经升起了朵朵驼红。

他双眼中透射出两道欲望的火焰紧紧的盯着安子善,结结巴巴的说道:“弟……弟,我以后能……能给你打工吗?能像你这么有钱吗?我要是像你这么有钱,我爸妈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说着说着,他不再结巴,越说越溜,双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盛。

安子善眼睛微亮,看来这事成了,种子估计都埋到地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