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装逼翻车现场
所有人都望着秦泗秋,他很是享受这种感觉,成为酒桌的中心。

只见他露出一缕自得的笑意,夹了一根切条的酱猪耳朵笑道:“上年我揽了个好活,你们都知道咱县里一中和二中扩建改造的事情吧?”

安子善眨了眨眼,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四姨夫咧了咧嘴,露出来参差不齐的门牙笑道:“哪能不知道?这么大的事,咱县里一共就六所高中,县里两所,乡镇上四所,明年就合并了。”

秦泗秋朝着四姨夫伸了伸大拇指,“四姨夫对咱县的风吹草动很清楚啊!”

四姨夫嗤笑道:“我可没那心思关心那个,还不是明星跟我和恁四姨说的,去年县里不是还组织调查,说什么听取民意。其实就是走个形式,什么民意,这么大的事,我说不行,有用?”

说到乡镇高中合并的事情,四姨夫似乎来了怨言,瞪眼歪嘴的嚷道:“俺家明星这学习成绩,上一中那肯定也是头一批,他们老师都说了。你说乡镇高中那么多学生,都上一中和二中?”

“恁说说,那么多学生和乡镇高中的老师都去了一中和二中,那教学质量还能保持住?反正我是不信,说不好,本来俺明星能考那个985的,最后被别人给拖累了只能考个一般的。”

“这事当时他们老师做家访的时候,我说了,我不同意合并,但是恁看看,木有用啊,这一中和二中还不是开始扩建了,我说这些有个屁用。”

“说了也没用,还说什么听取民意,我看就是狗屁,那些当官的就爱弄这些形式主义,劳民伤财,没好。”

安子善面无表情的听着四姨夫的牢骚和抱怨,其实他能理解,这是很大一部分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可以稳稳的考上一中第一批的家长的担心和怨怼。

当初连安家业都说过这样的话,可是经济的发展,教育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那是一个大势,在大势面前必然会有少部分的利益受损,没有任何一项决策可以让所有人满意。

就算99%的人都满意了,那还有1%的杠精呢,你怎么做他都不会顺眼的,这样的人也不缺。

对于四姨夫和父亲的这种思想,自己孩子学习好,就不管其他人如何,在国内这叫小民思想,话又说回来了,大民思想还真没多少。

像范仲淹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更是稀罕得紧。

秦泗秋忍不住抽动了下嘴角,提出这个话题本来是为了我表现的,咋你还说个不停了呢?

“四姨夫,四姨夫,诶,你听我说,这个事吧,咱就别操心了,咱们这小门小户的说不上话,咱们就关心自家这个月赚多少,一年到头赚多少钱,这才是实在事。”

明星他爸笑道:“大外甥,你这话说的没毛病,是这么回事。”

安家业也笑着说道:“这事吧……”,刚说了三个字就被秦泗秋急吼吼的打断了,我这刚抢过来的话头,还没把后面的重点吹嘘内容说出来,要是让你们给带偏了,那怎么行。

“五姨夫,五姨夫,这事就没什么说道了啊,我说的是你们知不知道一中和二中的扩建工程是什么单位接的?”

这个事情,他们还真不知道,安子善估计也就老爸知道,毕竟政府口,相互之间很多事情还是比较透明的。

安家业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挂着轻笑望着秦泗秋。

看到众人的表情,秦泗秋估计他们都不清楚,甚至最可能知道的五姨夫都没说话,他有点兴奋了,手里的筷子在饭桌上拄了拄。

“这个工程不说别的,就规模就五千多万……”

“哦?!”

“这么厉害!”

“我滴个娘嘞!”

秦泗秋一句话还没说完,桌上的众人惊了,七嘴八舌道,五千多万,那得多少钱啊,“这五千多万的工程,咱们县还真没有建筑公司能办的了,省里也够呛有。”

秦泗秋继续兴奋的说道,有一股子指点江山的味道,那兴奋劲如果不是知道真相,安子善都忍不住怀疑这个工程是他接的。

“我跟你们说,当时的情况很困难了,要是这个工程办不了,那四姨夫说的高中合并真就是屁话了。最后县领导没办法啊,专门跑了渝都去请了渝都最牛的建筑公司龙湖老板来。”

“好吃好喝伺候着,人家才答应给承建了,不但如此人家还提了个很苛刻的条件,那就是咱们县乡镇合并的工程都得给他们,不行就算。”

安子善震惊,瞪大了眼,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卧槽,好疼。

我他妈都是人才啊,这都是从哪儿传出来的风雨,怎么事情经过变成这样的了?

老吴不是我找来的吗?

乡镇合并的工程不是县里主动给的补偿条件吗?

还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咋没注意呢?

老吴来莲山这几个月大部分时间不都围着我转的吗?

然而,秦泗秋根本不知道边上居然有个妖孽,变态,重生者,他吹嘘的这些事情这个人都全程参与过,而且是最关键的一环。

这话说完,秦泗秋想要的场面瞬间就来了。

四姨夫瞪着眼叹道:“原来如此啊,这龙湖是什么单位,太牛逼了。”

三姨夫也叹道:“看看都是人,人家混的,县领导得亲自去请,唉。”

秦泗秋打趣道:“三姨夫,你要跟这龙湖的老板搭上点关系,县领导也供着你。嗯,至少这工程不干完,不能得罪你。”

三姨夫自嘲的笑笑,“我还是算了,我就识两个车狼爪子(莲山方言识几个字的意思),那还能跟这样的人物攀上关系。”

秦泗秋眼睛微亮,一脸自傲的哈哈笑了起来,大声道:“三姨夫你说的什么话,你攀不上关系,恁外甥我不是攀上了,有好处我还能不让你沾光!”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秦泗秋前面的铺垫相当成功,所以他话里的意识表明了自己认识龙湖老板那样的大人物后,一众农村汉子都露出了震惊的,不可思议的神色。

小姨夫的费翔脸瞪大了眼,声线都有点失真的味道了,“大外甥,你认得这个人?”

安家业刚才波澜不惊的模样也消失无踪,同样震惊的望着他,关于龙湖他们办公室闲聊的时候经常说,他深知那是多么牛的企业。

总工王树来曾经跟他说了一句,“老安啊,你别看我这总工在公路局还有点面子,在人家龙湖老板面前,屁都不是。别说我了,咱们局长可能人家都不当回事。”

王树来是安家业的直属上级,他的位置也是安家业羡慕和企望很久的,所以他说的话,安家业特别相信。

当时他就对这个龙湖的吴玉川提起了好奇心,有一种男人当如是的味道!

他没想到,秦泗秋居然会认识吴玉川。

这,怪不得瞧不起自己公路局的工作和每个月八百多的工资呢!

秦泗秋笑的很是得意,就在安子善忍不住打电话亲自问老吴的时候,他得意洋洋的说道:“龙湖老板我倒是不认识,不过估计也快了,我认识他的秘书。我跟你们说,他秘书太他娘的漂亮了,那脸茬,那眉眼,唉……”

众人听他说完不认识龙湖老板,一脸悻悻的刚准备怼他,就听到他说认识老板的秘书。

这还不一样吗?

虽然他们都是乡下人,但是对秘书这个工作经过了电视剧的耳濡目染,还是很了解的,那跟领导的关系可亲近了。

顿时,众人再次来了兴致,目光炯炯的望着秦泗秋,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秦泗秋挺胸昂头的扫视了一桌子人,心中顿时有一股睥睨众人的豪气油然而生,自认为自己就是这群人里面混的最好的,其他人都是渣渣。

安子善实在是忍不住了,看到他飘的有点厉害,也不知道是实心的,还是空心的,下意识的就想扎一下看看,“哥,你认识赵丹丹?”

秦泗秋怔住了,赵丹丹是谁?

哦?

突然,他想起来了,那个女秘书是姓赵,他听原莲山建筑公司的冯总恭敬的喊她赵秘书。

难道?

难道她叫赵丹丹?

秦泗秋瞪大了眼,颤声道:“赵……赵秘书叫赵丹……丹?”

安子善很是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点了点头,怪声道:“哥,原来你不知道她叫什么啊!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秦泗秋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一屋子的人都感觉不太对劲了,所有人扭头看向站着的安子善。

秦泗秋瞪了瞪眼,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也认识赵秘书?”

安子善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认识啊,还吃过还几次饭呢!”

秦泗秋傻眼了,扭头看向安家业,当看到安家业一脸懵逼,毫不知情的模样,他心中一凛,这小屁孩不会是吹牛逼的吧?

那样的大人物还能跟你在一块吃饭,就连我也是站边上不小心听到别人说的。

他猛的放松了下来,大笑道:“小弟,好好上学,好好学习,别学着骗人,这不好。”

安子善笑盈盈的脸僵住了,额?我骗人?我骗谁了?

我他妈说的都是实话,咋就没人信呢?

安子善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伸手就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嚷道:“你不信啊?我还有她的电话呢,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她,反正你也认识,正好也过年了,就当拜个年喽。”

看到安子善掏出来的手机,所有人都傻眼了,秦泗秋惊呆了,这难道是手机?

他忍不住看向安家业,惊声道:“五姨夫,你这是赚大钱了啊,庐山都使上手机了?”

额!安家业很尴尬,笑笑不说话,你他妈让我怎么说,我们全家加一起还没这小子有钱,我的手机都是他给买的。

可是这话不能说,太掉老子的面了!

不过,安子善这副模样,秦泗秋却是信了,一脸讪讪的说道:“其实……其实我跟赵秘书也不是很熟,就是上次跟领导一起去干活,见过一面。”

“嘘……”

“你这熊孩子,我当你们啥关系呢,在这吹这么大法螺。”

秦泗秋一句话没说话,众人就是嘘声一片,瞬间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说的好听是见过一面,估计是在旁边见过人家一面,而人家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呢吧!

安子善愕然,微张着嘴看着秦泗秋,忍不住叹道:“哥,你们不认识啊,我还以为你在他们下面干活,还想着照顾照顾你。”

众人又惊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姨夫挑了挑眉头嚷道:“庐山你是怎么认识人家的?”

安子善笑着随口道:“我啊?我就是参加县里的文学大赛拿了二等奖,颁奖典礼上认识了咱们县教育局的局长,再后来跟他儿子成了好朋友,一次在他办公室里玩的时候认识的。”

“这事我爸也知道啊,局长姓张,我们家菜园被县里列为蔬菜种植示范基地的时候,他还来过我家呢?是吧,爸?”

安家业愣了愣,猛然回过神来,一副恍然的模样道:“噢,对对,那是去年的事了,那天……”

听到安家业也认识县里的大官,气氛更热烈了,众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追问起来,安子善笑笑,见到大家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赶紧趁机溜了出去。

准备给张明教打电话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