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阴差阳错
双手插进裤兜,安子善晃晃悠悠的来到院子里。

安子良和秦泗秋家的孩子不知为何笑的前仰后合,秦泗秋家那孩子更是乐的满地打滚,身上的碎青花棉袄都沾满了泥土。

安子善不禁为他捏了把汗,这孩子回家会不会被男女混合双打,他可是看到了秦泗秋今儿中午喝的不少。

他出屋的时候瞅了一眼,地上摆的是当时张信给送来的42°的莲山白酒,估计老头子又拿这酒吹嘘了不少故事。

走到压水井旁,安子善好奇的望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出来的大哥问道:“哥,什么事,这么好笑啊?说来我听听。”

安子良还没缓过劲来,佝偻着腰龇牙咧嘴的指着小姨家的弟弟喘息道:“啊……哈哈,你问龙龙!”

安子善看向龙龙,只见这小子小脸涨的通红,嗫嚅道:“也……也不是什么事,我就是说前些日子我被我爸打了一顿的事情……”

安子良好像顺过气来了,慢慢直起了腰,仍然是笑不自禁的嚷道:“龙龙,你把刚才跟我们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再说一遍给你二哥听。”

龙龙似乎也察觉到了刚才自己说的被他爸狠揍的事情有蹊跷,紧闭着嘴死劲的摇着头,不再说话,任安子良怎么说都不再讲。

安子良无奈,想了想说道:“刚才龙龙说,前些日子有一个要饭的老头到他家门口,他爸给了要饭的一毛钱,但是那老头说只要吃饱不要钱。”

“然后小姨夫二话没说给那老头盛了好多饭菜,老头走后小姨夫说像这样的要饭的老人也值得佩服,是真穷,但很有骨气。”

“然后……哈哈……然后龙龙这二货居然跟小姨夫说,等他长大了要饭也是只要吃饱不要钱,他也要做个有骨气的人……哈哈哈哈……”

安子良瞬间崩了,狠狠的摆着手喊道:“不行了,不行了,让我再笑会,哈哈,龙龙……龙龙被揍的可惨了,刚才摔倒在地上,裤腰带的绳子断了,露出半边屁股还是青的。”

“被揍了一个多月了啊,还没消肿……哈哈……”

安子善一脸懵逼的望着龙龙,也是忍俊不禁,揉了揉他跟鸡窝一样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看来你确实是亲生的,你爸已经手下留情了,哈哈。”

龙龙似乎有些恼了,伸手拨弄掉安子善的手嚷道:“我才不是他亲生的呢,那是我从小到大被揍的最惨的一次,要不是我妈拉着他,我瞅他个瘪犊子想打死我……”

“呦呦呦?你这还来劲了,敢喊你爸瘪犊子,要不要我把小姨夫叫出来,你再喊一次?”

安子善瞪了瞪眼,看着龙龙,嚷嚷着,这熊孩子还本事了,居然这么喊自己的老子。

不过,由此可见,这孩子确实被揍的不轻。

换哪个父母听到自己的孩子这么喊,也不能忍啊,关键龙龙还是他们的独生子,他妈的志向居然是想长大了去要饭。

我他妈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给自己定了个这么远大的理想抱负吗?

换谁也得抽死你个熊孩子!

听到安子善要喊他爸,龙龙瞬间怂了,苦着小脸可怜兮兮的小声道:“二哥,二哥我错了,你别喊我爸,我再也不说了。”

安子善笑了笑,轻声道:“这才对嘛,行了,你们玩吧,我出去趟。”

说完,转身就走,安子良好奇的问道:“你上哪?”

“出去打个电话!”

一边说着,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安子良听到他说出去打电话,也没再多问,转头看着龙龙笑嘻嘻的说道:“龙龙,还有什么好玩的,再跟我们说说。”

沿着胡同往外走着,来到胡同外,村里的主干道上,安子善想了一下掏出手机就拨了过去。

与此同时,心急如焚的等到父母吃完饭,刚刚赶回家的张玲玲小跑着冲到家里的座机旁,再也不管父母诧异的目光和好奇的询问,抓起话筒就按下了那串熟悉的数字。

“嗡……嗡……,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张玲玲傻眼了,怔怔的望着面前的话机,看到显示屏上显示的号码,没有错。

泪水唰的就冲出了眼眶,把话筒啪的一声扣在话机上,掩面哭着就冲回了房间,丝毫不顾父母一脸担忧和不停的询问。

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双手环抱着希瑞公主的玩偶,苦着脸,眉毛低垂,眯着眼睛,不停的抽泣着。

泪滴大颗大颗的滴在希瑞的金色眼珠上,而后缓缓的沁入玩偶内部。

张玲玲伤心欲绝的喃喃道:“我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给你打了过去,为什么你恰好在通话中?难道,我喜欢你是错的吗?是不是我不该喜欢你!”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呀,我好想你呀,你知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心里好难受,我好难过呀……呜呜……”

安子善皱了皱眉,没人接?

他一直等到响铃结束了,张明教的电话都没有人接,沉思了片刻,又给张华打了过去。

响铃一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张华兴奋的喊道:“子善,喊我出去玩吗?”

安子善苦笑,你接电话可真快,“华子,过年好啊,出去玩的事改天吧,等鱼虾从泉城回来着,我刚才给你爸打电话,他没接,这会在忙着吗?”

张华笑嘻嘻说道:“噢,过年好子善,我爸他在喝酒呢,桌子上很吵,可能没听到手机响吧,我过去喊他啊!”

“不用不用,张叔忙着就算了,改天我再给打,也没别的事情,就是给他拜年,等忙完,你跟他说声就行了。”

听到张明教在喝酒,安子善估计跟自家的情况可能一样,忙不迭的阻止张华,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换个时间再打就好了。

“哦,那好吧,那等我跟他说,让我爸给你打过去哈,小鱼和小虾你们联系过吗?他们回老家过年了啊,啥时候回来?”张华笑着的说道。

安子善把左手揣进裤兜,沿着村道溜达起来,笑着回道:“嗯,小鱼给我打过电话,大概初六就能回来吧,到时候他们要给我打电话,我喊你。”

“好啊,好啊,你可别忘记喊我啊……”

跟张华随意的聊了一会过年期间发生的趣事,安子善便挂了电话,扭头往回走着。

莲山县城,教育局家属院,张华兴冲冲的冲进家里,对着正在饭桌上推杯换盏的张明教喊道:“爸,刚才子善给你打电话拜年了,你没听到啊?”

张明教正端着酒杯往嘴边放,闻言怔在当场,“小善给我打电话?什么时候?”

“刚才啊!你没接,他又给我打的,你记得给他回过去啊!”张华随口道。

张明教蹙了下眉头,缓缓说道:“他跟你说让我给回过去?”

张华理所当然的说道:“没啊,他说晚会再给你打,他都给你打过一次了,你没接到,不应该给打回去吗?”

“应该,应该,行,爸知道了,你玩去吧。”

张华笑着转身又出去了,酒桌上旁边一个男子好奇的问道:“明教,谁给你打电话了?”

张明教笑笑道:“一个侄子,小华的好朋友,给我拜年的。”

“哦……”,此人也未多说,小孩没啥好问的。

但是这之后张明教的酒却喝的有些心不在焉了,年前陆鸦给他打电话说的事情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安子善,东山省照市莲山县安庄村人,未来者,来自2018年,现任易算师协会副会长。

而且,陆鸦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包括自己和老王的隐藏身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