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陆凡的求助
初四上午,张华打电话过来说他爸爸邀请安子善一家初五去他家做客,问他们有没有时间,边上听到的安家业忙不迭的打手势。

安子善看了老爸一眼笑着回道,没事,有时间,明天一定去!

初四下午,安子善收到了文卜先的电话,对方说春节去儿子家过年了,小孙子病了一家人都靠在医院里,走不开,所以没有收到他和吴玉川的电话,安子善默然。

沉默片刻方才关心道,没事就好,还以为他一个人在家过年遇到什么事情了,然后提及他年纪还不是太大,可以考虑找个老伴一起,也不用孤苦伶仃的。

文卜先苦笑道,这些年都习惯了,有没有那个人不重要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安子善始终没有问文卜先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以及他儿子是哪个城市的。

不是他不想问,而是他突然发觉其实他并不是那么了解文卜先,从两人认识到让文卜先拜师,到现在,整个经历似乎是周处的易算之术设计的。

心头萦绕着淡淡的不安,刚重生的时候安子善是欣喜若狂的,发现身上不知道在哪个位置多了一个生命时钟之后,就一直惴惴不安。

似乎自己的重生并不是那么简单,再到自以为是的设计让文卜先拜师,最后加入易算师协会,去京城发现时空之盘,他发觉事情越来越不对味了。

这个世界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围绕着时空之盘。

他不相信时空之盘的作用仅仅是监测超时空来客,或许……或许也可以控制这些人呢?

前世的安子善经历过背叛,已经不那么容易去相信人,对于文卜先,如果没有去京城之前,他引为心腹,那么去了京城之后,他就有了淡淡的警惕。

尤其是这次莫名的失联,周处却能联系上他,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周处说文卜先不知道时空之盘和穿越者的事情,安子善有些不信?

唐柔告诉他的话如果是真的,周处的孩子都死在了民国时期的军阀混战中,那文卜先应该是他现在最信任的人才对?

那,这个假设成立的话,周处把文卜先安排回来,据他说是为了等自己,那?

周处的易算之术中,自己应该是很重要的人?

重要在哪儿?

是时空之心吗?安子善认为这个可能是最大的!

此时,安子善对文卜先有了淡淡的戒备之心。

安子善是个很矛盾的人,在他眼里信任和不信任之间,或许只需要一次不让人信任的行为就足够了。

刚好文卜先打电话过来,安子善吩咐他等股市开市之后,把里面的钱取出来,转到自己的卡里。

文卜先满口答应着,一定会在开市的第一时间就去办理。

2000年2月9日,正月初五,天气阴,北风呼啸。

在安子善的带领下,一家四口骑着三辆自行车顶着暴躁的北风,艰难的赶到了张华家楼下。

安子善也没想到张明教的厨艺如此了得,整整一桌子十多个菜,鱼肉都有,色香味俱全。

一边吃着菜,安子善对张华说道:“华子,你太有口福了,没想到张叔手艺这么好。”

正在跟安家业敬酒碰杯的张明教闻言自嘲道:“小华倒是没什么口福,平常我很忙,也不会认真准备饭菜,都是随便做点爷俩吃。”

来的时候,安子善给家里人说了张明教家的情况,张华的母亲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所以家里也没人提这茬。

席间,安家业心情很好一时没有控制住酒量,喝的有些醉醺醺,已经跟张明教称兄道弟起来了。

张明教不知为何,喝的似乎也有些多了,俩人坐在桌前勾肩搭背的唠了起来,只听安家业结结巴巴道:“老……张,我们家都是农民,你这大领导能邀请我们来,我真是太高兴了。”

这话说的张明教不爱听,面色一板装模作样的斥道:“诶?老安你这话就不对了,按年龄你还比我大两岁,我得喊你声大哥,这交情、感情跟职位高低,贫富贵贱有啥关系?”

因为这个问题俩人很是掰扯了一会,安子善和张华面面相觑,苦笑不已。

至于安子良就是闷头吃饭,偶尔跟张华说两句话,他也很郁闷,这边都是长辈,那边都是晚辈,没有平辈的跟他玩啊!

这时,安子善震惊的看到老娘居然给自己斟了半杯白酒,对着张明教说道:“老张,大过年的,也没什么好感谢的,就以杯中酒吧,你对俺家帮助太多了,还给家业安排到公路局去……”

这话一出,张明教就愣了,下意识的看向安子善,看到对方点了点头明白了,这是已经跟父母交代了啊!

于是,张明教满脸笑容的回道:“客气了,客气了,咱们这关系,说这些就就见外了,大嫂子这杯酒我接了,我干了。”

说完,张明教痛快的一昂头干了,张桂云愣了,她还没说完呢,见到对方干了,她也就没再多说,直接喝了。

安子善知道母亲多少还是能喝点的,只是喝不多而已。

一顿家宴在宾主尽欢中散去,吃过午饭之后,他们在客厅喝茶聊天的空,张华拉着安子善进了他的屋。

安子善看着奇怪的张华道:“华子,啥事这是?”

张华把安子善按在自己书桌旁的椅子上愁眉不展的说道:“我昨天在街上遇到陆凡了。”

“陆凡?他怎么了?”

看张华的模样,似乎陆凡遇到了什么难处?

张华皱着眉头说道:“他不是很开心,他说想他爸妈了,过年他妈妈都没有给他打电话,他打了电话也没人接,他非常担心。”

“还有,他说他舅舅也不让他回去,所以他想偷偷的回去,问我能不能陪他一起。”

安子善深深的拧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道:“过年他妈妈没给打电话?”

“没有!”

“他打回去电话没人接?后来也没回过来?”

“没有!”

确认了一遍,安子善更沉默了,直觉告诉他陆凡的妈妈可能出事了,而他舅舅知道,这就是他舅舅不让他回去的原因。

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舅舅都不敢言语。

“华子,我猜陆凡他妈妈肯定是出事了,否则他舅舅不会不让他回去的。而且当初我在魔都上火车的时候,亲眼看到她妈妈有多在乎他,也不会不打电话的。”

张华大惊,“啊?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告诉小凡?”

安子善摇了摇头,沉声道:“等我找他舅舅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还不知道啥情况,不能让他回去,万一是害了他呢?”

张华猛的点点头道:“听你的,还有个事情,等鱼虾回来后我们一起聚聚,我带李阳一起。”

安子善挑了挑眉,高声道:“李阳啊?好啊,我也想见见他,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很久了!”

张华笑道:“他很好的,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那肯定的,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认可的人也是我认可的人!”

安子善和张华在屋里聊着的时候,客厅里的张明教目光隐晦的不时看向门口,其实自从得知安子善的确切消息之后,他有个问题一直想问问他。

想跟他当面聊一下,当初为什么会帮张华?

为什会主动接近张华?

难道在未来,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变故或者是不同?

这些年,作为神秘局的一员,张明教接触过不少穿越者,王守文就是其中之一,他太清楚这些人了,他们就像神祗一般,能够看到未来的时空变幻和走势。

这些人走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他们会收揽他们知道的资源和力量,在那些耀眼的人物还微不足道时。

当然,如果张华未来是个大人物也就罢了,他就怕张华的未来会成为安子善的踏脚石或者是棋子之类。

那是他不能接受和绝对无法容忍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