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羊肉没吃到,惹得一身骚
虽然安子善心中震惊不已,但在经卫华的眼中他却依然是微笑不语,面色平和的模样,心中更是凛然。

经卫华依然谦笑道:“说笑了,说笑了,都是虚名,我还当不得甬城首富,偌大的甬城,大本事的人多了去了,只是都非常低调而已。”

安子善笑了笑,并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再次提起了出租车上的那个问题,“小凡,你爸妈在任这么久,没有关系好的人能帮忙吗?”

陆凡闻言面色微苦,取了把凳子坐在经卫华边上低声道:“当初爸爸出事后,妈妈就找过,试过了,没有办法,现在妈妈也出事了,我也不知道去找谁了。”

安子善点点头,轻叹一声,他猜到会是这种情况,否则不至于连小女朋友王莹都落井下石了。

想了一下扭头看向经卫华微笑道:“那么老经,陆凡他家里发生的事情你是否清楚?”

经卫华轻轻颔首道:“知道一些,陆副市长去年初因为贪污被双规,现在还在押,而秦行长好像今天上午就宣判了……”

“什么?”

陆凡惊骇欲绝,失声嚷道,“上午就宣判?”

吴玉川也是皱起了眉头,看向安子善沉声道:“少爷,宣判后事情就更麻烦了!”

安子善双眼微眯,看向经卫华肃声道:“老经,阻止宣判,能做到吗?”

经卫华愣了下,忙道:“没问题,少爷稍等。”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陆凡双目含泪一脸期待下,经卫华掏出手机拨了出去,“陈院长,你们法院正在宣判陆少川副市长的夫人秦行长的案子对吧?”

然后安子善就听到电话里头传出一个粗重的声音道:“是的,经老板,马上就开庭了。”

经卫华挑了挑眉,笑逐颜开,“那太好了,帮我阻止宣判,没问题吧?”

粗重的声音沉默了片刻道:“经老板,你知道这个案子是谁主手的,临时阻止宣判没有问题,但我也不能拖太久。”

“能拖多久?”

那个声音说道:“一天,我的最大能力。”

经卫华抬头看向安子善,安子善点了点头,轻声道:“我要见她!”

“可以,还有,给我安排一下,我要见秦行长。”

经卫华笑了笑,同时对电话里的人说道。

“好,半个小时后,来法院门口,我会安排人带你去!”

“行!”

说完后,经卫华挂断了电话,“少爷,只能拖一天,行吗?”

安子善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看向经卫华说道:“此人电话里说,你知道这个案子是谁主手的,是谁?”

经卫华微笑道:“据说是市长路林。”

“路林?哪个路?”

“道路的路。”

“哦,我还以为此人跟陆凡他爸有什么亲戚关系呢!”

安子善轻叹道,随后想了下又问道:“此人跟陆凡家有什么恩怨吗?”

经卫华怔了怔,然后拧眉思索了片刻道:“少爷,我没有听说过他们两家有什么恩怨。”

安子善闻言沉默下来,右手食指轻轻的敲打着沙发,他想起了在壹号公馆门口发生的事情,那个王莹跟魏涛的目的又是什么?

难道是因为陆凡的妈妈即将宣判了?

思索了片刻,没有头绪,抬起头来看向望着自己的三人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法院见下陆凡的妈妈,相信她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陆凡用力的点着头,面色激动双眼颤抖着,连忙站起身,就往外走去。

安子善看到他的样子,笑了笑同吴玉川和经卫华跟了上去。

二十多分钟之后,两辆车停进了甬城市人民法院内,一站在办公楼门口戴黑框眼镜的青年男子快步上前热切的跟经卫华打着招呼,对其他人并不多看。

法院办公楼是一栋双面高层办公楼,安子善抬头打量了一眼,估计有个十几层吧。

众人跟着眼镜男乘电梯上了五楼,这眼镜男在前面带路的时候,余光不时扫视着身后的四人,有些看不太懂。

那个其貌不扬,衣着平平的少年居然走在最前面,甬城首富经卫华都落下小半步,难道这个少年是什么大人物?

什么样的大人物让叱咤甬城的经卫华都不敢逾越半步?

“经先生,秦行长就在屋里等你们,里面没有人,你们进去吧,我在门口等着。”走到走廊西首一扇深红色的木门前,眼镜男停下身来,望着经卫华和其边上的安子善微笑着说道。

安子善看了他一眼,对方目光中的探询和好奇,他尽收眼底,却一笑置之,扭头看向门框边上悬挂的门牌。

审讯室!

经卫华目光扫了一眼安子善,发现对方没有搭理眼镜男的意思,笑了笑回道:“有劳了。”

眼镜男连忙微躬了下腰,推开门,伸手示意他们进去。

安子善当先迈步走了进去,三人紧随其后,眼镜男深深的看了一眼安子善的背影后,轻轻的把门合上了。

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后叼在嘴角,随意的在楼道里溜达起来,目光一直留意着他们进去的房门。

像是在站岗放哨一般。

……

就在安子善众人走进房门的同时,壹号公馆内魏涛家中,王莹的父亲和他父亲都已经赶了回来,刚听他们两人讲完事情的经过。

王父和魏父面色苍白,下意识的对视一眼,片刻之后,王父沉声道:“魏兄,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事情我们算是办成了吗?”

魏父面色非常难看,没好气的说道:“办砸了,这哪儿办成了。还没进门的时候,我安排在法院的人就告诉我,不知什么原因,刚要开庭宣判就停止了。”

“当庭法官说,秦虹那个案子出了点意外,具体什么都没说。你说什么意外?还不是咱们这边办砸了,没有拖住陆凡!”

王父面色更白了,阴晴不定的沉默了半晌又道:“那我们是不是请示下那位?”

“嗨!真他妈的晦气,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事没办成,好处肯定也没了,还他娘的惹了一身骚。”

“我他妈怎么就想不明白了,这陆家小子什么本事,从哪儿找来的这么屌的靠山,经卫华都喊他少爷?”

“少爷啊,我操,这都什么年代了,什么样的背景才会被喊少爷,想想我他妈心里就慌!”

魏父一脸横肉,中年模样留着寸头,随意放在沙发上的手臂有着青色的纹身,至于纹的什么也看不到全貌。

他一边揉搓着后脑勺,一边骂骂咧咧的叫嚷着。

王父目光隐晦的扫了他一眼,眼底有一丝厌恶之色闪过,这魏永洲早年是混子出身,据说83年国家严打之后慢慢洗白了,瞎几把干了很多生意也都不咋滴。

一直到这两年才开始做船运生意,突然就发家了,虽然现在明面上是个正经商人,可是混社会时养成的各种恶习也没有改掉,王父听别人讲他干的船运生意好像也不干净,似乎还有黑社会性质。

这个过程中,王莹和魏涛一句话也不敢说,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小心的望着他们,尤其是王莹一副泪眼朦胧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装的。

魏永洲骂骂咧咧了好一会,才不情不愿的掏出手机打了出去,电话接通的瞬间脸上就堆起了笑容,低三下四道:“佟先生……”

刚说了三个字,一屋子的人就听到对面吼了起来,“魏永洲,事情办砸了,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你还想跟我混,混尼玛!告诉王文汉那个混蛋,讲好的好处都作废了,滚吧!”

听到手机里如同扩音喇叭一样的声音,王父也就是王文汉面色瞬间惨白如纸,魏永洲也是刹那间面色就像奔丧一般,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王文汉瞳孔剧烈收缩着,嚅动了下白惨惨的嘴唇涩声道:“魏兄……问问,好处没了就没了,可是好像我们被经卫华给记挂上了,这事这位不能不管啊!”

魏永洲也是猛然回过神来,忙舔笑道:“佟先生,佟先生,您先不要挂电话,事情没办成是我们的错,可是,可是对方有经卫华的背景,这经卫华不好惹啊,他占了甬城首富的位置几十年了啊。”

“我们因为帮您办事被他给记挂上了,您不能不管吧?”

谁知这话说完之后,对面的人怒气更盛了,如同咆哮般,“你们给老子滚,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好还有脸哔哔,经卫华的事情你们自求多福吧,我警告你们别再烦我,否则不等经卫华找你们,我就饶不了你们!”

“哼!趁我还没改变主意,给我滚远点!两个废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