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四百零六章 开学了
元宵节那天晚上,安子良最终还是没有实现跟安子善一起放烟花的愿望。

因为安家业父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那之前在张桂云的叱喝下,安子良最后挨着扒拉了一遍老爸买回来的烟花,一脸不舍的放了回去,回屋睡觉了。

车祸发生后,惊魂普定的几人连忙跑下桥,去看车上的人有没有大碍。

直到回家,安子善都无法忘记那个司机一身鲜血面部扭曲一动不动的歪倒在驾驶座的模样。

至于为什么两人回家这么晚,是因为忙着帮忙打电话报警,又帮着从镇上来的交警处理事故现场了。

镇上医院来的急救车和医护人员,当场粗略检查了一下司机就面色晦暗的摇了摇头,表示人已经死了。

听到医护人员这般说,安子善的干娘情绪就不稳定了,似乎是受了太大的惊吓,竟然头昏目眩的站立不稳,处理完交通事故后,就倒在了炕上发起烧来。

看到这一幕,安子善面色阴晴不定,走的时候遥遥的望了一眼村头三百米外的那片坟地,浮想联翩。

安子善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刻,他想挪动脚步却仿佛脚底生根的时候,视野右下角的生命时钟剧烈的抖动着,那抖动的强度甚至比元旦前的那一夜还要强烈。

那根指针也同样在转动着,直到安子善被其父拉走,躲过一劫后才停止转动,并且2000年元旦那晚被指针遮盖的细小裂纹又裂开了一些,至少有前次的一倍大。

如果说上次的裂纹太过细小,又恰好被指针遮盖,安子善没有看到的话。

这次的裂纹已经肉眼可见了。

就在车祸发生后,远在京城易算师协会总部地下的时空之盘几乎跟生命时钟同样的频率剧烈的颤抖着,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引发了易算师协会和神秘局一系列的大动作。

而佟家也借此时机,几乎动用了整个家族的力量,达成了一个目的。

不过,这些安子善暂时都还不知道,但他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心中浮现淡淡的危机感。

整个过程安家业如此跟张桂云讲的,安子善就不清楚了,回家后简单的吃过饭,洗漱后他就躺下了。

虽然跟父母说自己睡觉了,但平躺在炕上,被子盖到脖子,只露着脑袋的安子善却瞪大了眼睛望着天花板上挂着的吊扇发呆。

那个司机歪倒在驾驶座上恐惧至极的表情和干娘像是突然魔怔了头昏目眩倒在炕上发烧的情景不停的在他脑海中回放,干娘的模样让他想到了自己上学时发生的一件事。

其实,安子善是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他认为那是无稽之谈,前世看过很多小说之后,他更是认为所谓鬼神可能只是另一个空间的高能物种,或者是人修炼而成的。

但是自己上小学时发生的一件事,却始终牢牢的占据在他的记忆中,无法抹去。

据张桂云所说,安子善幼时体弱,一岁多了才会走路,一两岁的时候经常打针,甚至于曾经在医院度过一次除夕。

大概在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暑假他跟着张桂云去南岭干农活,当然安子善那时候是跟着去玩的。

在他们家的地头上有一棵老槐树,当时正值花期,槐树花对农村孩子来说可是美味,就跟榆钱儿一样,槐树花色淡黄中带着嫩白,味道甘甜爽口。

于是,本来在槐树地下纳凉的安子善蹦跳着,摘着上面的槐花来吃,老槐树下面是一个略高于地面的土包,安子善就站在那上面蹦跳了半晌。

中午回家后,他就突然的开始发起烧来,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躺在炕上。

张桂云看到这一幕可能是想到了什么,就喊来了村里的一个没出五服的姥姥,这姥姥在村里颇有些仙里仙气的名声。

安子善只记得对方在自己身边的炕上放了满满一碗小米,小米跟碗面齐平。

然后对方絮絮叨叨了好一阵,什么先人,大仙之类,什么孩子还小不是有意冒犯之说。

如此一下午的时间,安子善突然感觉身上就舒服了很多,反而犯困起来,于迷迷糊糊之间不小心瞥见那碗里跟碗面齐平的小米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一层。

非常明显的一层,大概有成人指头一个骨节的一半深度。

等安子善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就不发烧了,后来听张桂云说,老槐树下面的那个土包是一个先人的坟头,他在上面蹦跳惹恼了故去的先人。

姥姥摆坛请神之后,对方就原谅了他。

只是因为这一件事,这神鬼之说就深入了安子善的心底,那是他的亲身经历,科学无法解释的经历。

发烧和身体上的不适,他感受明显,这谁也骗不了他。

重生之后,又出现了生命时钟和易算界的种种,安子善更是笃信不疑,而今晚发生的事情,干娘突然的发烧和那个司机死不瞑目的模样,让他想起了这件陈年旧事,跟自己幼年时的遭遇很像。

想到这些,安子善也不是非要理出个是非曲直,只是下意识的想想而已,而且他感觉这个世界似乎越来越神秘了。

胡思乱想了很久,他也没有想过要看一眼生命时钟,只是想的有些累了之后,就昏沉的睡了过去。

安子善睡着之后,却不知道,有很多人失眠了。

安家业和张桂云躺在炕上窃窃私语的聊着晚上发生的事情和那惊险的一幕,张桂云后怕不已,直言以后不许安子善再干这种事。

至于张桂云口中的这种事是改变别人命运的事,还是指其他,就不得而知了。

在华国西南方的一座名山大川中,一身着青色道袍的须发皆白的老者矗立在一座像是道观模样的庭院中,望着深沉的夜空,双手轻轻的舞动着面露惊色。

京城青龙湖别墅区,一栋最靠湖边,视野开阔,风景极好的别墅内,唐柔身着一身绛红色长裙矗立在露台上,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夜色中寂静幽深的青龙湖喃喃自语,“这究竟是不是他引起的?”

2000年2月21日,正月十七,星期一,安子善和安子良开学了。

这是安子善的初四下学期,也是安子良的高一上学期。

早上,安子善迎着朝阳和覆面的冷风赶到学校,还没有把自行车锁好,手机就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