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剧变之始
安子善愣住了,脸颊的泪痕未干,心头却开始悸动万分,望着状若癫狂的唐柔,狂跳不止。

他艰难的咧了咧嘴,轻舔了两下突然干燥的嘴唇涩声道:“柔姐姐,阿姨已经去世了,这谁能帮你,我……我又不是孙猴子,求不来起死回生的神丹妙药啊。”

“你……你是不是搞错了?”

前世安子善看过不少这样的书籍和文章,很多人遭遇了巨大的悲痛之后,从表面上看似正常,实际上心理已经偏执、癫狂了,状若正常的人,一旦处在某一个点上,就会爆发。

他怀疑唐柔就是如此,看似正常的面孔下,实际上因为她母亲的去世,已经失心疯了,人都死了七年了,怎么可能救活,尸体也早就烂透了吧。

这世界上有没有神仙,安子善不知道,但如果真的有,也肯定不是自己,西游记里演的,人死后魂归地府,要救一个死了七年多的人,还要去地府索要魂魄吗?

安子善认真的想着,猛的颤抖了一下,暗骂道自己难道也失心疯了,还真的在分析怎么救人,疯了疯了。

铁定是脑子坏掉了。

然而,对于安子善说的话,唐柔却毫无反应,只是面露哀求之色痴痴的望着他,呜咽着说道:“善小弟,我没有骗你,这话是师父告诉我的。”

“你知道的,易算师有四大境界,半卦境、望颜境、通神境和如仙境,师父他老人家就是接近如仙境的易算师,他算出来的,怎么可能有假?”

安子善懵了,唐柔说的每一个字炸响在他的耳边,如仙境的易算师?

她师父算出来的,自己能救她妈妈?

靠什么救?

难道是?

安子善的产生了一种非常不真实的错觉,心跳仿佛都停止了,胸口猛然沉闷起来,强烈的窒息的感觉涌来。

“算……算出什么来了?”

唐柔目露希翼之色,双手扒着安子善的肩头,目光颤抖着说道:“师父说,如果时空之心和时空之盘合一,完整的时空之盘可能就有操控时空,逆转阴阳的威力,就……就能救妈妈了!”

安子善瞪大了眼,双目外凸,如果不是有眼眶的限制,早就飞了出去,他猛然厉吼道:“操控时空,逆转阴阳!开什么玩笑,柔姐姐,你睁大眼睛看看,你看看这周围,这是真实的世界,这不是科幻片,这也不是西游记……”

“这神话传说中才有的事情,怎么可能出现,那就是个盘子,还不知道怎么造出来的个盘子而已,明白吗?”

“这话你怎么也能信,醒醒吧,好吗?”

“阿姨去世,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很难过,很悲伤,可是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走下去,人生还很长,不要陷入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中行吗?”

“不……!!”

唐柔面色突然凄厉起来,猛的推开安子善,盯着他嘶吼道:“我很清醒,我现在很清醒,你明白吗?我相信师父,我更相信时空之盘有这样的能量。”

“你不明白!你不知道多少人为了时空之盘生存,打着时空之盘的心思,甚至那祸乱十年的文道洪流都是因为时空之盘引起,你知道吗?”

“我没有陷入妄想和幻想,从妈妈去世后我没有一天不想让她活过来,我曾经痛不欲生,是师父给了我希望,给了我生的希望,师父不会骗我的!”

安子善被她推了一把,脚下微微踉跄,扶住了木栈道的扶手,望着面容凄厉,似颠似狂的唐柔目光复杂无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妖娆的气质御姐居然会有这么一面。

那种不真实的感觉突然更加强烈了,安子善有些头昏目眩,扭头看向周围,盯着河面,望向垂柳,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梦?

就像前世自己看过的那部电影,盗梦空间里面演的一样,这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

自己根本就没有重生,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吗?

如果不是梦,怎么会这么反科学,还有各种时空来客,还有能够操控空间,逆转阴阳的时空之盘,这不就是奇妙诡秘的梦境才会出现的吗?

安子善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心绪起伏愈加剧烈,他没有注意到视野右下方腕表表盘大小的时空之心疯狂的抖动着,曾经出现的那条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宽。

唐柔愣住了,望着眼前面色瞬间惨白如纸,扶着木扶手浑身如筛糠般颤抖的安子善面色大变,猛的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就要委顿在地的安子善摇动起来。

“善小弟?你怎么了?你醒醒!醒醒啊……”

唐柔用力的摇晃着安子善,望着他失魂落魄般呆滞的目光心头狂跳不止。

你不能出事,你是我全部的希望,你是我活下去唯一的理由!

不知道在哪儿,一个声音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自己,从远及近,越来越清晰,随着这个声音的呼喊,安子善慢慢的回过神来,散乱的目光渐渐有了焦距。

面前一个面容俏丽无双,却眼含泪水,惶恐万分的女子目光焦急的看着自己,就像从一个嗡鸣不止的世界中突然来到了静谧的空间。

短暂的突变,让安子善怔怔失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刚才就在那一瞬间脑海中传来疯狂的嗡鸣声,各种纷乱的声音涌入了自己的脑海。

眼前也出现了像幻灯片一般的幻像,各色人,各种物,悲欢离合,嬉笑怒骂。

就在他以为脑袋就要炸了的时候,被唐柔给唤醒了。

安子善瘫坐在木栈道,靠在扶廊上,面色依然苍白如纸,嘴唇轻轻嚅动着,声若蚊蝇有气无力道:“柔姐姐,我这是怎么了?”

唐柔蹲在安子善面前,面色惶急,惴惴不安道:“我也不知道啊,你突然就面色白的吓人,然后靠着这扶廊就要倒下去,就跟失魂似的,我喊了你好久,你才回过神来。”

“善小弟,你感觉好些了吗?你可吓死姐姐了,你可不能出事啊,你要出事姐姐还怎么活啊,呜呜……”

这一幕幸亏没被外人看到,否则还以为这是一对正闹矛盾寻死腻活的小情侣呢!

安子善也是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轻轻的喘息着,一脸无语的看着唐柔缓缓说道:“柔姐姐,不要这么说,你这么说会让人误会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什么关系呢!”

一边说着,安子善感觉到力量慢慢在身体里复苏,四肢有了掌控感,而不是刚清醒过来时那种软绵绵的感觉,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唐柔看到他的面色不再那么苍白,从脸颊开始泛起了血色。

唐柔眼看着安子善好了起来,破涕为笑,抬手轻轻捶了他胸口两下,唾道:“小屁孩,占姐姐便宜呢,你好起来我就放心了,刚才可是吓死我了。你这样子,比当初在咱们协会地下,时空之盘那个屋子前的一幕还吓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唐柔刚说完,安子善就瞪大了眼,注意力瞬间投射到视野右下角的生命时钟上,腕表表盘大小的时钟快速放大,悬挂在视野的正前方。

“这……这……”

安子善面色骇然的瞪大了眼睛,恐惧的望着生命时钟上那条成人指甲盖宽的裂隙。

发生了什么,时空之心怎么突然裂开了这么大的缝隙!

那条指甲盖宽的裂隙黝黑深邃,安子善直直的盯着,一股寒气从心底缓缓升起。

裂隙就像漆黑如墨的深渊,吞噬着安子善的心神,让他惶恐不安又恐惧万分。

唐柔猛然发现安子善又呆住了,目光痴痴的望着前方,眨也不眨。

“善……”

她面色再变,刚准备喊安子善的时候,安子善却已经回过神来,两腮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抖动着,看向唐柔涩声道:“柔姐姐……,你师父算出来我能救阿姨吗?能跟我详细说说经过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