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这是云泥之别
那个夜晚,在春风习习的露台上,安子善搂着唐柔半躺在沙发上到了很晚,虽然他心中不时的悸动和燥热,却也是知道不是吃掉她的时候。

可怜的某狼前世也是尝过肉味的人,重生后一直没有再品尝,这一个浪漫旖旎的夜晚,搂着身着露背低胸装的唐柔,感受怀里祸国殃民级的性感娇躯,却不能上下其手。

还要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绅士模样,那滋味忍的甚是难受。

也不知唐柔是否有感觉,想来生于豪门世家的她对男欢女爱的事情不会陌生。

躺在安子善怀里倾诉衷肠的时候,时不时的就扭动一下自己的身子,让那柔软嫩滑的脊背时而紧贴着安子善,时而让半躺的安子善目光可以饱览自己胸前的绝色风光。

安子善也不知道这妖精是不是故意的,总之憋的愈加痛苦,仿佛一个饿了两宿的旅人,猛然看到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口水都快流尽了,就是吃不着。

就在安子善不想再忍,伸出魔爪惩罚这个妖精的时候,对方却笑嘻嘻的说了声晚安后跑开了。

回到唐柔给自己安排的屋子,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安子善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晚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那么不真实,然而唇角残留的余香和指间依然记得的柔软嫩滑告诉他。

这都是真实发生的。

唐柔告诉安子善这间屋子没有人睡过,是安排佣人秦妈专门收拾出来的,以后这个房间就是他的专属房间了。

这个房间跟唐柔的闺房一样,都是朝南向的,可以俯瞰青龙湖风光的最好的位置。

房间里的布置很是用心,大概五十多平的卧室里,一张两米长的大床摆在最中间,床单和被罩是浅粉色。

当时唐柔解释的时候羞涩的说,那是自己用的,安子善嘿嘿傻笑不语。

其他的东西,譬如床头柜,一个简单的像是木质台阶一般的书架,一张现代简约风格的书桌和椅子,还有一组乳白色整体衣柜,都是刚买的新的。

最最重要的是,衣柜里居然有好多衣服,安子善可以穿的全套的,从头到脚,除了内裤。

安子善好奇的试了一下其中一套牛仔衣裤,自己穿上居然合身的很,他震惊的问唐柔怎么会知道自己穿的尺码。

唐柔拧了拧鼻头骄傲的回道,看一眼就知道了。

安子善居然信以为真,实际上是唐柔为了布置这个房间,居然用了一次通神易算,安子善的尺码和喜好的颜色等等,都让她算了个遍。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草率的通神易算了,半年才能用一次的通神易算就这么浪费掉了。

辗转反侧到凌晨两点多,困意袭来的安子善嗅着被褥里依然残留的唐柔的体香,沉沉睡去。

“咚咚……”

“吱哑……”

清晨,安子善还迷迷糊糊的便听到一阵轻缓的敲门声,随后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门便被推开了。

唐柔穿着一条香槟金色的吊带睡裙,睡裙的下摆是白色蕾丝花边,踢踏着一双粉粉的,鞋背上有两只萌小兔的拖鞋就走了进来。

“啊?……”

安子善睁开惺忪的睡眼,猛的看到这一幕,吓的他大喊大叫起来,“柔姐姐,你怎么……你怎么突然进来了,我还没穿衣服呢!”

安子善好慌,他打小喜欢裸 睡,身上此刻还光溜溜的。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醒过来后就感受到身下湿漉漉的,这……卧槽……难道是梦遗了?

这要让唐柔看到,岂不是一朝名声尽毁。

而且,此时此刻身下还一柱擎天,乍看到唐柔这副性感的睡裙,春光闪泄的样子,安子善感觉身下胀的更难受了。

唐柔眨眨大眼睛,粉红色的唇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随即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在安子善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缓缓的走到了他的床边。

轻轻的坐下去之后,伸手抓住了被角,慢慢的拽了起来。

“啊?你要干什么?女人,我可告诉你,我是裸 睡的,身上此时光溜溜的,你要不怕就掀吧!”

安子善心头突突直跳,转而一想,自己慌个屁,她要敢掀,我就敢吃。

谁让她大清早穿的这么性感、暴露来挑逗自己。

没人告诉你不要在早上起床的时候挑逗你男人吗?

“嘻嘻,小屁孩,我怕你啊,我就掀、就掀,嘻嘻!”

唐柔美眸轻挑,斜昂了昂小脑袋,一副毫不畏惧的模样,轻嘟着小嘴笑吟吟的瞪着安子善。

安子善睁大了眼,日,我还不信了,还能被你给威胁了。

瞅着床边坐的这个女人,安子善在她猝不及防之下猛的坐了起来,伸出双手把唐柔揽倒在床上,对着那片嘟起来煞是好看的樱唇就吻了上去。

“唔……唔……”

唐柔慌乱的摆动着凝脂般嫩滑的双臂,发出一阵阵意味不明的低吟,在安子善猛烈的攻势之下,瞬间就怂了。

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把将安子善推开,躲过了那双刚刚伸到自己胸口的魔爪,慌不择路的夺门而逃。

所有伪装的镇静,都在安子善刚把手触及到自己胸前那对跳脱的肉球后,土崩瓦解。

薄薄的蚕丝睡裙丝毫无法阻挡魔爪的侵袭,丝丝热力透射而入,敏感的她白嫩修长的脖颈瞬间染上了一层红霞。

“嘿嘿……,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望着唐柔夺门而逃的背影,安子善坐在床上一脸贱贱的坏笑,笑完还抬起右手放在面前闻了闻。

嗯!真香!

把捣乱兼挑衅的妖女给吓走,安子善慢慢腾腾的穿上唐柔给准备的一身分体的浅蓝色睡衣,进了卧室里自带的卫生间。

一阵操作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穿上衣服,叠好被子,收拾完床铺便出了门。

一楼的餐厅,唐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那儿了,正襟危坐的模样,看的安子善暗笑不止。

唐柔很郁闷,望着走来的安子善穿的那一身牛仔衣裤,眼前一亮,可是对方嘴角那若有如无的坏笑,让她羞恼不已。

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

桌子上摆的早餐有点丰盛,一叠荷包蛋,一小盘油条,还有几个包子,还有几叠安子善没看明白是什么咸菜的东西。

两个人面前摆着两杯热气腾腾的牛奶,安子善在唐柔身旁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柔姐姐,我们吃完饭就走吗?”

唐柔美眸瞟了他一眼,闷声道:“嗯!”

安子善轻轻点头,看了一眼忙前忙后的佣人秦妈,刚准备张口说让对方坐下一起吃吧,却猛然想起,对方只是唐家的佣人,专门照顾唐柔饮食起居的。

而唐家究竟什么规矩,佣人如何吃饭,他一概不知。

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开口,是对是错,对唐柔来说,算不算越俎代庖。

想到这儿,他面色一黯,情绪低沉下来,不管是前世今生,自己跟唐柔其实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生活的轨迹,成长的轨迹完全不同。

现在还没有太多的交集,就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不知道以后会如何。

若是三观不合,就算靠激情走到一起,以后也会焦灼痛苦。

这一刻,安子善莫名的有些拘谨起来。

他非常不喜欢这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不喜欢这种来自于外界环境的压迫感。

这细微的变化,唐柔并未察觉,她正低头喝着牛奶来掩饰自己的羞恼。

于是,这顿早餐在诡异的气氛中度过,只有两个人咀嚼食物的声音偶尔响起。

安子善注意到,秦妈似乎一直站在厨房门口望着餐厅,不知是随时候着主人家的吩咐,还是在观察什么,他瞥了两眼,没发现什么异常。

便没再多看,毕竟直勾勾的盯着对方是很不礼貌的。

秦妈是一个面相慈和的中年妇女,年龄在五十多岁,衣着很是简素,静静的站在厨房门口望着餐桌上闷头吃饭的两个人。

那个女孩是她从小看大,唐柔七岁多的时候,秦妈就来了,从那之后一直贴身照顾着唐柔。

她也没想到对方会带一个男人来家里过夜,她一直以为唐柔让她布置的那个卧房是给唐书偶尔小住的呢。

当她意识到是给这个少年住的时候,她惊呆了,那刹那间她就意识到唐柔恋爱了。

此时认真审视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秦妈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京城排名第三的世家大小姐,怎么会看上面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孩子。

对,秦妈这么多年的阅历,一眼就看出来安子善还是个孩子,最多也就十七八岁,可是对方的言谈举止却完全没有一个孩子的样子。

怎么说呢,秦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安子善。

嗯,如果一定要找个词,秦妈想到了老成这两个字。

一个小小少年,老成的像是成年人,秦妈很是匪夷所思。

她本以为唐书会阻止唐柔,把这个少年赶走,却不曾想结果差点让她惊掉下巴。

唐书居然同意了。

不过临走的时候,唐书也嘱咐她,尽可能的多观察这个少年。

还有,照顾好唐柔,不允许双方发生更亲密的关系。

所以唐柔并未发现,昨晚他们在露台的时候,秦妈一直守在露台旁的门后面。

今天早上唐柔进安子善屋的时候,秦妈就静静的站在门口。

相对于唐书的吩咐,另外一个在早上突如其来的电话,更是让她苦恼不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