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零三章 危机
神道面色微黯,轻叹一声道:“唉,苦了这孩子了。当年,发生了那件事后,她整日郁郁寡欢,甚至寻过短见。我没有办法,才将这个可能救她母亲的方法告诉她。”

“我也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能够找到时空之心,当初为了寻找时空之心,她硬是忍受了深山老林的孤独,跟我这老头子待在峨眉山,学习易算之术。”

“她学习易算之术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能够进入易算师协会,成为副会长。因为易算师协会和神秘局才是最靠近时空之盘和时空之心的,小善你不知道这孩子为了复活她妈妈付出了什么。”

安子善愣了下,目露复杂之色,低头看了眼伏在怀中的唐柔,目光变的温柔无比。

照周处曾经跟自己说的,如果要达到通神境易算师的水平,需要的时间非常漫长,一个处于青葱年华的姑娘,远离繁华的大都市。

在这深山老林中,学习枯燥无味的易算之术,只是为了更方便的去寻找时空之心,从而复活自己的母亲。

真的是太有毅力了。

神道又是说道:“小善,你把她抱起来,我带你去她的房间,让她睡会儿吧,希望睡一觉之后,她能放下心头的执念。”

安子善点点头,轻轻的把唐柔横抱而起,此时安子善才发现,她真的好瘦。

但是身材却真的很好,他估摸着唐柔可能一百斤都不到吧!

神道看了跟在身边小心翼翼的安子善一眼,沿着廊道往内院方向走去,轻声道:“当年她在我这学习易算之术的时候,她就住在这个房间,这么多年,我一直给她留着,每天都会打扫。”

一边说着,神道走过廊道后右拐推开了第一个房间的门,“这些摆设也都没有变过,都是当初的样子。虽然这孩子现在不住这儿了,不过每年她都会来看我,只是很多时候我不允许她来而已。”

安子善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抱着唐柔跟着走了进来,打眼看去。

古风古韵的房间,右手边靠墙放置了一张帷幔带几榻床,床四周是一个架子,架子上挂着白色的帷幔垂落而下。

靠后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高腿案几,桌面上有一面圆镜,镜框都是红色木质,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安子善没看明白做什么用的。

暗自猜测可能是姑娘家使用的家伙事儿。

床铺收拾的很干净,安子善轻轻的把唐柔放在床铺上,扯过边上的摸着有些丝滑的被褥给她盖上。

睡着的唐柔,很是好看,鼻头挺挺的,长长的睫毛覆盖而下,面上的皮肤很是紧致白皙,火红的樱唇甚是诱人。

安子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低头轻轻的吻了她一下,然后放下了两旁遮挡风尘的帷幔。

神道低声道:“被褥我都晒过了,前些日子天气不错。这孩子曾经跟我说她喜欢被褥之间有阳光的味道,我都记着。”

安子善愣了一下,扭头看向神道动容道:“神爷爷,你对柔姐姐真好,这些小事你都记在心里。”

神道笑了,“也不算是小事,大事和小事并无什么区分,与人有用,能得喜乐的事情,都是大事。”

安子善点点头,这个观点他认同,事无巨细,真正对一个人好,那么只要对这个人好的事情都是大事。

两人就这么站在床前,也不知唐柔为什么会睡的这么沉,可能是因为昨夜睡的太晚,而今天又听闻神道说的事情,精神受到了刺激的原因。

安子善暗自揣测道。

神道目中有些许的阴翳,看了睡姿安详的唐柔轻声对安子善说道:“小善,让她在这睡吧,我们去前厅坐坐,神爷爷还有点事情想问问你。”

“好的,神爷爷。”

安子善低声应道,最后又看了一眼唐柔后转身出了门,他没有看到,跟在他背后的神道,其指间透出一丝光芒一闪便到了躺在床上的唐柔额前,消失不见了。

光芒消失后,唐柔的呼吸更沉了。

安子善走出房间后,便站在门口,等神道走出后,上前两步,轻轻的把房门关上。

神道本来欲伸手关门,见状就停了下来,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安子善,没有说话。

两人再次来到前厅,坐在之前的位置上。

安子善看了一眼重新冲泡茶水的神道,轻声说:“神爷爷,你从你们那个时代来到现在,已经生活了快二百年了吗?你们是不是修炼得道后,就能长生了?”

这个问题,那会安子善就想问了。

前世他看过那么多小说,要说最渴望的事情,那就是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成为身负绝世武功的大侠。

看仙侠小说时,成为修炼得道,飞天遁地长生不老的仙人。

此时,一个似乎是得道仙人的神道在自己面前,那好奇心跟猫爪似的挠着安子善的脚心。

手里端着茶壶,灰褐色的茶水缓缓从壶口倾倒而出,骤然闻听这样的问题,神道笑了,“长生何其难,那个境界只有大巫之上才能达到。但永生不死,我还没有见过。”

“像我们巫祭,也不过不足千年的寿元。而我现在,在这个时空存在了一百九十六年后,也接近了寿命的极限了。”

“唉!”

安子善眨了眨眼,又是问道:“神爷爷,你们巫祭可活千年啊,这个巫祭的力量,我真的不能修习吗?你收我为弟子吧!”

神道苦笑,“千年寿元也不过是眨眼而逝啊,只有大巫才最接近神,巫祭距离大巫还有让人绝望的距离。至于巫祭的力量,小善,不是神爷爷不传你,而是你真的不能修。”

“地球上已经没有了灵气,所以无法修炼。你看现在人类为什么发展科技,就是因为修炼之道已经堵死了。”

安子善一脸遗憾之色,讷讷道:“唉,可惜了。修真高手在都市的梦,算是没了。”

神道愣了下,并未接他的话茬,而是眼神微转后问道:“小善,我问你,你第一次去京城,看到时空之盘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安子善微怔,脸上露出思索之色,片刻之后缓缓说道:“特别的感受倒是没有,就是心悸的厉害,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儿,安子善忽然想起京城佟家的事情,连忙说道:“神爷爷,京城佟家的事情,我还没有机会亲自跟您说一声感谢的,谢谢您的帮助。”

神道微愣,猛然想起那个给他打电话求助的男子,当年还是年轻小伙的时候,什么也不知道就被忽悠进了神秘局。

世事真是阴差阳错啊!

他嘴角浮起和煦的微笑,摆摆手道:“不必道谢,我也没有做什么,随口吩咐一声而已。不过,佟家这些年来,很多事情做的是有些过了,得势掌权后,愈发的肆无忌惮。”

咦?看来神道跟佟家的关系并不和睦啊,安子善眨巴着眼想着。

“神爷爷,我听柔姐姐说,当年你跟老周的师父一起创建的易算师协会。我问老周,他也不告诉我,老周的师父是谁啊?”

安子善好奇的问道,“如果你们还在易算师协会,我估摸着佟家就不会这么嚣张了。”

神道意味深长的看了安子善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周处这孩子不告诉你,自然是他师父的吩咐。我那会说过,地球上绝大多数都是凡人,而这周处的师父就是其中一个非凡人。”

安子善大惊,“他也是巫祭?”

神道摇头,轻笑道:“不,他不是。他的名字叫陆机,他来到这个时空是意外,跟我的情况并不同。”

“陆机?难道是那个陆机,西晋时期二陆之一的陆机。”

安子善愣了一下,猛然想起了这个历史人物,似乎周处也是西晋时期的人物,至于是否师从于陆机,他就记不清了。

“对,是他,你说的没错,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啊!”

神道轻叹一声说道,这语气和神色看的安子善若有所思。

安子善想了一会儿,再次问道:“神爷爷,假如我身上这个生命时钟真的是时空之心的话,该怎么让它跟时空之盘合一呢?”

“我只能看到它,也碰不到,摸不着。”

神道抬手捋了一下自己的胡须,面色微沉道:“这如何合一,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据榆罔主君所言,似乎让两者相接即可,其中蕴含的时空之力会自动修复。”

“但,时空之心已经对你认主,这种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啊?认主?神爷爷的意思是,我是时空之心的主人了?”

安子善大惊失声,目光炯炯的望着神道。

“对,这是匪夷所思的情况,你只是一个凡人,时空之心为什么会认你为主,没人说得清,这种情况我也没有遇到过。就算在我神农氏,那个时空也没有出现过神物认主凡人的事情。”

神道面色凝重的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这种情况是福还是祸,现在尚不可知。”

安子善的面色变了,瞳孔颤抖着,涩声道:“神爷爷,假如时空之心跟时空之盘合一了,我……我会有生命危险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