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零六章 苏醒
安子善就跟呆子一般傻愣愣的坐在床上,跟很多从梦中惊醒的人一样,心有余悸。

此时梦里被那个红色闪电劈中的剧痛依然回荡在脑海中,记忆犹新,只是已经记不太清那红色闪电从哪儿冒出来的了。

“你醒了?”

旁边一个温和的声音轻轻传来,安子善闻声扭过头去,只见神道坐在一张案几前,案几正是在床头的右侧。

而安子善猛然惊醒后,从床上坐起是面向床尾的,所以没有看到旁边坐着的神道。

他一脸怕怕的模样,望着神道诧异道:“神爷爷,我怎么在床上躺着呢?刚才做了一个噩梦,吓死我了,梦到自己被雷劈,真他妈疼啊。”

神道目光微动,唇角轻翘,微笑道:“你记不清之前发生什么了吗?”

“梦境都是相反的,不必在意。”

安子善点点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后道:“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在前厅跟你聊天来着,然后就没印象了。”

这就对了,神道暗自想着,然后一副担忧的模样看着安子善轻叹道:“也不知道你怎么了,我们正聊着,你突然晕倒了,毫无征兆。然后没办法,我就把你安排在这个房间躺下了。”

“我给你诊了脉,从脉象看却是没什么病症,想来你可能是过于忧虑了。”

安子善愣了下,抬头拍了拍脑袋,嗯,还有点疼,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晕倒呢?

关键是之前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就算晕倒也至少有点印象吧?

安子善心头有些沉闷,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直觉告诉他,自己不仅仅是晕倒这么简单。

不管是前世今生,都没发生过这种晕倒后毫无记忆的事情,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是在峨眉山神道这个地方。

难道这个地方有点邪乎?

他胡思乱想着。

神道目光闪烁,望着低头不语,暗自沉思的安子善,心头微动,“小善,既然身体没事,就不要担心了。小柔这孩子的事情啊,还需要你多劝导,我看着她似乎对你很是信任。”

神道突然发声,安子善也不再多想,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好的,神爷爷,你放心吧,柔姐姐我会多劝劝她的。只是,复活她妈妈这件事,困扰了她这么多年,我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放下的。”

说到这儿,安子善顿了一下后又是问道:“神爷爷,我想问一下,既然时空之心已经认我为主,假如说……我说的是假如啊,时空之盘完整合一之后,我能操控时空之盘吗?”

“这时空之盘都有哪些功能啊?”

神道微微错愕,沉默片刻后缓缓说道:“按理说,你没有超凡之力,是无法操控时空之盘的。”

“但世间万事万物并无绝对,譬如在你之前我也没有见过能够令神物认主的凡人,所以你可能拥有操控时空之盘的能力。”

“至于时空之盘有哪些功能……”

神道陷入了回忆中,显然是在回想他们那方时空中发生的事情,安子善静静的看着他,也不打岔。

过了好一会儿,神道幽幽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当初那黄帝操控时空之盘时,时空之力纵横战场,除了可以透过时空之盘操纵时空之力攻击敌人外……”

“其最强大,最令万族恐惧的却是时空回流和复活之能。”

安子善瞪大了眼,颤声道:“时空回流?复活?啥意思?”

神道目光复杂的看了安子善一眼,心知这时空之心自己已经不可能拿到手了,既然已经跟安子善灵魂合一,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夺走了。

就算杀了安子善,这时空之心也会遁入时空而消失。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更可怕的是他再也无法回到神农氏部落了,那些族人,再也无法相见了。

神道面色哀戚,但却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在他的心里,部落的兴衰存亡比什么都重要,如果自己不能带回时空之盘,那神农氏部落就真的再无机会崛起,将会永远被轩辕氏压制甚至吞并。

想到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时空之心,神农氏即将亡族,而自己也会在这方陌生的时空寿尽而终,神道面若死灰,沉默了下来。

安子善愣住了,神道这是怎么了,突然一副很难过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嗯,可能性蛮大的。

他眼珠一转,轻声道:“神爷爷,你怎么了?”

神道回过神来,又是叹了口气,目光有些迷茫的摇摇头,随口说道:“没事,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

“这时空回流呢,我亲眼见黄帝在战场上用过,短暂的控制一方时空,让时间退回到某一个时间点,至于能够控制的时空大小,还有时光倒流的长度。”

“就要看修为强弱了,当时……黄帝啊,以大巫巅峰之力控制了整个战场,硬是在轩辕氏即将战败之际回到了战争开始之时。”

“简直……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啊。”

“哦……这样啊……”

安子善明白了这时光回流的功能,说白了就是令时间倒流呗,很好理解。

至于神道说的当时黄帝有多么牛掰,安子善丝毫无感,关键是神道也没说战场多大,时间倒退了多久。

更主要的是没个对比,有对比才能彰显强大不是。

“神爷爷,那复活的意思就是把死去的人复活吗?你亲眼见过?”

安子善想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神道点点头,目露不满之色,轻斥道:“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我知道完整的时空之盘有这样的威能,这些都是我神农氏最后一任炎帝榆罔主君亲口告诉我的,岂能有假。”

安子善面露讪讪之色,忙道:“炎帝说的,肯定就是了,神爷爷我没别的意思,并不是怀疑,而是好奇。”

然而神道却依然面露不快之色,显然没有了谈兴,遂站起身来,随口说了句,让安子善去喊唐柔起床,去前厅吃晚饭,便离开了。

“唉?”

安子善傻眼了,这老头子好大脾气嘛,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至于上这么大火不。

坐在床上安子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真是个老小孩啊!”

嘟嘟囔囔的说了一通后,他扭头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屋子,跟唐柔住的那间差不多的格局,除了床是普通的木板床,没有帷幔。

“噗通”

打量了一圈后,安子善重重的再次躺在了床上,嗯,褥子铺的挺厚实,一点没感觉到硌得慌。

走出安子善房间的神道,面色瞬间苍白起来,血色尽褪,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连忙靠在廊道的内墙上,深深的喘息着。

夺魂祭阵失败,不知何故安子善的身体自主的吞吸神道的巫祭之力,神道掐诀取消了巫祭之力的传输依然没有效果。

无奈之下,他催动了逆转之术,强行的打断了夺魂之术承受了秘术的反噬。

安子善昏迷了近三个小时,他才重新掌控体内紊乱的力量,但内腑的伤势却不是朝夕可痊愈的。

神道自身有五成的巫祭之力进入了安子善的身体,但伤势平复后的他详细探查过安子善的身体,却依然没有发现丝毫巫祭之力存在的迹象。

对神道来说,安子善实在太神秘了,在他身上发生了太多不可能。

似乎这个人就是为打破常规而生的。

如此巨量的巫祭之力究竟去了哪儿,神道也不知道,不过他猜测这些变故可能跟安子善体内的时空之心有关。

他想重新夺回自己的力量,但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结果,只能作罢。

内腑刚刚涌起的如潮水般的痛楚渐渐消失,神道再次站了起来,慢慢走了。

安子善目光呆滞的盯着房顶,脑子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过了一会儿才慢慢起床,走了出去。

走出门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所睡的房间就在唐柔的房间边上。

两人的房间跟神道的房间正好隔着天井相对。

他走到唐柔的门前,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恰好跟床上刚睁开眼的唐柔四目相对。

“柔姐姐,你醒了啊!”

安子善笑嘻嘻的说道,随手关上门,大步来到她的床前坐了下来。

唐柔唇角带笑,火红的樱唇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大眼睛眯起道:“我也是刚醒,正准备起床,你就进来了。”

“我这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睡了好久了,天都黑了。”

安子善笑道:“可不是嘛,这会儿都下午六点多了,你睡了一下午呢。是不是昨天晚上失眠了,没有休息好啊!”

说到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坏坏的笑了起来。

唐柔不由得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两个人在露台上待到那么久,说着各种各样的情话,双颊不由飞起两团红晕。

“嘿嘿……”

看到唐柔羞涩的模样,安子善坏笑的更猖狂了。

他这幅模样惹的唐柔羞恼不已,薄怒覆面道:“你先出去,我收拾下就出来。”

一边说着,还伸出双手使劲的推着坐在床边的安子善。

“好好,别推,别推,要掉下去了。”安子善笑嘻嘻的嚷嚷着。

目光亮闪闪的盯着唐柔,猛的低下头亲了一下她的红唇,跳开去,乐呵呵的逃离了唐柔的房间。

唐柔双眸含情的瞪了眼跑掉的安子善,目光慢慢的黯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