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重生前的你……?
王文华笑呵呵的迎向秦会问道:“秦局这是从哪儿回来?”

秦会脚下稍顿,笑道:“刚从张局那边回来,讨论一下招商引资会的安保事项,怎么王局这是出门?”

王文华回道:“嗯,赶个饭局,秦局一起?”

秦会抬手看了一眼明晃晃的腕表,挑眉道:“呦,没注意时间,这都十二点了。饭局我就不去了,办公室里还有点事要忙,等会儿啊,我去单位食堂随便吃点就行,哈哈。”

王文华拍了下秦会的手臂打趣道:“我们县局的劳模,要注意身体啊!不去算了,我就不勉强秦局了。”

“改天我做东,请秦局喝点,对了,我打算请安少一起坐坐,不知秦局能否帮我个忙,约下安少呢?”

秦会愣了下,转而面露会心之色,轻声道:“你这口口声声说请我喝点,原来我是跟着安少沾光的啊。这个事我估计安少不会同意,毕竟他还小,不喝酒。”

“我年初的时候请他,还是因为家里妹妹和妹夫从甬城过来,找了这么个由头,才好不容易把他约出来。”

王文华面露失望之色,叹声道:“唉,不会吧,这就难办了。”

秦会笑道:“没办法的事情,这安少明面上也才是个初中生而已,家里父母管的严,哈哈。”

说到安子善父母的时候,秦会眉头一挑,咦声道:“诶?你还别说,这个时候还真有机会约安少出来。”

王文华眼一瞪,忙问道:“什么意思?”

秦会笑道:“听张局说,上午安少的父亲出发去省城了。而家里他母亲又不怎么管事,是个好说话的人,所以……你懂的,王局!”

秦会挤眉弄眼的说着,王文华愣了愣,眼底闪过一道亮光,瞪眼道:“哦……懂了懂了,安少他爸不在家,没人管他了?”

秦会一幅孺子可教的表情,轻轻颔首,王文华猛的拳掌相击一下,兴奋道:“这事儿靠谱,不知安少他爸要去省城多久,我得好好准备一下。”

秦会眨眨眼道:“少不了半个月,准备个宴席,时间足够了。”

王文华满面春风的大笑着,拍了拍秦会的肩膀感激道:“那我就放心了,秦局帮了我大忙啊,等我准备好告诉秦局,到时候就麻烦秦局帮忙联系安少了。”

秦会大包大揽的笑着,“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王文华开着一部警车走出县局门口时,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站在办公楼门口的秦会,嘴角翘起丝丝诡异的笑意。

……

一部开往山阳初中的黑色轿车上,安子善半放倒座椅,悠闲的躺在副驾驶座上,目光百无聊赖的望着路边快速滑过的风景。

吴玉川瞥了一眼状若慵懒的安子善,笑道:“少爷,您现在还去学校上课的意义何在呢?”

“难道是享受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安子善缓缓转过头来,瞟了他一眼嗤笑一声道:“隐个毛线,你说我现在不上学,我去做什么?”

“至少一年前我重生那一刻,我的计划就是努力学习,以达到破圈的目的。虽然此时此刻,我拥有的财富对绝大部分同龄人来说就像个天文数字,但也无法改变底蕴的薄弱。”

“再说了,别的事情,商业上的事情,都有你们这些专业的人去做。我也得找点事情做,不是。”

吴玉川失笑道:“难得少爷您都取得这样的成就了,还能按部就班的执行自己制定的计划。”

“唉……”安子善幽幽轻叹一声,有些无奈道:“说句不好听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也知道陆机的威胁迫在眉睫。一个专注上学的初中生,对我来说也是个不错的身份掩饰。”

“就算是他们知道我的一些底细,这些表面的身份和行为,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他们的警惕心,让我们的计划更容易实施。”

说着,安子善目光略黯,嗟叹道:“说起来,我现在倒是很享受这种正常人的生活,享受这种按部就班的人生。”

“呵呵,上辈子,老吴,我最烦的就是这样的日子,每天日复一日,看不到希望,就像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唉,那样的日子,真是难熬啊!”

吴玉川目光闪烁着,不时的扭头看一样安子善,脸上的神色有些欲言又止。

安子善瞧了他一眼,轻笑道:“怎么了老吴,想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的不是好习惯啊。”

吴玉川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很羡慕少爷你这样的生活。可以重生回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弥补那些错过的和遗憾的。”

“多少人这一生,总是在等。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或是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有钱了。”

“可是后来呢,等来等去,等没了缘分,等没了青春。”

“更甚至,等到最后,等没了健康,等没了机会。”

“结果,这一生最终却是等来了遗憾,等来了后悔。”

安子善目光微闪,轻轻颔首叹道:“是啊,这世上从来不缺这样的人,可以说几乎所有人的一生都是如此。”

“来日方长,原本就是最大的谎言!”

“而那些遗憾呢,从此变成心中的一根刺,想起一次,就疼一次,时间越长,扎得越深。”

“你知道前世我的生活理念是什么吗?说出来,你别笑,2000年之后,社会变化是日新月异。”

“这人啊,普遍的习惯了熬夜,晚睡,总是有忙不完的理由。”

“她很是厌烦我熬夜,而我呢告诉她,我不追求生命的长度,我想要的是生命的宽度,即使它短暂,也要精彩,也要按照自己想要的、喜欢的方式结束。”

吴玉川眨眨眼,猛然哈哈大笑道:“少爷,不得不说,你的这个理念很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龙湖的情况您都知道,就算我什么也不做,那些财富也能够让我这辈子活的舒舒服服。”

“然而,我却不能安于现状,喜欢去探索未知的神秘和生命的精彩。”

安子善大笑道:“不一样,你跟我不一样。我的前世不说穷困潦倒吧,也就是温饱线之上。而你是富豪,你那叫作,我那叫蹦。”

吴玉川愣了下,继而失笑不语,只是那目光中流露的神色明显认为自己跟安子善是一类人。

不一会儿,山阳初中的校门已然遥遥在望,安子善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教学楼旁三三两两的学生轻声道:“行了,老吴,靠边停车吧,我就在这下了,这点路我自己走回去。”

吴玉川微愣,“少……”

“不用多说,停车吧,你赶紧回去,跟老聂和凌若重新安排下人员保护好我哥和我娘。再就是,老徐他们的战友,一定不要委屈了他们,至少在物质上不能委屈了。”

“他们啊,都是英雄!”

安子善轻叹一声,打断了吴玉川的话头,吴玉川默不作声的点点头,随手将车靠在路边。

“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安子善挥挥手,扭头就往学校方向走去,双手插在裤兜,摇摇晃晃的走在那排老垂柳下。

在斑驳的树荫间隙中,星星点点的阳光穿透层层树叶,洒落在表面坑洼的水泥路上。

突然,这略显宁静的午后街道上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安子善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是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安子善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柔姐,想我了吗?”

然而唐柔一张口,他脸上的笑容便缓缓消失,面色略显凝重。

以往魅惑、成熟,风华绝代的御姐音,在他耳中听来却突然失去了鲜活的神采,多了种病恹恹的味道。

“嗯……想你了……”

淡淡的鼻音,轻柔的闷哼,惹起安子善心头压抑不住的保护欲,细细思量着对面那个女孩究竟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居然在他面前显露如此柔弱、无助的一面。

安子善凝眉小心翼翼的问道:“柔姐,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跟我说说,你知道的,我可有主意了。”

唐柔嗫嗫嚅嚅着,“我……我……”

眼看着她似乎很难为情的模样,安子善的声音愈加温柔了,只听他柔声细语道:“柔儿,不要着急,你慢慢说,我听着呢,我在。”

于是,安子善听到对面传来几次深沉的喘息声,最后一声低哼中,唐柔幽幽喑喑的说道:“善小弟,我……我想问你几个事情,你能告诉我吗?”

安子善眉头微皱,却是毫不犹豫的回道:“问,你问,只要我知道的绝不瞒你。”

于是,又过了好一会儿,他都忍不住看了眼通话界面,确定没有挂断后,唐柔的声音犹犹豫豫的传了过来,“善……小弟,我,我想问你,你说你是从2018年重生回来的……”

安子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直觉告诉他,唐柔问的问题会很棘手。

“那,那你重生前,重生前……结婚了吗?”

似乎终于问出了心头如魔障一般的心事,安子善似有似无的听到一声如释重负的轻叹。

可是,这个问题却让安子善瞬间陷入了莫大的痛苦中,从重生后就刻意封存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苦涩、忧郁、痛苦的记忆,淹没了他欢快的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