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生命汲取
“陆机,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姜守宁一脸震惊的看着崩塌倒地,面目全非的宅子,还有空中刺鼻的血腥味,以及地上的横七竖八的尸体。

陆机扭头瞥了一眼缓缓落下的姜守宁和神道,面无表情的说道:“哦,你们也来了。这几个毛贼仗着自己B级超凡者的修为来我宅子偷东西,你们说,我该给他们活路吗?”

神道面色沉凝,轻喝道:“这四人是洛克菲勒家族的,你不经过我们两人就把他们都杀了,陆机,你是不是太肆意妄为了,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嗯?”

“哦?你们想怎样,要什么交代?”

陆机轻飘飘的看了他们一眼,不以为意的回道。

姜守宁面显怒容,愤然道:“接受超凡者仲裁庭审判!”

陆机愣了下,唇角的淡笑缓缓敛去,目光直勾勾的望着他们两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哦……,姜守宁不错嘛,装的挺像啊,原来神道已经告诉你了,你们两人这是联合了吗?”

“好吧,既然知道时空之心在我手上,那就不要玩虚的,看来得做过一场了。”

“只是,你们两人确定能够吃定我?”

“还有,姜守宁,不知神道有没有告诉你,安子善跟时空之心神魂合一了,他又有没有告诉你,此时此刻时空之心没在我手上,已经被安子善召回了。”

说着,他长叹一声,慨然道:“此时莲山恐怕是出大乱子了,佟家跟这安子善有仇,派了一帮人去莲山试图抓住他的家人来一解私怨,但是啊……”

神道面色变了,焦急道:“但是什么?”

瞥了一眼骤然面色的神道,陆机心情大好,轻笑道:“但是啊,这些人全死了,甚至傅道成都死了!”

“什么?!”姜守宁面色大变,失声道:“傅道成死了?他可是B级高段的超凡者啊,有谁能杀了他?”

“而且……”他转头看向神道,目光阴沉道:“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说法?这安子善是什么人?”

“他又怎会跟时空之心神魂合一?”

陆机哈哈大笑道:“姜家主有所不知,安子善可是神道宝贝徒弟唐柔的男人,不得不说神道处心积虑,谋划良久,果然更高一筹啊!”

“不愧是来自炎黄时代的高人,区区一个凡人,都能让他跟时空之心这样的神物神魂合一,厉害呀,陆某佩服!”

然而,神道此时却丝毫没有跟他斗嘴,狡辩的意思,他很清楚缪瑜杀不了傅道成,他们修为相当,杀傅道成的一定是召回时空之心的安子善。

而两人之前定的计划里面,是绝对不可以召回时空之心的。

安子善这孩子,他虽然接触的不多,却是清楚是一个很有大局观的人。

这种情况下,只能说明,莲山出事了。

出大事了!

就在这时,断裂的院墙外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然后周处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瞪大了眼,一时呆在当场。

陆机看到他这副模样略微不喜,轻斥道:“发什么愣,还不过来。”

周处回过神来,快步走上前,躬身恭声道:“师父,这是怎么了?”

说着,又看向神道和姜守宁,恭声道:“神爷,姜家主!”

陆机瞪了他一眼,轻声道:“有几个毛贼来偷东西,被我打死了。你赶紧收拾一下,然后去找秦韬。”

说着,他目光阴寒道:“记住,我要活的,不管你付出什么代价,必须给我找到他!”

说完,他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面色惶急的神道和盯着他面色不善的姜守宁,“你们先聊着,我有点事,先走一步。”

话毕,陆机转身就向院外,周处开来的车。

然而,就在他路过姜守宁身旁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姜守宁挡在他前行的路上,面无表情道:“没有接受审判前,你哪儿也不能去!”

陆机眨眨眼,诧异道:“姜守宁,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时空之心现在不在我身上,我说的不够清楚吗?现在在安子善身上,而安子善现在在莲山,懂了不?”

“我知道!”姜守宁闷声道。

“你知道?”陆机奇道:“你知道你还挡着我的路干什么?”

姜守宁双眼微眯,冷冷道:“公然违反超凡者禁令,在京城重地动用超凡之力,杀害境外超凡者。”

“清楚了吗?”

陆机怔住了,忍不住上下打量着姜守宁,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一般,好一会儿之后才疑声道:“就因为这?”

“就因为这!”

“哈哈哈哈!”陆机狂笑不止,指着姜守宁笑骂道:“姜守宁,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禁令能禁得住我们几个?这超凡者禁令是为我们服务的,懂吗?”

“这几个人,来我的府邸偷东西,被我杀了,这就是命,谁让他们弱小呢?”

“弱小还不自知,还敢对强者生出觊觎之心,就该死!”

笑完,陆机摆了摆手,忍俊不禁道:“行了,快让开,我赶时间,你差点没笑死我。”

“陆机!”

陡然一声暴喝震在耳边,陆机双目微凝,望着面前怒发冲冠的姜守宁,面容渐渐冷了下来,寒声道:“你是认真的?”

没有声音回答他,回复他的是骤然卷起的狂风,飞沙走石冲天而起。

“姜守宁,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就算加上神道,你以为你们能压制我?”

“猖狂!”

瞪着气势勃发的姜守宁,陆机面色阴冷无比,一声冷哼之后,催动了超凡之力,一道明显强于姜守宁的气势冲天而起,如狼烟般卷动着高空的风云。

“什么?”

姜守宁和神道面色大变,“你……你突破了?”

“A级巅峰!”

陆机得意的翘起嘴角,挑了挑眉头笑道:“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两位还要拦着我吗?”

“想好了,这是京城!”

姜守宁沉默下来,目光阴晴不定,面色难看的吓人。

神道的目光也从未有过的凝重,之前局势能够得到平衡主要是因为他们三人都是A级高段的超凡者,彼此之间相互牵制,又互相制衡。

然而,他跟姜守宁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机居然不声不响的突破到了A级巅峰,真正的跻身当世最强者之列。

心头大惊的神道很清楚,姜守宁要妥协了。

果不其然,姜守宁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的让开了陆机前面的路。

“哈哈哈哈!”

陆机斜睥了他们两人一眼,大笑着上了车,一声轰鸣后,轿车绝尘而去。

院子中,神道和姜守宁默默对视一眼,目中皆是骇然,沉默片刻两人携手离去,只留周处呆立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路上,神道沉声道:“安子善的事情我没有跟你说,并不是有意隐瞒,我只想保护他,他是一个好孩子,时空之心在他身上你可以绝对放心。”

“另外,我们必须立刻赶往莲山,他突然召唤时空之心,一定是发生了大事,你还记得我告诉你的吗,安子善的这次莲山执行是大凶之兆,万劫不复之相。”

“此时我才明白,这卦象是应在了陆机身上,如果我们不跟上,将会出大乱子的。”

姜守宁面色阴沉,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直到神道忍不住再次开口的时候,他才涩声道:“你不用解释,我相信你,我们马上去莲山。”

“你联系一下你派往莲山的人,提前做好防备,疏散民众。”

说着,姜守宁抬头望了望天,面色凝重道:“我有预感,陆机有大阴谋,莲山之行,会出大问题。”

“可能正如你所说,这是万劫不复的大凶之兆,就是不知,这是我们的万劫不复,还是陆机的万劫不复!”

神道愣住了,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他以为要费尽口舌说服姜守宁,却不曾料到对方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自己一同前往莲山。

陆机开车赶往军用机场的路上,表情没有一丝笑容,甚至杀机浓郁的都让车窗玻璃上浮起了片片霜花。

他深知姜守宁和神道绝对不会放弃的,尤其是自己暴露了真实实力之后,更是促使姜守宁和神道的联手。

但,自己不得不暴露真实实力,在没有掌控时空之心之前,时空之盘没有合一之前,他不想跟这两人死拼。

想了一下,他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从电话本中找到了一个名字为单字陆的号码拨了出去。

陆重阳的晚年生活很是充实,尤其是其子陆少川坐上甬城市市长的位置之后,更是丰富多彩起来。

此时,他站在镜子面前,刚收拾好一身行头,准备出门跟一众拳友交流太极拳,突然放在衣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陆重阳停下手,一脸诧异的侧头看了一眼屏幕闪烁不定的手机想了一下,接了起来。

一个诡秘幽冷的声音传入耳中,“该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电话便挂断了,而陆重阳眼睛瞪的老大,瞳孔不停的收缩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呆立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手机都从手中滑落在地犹不自知。

半个小时后,陆重阳动了起来,似是站的太久了,身体有些僵硬,他活动了一下身体,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皱起了眉头。

十几分钟后,他离开了家。

……

安子善怔怔的站在原地,望着傅道成碎成齑粉的身躯飘散在空中,他的身体里一股温热的能量在快速流动。

从四米高的直升机上跳下来,略有不适的双腿,在这股能量流过后恢复如初。

他呆住了,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浮现了这股能量的来源。

正是傅道成的生命力,暴怒的他把傅道成罩入了自己的杀戮领域,而且利用领域抽取生命力的能力慢慢把他的生命力抽干。

最终傅道成才会以一副干尸的形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安子善采用如此极端和暴戾的方式,只是为了宣泄心中的杀机,为了给母亲报仇。

然而,他未曾料到,这傅道成被抽取的生命力居然出现在自己体内,脑海中出现的信息显示这生命力可以吸收转化为超凡之力,也可以治疗伤患。

治疗的能力,不仅仅针对自己,而是所有人。

只要自己愿意。

安子善想不明白的是,这是为什么,在岎山的时候他催动了杀戮领域,那一片草木和一些虫兽也被吸干了生命力,可自己却没有感受到丝毫。

难道抽取的生命能够为己所用,仅限人类吗?

还是说,仅限超凡者!

安子善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此时不由得他多想,他的双眼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黑白眼球,眼底虽含着沉沉的哀伤,却又充满了生气。

神情依然有些恍然的他快速转过身直奔躺在远处的张明教和桂凌若而去,他不知道从跳下飞机之后自己是怎么了。

所有行为都凭着一股本能,但那时他的意识却很是清楚的感知到张明教和桂凌若只是受了重伤,还有生机。

母亲逝去的痛苦和悲伤淹没了他的神魂,他非常想回到大哥身旁守着他们,但此时他知道自己更应该做什么。

既然得到了傅道成的生机。

张明教躺在地上,面若金纸,声若游丝,愣愣的望着出现在面前的安子善,目光黯了下来涩声道:“小……善,我对不起你的信任,没有保护好你妈妈和小良。”

安子善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大颗泪滴滚落而下,睁开的双目中猩红的血丝密布,略微平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无力道:“张叔,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您已经尽力了……”

说着,安子善又忍不住抽动了下鼻翼,心头如刀绞般痛,强忍着巨大的悲痛缓声道:“您先不要说话,我帮您治疗伤势!”

张明教呆了下,讷讷问道:“治疗伤势?”

安子善点点头,缓缓伸出手指抵在他的眉心,念头微动,在身体内游走的那股生机之力通过他的指尖快速涌入张明教体内。

“嗬嗬……”

张明教猛的瞪大了眼,身上不断传来剧痛的伤口陡然升起了麻麻痒痒的感觉,他所没有看到的是,那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伤口内有异物的甚至在愈合的过程中自动排出至体外。

这一幕看的安子善呆了一下,猛然想起了前世看的X战警中金刚狼受伤后恢复的情景,如此相似。

仅仅片刻之后,生机之力自动停止涌入张明教体内,而他所有的伤,竟已完全痊愈。

这一幕震惊了两人,张明教惊骇的从地上站起身,下意识的伸手抚摸着之前受伤的位置,甚至掀开衣服查看,居然连个伤疤都没有。

张明教傻眼了!

安子善来不及多想,又快步来到桂凌若身旁,同样的方式将生机之力涌入了她的体内。

片刻后,她也震惊的站起身。

同样的方式治疗完桂凌若和吴玉川之后,安子善面色哀伤的来到陆鸦身旁,抬手探了下他的鼻息和脉搏,早已没了声息,身体竟也有些冰冷了。

至于聂振海,安子善站他的尸体旁,望着眉心处那个枪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头对佟家的恨意愈加旺盛、疯狂。

缪瑜全程站在原地,跟唐柔一起,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们实在想不通张明教和桂凌若这么严重的伤,是怎么在几分钟之内恢复如初的。

这简直就是神迹。

治疗完三人,安子善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生机之力还有大部分剩余。

于是,他行走在那些身穿黑衣的神秘局队员人群中,寻找着一个个还能抢救一下的人,如此直到体内的生机之力耗尽。

场上只要还有呼吸、心跳的人,都救了起来。

最后,安子善来到母亲身旁,面无表情的看了缪瑜一眼,“这边的事情就交给缪局了,你们神秘局能处理吧?”

缪瑜怔了下慌忙回道:“没问题,能,能处理。”

安子善轻轻颔首,又看向吴玉川和张明教抿了抿嘴唇道:“张叔,老吴,陆叔,老聂和我娘的遗体,我想请你们细心保存好。”

“我想,或许还有机会能够救他们!”

众人懵了,安子善却想起了时空之心的第二个和第三个能力,只要时空之盘完整合一,就可以催动。

只是他不确定此事时空之心上还剩余27%的超凡之力,能否够用。

就在此时,场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铃声,安子善呆了一下,循着铃声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

最后发现放置在那部警车副驾驶位置的一部手机,在急促的嘶吼着。

他冷冷的看着那部红色外壳的手机片刻后,缓缓接了起来。

“佟家人?说,你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