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陆机的底牌
姜守宁还没有说话,神道却冷喝道:“行了陆机,就算穷途末路也不要失了强者的气度,挑拨离间的话就少说两句吧!”

说着,他看了一眼被陆机用淡青色气泡困住,扔在其身后巨石上的安子善又道:“最后我再说一遍,放了安子善,我们饶你一命,允许你离开华国。”

陆机眨了下眼,猛然爆笑起来,“哈哈……,神道啊神道,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就算战力十不存一,也不必如此怕死吧?”

“你知道的,在没有剥离时空之盘前,我不会杀了安子善。但,你却怕我拼死反击,临死前拉你们一个垫背,而你,战力最低谷的时候,是最可能陪我去死的人吧?”

神道眼帘微阖,面色淡然道:“我已看透生死,你以为我出山的目的是什么?是跟你争夺时空之盘?呵呵……”

“就算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以我仅存的超凡之力也不会维持多久寿元了。”

他面色黯然,表情却很是平淡道:“我曾为了部落,为了族人做了违背自己底线和原则的事情,我心中有愧。所以我出山了,不管生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保护安子善。”

“说吧,你放不放人?”

陆机愣了,一脸呆滞的望着神道,好一会儿后才叹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居然从来没有看清你。”

这话说的,说不清是赞赏还是嗟叹,半躺在气泡里吃瓜的安子善却是面色复杂起来,神道啊,是一个不错的人。

“人,我是不会放的,有本事,你们就自己来取!”

陆机笑脸一收,目光微寒道。

“神爷爷,姜家主小心,这老东西已经掌握领域固化了……”

安子善眼见要打起来了,他面色大急,连忙把之前掌握的消息告诉他们,然而还没说完,便被陆机一弹指封住了嘴,再也发不出丝毫声响。

姜守宁面色微沉,冷冷道:“你果然掌握了领域固化!”

陆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这本来是给你准备的,谁知道安子善也挺难缠,不认真点还差点阴沟里翻船。”

说话的功夫,姜守宁右手一挥,发出一声厉啸,随着啸声传出,从岎山山腰处的丛林中蹿出几条人影,其中之一竟御空而来。

但距离太远,安子善看不清他的长相,只大概判断出是个男子。

这难道就是陆机嘴里说的姜家另一位A级强者?

安子善瞪大眼睛望去,暗自想着。

陆机环视一圈,直勾勾的盯着那名御空而来的强者,目露疑惑之色。

这人,他竟然不认识!

陆机不认识,安子善却目露骇然之色,这,怎么会?

这名陆机嘴里的姜家强者居然是唐书,待唐柔如己出的唐叔。

唐书来到山尖,站在了陆机的侧后方,跟神道和姜守宁两人如三足鼎立般将陆机包围起来。

他面带恬淡的微笑,对着张大嘴几乎掉了下巴的安子善点点头,没有多说。

“你是谁?你不是姜家人吧?”

陆机眉头微蹙,审视着唐书,至于其他几个随后赶来,围在外圈的B级强者,他完全没有当回事,注意力和好奇心都放在了唐书身上。

安子善环视一圈,这些B级强者里面大部分他居然都认识,其中就有枭家三兄弟和缪瑜,这几人来到山尖后目光同气泡里的安子善交汇了一下,尔后轻轻颔首。

安子善望着枭羽笑了,这枭家人还挺守信的嘛,虽然这次前来他们打酱油的可能性比较大。

跟几人打过招呼后,他又将注意力放到了唐书身上,目露复杂之色上下打量着他。

真是出乎他的预料,没想到京城排名第三的唐家居然有A级强者,要知道连佟家都没有的。

想到这安子善有些诧异,唐书是A级强者,怎么会被佟家压一头下去?

除非,安子善目光闪烁,他想到了唐柔和其父的矛盾,而就他所知唐书的眼里除了唐柔已经去世的妈妈,就只有唐柔了。

恍惚间,他像是发现了一个秘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姜守宁嗤笑一声道:“他是谁这个重要吗?你只需要知道,因为你的暴行,此刻在山尖之上都是反对你的人就好了。”

陆机微怔,转而失笑不已,朗声道:“这话却是在理,不过,你们这些人,确定要于我为敌,我这人有个原则,只要确定是敌人……”

“必须死!”

这三个字,陆机说的杀机肆意,张狂无比。

唐书一言不发,负手而立,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笑吟吟的望着陆机。

其他外围的B级强者,仅有几个眼角微动,却也没有引起什么骚乱。

想来也是,既然来到这儿了,参与到A级强者的交战中,必然是存了万一的心思。

姜守宁讥笑一声道:“陆机,你说的越多,越是显得你色厉内荏。”

他目光落在陆机身上的血迹意有所指道:“跟安子善的交手,你也不是毫发无伤吧,刚才安子善想说什么,被你着急封了他的口,这是不是更说明你在这虚张声势呢?”

“现在这阵容是不是超乎你的预料了?觉得自己掌控不了局面了?”

陆机睁大眼,张了张嘴,无语的叹了口气道:“姜守宁你想象力可真是丰富,这么点事儿就让你联想这么多,唉……”

“我只是可怜华国超凡者中仅有的高端战力今天都在这儿了,万一都折在这,那华国拿什么跟其他强国抗衡?”

“我的好心居然被你当做是软弱?我这到哪儿说理去?”

“罢了罢了,既然你都不在乎华国的未来了,我操那心作甚。”

“手底下见真章吧,胜者带走安子善,败者亡……”

安子善猛翻白眼,这话说的好似自己是货物,谁赢了就归谁。

陆机,我日你大爷的,老子是自由的,是人,不是东西!

其他人没什么变化,气泡里的吃瓜小安子就差张案板拍案而起了。

“动手!”

姜守宁暴喝一声,率先释放了自己的重力领域,土黄色的领域瞬间将四人笼罩在内。

跟陆机相隔不远的安子善只觉浑身一重,那个淡青色的气泡被无形的重力压的一瘪,却又在顷刻间恢复如常。

陆机双眼眯起,狭长的眼角如狐狸般闪烁着阴冷的光芒,只见他双手掐诀,快速交错,转瞬间一声爆吼之后,一头如猛犸巨象般的青牛幻化而出。

那巨大的淡青色牛蹄在山石上猛的一蹬,对着姜守宁低头撅起了牛角猛然刺了上去。

由淡青色能量构成的青牛尖角显的尖利异常,空中穿过一阵锐物穿透空气的爆音,在姜守宁瞪眼的功夫狠狠当胸插来。

“喝!”姜守宁双眼怒睁,大喝一声双手中出现一柄巨大的土黄色狼牙棒,这棒子带起哧哧风声对着牛角就砸了下去。

“嘭!轰……”

一声惊天巨响从交击处传出,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扩散开去,安子善眼睛一亮,他以为能够借助冲击波脱离陆机的掌控。

然而下一秒他呆滞的发现,这气泡居然纹丝不动,也不知陆机是怎么做到的。

在陆机和姜守宁交手的同时,神道手中出现一柄长梭状的武器,这武器的顶部还有一块十二面的菱形晶石,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这梭状武器顶部的晶石一闪一闪间,地上出现了一道快速闪烁的银蛇。

这银蛇游动迅疾如风,滑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微不可查的光痕。

看到这一幕安子善眨了眨眼,好奇的瞪大眼睛,露出思索之色。

而陆机的面色就难看多了,随着地面上银蛇游动的区域扩大,他清楚的感受到已经固化在身体内的领域出现了松动并脱离身体的迹象。

“神道,这是什么巫纹?为什么能解除我的领域固化?”

神道神情专注,快速摆弄着手中的巫器,完全没有理会陆机的问题,他没有说话,姜守宁却来了兴致,一棒子把青牛击退后笑哈哈的嚷道:“陆机,你以为自己A级巅峰,掌握领域固化就无敌了吗?”

“神局这溃散巫纹专克领域能力,现在知道厉害了吗?”

“束手就擒还来得及,否则等会我们几个留不住手,你可就白死了!”

“溃散巫纹?确实厉害!”

陆机面目阴翳,毫不吝啬的赞叹一声,说话间的功夫,地上的银蛇已经回到了神道的手上,钻入了那长梭状巫器的顶部晶石之内。

而地上已经完全勾画出了一个造型奇特、复杂瑰丽的巫纹,一股股神秘的力量由巫纹上散发而出,已经固化在身体上的领域在陆机无可奈何下溃散开来。

再次形成了一个淡青色的如罩子般的领域,正是陆机的强化领域。

这淡青色领域普一出现便同姜守宁的重力领域相互交叉,领域固化的能力被破似乎对陆机造成了严重的反噬伤害,只见他面色猛的一白,身体晃动了两下。

那以领域力量构造出来的庞然青牛,竟也发出一声惨哞后如烟雾般消散。

姜守宁面色大喜,斜瞥了一眼一直肃立的唐书道:“动手!”

唐书闻言面色一紧,双手掌心朝上缓缓升起,尔后在安子善震惊的视线中,在其头顶缓缓出现一座燃烧着火焰的巍峨大山,如同西游记中的火焰山一般。

这火焰巨山随着唐书的动作缓缓向陆机头顶飞去,陆机见状双目一凝,恍然大悟道:“原来跟安子善一样是伪A级,你这强行提升上来,反噬可重多了,一不小心性命难保呐!”

“你说你冒着生命危险,却是为何呢?何苦来哉!”

陆机轻叹一声,似是对唐书的同情,抑或是困惑不解。

身后不远处的安子善闻言大惊,目露担心之色,这才知道唐书的A级竟然是临时提升的,照陆机的话说,战后会有强烈的反噬,危机生命。

唐书面无表情,凝重的操纵着火焰巨山对着陆机当头砸下,他这临时提升,只有一击之力,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分心。

望着火焰巨山快速坠落,他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释然的波澜,眼前像是回到了不久之前,唐柔哭着给他打电话说安子善独自去迎战陆机。

说她的担心,她的焦急,她的无奈。

唐书默然,这才知道安子善在唐柔的心中已经到了如此重要的地步,于是他沉默片刻后独自找到了神道,就在赶往莲山的飞机上,请求神道用巫阵把他的修为提升到了A级初段。

虽然他困在B级巅峰很多年了,但A级依然是不一样的,不可触摸的风景,先不说A级能够对局势更有力,更有可能保护好安子善。

单论让他感受到了A级的风采,他也死而无憾。

这半生来,他的生活中除了唐柔的妈妈,唐柔,就只有修炼,然而命运对他很是恶毒。

他爱的女人因癌症香消玉殒,他寄托执念的修行又困于B级巅峰不得寸进。

直至今日,终得偿所愿。

即便这只是昙花一现,但朝闻道夕死可也!

安子善急了,他似乎从唐书的目中看到了他的选择,他吱吱呜呜的嘶吼着,扭动着身躯想挣脱气泡的束缚,然而任他百般努力都是枉然。

他的焦急唐书全部看在眼中,嘴角浮现出欣慰的笑容,只听他温声道:“以后,好好对小柔!”

话音刚落,唐书的气势一落千丈,身体就像被撑爆的麻袋,丝丝血迹飚射而出,面色瞬间白若金纸,委顿在地,一动不动。

远处看到的神道目光微黯,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缪瑜点了点头,后者见状快速飞掠过来,弯腰将唐书抱起又迅速退走。

这兔起鹘落的操作,陆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算反应过来他也没打算去阻止,因为在他的神念感应中,唐书的气机羸弱如游丝,能活下来算他命大。

他此时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头顶飞速坠落的火焰巨山上,目光凝重。

陆机也没想到他们的手笔这么大,手段这么狠,这火焰巨山完全掏空了唐书的精气神,甚至说巨山燃烧的火焰是唐书的生命力也不为过。

他的眉头深深皱起,这帮人似乎打着速战速决的想法,然而这对自己来说相当不利,因为时机不到啊。

陆机轻叹一声,目中闪过阴郁之色,暗自想着,如此只能拖延片刻了。

计定之后,他猛然抬头,淡青色领域疯狂震荡起来,整个领域如同仿若一把长矛,尖端闪着碧青色的光芒,对着火焰巨山的地步自下而上扎了上去。

“咯吱……”

“咯吱!”

像是摩擦玻璃般刺耳的声音从中传出,淡青色长矛疯狂的旋转起来,但任他如何旋转,火焰巨山的降落始终不急不缓。

至少安子善没有看出有丝毫的减速,但神道和姜守宁却清晰的感知到火焰巨山的底部出现了丝丝裂缝。

两人面色大变,对视一眼后几乎齐声喝道:“所有人,一起出手!”

一时间,各种颜色的攻击如暴风骤雨般打向正抵挡火焰巨山的陆机,有姜守宁挥出的土黄色狼牙棒,也有神道用巫器勾勒出的银白色巫纹。

枭家三兄弟的攻击让安子善愣了一下,只见三人如三才阵站位,三股乳白色超凡之力从手中汇聚在中央,然后形成了一身着隋朝官服、官帽的老者。

这老者手持笏板远远的砸向陆机,这一幕看的安子善直发愣。

这招难道是召唤先人?

这老者难道就是枭家先人,创立《玄感交天赋》的杨玄感?

在安子善的注视下,这官服老者掷出的笏板恰好打在陆机的背部,打的他口吐鲜血,扭头恶狠狠的瞪了枭家三兄弟一眼。

安子善眼前一亮,看来枭家三兄弟的联手攻击力很是不错嘛。

全力应对火焰巨山的陆机似乎对周围的攻击无法分心应对,只是偶尔挥出道道淡青色能量用来抵挡,然而效果并不是很好。

片刻的功夫,便被打的吐血不止。

这时,火焰巨山的底步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隙,但陆机的淡青色长矛也完全崩解。

于是,火焰巨山再无阻挡,轰然砸下。

“轰隆隆!”

只听炸雷般的闷响回荡在这片天空之下,陆机所在的那块巨石碎成齑粉,随风飘荡。

安子善瞠目结舌的望着这一幕,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火焰山威力真大。

待烟尘散去,众人不禁瞪大了眼看向地面,陆机浑身是血的跪在地上,还在不是的呕着血,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

然而,这副凄惨的外表下,陆机的眼睛却陡然亮了起来,唇角掀起一抹诡谲阴森的弧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