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总玩的野,新婚小妻遭不住 > 第197章 陪他一整夜
童晚书莫名的心虚了一下。
才几天的时间,似乎经历了太多太多。
多到她一下子接受不了!
先是主动要给弟弟童晚杰做心脏手术的厉医生;
然后是厉医生的那个暴躁又戾气的弟弟厉邢!
关键那个弟弟还有点儿神经质,执意要把她抓回去给他儿子当妈!
还有就是今天……
竟然……竟然偶遇上了自己和弟弟的救命恩人!
而且这个救命恩人竟然还是厉邢的双胞胎弟弟!!
即便是电视剧,恐怕也没这么凑巧吧?
因为厉邢还被拘押在看守所里,所以童晚书根本就没怀疑有着异色眼瞳的喻先生……
童晚书下意识的去看喻先生给自己发来的信息。
一连发了三条:
【跟你弟弟一定要好好活着,幸福的活着。也不枉我冒着生命危险救过你们姐弟。】
这第一条信息,着实让童晚书感动得不行。
【切记:在厉家人眼里,我在五岁时就已经死在了乱坟岗。望你能守口如瓶,别给我,也别给你自己添麻烦!】
当童晚书看到这条信息时,她下意识的瞄了厉温宁一眼。
就因为是异瞳,就被视为不祥的灾星?
还被丢进了乱坟岗?
这厉家都什么人呢!
可当童晚书看到第三条信息时,小脸本能的羞得俏红。
【记得晚上继续想我!要带着我整张脸一起去想,别光想我的异色眼瞳!】
“看什么呢?”
厉温宁感觉到了童晚书的异样,本能的侧过头来看她。
“没……没什么。”
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心慌,童晚书条件反应的就把第三条信息给删除了。
自己现在可是厉医生的女朋友,怎么有三心二意呢?
自己三心二意了吗?
好像没有吧!
只是……只是那张忧郁的,且有着异色双瞳的眼眸,以及英俊的面容,再也无法从她脑海里挥去了。
像是生根在了她的脑海里一样!
“真没什么?看你这脸……是有什么美事儿吗?”
厉温宁是医生,他能通过病人的面部情绪变化,看出她的异常心理状态。
“哦,是……是叶琛。他……他说了些肉麻的话。”
见瞒不过厉温宁,童晚书便半真半假的回应道。
的确是些肉麻的话;
但那些肉麻的话却不是叶琛说的,而是另有其人。
“那个叶琛,品行不正。别被他欺骗了。”
对于叶琛,厉温宁没有任何的好感。
他也是伤害童晚书母子的凶手之一。
“哦,好。”
童晚书温顺的点了点头。
自从看到叶琛在表姐唐欢房间里快乐之后,童晚书就跟这个男人划清界限了。
叶琛帮助过她和她弟弟,她可以用其它方式来感谢他;
但不会再用做他女朋友,又或是嫁给他的方式来感恩。
“晚书,你有心事?怎么感觉你心神不宁的?”
厉温宁敏锐的捕捉到了童晚书的慌张。
“我……我想小喻了。”
童晚书吐了口气,“小喻那孩子看上去也才三岁,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给警局也打过电话了,说是小喻被他亲爹厉邢带走后,就再没其它消息了。”
又是小喻!
厉温宁微微蹙眉:
虽然童晚书不记得小喻了,但却对只见过一两面的小喻念念不忘!
这难道就是母爱的本能?
“我猜,厉邢应该是把小喻送去他亲妈那里了。”
厉温宁如此安慰着心神不宁的童晚书。
总不能跟童晚书说:小喻不属于这个时空,所以他消失不见了;而且再也不可能重新回来!
那样的可信度实在不高,而且解释起来也相当费劲儿!
“啊?小喻被厉邢送回他亲妈身边了?”
童晚书的心莫名的一疼。
“嗯,应该是吧。”
厉温宁模棱两可的作答了童晚书的担忧和焦虑。
童晚书不再接话,而是怔怔的看着车窗外。
每每想到那个叫小喻的孩子,她的内心都会苦涩又痛苦。
一种说不出、又道不明的感觉,在她心头上蔓延。
“晚书,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孩子?等你满二十周岁,我们就结婚……生一对像你这样漂亮又温婉的双胞胎女儿好不好?”
厉温宁是懂转移话题的。
想让童晚书忘记小喻,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她再生一个孩子。
不是一个,是一对!
一对双胞胎女儿!
提及双胞胎,童晚书冷不丁的想到了厉邢和喻先生。
他们俩也是双胞胎,不过喻先生却有着天生的异色眼瞳。
“呃……这个……我还真没有考虑到呢。厉医生,你可不能给我压力哦。”
童晚书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真搞不懂:厉医生追着她生双胞胎女儿;
而他弟弟厉邢,却追着她生一个儿子?
这兄弟俩的嗜好还真够相似的!
不经意间,童晚书又想到了那个神情忧郁的喻先生。
能不忧郁吗?才五岁就被人丢在了乱坟岗……
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在如此凄惨的孩童时期留下挥之不去的心灵阴影!
而喻先生却还能留有一颗仁善之心,救了她和弟弟!!
“哈哈,我是真的表现得很心急吗?”
厉温宁温厚的笑了笑,“可能是因为我跟你一样,都比较喜欢孩子吧。”
想到什么,童晚书好奇的问:
“厉医生,你为什么一定要生女儿啊?要是儿子……你会不喜欢吗?你该不会是女儿奴,重女轻男吧?”
童晚书就这么随口一问,可却把厉温宁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想到了他曾经的女儿厉姝妍。
那么漂亮,那么萌甜……
可却被她亲妈任千瑶给养坏了!
不但瞧不起他这个亲生父亲,甚至于连抱都不肯让他抱一下。
小东西的眼里的心里,都只有她的小爸厉邢……
想在想来,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简直就是愚不可及!
为什么要执念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甚至于被她残害成一个艾兹病患者,还能对她那般没有原则的包容?
自己是疯了吗?
应该是疯了!
不仅仅疯癫,而且还愚蠢至极!
“怎么会?只是要我们的孩子,我都会爱,都会宠……”
厉温宁绅士的微微一笑,“只是听你弟弟说,我们会有一对双胞胎女儿……然后我就信了!”
“晚杰还是个孩子呢。他的话你也能信?”
童晚书好气又好笑。
“我相信你弟弟的话。而且特别相信!”
厉温宁再次探手过来握住童晚书的手,“因为我听药叔说,你弟弟会给人看面相。然后我就更信了!深信不疑的信!”
“千万别信!晚杰还说我会嫁给京都首富当太太呢!”
童晚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连首富的面都没见着。”
厉温宁微微一怔:
看来那个童晚杰,还真能给人看面相呢!
弟弟厉邢的另外一个身份——金融投资大鳄,可以算得上是京都的首富了。
“这话……是晚杰什么时候说的?”
厉温宁好奇的追问。
“很小的时候吧。他因为有心脏病,所以上不了学,就每天在植物园里瞎琢磨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还说得神乎其乎的。”
童晚书已经习惯了弟弟那天马行空的思维。
从来都不会当真。
只当弟弟是童言无忌罢了!
厉温宁沉默了,久久的没有开口说话。
难不成再来一世,童晚书还是会嫁给弟弟厉邢?
然后再经历一次离婚?
然后才能嫁给他?
他当然是不希望看到的。
因为他知道那样的童晚书根本就不快乐!
重新来过的意义就是:他希望童晚书今后的每一天都过得快乐且幸福。
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童晚书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快乐。
她已经被小喻的出现,深陷在了忧虑的泥潭之中。
要怎么才能改变现在的局面呢?
厉温宁想了一路,似乎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的跟童晚书结婚。
然后顺理成章的怀上一双双胞胎女儿!
那样童晚书既能忘了小喻,也能免于弟弟厉邢的纠缠了。
“童晚书,我们结婚吧!”
厉温宁越想情绪越激动。
“厉医生,你好好开车啊……我还没满二十周岁呢,法律不允许的。”
童晚书又尴尬又局促。
长到二十岁的她,这是第一次正而八经的谈恋爱;
而且还一直被追着结婚……
这让她着实有些接受不了!
*
还没走到病房,就看到弟弟童晚杰在药叔的搀扶下,正朝她这边走来。
“姐……姐,糕点买了没有?我实在不想喝那些汤汤水水了。”
看到童晚书手里打包的糕点,童晚杰快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厉医生说了,能吃是能吃,但要少吃。”
童晚书一边将糕点递来给弟弟,一边唠叨式的吩咐着,“尤其是偏硬的糕点,需要泡着水吃,不能生嚼生咽,会刺痛胸腔伤口的。”
“知道了,知道了,姐,你怎么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啊!”
童晚杰拿过糕点,选了一块蟹黄糕,就这么生吃起来。
一个吞咽,咽得他直捂心口。
痛还是有点儿痛的,但这蟹黄糕实在是太好吃了!
“……”
看着弟弟一边忍着痛,一边吃着糕点,童晚书是真的很无语。
吃完晚餐,厉温宁带着他的博士团队去给病人会诊了。
童晚书便坐在陪护椅上,给弟弟童晚杰读着四大名著。
因为心脏病的缘故,弟弟童晚书不能去上学,所以只要得空,童晚书就会给弟弟上课。
而童晚杰根本没心情听,他只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姐,小喻长什么样子啊?是不是小帅哥一个?”
童晚杰突兀的问。
这一问,可把童晚书的心给问疼了。
“是个小帅哥……长得跟厉邢挺像的。”
童晚书长长的叹了口气,“不过小喻已经被厉邢送回他亲妈身边了。”
“你不就是小喻的亲妈吗?厉邢还能把小喻送到哪里去?”
童晚杰幽哼一声,“姐,我觉得厉邢和厉医生,应该都是六年之后的人。”
弟弟的这番话,着实把童晚书给听愣怔了。
“六年之后的人?”
“嗯!”
童晚杰点了点头,“你想啊,小喻是你三年后生的孩子;而且小喻已经三岁了……三年+三年,可不是六年之后么?”
“童晚杰,你是不是心脏治好了,脑子又烧坏了?”
童晚书着实无语。
一个小喻已经够让她费解的了,现在就连厉医生和厉邢成了六年后的人?
“姐,你想啊……如果厉邢不是六年之后的人,他是不可能从小喻手里拿到平安扣的;还有那个厉医生……他说我给他看过面相,还坚定的说,我说他会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足以证明,他们俩个都是六年之后的人!”
童晚杰越说越玄乎,“而小喻之所以消失,是因为他不能存在于这个时空……而且是我让他拿着平安扣来找我的……你试想:一个才三岁的孩子,又怎么会知道平安扣的玄机呢?”
童晚书越听越觉得弟弟童晚杰魔怔了。
感觉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
“姐,我相信:只要小喻坚定的爱着你这个妈咪,还有我这个老舅,就一定会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
童晚杰激动的抓住了姐姐童晚书的手臂:
“姐,要不这样:你跟那个厉邢结婚吧,再怀一个孩子,把小喻重新生出来!”
“……”
童晚书只觉得眼前奔腾过无数头的牛马羊!
“是厉邢忽悠你这么说的吧?”
童晚书瞬间火大,“童晚杰,我可是你亲姐姐,你竟然帮着厉邢那个流氓,胳膊肘往外拐?”
没等弟弟开口,童晚书嗓门更大:
“我告诉你童晚杰:厉邢那个流氓已经被我送进监狱去了!还重生一个孩子?我又没眼瞎,会看得上厉邢那个流氓?!”
童晚书真服气了自己的弟弟。
竟然提出让她嫁给厉邢再怀一个孩子,把小喻重新生出来?
都快成脑残的祖师爷了!
童晚书刚捞起枕头,想象征性的砸弟弟几下以示教训;
可手机却突然作响了起来:
“请问,您是童晚书女士吗?”
“对,我是。”
“喻先生喝多了,吐血了……他说他没亲人,只给我们提供了您的电话……”
“什么?喻先生吐血了?他人在哪儿?”
“在启山码头。我跟您视频确认一下。”
当童晚书看到神情憔悴且黯然忧伤的男人时,整个心都碎了!
视频中的男人,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孤独如熬鹰,正被这个无情的世界一点一点的击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