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天生一对沈远宜顾霆深 > 第87章 一见钟情还是认错人2
“吃醋了?”

这家伙心情竟然突然变得愉悦,眉眼含笑盯着我看。

我不承认:“谁吃醋了,谁吃醋了?我没有。”

“哦……没有吃醋,那好,我考虑下要不要加王珊珊微信,你以后是要考王教授研究生的,有他千金的微信对你考试应该也有帮助……”

“不好,你不准加她。”

我气咻咻站在顾霆深面前,双手掐腰:“顾霆深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借我的名头去接近王珊珊?如果你喜欢她就大大方方加微信好了,何必当时做出一副高冷的样子,过后再假惺惺的加上去?”

“好浓的醋味啊。”

顾霆深一手捂住口鼻,一手不停的扇着面前的空气:“某人啊总是口不对心,嘴上说没有,实际却打翻了醋缸都不承认。”

我低着头不说话,心里觉得很委屈,眼眶开始湿润,很快豆大的泪珠就一颗颗往下掉!

“你怎么哭了?别哭别哭,都是我的错。”

顾霆深给我搂在怀里安慰:“好丫头,不生我的气好不好?我给你道歉,刚才是我跟你开个玩笑……不对,我胡说八道,我不对我不好我有错我检讨……”

一本正经的顾霆深今天竟然油腔滑调,我没绷住“噗嗤”笑出声音。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啊……”

顾霆深哄了我好一会儿,我心里那点小芥蒂消除,我俩重归于好,楼下门铃响了“叮咚!”

“谁啊?”刘妈去开门。

很快她到楼上,对霆深道:“大少爷,楼下有位王小姐找你,说是跟你约好的。”

……

我用手比量到自己眉毛的位置问刘妈:“那个王小姐是不是这么高的个子,眼睛大大的,短头发,皮肤很白?”

“对对。”

刘妈频频点头,但见我俩都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又用征询的口气道:“要不我就说你们睡了,让她明天再来?”

“好,你去说吧。”顾霆深道。

我拉住刘妈,对霆深道:“你还是下去见一面吧,人家女孩这么晚过来找你,保不齐是真有急事呢。”

他拉过我的手:“那一起去。”

“嗯。”

我俩拉着手走下楼梯,王珊珊看见我俩的那一刻脸都绿了:“沈小姐,我有话想单独和霆深哥哥说,你能回避下吗?”

“她不用回避。”

霆深和我十指相扣,到王珊珊面前认真道:“王小姐有任何话都可以当着我妻子的面说,我们夫妻没有秘密。”

……

“霆深哥哥……”

王珊珊泪眼婆娑,双手放在嘴边委屈的吃手,可怜巴巴的看着霆深呢喃:“你变了,你忘了对我说过的话,你现在心里只有别的女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和霆深面面相觑,我用目光对他询问,王珊珊这话里的意思是他们以前认识啊?

而且不只是认识,还应该有段情缘?

不过顾霆深脸上带着茫然,眼中写着莫名其妙,好像和我一样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顾霆深道:“王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并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

王珊珊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滴落,她摇着头,无奈又绝望:“你太狠心了,难道我在你心里就一点点地位都没有吗?你把我当什么?你明明说过最爱的人是我,就算永远都不会再见,也会永远都给我放在心里……”

“刘妈,送客。”

顾霆深脸色已经黑的能拧下墨汁了,冷冰冰丢下一句,然后拉着我转身上楼。

王珊珊在楼下喊的撕心裂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还说不管发生任何事,自己都愿意等他,等他一辈子,就像俩人曾经承诺过的那样,地老天荒……

王珊珊被刘妈撵出去,我还没发火呢,顾霆深却还余怒未消。

他给韩立飞打电话:“你在哪呢?马上过来我家。”

……

韩立飞到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顾霆深最心爱的杯子,用飞的形式在空中画个优美的弧度,然后砸在他身后的墙上“咣!”

“哗啦啦——”

又掉到地上,摔的粉粉碎。

“顾霆深,你发什么疯?”韩立飞将公文包丢在沙发上,“咣”一脚踹茶几上!

“哎哟!”

茶几纹丝不动,他却抱着脚痛苦的弯下腰,痛的呲牙咧嘴。

顾霆深的火气小了不少。

我拿着治跌打损伤的喷雾到客厅的时候,俩个大男人已经和好,隔着茶几相对而坐,哥俩相互埋怨。

顾霆深:“王教授有个这样的女儿,你还带她来,成心给我找麻烦。”

韩立飞:“我没说什么呢,你还不乐意了?王教授是要将王珊珊介绍给我的,结果一见面对你一见钟情了,我没说什么你还好意思对我发火?”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精神病,大晚上闯我家来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人还不是你给招来的?我不冲你发火冲谁发火。”

……

“立飞,脚怎么样了?喷点药。”我将红药喷雾放在茶几上。

韩立飞眼珠子骨碌碌转一圈,马上又换上平时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远宜,我这脚都肿了,你帮我揉揉行吗?”

“行啊——”

“不行!”

我答应,霆深反对。

他狠狠剜了韩立飞一眼:“故意的是吧?”

韩立飞回过去一记挑衅的目光:“就是故意的怎么地吧?我现在是病人,远宜是医生,医者仁心了解一下。”

后来给他揉脚上药的是顾霆深,“揉”的韩立飞鬼哭狼嚎,连声求饶也没管用。

还被美其名曰:“大力才能活血化瘀!”

第二天霆深去公司后,我去厨房拿了一只棒骨,一只煮鸡蛋到院子里喂大黄。大黄年纪大了需要多补钙,他它又不喜欢钙片,于是就吃大骨和鸡蛋。

见我拿来好吃的,这家伙懒洋洋的站起来,礼节性的对我摇下尾巴就算打招呼了,然后趴在地上等着他的食物。

我拽过一把椅子坐在它链子能达到的区域外,然后捧着装大骨的盆凑到鼻子下面闻:“好香啊!但今天我不给你吃,这只大骨我自己留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