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天生一对沈远宜顾霆深 > 第135章 醋缸般的男人
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以前我们相依为命的时候。

我来这第一顿给他做的就是面条,当时他也是吃这样快,我以为他是饿极了才会这样,后来才知道就是这种速度……

不过吃饭太快对胃不好,以前我总会提醒他,提醒的时候就能好一点,结果这段时间闹别扭没提醒,于是就又回到老样子了!

“好,我慢点吃。”

这家伙这次到是听话,慢慢的将碗里还剩下的一点汤喝掉,然后放下碗等我。

我面前一小碗面条还有多半碗,我慢条斯理的吃着,对顾霆深道:“你先上楼吧,吃完我收拾。”

“我有话和你说。”

“嗯,你说。”

顾霆深沉思一会儿,大概在考虑怎么说才不会让我反应太过激烈吧?

我主动道:“你是想说陈晨的事情吧?我和他只是同学,确实我承认,上学的时候我们关系好,但那也只是纯友谊,他是我闺蜜,我们上学的时候连绯闻都没有,不相信你可以去调查啊。”

我是带着百分百的诚意让顾霆深调查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和陈晨确实没事,如果调查下能让顾霆深放心,我觉得也是好事。

“我相信你。”

顾霆深回答的很肯定,我心一暖,还没等感动他又来一句:“但我不相信他!”

……

好像每次提到这个话题都不能愉快的继续往下交谈,但我想和顾霆深好好的,刚才他对我的维护也让我把以前生气的事情都忘记了。

现在我是真想认真的和顾霆深给这个矛盾解决掉,所以多了一些耐心。

我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我俩一起请陈晨吃饭,在他面前把话说清楚。”

“没用。”

顾霆深很淡定,轻轻摇摇头:“他那个人很固执,如果只是说两句就能说清楚,那早就说清楚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多少有点火起,觉得他还是不够信任我。

不过转念回想下,又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陈晨这个人就是很固执,我早就发现了,而且也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评价他。

但为什么到顾霆深这么说,我就觉得他对我不够信任呢?是不是也可以从另一个方向证明,是我对他不够理解?

心平气和想问题,很多时候觉得很委屈,不可理喻的事情也就不委屈,能理解了。

“我不想说,说了你又会不开心。”顾霆深闷闷道。

“说吧,说来听听。”

尽管我已经察觉到,这好像是一个套,还是义无反顾的钻进来。

顾霆深:“那我就说了?”

我:“说吧。”

顾霆深:“好,说完不带急眼的。”

我:“好的。”

顾霆深:“我说完你要是不同意,可以跟我辩驳,争论,抗议都行,就是不能翻脸赌气不理我,更不许离家出走。”

……

我:“你有完没完?再不说我就不听了。”

顾霆深:“我说我说,实验室你不去行不行?当然你不想在家闲着,可以找王姗姗逛街,或者和黄娇逛街都可以。”

我:“你这是打算给我当成金丝雀养起来吗?给我安排的事情除了逛街就是逛街,人家姗姗马上就考研,还要忙里抽闲找她心爱的人,黄娇也有很不错的工作做,大家都有事情做,凭什么我的任务就是逛街啊?”

顾霆深几乎没有思考,仿若他早就知道我会这样说一样,马上道:“我不是说让你一定要逛街,你也可以工作,或者很快就要考试不是嘛,你可以在家备考啊,考试方向别的我不懂,文化课我可以帮你。”

……

转弯抹角就是不想让我和陈晨同一个实验室,直接说不就行了?

至于绕这么大一个圈。

不过顾霆深已经很为我考虑了,看的出来他也在尽力修复我俩之间的关系,于是我也耐心解释王教授说只要加入这个实验室的人,都可以免试读他研究生这个事情。

顾霆深是实验室的投资人,我觉得他应该知道王教授这个决定!

“我最后让一步。”

顾霆深腰板挺的笔直,拿出谈判的架势:“你在实验室的时候得有保镖保护你,这个条件总能答应了吧?”

……

见我不说话,他又游说道:“丫头,不是我不信任你,你是我顾霆深的太太,别人早晚都会知道这个事实,有保镖在对你的安全还是声誉都有好处。”

打着为我“安全考虑”为幌子,实际上就是监视陈晨去了。

我考虑了一会儿,还是答应道:“行,你派吧,但是他们只能起到监督的作用,不准对实验室的工作指手画脚。”

“当然当然。”

顾霆深一向高冷,现在却笑的像朵牡丹花一样,满口答应:“只要你允许他们在,到地方人都听你指挥。”

我点点头。

我以为要求说完了,就可以休息了吧?

本来今天一天发生太多的事情,我已经很疲惫了,站起身准备上楼休息,顾霆深却再一次给我叫住:“丫头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

有话你就不能一齐说?

我又坐下:“说吧。”

顾霆深这次没绕圈子,很直白:“我不许你和陈晨单独一起独处,吃饭也不行,你可以叫上我,随叫随到。”

我瞪他一眼:“好,下次吃饭一定实验室所有的人一起,如果都不再就一定叫上你,总行了吧?这一切的起因都因为我请陈晨单独吃火锅而起,看样子他还在耿耿于怀。

“好,第三项。”

……

特么还有第三项?

我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是不是我太好说话,让这家伙得寸进尺啊?

顾霆深突然抓住我的手,语气变得柔和,深情的注视着我:“丫头,答应我以后生气换一种方式惩罚我,什么样的方法都行,就是再不要离家出走了,知道吗我不能离开你,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石化了,身体一动不动,心却已经融化成一滩水。

顾霆深这是在对我表白吗?

他几乎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动听的情话,在我住在公寓的时候更是一个电话都没有过,我一度还以为在他心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而突然听到这样的表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