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修真小说 > 左溪村走出来的修仙少年 > 第270章 俘虏
郭鹤桥和司空雪,没有听过青于蓝的名字,但从刚才此人的表现和自己神识查探,均知道对方根本不是他们这个级别能够对抗的,一下子脸色惨白。
“跑!”
王若根本没有和对面动手的意思,大喊一声。
正要催动脚下御雷靴,忽然只觉得周围一紧,一股无法抗拒的灵压,瞬间包裹过来,将自己全身禁锢住。
司空雪和郭鹤桥同样如此,还未有所动作,就被困在原地,连手指头都动不了,甚至眼皮都无法眨动。
“父亲,您的不动如山神功,已经练到如此境界,看来是得到祖父的真传了,真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做到此种程度!”
青三见青于蓝一挥手,便将眼前三人定住,眼中闪过钦佩之色,连声恭维。
“嘿嘿,你还年轻,只要肯勤加修炼,以后的成就,绝不在我之下。”
“但我更希望你能像你祖父那般,练就至高修为,拥有南宗大权,成为我们兽族的风云人物,引领我们,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你们几兄弟里面,我可是最看好你的!”青于蓝回头看了对方一眼,忍不住鼓励两句。
突然,前面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咔嚓”之声,青于蓝脸色一变,回头一看。
只见王若面前的空气中,仿佛鸡蛋壳被轻轻撕开一道口子,让精钢一般的灵压,现出一丝松动。
“有点意思,居然以琴心修为,就能撼动我的禁锢神通,这可是我在腾云中境以下修士中,从未见到过的,真是有些奇怪了。”
“哦,对了,三儿,你刚才说这人杀了小青,莫非你和他有什么仇隙不成?”
青于蓝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并未再次出手,因为他知道,对方只不过能够微微撼动一丝灵压禁锢的空间,但距离整个空间破碎,还早着呢。
“此人乃是若虚门的弟子,当年杀了我几名手下,我正要替她们报仇呢。只是刚才父亲说要活口,那么此刻还需不需要询问一二?”青三赶紧解释一句,又接连追问。
“不用了,远处有一黑一黄的遁光飞过来,应该是听见动静寻过来的,我有什么事情直接问他们即可。”
“而这几名人族修为低下,应该也不会知道太多,杀了也没有关系。”
“至于这个小子,我冥冥中感到一丝熟悉,却又说不上来的感觉,真是奇怪。这样吧,既然是你的仇敌,那就全部杀了,免除后患!”
青于蓝沉吟一下,似乎对自己心头的一丝冥觉,有些犹豫,最后还是一甩衣袖说道。
“是,父亲!”
青三听完对方的话,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白色獠牙,手中红光一闪,幽红鬼爪赫然出现,正要一爪,朝王若心口击去。
“手下留人!”
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一道黑色遁光一下子出现在二人面前,拦住了青三的出手。
“怎么,乌先生莫非和此人是朋友?还是你想投靠他们人族,与我们为敌么?”
青于蓝看见黑袍之人,有些惊讶,慢条斯理地说道。
“青族长,切莫误会,这三人都是刚才从夜蝠族地盘上逃走的人族,我和卞福族长正在追杀,哪里会是什么朋友?”
“只是此人神魂颇为强大,我有其他用处,故而想向青族长讨要此人,不知可否?”
黑袍人转过身来,正是乌拉,此刻双手抱拳,对着青于蓝施了一礼。
“不知乌先生准备如何处置他?”青于蓝还不放心,有些追根问底。
“嘿嘿,我要先吸取此人的神魂之力,然后再将其做成一具炼尸分身,到时他可是生不如死,完全丧失意识,甚至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乌拉看了一眼王若,想不到一夜追踪无果,如今居然得来全不费功夫。
王若此刻被青于蓝神功禁锢,但耳聪目明,神识也未封闭,听见乌拉此言,心中大急。
要是真的被他炼成那铜甲尸一般的傀儡,还不如被青三一刀杀了痛快。
只可惜如今自己动弹不得,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绝望至极。
郭鹤桥和司空雪同样睁大眼睛,露出惊惧之色,但连眼皮也眨不了一下,只能任人宰割。
“呵呵,你乌先生,可是我从鬼族请过来的贵宾,还要仰仗你完成这炼尸大军的计划,我哪里得罪得起。这三人就全部让给你,你自行处置即可!”
青于蓝听完乌拉的话,嘴角一翘,当即答应下来。
原本青三还有些不满,但转念一想,自己杀对方,不过一刀了事,交给这个鬼气森森的乌拉,反而可以令他们生不如死,更是妙哉?
便也慢慢将法器收起,看了几人一眼,露出极其邪恶的笑容。
想不到乌拉如此狠毒,王若全身冷汗直冒,拼尽全力,双臂再次往外一嘣,又是一声轻微的咔嚓之声传出,但依旧无法离开无形的禁锢空间。
“咚”地一声,一道黄色遁光砸落地上,现出卞福的身影,看见青于蓝之后,赶紧过来见礼。

青于蓝见他左臂焦黑一片,神情憔悴,脸上微微一笑,心中却有些不屑,难不成就这么三个人族小子,也能搞成这样?
乌拉见青于蓝将三人都交给他处置,心中大喜,从怀中摸出三张黄色符纸,“啪啪啪”三下,给他们每人贴了一张在额头上。
随即只见符纸黄光一闪,没入三人脑门中,消失不见。
王若只觉全身法力一凝,再也无法调动分毫,忍不住心中大惊。
难道,这就是姜芳经历过的被禁锢法力的鬼东西?如此一来,自己已经如同凡人一般了。
别说和这些强者对抗,就算随便一个凤初境的夜蝠族人,也可以轻易捏死自己了。
其余二人同样面如死灰,看情形也是大为不妙。
更让三人绝望的是,乌拉又取出三颗黑绿条纹相间的药丸,此药丸一经取出,便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令其他几人,全部转过身去。
王若双眼一眯,看见这黑绿药丸的一瞬间,他就想到姜芳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看来这药丸,十有八九就是那尸毒丸,服下可令人在不知不觉中,变成绿毛僵尸的。
显然郭、司空二人也认出了丹药来历,一脸绝望之色。
乌拉可不管这些,捏着王若的嘴巴,扔进一颗丹药,然后又给其余二人喂下。
这散发着恶臭的药丸,放进嘴里的那一瞬间,王若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惜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这丹药说也奇怪,入口即化,化为汁水顺喉而下,再也闻不到任何臭味,身体也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没有这回事一般。
但越是没有任何征兆,王若心中越是担心。
想到以后,自己可能就是一具只会吸血的绿毛僵尸,或者像昨天见到的那种铜甲尸,心里就一阵发毛。
乌拉见三人服下丹药,满意地笑了起来,却还未结束,手中光芒一闪,又取出一条黑色锁链,锁链上有十来个黑色项圈,漆黑如墨,令人心悸。
乌拉将项链一扔,只见其中三个项圈,准确无比的套在三人脖颈处,随即一拉锁链,一阵哗啦作响,三个项圈紧紧扣住几人脖颈,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我先警告你们三个,这项圈和锁链,乃是特意用来拘役你等的,千万不要存了逃跑的念头,否则一旦被我听见或者神魂感应到,就不再是做成炼尸这么简单了,那就真是剜心挖肺、掏眼割鼻,对你们千刀凌迟,死无全尸了!”
乌拉知道这三人虽被禁锢,但耳聪目明,知道自己说什么,开口威胁道。
青于蓝见乌拉已经准备妥当,微微一笑:“乌先生,我大老远跑过来,就是想看一看你这铜甲尸的厉害,我记得你好像还说过银甲尸和金甲尸吧?”
“倘若此术果然不错,我自当向宗主禀告,派遣百余名弟子,向你学习这炼尸术,到时你提出的那些要求,我兽族自会一一满足的!”
乌拉闻言大喜,但又苦笑一声:“多谢青族长器重,晚辈自当尽力。”
“只不过昨天发生了一些变故,那些铜甲尸还未真正祭炼完成,便被我情急之下召唤出来,估计其威力,比起当初我说的要略低一些!”
“变故?”
青于蓝见乌拉这个说法,又看见旁边卞福一脸躲闪的样子,眉头一皱。
但随即又舒展开来,沉声说道:“先回去再说吧!”然后身体轻盈,宛如一根羽毛,朝着空中的蛇舟飞去。
王若三人,顿时觉得周身一松,身体重新恢复了行动。
但此刻法力全无,脖颈又被套上项圈,还有一根黑色锁链拖在地上,身形晃动之下,都会引发哗啦之声。
“走吧,我们也坐一回青蛇一族鼎鼎有名的蛇舟,你们几个可不要给我耍花样!”
乌拉声音沙哑地嘿嘿一笑,将地上锁链牵在手中,腾云而起,径直飞到蛇舟之上。
这可苦了王若三人,一个个被勒住脖颈,吊在半空,憋得面红耳赤。
虽然乌拉飞行速度不慢,但也让几人差点喘不过气来,一到飞舟之上,便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还未等三人喘口气,只见飞舟灵光一闪,载着众人,风驰电掣一般,朝着前方夜蝠族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