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厉府妖妻 > 第二章:篮鄞山庄
  夭宁儿拉着厉爵的手,晚风拂过浅蓝外层轻纱在月光下飘扬,厉爵看到夭宁儿熏红的脸颊下扬起的嘴角,回眸看他的那弯弯带笑的双眼,不知为何心里一震,傻傻的跟着她的步伐往前跑。

  站在拱桥中央,夭宁儿停下脚步放下拉着厉爵的手,扶着拱桥栏杆探着头往那荷塘看去,嘻的一声指着荷塘转头对身旁的厉爵大声叫道:“就那朵”,大大的眼睛依旧像两年前那般笑起来像蔚蓝星空中闪烁的星星,让对视的人无法移目,那嘻一声的模样就跟个小孩找到什么似的欢腾。看着此时的夭宁儿,厉爵依旧呆呆的看着,只是此刻自己也没发觉傻呆的脸上嘴角已微扬。

  夭宁儿脱下敞口浅蓝轻纱塞到厉爵手中:“拿着,这个碍事。”说完便蹲下快速的把鞋子甩开,光着脚丫站起。厉爵见她赤脚站起,心里只想知道她想干嘛。没等厉爵从思索中回神,夭宁儿纵身一跃便跳下拱桥。

  “夭儿”厉爵吓得大喊伸手想去抓住她,只是他手再快也只能拂过她裙角。

  “宁儿。。。”站在百官前排的东方煜和太后也吓得喊出了声,东方煜往厉爵方向跑去,大臣及一旁的家眷都呀的一声惊住了。

  厉爵知道夭宁儿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唯独就是个旱鸭子。正打算放下手中的轻纱纵身跳入荷塘时,只见刚刚越入水中的蓝色身影脚尖轻轻点水,腰身旋转呵一笑伸手摘下了一朵含苞的荷花,那脚底踢起的水花在月下飞溅起来,晶莹剔透,夭宁儿握着荷花满脸笑意的往上飞奔着,轻轻跃到荷塘中央的假山上,左脚尖掂着那假山顶,右脚扬起,手撷那荷花在月下翩翩舞动着,在场的官员见此番情景都纷纷哇起来,没有一个想起抑或是没有一个敢想起女子赤脚于众人前的不体统。跑着的东方煜在拱桥坡下也停下了脚步,站在围栏旁呼了口气傻傻的笑着。

  “没想到翌阳郡主轻功如此好,这比刚刚那舞姬可胜好几筹啊”围观的公子哥都在感叹着。

  “仙女下凡呀,翌阳郡主平时不这样的啊”皇帝身边的张公公说道。

  嘈杂声还未静下,夭宁儿握着摘下的荷花一跃一掂便落在了桥上厉爵面前:“呐,送你的。”她把那含苞的荷花递给厉爵,笑意盈盈大咧咧的直视着他:“大晚上的没开花,等明早给你摘朵最美的。”

  “你可知道我是谁?”厉爵刚平复了紧张喜悦交错的心情,没接夭宁儿递过来的花,眉眼凝重的问道。

  夭宁儿皱了下眉抬眼:“厉爵,你被那胡人打傻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夭宁儿把脸凑近瞪大眼看着他。

  “嗤”厉爵把头侧了侧看似嫌弃却掩盖不了满脸的笑意,他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推开夭宁儿的脑壳,见她一颠一跛的又怕她摔倒,握着轻纱的左手手臂连忙揽着她肩膀,“花赶紧给我”厉爵余光瞟到正靠近他们的东方煜,伸出右手低声在夭宁儿耳边说道。

  “呐,拿好,本来就给你的”夭宁儿咯咯的笑着,虽然能认清人脸,但依旧是上头的晕乎。厉爵握着荷花的右手扶着她左手,左臂搭着她右肩,那宽大的长袍袖子似乎把夭宁儿整个人都拦在怀中。但似乎夭宁儿两脚也越来越不听使唤的发软,往前走着一摇一摆的,厉爵把刚刚搭在她左肩的手放下拦着她的腰扶着她往前走,这时东方煜走了过来,扶着夭宁儿右手,示意厉爵一起把她扶下去,只是夭宁儿似乎走一步都很费力。

  “殿下,您扶着她。”厉爵轻声对东方煜说道。见东方煜把她扶住了,厉爵站在夭宁儿跟前蹲下:“来”他示意东方煜让夭宁儿伏在自己背上。东方煜看了看蹲下的厉爵,再看看荷塘边那一双双盯着这边看的眼睛,心里不知怎么说的难受却又不知是因何而难受。没等东方煜做出扶夭宁儿趴下的动作,夭宁儿自个往厉爵身上趴下,只见她把头靠在厉爵右肩上眯着眼嘴角勾着笑意嘻笑着喃道:“厉爵,呵呵厉爵回来了”。厉爵背着夭宁儿一边侧头看着伏在肩上的夭宁儿一边慢慢站起生怕惊醒她。厉爵左手拿着轻纱右手握着荷花,背上驮着夭宁儿在月光下时而看看脚下踩着的桥砖时而侧头看看肩上的夭宁儿眼里满满的是温柔欣喜。这些都尽收在一旁护着的东方煜眼底。

  来到荷塘边皇帝和太后跟前,东方煜和厉爵向天宸皇帝和太后拱了个礼,见着厉爵背上背着夭宁儿低着头弯着腰行礼,皇帝憋着笑跟身旁的皇太后对视了下:“这宁儿真是出乎人意料。”

  “陛下,宁儿是见我和宸王殿下回来了,开心的喝多了点,还请陛下恕她无礼之罪。”厉爵背着夭宁儿单膝跪下。

  “父皇,厉将军乃宁儿的师兄,我乃宁儿的朋友,伐胡两年才再见面,宁儿确实是兴奋才贪杯”东方煜也单膝跪下说道:“请父皇开恩。”

  “皇帝啊,今天是普天同庆的日子,宁儿可是我的心肝宝贝,你可要给我点面子哦。”皇太后当着百官的面笑着说道。

  “母后哪里的话,今天百官穿便服前来图的是欢乐自在,翌阳只是乐得月下跳了支舞,何罪之有?”皇帝大声说道,似是告知在场百官今晚只是个欢乐宴没有那么多礼规。

  “谢陛下”“谢父皇”厉爵和东方煜低头异口同声恩谢道。

  “陛下,宁儿这般”厉爵谢恩后站起,背着夭宁儿弓着腰对天宸皇帝说道:“请陛下允许臣送翌阳郡主回去。”

  “允了”皇帝甩了下袖子说道,眼中盯着厉爵和夭宁儿,似乎若有所想。

  厉爵叩谢皇帝后,背着夭宁儿往宣德门方向走去。

  东方煜依在荷塘旁的亭子柱前,看着厉爵背着夭宁儿的身影渐行渐远,他靠在柱子上仰着头,心里空空的却不知为何的偶有被刺痛的感觉,月光下那俊美的脸颊显得格外冰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