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厉府妖妻 > 第四章:御前设归宴
  三人走在临安街上,比起昨夜宫宴穿着的华贵,东方煜和厉爵都着普通公子装饰,三人依旧是一白一黑一蓝,只是夭宁儿一夜都在那将军府没能换上便衣,依旧着昨夜那一身,只是把那浅色蓝纱留在了房中。夭宁儿领着东方煜和厉爵,一路毫无顾忌的说个没停,或许是太久太久没这样跟他们同逛了,她要把这里的变化噼里啪啦告诉他们,夭宁儿欢腾的走在两人前头,转身面对着他们:“跟你们说,过两天就是七夕了,上一年的七夕可热闹了,厉爵,你知道吗,这里的情人节可好玩了。等会我带你们去的听雨阁见堆漂亮的小姐姐,咦嘻嘻。。。”夭宁儿一边说一边倒退着走。

  “情人节?漂亮小姐姐?”很多时候东方煜绞尽脑汁都还是不能明白夭宁儿喷出的词事什么意思。

  “噢,对不起。”夭宁儿哈的一下,一激动总是忽略了东方煜的感受,便解说道:“在我们家乡,情人节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日子,漂亮就是美,漂亮小姐姐就是窈窕淑女。”夭宁儿两只手摆弄着,两脚踏着小碎步倒退着走,时而往身后看看生怕撞到别人。

  临安街由东南西北四条主街合并成,是帝都临安城最大的商业街,四条主街道由四个不同方向分延,各个街道都各有其特色。临安东街主要是小老百姓摆摊的地儿,买卖多是些劳作物和养殖品;临安西街主要是异国商人买卖,这是夭宁儿最爱闲逛的地方,她总能在这里淘到些稀奇异品;南北街是临安街商人世家买卖生意的场所,也是上层名流最多驻足的地方。逛南北街的大多是衣着华丽的名门公子千金,而西街更多的是有钱人家的仆人买菜买杂物的地方。

  “看着这临安街,让我的一个观念更强烈了。钱是多么多么的重要,古往今来从未变过,如果不是我悟性高,今天哪还敢站在这南街上。。。”夭宁儿说着道理夸着自己。

  “唓,嘚瑟得。。。”厉爵唓了一声,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突然想起了宁弈宸曾跟他说的话:“宁夭儿只要活着,不管在哪都会很精彩。”看着她倒退着比划着叨叨着嬉笑着,便想起三年前,那场把他们卷进这个时空的龙卷风刮起前,她就是这样拿着只旗子带着渔夫帽一路叨叨欣喜的跟游客说着陶之镇的一切,而他只是个一身黑衣黑帽墨镜黑口罩的游客。。。

  “呀呀!”夭宁儿说得激动时没来得及往后看转身便撞到了一个蓝衣男子身上。抬眼一看,这男子身后跟着个小厮以及三个年龄相仿的男子。

  “哟,小美人儿,怎么走路不看路啊?撞得哥哥可疼了”男子约莫18岁,挑着眉淫笑着说道:“不过看在你今日穿的衣衫跟我一样,还有这娇美脸蛋儿的份上,哥哥就饶了你,只要。。。”男子拖慢了口音,后面的几个同行的男子也在呵呵的笑。

  东方煜正想站出来,夭宁儿便扯了下他袖子轻声道:“小事!”便向前一步问道那男子:“只要什么?”

  “只要美人儿陪我去那听雨阁便好。”男子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家公子本是要去那西市的,现在可是为了你掉头去听雨阁,还不快快谢过公子随他一起。”男子旁边的小厮扯粗嗓子吼道。

  “狗仗人势”夭宁儿不屑嘀咕了声,“巧了,我还真的要去,敢问您是哪家公子?”自从听闻大军班师回朝一个多月以来,夭宁儿很久没窜临安街了,便不知这街上何时出了这号人物。

  “我们公子可是当朝相爷夫人的侄儿曹禺曹公子”那身旁的小厮底气十足大声说道。

  “噢,原来是曹公子啊,对不起,刚刚撞到你了,我很认真的给你陪不是。”说完夭宁儿朝厉爵和东方煜挥了下手道:“咱走吧。”

  本以为会跪下求饶,没想到对方确是那么一句对不起就继续往前走,身后的几个男子先是呆住了,接着便都投来看戏的目光。蓝衣男子满脸气愤的向小厮吼道:“去,把那不知好歹的婊子给我扛到听雨阁。”

  那小厮正撸起袖子朝夭宁儿身后走去时,想一把抓住夭宁儿的肩膀时,手尖还未碰到便被厉爵一把抓住,一掌击在他肩上将其推开。夭宁儿向前滑了两步便跃起,右脚借力于小厮左肩,左脚借力于他头顶一跃便落到蓝衣男子身后,当他还在找着人在拿时,夭宁儿戳了戳他的背:“我在这,我在这。”当蓝衣男子听到声音惊讶转身时狠狠一个巴掌拍在他脸上:“说谁婊子?”没等男子反应过来另一边脸又被狠狠扇一巴掌:“相爷夫人的侄子哈,有种让你姑你姑丈找我啊。”

  “你你你这小。。。”男子满脸恐惧又不愤气的吼道。只是刚刚扇他那女子又一闪跑到自己后头,转身第一反应是双手捂着两个脸颊,生怕再被甩两巴掌,旁边的行人见了,都在哈哈哈嘲笑着。

  “别让我见你在这街上欺负人。”夭宁儿拍拍手手掌不屑的说:“否则就不是两巴掌的事了,我让你连捂脸的巴掌都没有。”说完两颊扬起邪邪的笑意。那曹禺吓得左手抚右手,似乎陷入双掌被砍的恐慌中。

  “哈哈哈哈。。。宁儿,你这胆儿肥的连相爷都敢得罪了现在。”整个过程里,东方煜都在旁抱臂看着。

  “怕啥,没有个金刚钻我没傻到去揽瓷器活。是他老婆的侄儿先招惹我的,况且周相爷不迷上了听雨阁的凌沫儿嘛,他不敢招惹听雨阁阁主,就算没这回事他也不敢奏到陛下跟前,哪个大官愿意家里亲属横行欺负民女的事纷传出去?况且那又不是他儿子。那货一看就是刚到临安城,自以为多么了不起,傻逼逼的,哪天怎么死都不知道。”夭宁儿一口气没停的说完,然后又把话题转到周相爷:“那老相爷真的是,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着凌沫儿。。。”

  转过头突然见厉爵表情凝重便说道:“我这是正当防卫,还有为民除害。”

  “你跟听雨阁阁主很熟?”厉爵面无表情的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