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厉府妖妻 > 第十一章:帝都有好戏
  “喂,喂。。。”夭宁儿拍了拍拽着她上楼梯的手:“你走慢点,走慢点,我摔死了你赔吗?”夭宁儿大声吆了一下。

  走上最后一级阶梯,站在楼梯口,厉爵回头看了她一眼,放开她的手:“那你摔死算了。”便自己走到桌前坐下。

  夭宁儿甩了甩刚刚被他拽着的手瞪了他一眼,也跟着走到桌前坐下。她左手抚了抚右手手腕。

  般若见她左手抚着右腕便担心的掀开她右腕的袖子:“宁儿,你这。。。”从一开始到现在没有人碰过她,除了刚刚拽她上楼的厉爵,再怎么能打始终是个女子,般若一看便知这是被拽出的痕迹,便没接着说了,夭宁儿急忙拉下袖子挡着手腕。

  夭宁儿和厉爵都很是生气的样子,东方煜看看两人再看看般若也不作声,窗外吹进金秋的凉风,即使周遭吵闹,拂过脸颊的风也让般若略感凛寒刺骨。

  门外传来的一句温柔的‘厉公子’打破了这尴尬的冷场面。来的正是方才献舞的花魁慕倾雪。

  慕倾雪正想走上前,旁边包间的人见慕倾雪过来都纷纷把目光投来,有的还举着酒杯走过来希望跟慕倾雪共饮一杯。

  “雪儿谢各位公子抬爱!”慕倾雪向石头示意端来酒和酒杯,满上一杯对着周遭大伙:“雪儿敬各位一杯以谢各位的抬爱。”说完拂袖遮脸一饮而尽。

  “今日我有朋友在此,不便滔烦大家,大家回去尽情吃喝”说完笑着鞠了个礼转身走进包房,慕倾雪毫不拘束的在夭宁儿身旁坐下。

  满上自己的酒杯对厉爵说:“雪儿特意来敬公子一杯以表谢意。”

  厉爵拿起酒壶自己满上后咕的一口喝下,“哪里,我只是遇着可拿免费令牌的机会罢了。”厉爵说着手里玩弄着刚刚从曹禺手中获得的令牌,眼角瞟着旁边的夭宁儿,笑意间带着股探视。

  “呃。。。”慕倾雪一下子不知如何接下句,顿了下,呵呵笑道:“厉公子说话真有趣。”

  “雪儿,你谢他干嘛,是我先飞下去救你的,没想到你也是重色轻友之徒”夭宁儿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坐在慕倾雪旁边的般若憋着笑,心想雪儿啊你还真来的是时候,来缓解气氛尴尬自己,然后忍不住用袖子抚抚嘴角掩着忍不住露出的笑意。

  “啊哈,宁儿,咱俩的关系怎是一男子能摧毁的呢?敬完他再敬您您肯定不会怪我的。”慕倾雪不仅貌美舞艺高,也是夭宁儿在这个时空里见过的智商情商过人的女子之一。

  “就你嘴甜”夭宁儿看着她啧啧道。“走一个”两人举杯碰了下就咕的喝完。

  “这位是?”慕倾雪看着东方煜问道。

  “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东方煜东方公子。”夭宁儿顿了顿后说道。

  “天宸的铮王殿下?”慕倾雪脸色骤变,声音低沉沙哑眼神霎时显得格外复杂。

  “是的”夭宁儿答到,有些事情是这样便是这样,没什么可隐瞒的,夭宁儿也察觉到慕倾雪表情的微妙不妥:“东方公子对我有恩,没有他我便不可能会是这听雨阁阁主。”夭宁儿跟慕倾雪郑重说道,眉眼中透着坚定。

  整个天宸国的人都知道这三年里东方煜与厉爵都在边关伐胡,而夭宁儿也是在他们离开帝都半年后才成了阁主的,作为天宸国皇太后最喜欢的皇子,东方煜能做到的或许只有求皇太后护她周全。夭宁儿当着他们面这般强调,确实是藏了私心,当年赵侯一案牵连众多,自古皇帝便是疑心重,伴君如伴虎,权力过大亦会会成为皇帝心中的刺。

  古人总是这样,不管如何理智聪慧,面对家仇有多少人可能做到冷静宽心?夭宁儿此刻只是想提醒慕倾雪,东方煜是对她有恩之人,这个人慕倾雪是不能动的。

  东方煜似乎有些许察觉到夭宁儿的特意强调,但依旧一副毫不知情的样:“雪儿姑娘,在下东方煜,姑娘刚刚那月下佳影舞的是真妙!”东方煜拿起酒杯敬了一下慕倾雪便喝下,似乎完全没把慕倾雪刚刚那愤恨的眼神看在眼里。

  是的,慕倾雪恨皇庭中的人,她赵侯府一家便是皇权下的牺牲品,姓东方的她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但是想想当初若不是夭宁儿,她和5岁的弟弟早已不在这世间存活,于是敛了敛仇意端起酒杯勉强一笑的饮下便起身告辞。

  “般若姐姐,你去看看雪儿。”见慕倾雪起身离开,夭宁儿垂下眼帘轻声对般若说道。

  般若唯了一声便退下,朝着慕倾雪离开的方向走去。

  同刚来时一样,桌前只有东方煜,厉爵和夭宁儿三个人。夭宁儿抬头看看离席远去的般若和慕倾雪,忍不住右手抚头。无意间那袖子滑下,白暂的手腕上青红的勒痕清晰的印入右边坐着的厉爵眼帘。厉爵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把眼眸垂下,右手拿起筷子装作无事人似的夹着糕点吃。

  “怎么?身体不适?”东方煜看了她半晌问道。

  “没有,我在想这顿该刮谁的财。”夭宁儿岔开话题,呵呵的笑着。

  “你是这的主人,难道还要我们客人请客不成?”东方煜也顺着她的话接到。

  “小意思,但是。。。”她朝东方煜撩了撩眼皮:“令牌的钱你还是得给。”

  “好说好说,宁儿开心便好。”东方煜呵呵笑着。

  厉爵面无表情,筷子在各个碟碗前游离,顿了顿,夹起一块晶透的桂花糕扔进夭宁儿碗中,笑着的东方煜和夭宁儿突然停了下来,夭宁儿看了看碗中的桂花糕,瞥了眼旁边的厉爵然后对着东方煜说:“还真的饿了,呵呵”便夹起那桂花糕大口咬下。

  “东方煜,这个是几?”夭宁儿比划着两根手指在东方煜眼前晃,声音时高时低,几字拖得长长的。

  “一,二,这是二。。。哈哈哈”东方煜满脸通红,醉醺醺的回答着。

  “错。。。”夭宁儿一个字拖得长长的:“这是Yeah,哈哈哈哈,我就说你醉了嘛,还不承认。”然后把头扭向厉爵:“厉爵,他醉了,他先醉了,咦嘻嘻”说完把头趴在桌上右手拿着一支筷子,戳那盘里的桂花糕。

  “公子,这。。。”莫羽跑上楼惊讶的问。

  “把铮王殿下扶进马车”厉爵对莫羽吩咐道。莫羽扶起东方煜往楼下走。

  “厉公子,宁儿可以留在这儿,我会照顾好她。”般若上前说道。

  “不必”厉爵看了她一眼:“谢了”一把抱起夭宁儿往楼下走去。

  般若站在阁楼上,往阁楼另一边的窗口挪了挪往下看,只见听雨阁门前停着一辆马车,莫羽把铮王扶进马车后站在旁边,等厉爵抱着夭宁儿进车了,才跃上马车执鞭驾车。

  “姐姐不怕阁主出个闪失吗?”般若身后传来凌沫儿嗲媚的声音:“小宁儿在听雨阁可是有闺房的,这也算她半个家。”

  “沫儿,今晚是去哪鬼混了?你是没见着宁儿今天带过来的两位公子,呵呵,真是有趣,看来这帝都是有好戏看了。”般若呵呵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