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辆车挨着我的身子停下,车里面冒出一个男人朝我大喊:“不想活了可以选择跳楼,别站在马路中间害人害己。”

我茫然的给那个人赔礼道歉。

他挥了挥手:“滚,别挡老子的路。”

我不知该往左往右,等我迈开脚步没多远,男子呸了我一口,鄙视的丢下一句:神经病。

我走在马路边朝着小区走去,每一步都像是被灌了铅似的。

突然有一束光照着我,然后我被人拖到了树下,我看到烟熏妹叼着根烟对那群男人说:“给我狠狠的打,敢欺负我姐们,打,打完后再把她的衣服扒光了丢到马路边。”

一通拳脚落了下来。

我身子都是麻木的,完全不知道疼。

只觉得那些人的拳脚果真像是吃屎长大的,绵弱无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得小腹刺痛,有人问烟熏妹:“毓姐,再打下去要死人了。”

烟熏妹丢了手中的烟蒂:“那就不打了,扒,把她衣服扒光了丢在大马路上。”

那人胆小,又问:“这样不好吧,我看她也挺可怜的,这么大个人了要是被扒光了丢在马路上,会出人命的,到时候我们都脱不了干系。”

烟熏妹朝我走来,一手撕开我的上衣:“怕什么,有什么事情我顶着,我爸有的是钱,她一个村里来的乡巴佬能把我怎么样?”

上衣撕开后,烟熏妹冷笑一声:“卧槽,怪不得沈总要出轨,我要是个男人我也出轨,这胸那么小,都不够塞牙缝的。”

那群男人猥琐的笑了。

烟熏妹抬头问:“你们谁禁欲的久,要不要试试旺仔小馒头的味道?”

比较矮小怕事的那个人拉了拉烟熏妹:“毓姐,别这样,打人最多被关押几天,要是犯了强奸罪,是要坐牢的。”

烟熏妹一巴掌拍在矮小男的屁股上:“你总是这么胆小,要不然你来尝尝有夫之妇是什么味道?”

随后是一群人哄笑着,矮小男连连后退,不再说话。

烟熏妹又问了一遍:“操,你们是不是男人,敢不敢把她给上了?”

那群人中有个男的笑着说:“毓姐你就别为难我们了,兄弟们看着她这个干扁扁的身材实在是硬不起来,我们赶紧走吧,一会来人了就不好。”

烟熏妹还在动手准备扒我的裤子,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她。

她一把甩开了我:“操,吓老娘一跳。”

烟熏妹起身之后,对那群男人说:“你们今天谁把她裤子扒下来,我就带他去松骨楼里痛快去。”

那群人一窝蜂的铺了上来,我的上衣完全被脱掉了,内衣只断了一根带子。

也不知是谁伸手在扒我的裤子,我穿的是阔腿裤,三两下就被扒了下来,那人拿着裤子甩了两下:“毓姐,说好的松骨楼里快活,你可别反悔。”

烟熏妹大笑:“姐们说话什么时候放过空炮,扒,接着扒,把她的衣服都扒光了丢到街上的那个,我给他介绍个小明星睡一睡。”

拿着我裤子的那人把裤子一丢:“毓姐你不早说,看我的。”

那人像一匹狼一般朝我扑来,伸手要去扒我仅剩的一条裤子,我使劲坐了起来,抱着那人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烟熏妹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敢咬老娘的人,去死吧你,臭女人。”

也不知是谁的手,终于扒到了我的裤子。

我绝望的躺在地上,想着就这样吧,死了也是解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