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本来嗓门很大的童辛此刻低着喊了一句,张路回头一望,顿时感到手足无措。

三婶和妹儿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妹儿欢喜的喊了一句:“关河叔叔,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准备吃饭了,妈妈,韩野爸爸呢?”

我往门口望了望,韩野站在门外,揪着眉心。

童辛怯懦的走上前去,拉着关河的手臂:“老公。”

张路虽然很愤怒,但看到关河站在身后,顿时语气软了起来,揉揉头发嗷叫:“关哥,我是被你媳妇气到了,所以胡咧咧的,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回事,这事儿是我诬陷了辛儿,你别往心里去。”

关河一直怔怔的站在那里,童辛哽咽着声喊了第三次:“老公。”

我们都以为按照关河平常的暴脾气,肯定会大发雷霆,当场就跟童辛翻脸的,但是他没有,他眼眶渐渐的就红了,而后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儿,沉默了很久后才伸手牵住童辛,低沉着嗓音说了一句:

“走,回家。”

我和张路都没反应过来,在关河按了下楼的电梯后,张路猛的冲过去拦住他们,紧紧拉着童辛的手腕:“你们别走啊,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清楚再回去,关哥,你现在这样我害怕,你不会对辛儿动手吧?”

关河很冷静的回答:“你们放心,我是来接我老婆回去的。”

张路还是不肯放人,嬉皮笑脸道:“别呀,来都来了,三婶做的菜很好吃的,关哥,你们吃了饭再回去吧。”

应该是三婶的怂恿,妹儿放下手中的凉菜后直奔门口,拉着关河的手说:“关河叔叔,吃了饭再走吧,今天三奶奶做的全都是童辛阿姨最喜欢吃的。”

关河特别喜欢孩子,所以每次见到妹儿都会买一堆的娃娃或者衣服,对妹儿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但今天关河异常冷静,掐掐妹儿的小脸蛋说:“关河叔叔的爸爸妈妈来了,所以关河叔叔要跟你童辛阿姨回家去,过两天关河叔叔来看你,教你练少儿瑜伽。”

我走出去抱起妹儿,也拉了拉张路的手:“既然是叔叔阿姨来了,那肯定要回去接待的,关哥,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辛儿是孕妇,你多体谅些。”

关河松开手搂住童辛的腰笑着说:“不过是一句气话罢了,你们想把我老婆给气跑,门都没有,老婆,咱回家去,爸妈在家里也给你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我们改天再来吃三婶做的菜。”

等关河和童辛走后,张路颓丧的坐在沙发里捧着头自责:“你说说我这张臭嘴,祸从口出啊,也不知道辛儿现在怎么样了?黎黎,你说关哥会怎么想?”

我盛好饭叹口气:“还能怎么想?你这次可把辛儿害惨了,关哥的性子你还不知道,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主,算了,别想了,等叔叔阿姨走后,我们再去找关哥好好说说吧,路路,快来吃饭。”

张路倒在沙发上:“哎呀,我哪有心情吃饭,我好烦躁啊,我这张嘴,妹儿,你去找针线来,我要缝嘴请罪。”

妹儿转过头去一本正经的纠正她:“路路阿姨你说错了,这个成语叫做负荆请罪。”

张路弹的一下从沙发上起来走到饭桌旁,摸摸妹儿脑后勺问:“你才几岁呀,怎么什么都懂?你这智商你这学识你这觉悟,分分钟赶超你妈妈了。”

妹儿指着在厨房里帮着三婶盛汤的韩野说:“是韩野爸爸教我的。”

这一晚上,我和张路都提心吊胆的等着,童辛的手机一直没开机,给关河打电话,关河也关机了。

张路急的在屋子里团团转,转的我头都晕了,韩野哄妹儿睡觉还没过来,张路根本坐立不住:“黎黎,我必须马上见到童辛,关哥是个健身教练啊,万一他一拳揍过去,辛儿那么瘦弱的身子,太可怕了,我简直不敢想。”

我叹着气:“要不,我们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吧?”

张路弯腰捧着我的脸:“你是个小白痴啊你,关哥说的爸爸妈妈,到底是他的爸爸妈妈还是辛儿的爸爸妈妈?再说了,我们冒昧的打电话过去,不太好。”

横竖都不行,我们只能干着急。

一直到凌晨一点多,关河才给我们来了个电话,说童辛睡了,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关河的情绪太冷静了,我和张路都有些后怕。

韩野回了房间后,见我和张路还没睡,好奇的问:“你们俩想造反吗?看看时间都几点了,还不睡?”

我揉着眼睛问:“妹儿睡了吗?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韩野走过来在我额头留下一吻,抱歉的说:“本来是想给妹儿多讲两个故事的,结果妹儿睡不着就给我讲学校里的故事,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妹儿的小毛毯盖在我身上,我怀里还抱着妹儿的哆啦a梦。”

我对他竖起大拇指:“我真怀疑妹儿是你女儿,哆啦a梦是她最喜欢的,每天晚上睡前都必须要抱着才肯睡觉,你到底对我家妹儿使了什么阴谋诡计?”

韩野将我搂入怀中:“妹儿本来就是我的女儿,张路,你还不困吗?”

张路双手抱膝盯着我们:“不困,有狗粮吃哪里会犯困,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韩野一把将我抱起:“那你继续啃狗粮,我们先睡咯,明天我家黎宝还要出差,从明天开始到黎宝出差回来,你就每天跟着三婶早起买菜,吃完饭送妹儿去上学,下午记得接妹儿放学,我明天也出差。”

张路抓起抱枕丢向我们:“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你们都走,都不要我了。”

我不可否认在那一刻,我的心竟然没有半点想要陪在张路身边冲动,脑袋里全都是悸动,感觉韩野只要多靠近我半分,我就能像气球一样的嘭的就炸开了。

但我的希冀落了空,韩野依然如往常一样抱着我,却真的能忍住不碰我。

我都不知道自己那颗脆弱的小心灵是从何时开始,由起初的害怕到后来的紧张胆怯,再到如今的期许和等待,一步一步陷入了爱情之中。

出差之前,我去找过童辛和关河,但是他们家没人,我又去了关河工作的地方,他说童辛送叔叔阿姨回老家了,可能要在家里待一阵子才回来。

这样也好,童辛在老家,叔叔阿姨都是细心的人,也能好好照顾童辛。

我最担心的是张路,本想把徐佳怡留下来的,但是她坚决不答应,谭君也是,去张家界路途太远,我不想开车去,于是他们就陪着我做绿皮车摇啊摇的去了。

走之前我对张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吃垃圾食品,不许喝凉水,不许泡澡,不许做剧烈运动,张路都答应的好好的。

但是我这一次出差至少要一个星期,张路还要去医院复查,我交代过三婶,就是担心三婶管不了张路,虽然张路一出门就有徐叔开车接送,但我心里隐隐的总觉得不太妙。

在张家界谈了好几天的业务,参加了两个重要的活动,每天都是天一亮就开始奔赴一个小县城,天一黑就要赶往下一个县城,庆幸的是业绩还算好,加之有徐佳怡和谭君这两个左膀右臂,一切都还算顺利。

湖南地区的业务几乎被我垄断后,沈洋元气大伤,逐渐将重心转移到了贵州一带,我也不能一口吃成个大胖子,暂时先稳固好湖南区,也算是给了沈洋一个喘息的机会。

杨铎说的,暂时的休整是为了更好的出击。

我接手华南区还算顺利,又有着韩野在身后助阵,杨铎便将我放养了,先前答应给我招一个湖南的省区经理,后来竟然没有音讯,我再追问的时候,他丢给我一句,一个人能做好的事情还是不要假手他人为好。

我当时很气愤,但韩野将其中的利弊都讲给我听了,他说天道酬勤,买来的馅饼虽然能用最快的时间填饱肚子,但难免会有出现馅饼短缺的那一天,可是自己学会了如何做馅饼就不一样了,想吃的时候自己可以下厨做,毋庸求人。

经过韩野的劝导我才明白,杨铎也是一片苦心,华南区在我手中,看似我拥有着实权,但我若是不亲力亲为的去把控其中的一批客户的话,一旦出了问题,我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杨铎是吃过亏受过苦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只有牢牢的将客户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容应对的一切状况,尤其是较为大的人事变动。

还有一点好处就是手中有着大量的客户资源,对自身今后的发展也是极为有利的。

我对杨铎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对我毫无戒心,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多年的经验都对我倾囊相授。

在结束出差的当天,我从怀化坐高铁回的长沙,韩野亲自开车来接的我,说起我的上司杨铎,韩野边开车边说:

“你可千万不要感谢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把一切都教会给你,并不是为了让你更好的面对自己的职场,纯粹是为了他能更好的出游,我听说他现在在澳洲,陪游的还是个德国美眉,温柔乡里一躺,没到年底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原本坐在后座犯困的徐佳怡突然哇叫了一声,谭君都被她吓了一跳。

“老大,你们说谁在澳洲,还找了个陪游?”

我翻了杨铎的朋友圈,拿给徐佳怡看:“我还以为是找了个德国美眉做陪游,韩叔,这妹子一看就不是外国人?”

韩野大笑:“她是湖南人,在德国留学,和杨铎是网上认识的,两个驴友相聚在澳洲,估计年底回来的时候会挺着个大肚子。”

我们在说笑,徐佳怡却突然陷入了沉思,凝视着车窗久久不说话。

张路果真很听话,三婶说她每天早起跟她一起去买菜,下午接妹儿放学,晚上一起做饭,还辅导妹儿做作业,虽然坐月子要静躺,但张路的性格让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话,肯定会把我的房子都给掀了的。

让我惊奇的是喻超凡的商演竟然还没结束,据说这一次接的是国外的商演,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只是听张路说这一次商演回来,喻超凡就准备安安静静的在咖啡馆里当驻唱了。

对于张路的感情一事,傅少川出国未归,我也不敢多说半个字,怕她再一次暴跳如雷。

回到长沙,我们准备好好庆祝一下,包了个晚场,徐佳怡却兴致不高,吃完后就一个人走了。

我让谭君去追,谭君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心不在的人留不住,魂不在的人叫不醒。

时光飞逝,总觉得夏天漫漫无期,一眨眼深秋都到了。

秋雨落得人浑身都凉入骨髓,最容易悲春伤秋的我,见不得湿漉漉的季节,总感觉心里头都湿润了,让我担心的事情依然是发生了。

早饭过后,我在阳台上修剪枝丫,张路从屋里出来,大喊:“曾小黎,你快来看。”

我急忙丢了剪子跑进屋去,张路打开朋友圈给我看,两分钟之前,童辛晒出的朋友圈,两张离婚证书,一枚凋零的戒指。

“真的假的?”

我拿着手机将离婚证放大了一看,我对这本本再熟悉不过了,张路也傻眼了:“黎黎,我好像闯大祸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推了她一把:“你傻啊,赶紧找手机给辛儿打电话啊。”

张路指着我手中:“你才傻,手机不在你手里吗?快点,你快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这才半个月时间,怎么突然就离婚了?”

我都已经拨号了,张路又夺了我的手机,慌手慌脚的找到了我的手机递给我:“用你的手机打,辛儿现在肯定恨死我了,我怎么这么混蛋啊,黎黎,怎么办,怎么办?”

电话拨过去,已关机。

我又给关河打了电话,他接了,很平静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童辛现在应该在租房里,你们去安慰安慰她吧,我跟她缘尽于此。”

我很想破口大骂一声,但我忍住了,我早该想到的,大吵大闹的人大多舍不得转身就走,反而是不温不火的人才会悄无声息的离开。

我和张路找遍了童辛平日里喜欢去的所有地方,结果都没找到童辛。

关河起初以为我们骗他,根本就不搭理我们,后来看到我们发动了身边所有的联系人去找童辛,他这才急了,连假都没请就跑了出来。

见到关河,张路倒是很淡定,我实在没忍住,上前去揍了他一顿。

“你是猪脑子啊你,听风就是雨,你自己的媳妇你不清楚吗?童辛看着很强势,但她跟我和路路都不同,她内心很脆弱,你有脾气可以发泄出来,一个大男人提出离婚,你良心被狗吃了?”

我打累了骂累了,张路才来拉我:“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辛儿,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她一个外地女孩子在这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没有自己的家,能去哪儿?”

我整个脑袋里都是乱的,徐佳怡裹着大棉袄吸着鼻涕来一句:“要不我们进行地毯式搜索吧,从民政局开始,沿着所有的道路一直找,如果我是童辛,我肯定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只能沿着马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走累了为止。”

冷风吹的人直打颤,在这座天晴就热下雨就冷的城市,唯一的办法就是裹厚一点。

我们在出门之前,关河突然冒出一句:“是她提出的离婚,她拿孩子来威胁我离婚,我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徐佳怡打了两个寒颤,嘶哑着嗓音喊:“还愣着做什么,刮这么大的风下这么大的雨,她怀孕七个多月了,再不赶紧找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韩野出差未归,我们一共就五个人,加上后面来的齐楚,一共六个人,要在这座偌大的城市里找到一个渺小的人,谈何容易。

我和徐佳怡一组,沿着江边寻找,张路和齐楚去的大学城方向,关河和谭君不知道去了哪儿,从上午十一点一直找到下午四点,我让齐楚带着张路先回去,她身子尚未痊愈不能淋雨,徐佳怡重感冒,我让她回去她偏要跟着我。

我浑身都湿透了,不知道事情为何就走到了这一步。

眼看着天色渐晚,徐佳怡擦着鼻涕:“老大,再这样找下去童辛没事,你就先病了,我们回去吧,回去后在从长计议。”

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我拦了辆出租车,刚坐下去手机就响了,徐佳怡凑了过来:“老大,谁打来的?是不是有童辛的下落了?”

我看着来电显示:“是姚医生打来的。”

徐佳怡傻笑一声:“是追求者吧,这个点打电话来,十有**是请你吃饭的。”

我还是摁了接听键,姚远那边乱糟糟的,一开口就说:“曾黎,你在哪儿?”

“杜甫江阁,医生,你这开场白太老套了。”

徐佳怡耳尖,听到姚远的问话,立刻作答。

姚远焦急的说:“曾黎,我听说杜甫江阁附近有人跳江了。”

我手一抖,手机都掉在了座位底下,我急忙拍着师傅的座位:“师傅,快停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