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景文学 > 其他小说 > 求婚99次:傅少恋如初傅少川张路 > 141.你这妹妹嘴皮子很厉害啊
魏警官就在楼下,我接了电话后叫上所有人一起下楼。

傅少川和杨铎还在嬉皮笑脸的,反正是在笑话韩野在我面前栽了个大跟头,矫情不成反把自己的后路给掐了。

而我根本没有心思和他们谈论这些,看着魏警官一脸凝重的模样,我欲言又止。

“所以曾黎,你们必须撤离,我对你们都进行过了解,你和嫌疑人有过纠葛,万一他们...”

眼看着就能顺着这条路看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幕,我岂能在这个时候做个瞎子聋子,我看了一眼大家,拍着胸脯说:“你们这么多的便衣警察在呢,我们又不去路口,只是远远的看着而已,我们和他们的纠葛确实很深,这个时候我反正是不走的,你看他们走不走。”

张路急了:“别呀,这个时候撤退算什么英雄好汉,再说了,他们一共就俩人,最多两把枪,你们这么多的警察都是拿来吃饭的吗?我学过跆拳道,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帮你们一起抓嫌疑犯。”

话音刚落,张路的脑瓜就被敲了一下,傅少川狠狠的盯着她:“有你什么事,轮不到你逞强,你跟曾黎带着佳怡和秦笙乖乖回去,这儿有我们就行。”

魏警官摸摸鼻翼:“刚刚侦查到的消息,离爱晚亭不远的地方还发现了王燕,看来他们三人是要一起离开星城。”

张路懊恼的拍拍手掌:“我就知道王燕是知情人,这个女人嘴巴还真严实,我有预感,今天来接他们的人会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

余妃不在,陈晓毓也不在,还会有谁呢?

我看了看张路,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

张路看到我脸色发白,伸手来摸我:“你这是一夜没睡好吗?还是你担心等会来的人会是喻超凡,哈哈,要真是他的话,我就第一个冲上去,我还就不信那孙子敢拿着枪对着我。”

祸从口出,傅少川这种霸道总裁一般的男人通常是能用行动解决问题的话,就坚决不会动口的。

傅少川把张路扛走后,徐佳怡掏了掏耳朵:“真好,终于清静了许多,魏警官,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们都在场,确实是陈志想要对王燕图谋不轨,我也是莽撞就冲了进去,但是我没杀陈志,要是王燕杀了陈志的话,难道她被割腕是故意的?张刚等人和陈志的感情很铁,怎么会帮着杀人凶手呢?”

秦笙坐在沙发上秃噜一句:“为了钱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然规律。”

一语中的!

徐佳怡十分肯定秦笙的话:“对,没错,就是为了钱,陈志死了,张刚和王峰两人就像无头苍蝇一样,这个时候谁都不可信,只有拿到钱去到安全的地方才是王道,所以今天来接他们的人,有可能就是凶手。”

尽管这样的猜测毫无道理,但徐佳怡的话依然让我热血沸腾。

换了以往,韩野早就将我打横抱走了,但是早上这么一闹腾之后,他靠近我半步我就白他一眼,秦笙不知道早上的恶作剧,还起身来摸我的脸,帮我吹眼睛:“嫂子,你这眼神是昨晚睡偏了吗?”

睡偏了!

我真想吐一口多年的老血,徐佳怡拉开了秦笙:“别人是大智若愚,你是大愚若智,姑娘,一边呆着去吧,你适合回归大自然,不适合留在人类和谐社会。”

秦笙被徐佳怡说的一头雾水,但魏警官坚持让我们在酒店里等待消息。

所以我们谁都没有去到现场,我在房间里仔仔细细的把那些人我去过岳麓山的小路都想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之后,才放心的躺在秦笙的房间眯了一会儿。

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秦笙没在房间里,我洗了把脸瞬间清醒了许多。

去隔壁敲张路的门,傅少川说她现在睡的正香,再过半个小时就下楼去吃饭,去找徐佳怡,得到的竟然是一样的回答,我饿的快,早上就喝了一杯豆浆和两个烧麦,现在已经饿的肚子呱呱响了。

我想着姚远应该也醒了,走到门口发现留了一条缝,我还以为是进了小偷,透过门缝看见秦笙一脸花痴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撑着脑袋在看姚远睡觉。

我一摸才知道,平时出差习惯了拿两张房卡,身上那张房卡早就不见了。

看秦笙那花痴模样,想来是真的喜欢上了姚远。

我不忍心打扰她,悄悄的退后了两步,将门稍稍关了关,一回头就撞到了韩野。

他冷着脸看着我:“刚睡醒就跑来看他,这么难舍难分?”

我才不想跟他斗嘴,每次都要损失数以亿计的脑细胞,我走回秦笙的房间,韩野尾随而来,我关门的时候他一脚挡住了门:

“他没睡醒,你应该很无聊才对,我陪你解解闷。”

这副脸孔倒是和他一开始追我时的死皮赖脸有的一拼,我踩了他一脚:“多谢韩总美意,和你聊天还不如我趁机思考一下我和姚远的蜜月要去哪儿度过,韩总,你觉得马尔代夫怎么样?”

韩野也不生气,嬉笑道:“别闹了,少了我,你去哪儿都会索然寡味的。”

我冷笑:“你还真是狂妄自大,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笃定,我曾黎就非你不可非你不嫁?现在我告诉你,韩野,我不是跟你说着玩的,女人嘛,和谁在一起过都是一辈子,时间是既定的,但快乐是无价的,与其留在你身边忐忑不安的度日,倒不如和他比翼双飞。”

韩野攀住门:“我什么时候让你忐忑不安了?”

我晃着手表给他看:“此时,此刻。”

韩野退后了两步:“如果我远离你,你真的就开心吗?”

我昂头,倔强的看着他:“你可以试试,或许已经不用试了,你不已经试过了吗?你走之后我打掉孩子跟姚远结婚,没有你我照样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连我的前夫现在都成了我的下属,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开心的?我曾说过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钱,你给我留的钱足够了,我也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姚远就很爱我啊。”

我自认为我说的滴水不漏,韩野本来还算平静的表情瞬间不淡定了。

在他还没开口之前,我就已经双手交叉喊停了:“打住吧,你接下来要说的话都是擦边球,我也听腻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各自安好,谁都别再祸害谁。”

趁着韩野还在愣神,我已经关了门。

他敲了几下我没搭理,过后就没声音了。

好不容易熬到十二点半,想着终于可以去吃饭了,魏警官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张刚和王峰都到了爱晚亭和王燕会合,他们下山的路线应该已经确定了,眼看着就要收网了,却突然多了一个上山的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一直都好奇自始至终都没参与这件事情的罗青,那个胆小鬼。

“魏警官,罗青上山带了什么吗?”

魏警官在电话里说:“什么都没带,这个人我之前调查过,他胆子小,以前总跟陈志他们混在一起,但后来打打闹闹的事情,罗青都没有再参与。”

我对罗青也有一定的了解,他虽然胆小怕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喜欢躲在人群背后,但他对陈志忠心耿耿,虽然他很不喜欢和陈志一起做那些不道德的事情,可他碍于陈志救过他的命,他对陈志几乎是有着一颗报恩的心,现在陈志死了,他可能是唯一一个为陈志感到伤心的人。

可他的出现却和我们的预想不同,他开着一辆送货的面包车来的,现在面包车已经被警察控制了。

而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在爱晚亭,天气虽然比较热,但是三三两两的游客还是有不少。

两对情侣组成的便衣小队和十来个人的户外小队都去了爱晚亭,我们在焦急的等待着那边传来的消息,张路撑着脑袋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这次我们没有等很久,张刚等人已经从爱晚亭下山了,应该是罗青给他们带去了什么,从便衣队发来的照片可以看出,张刚等人的心情都不错,应该是他们要求的事情都已经办妥。

张路按捺不住想要去山脚下看看,我们一致都想去,傅少川和韩野虽然极力反对,但也拗不过我们。

我坐在二里半的一家饮品店里,面包车就停留在饮品店斜对面的银行门口,他们走的是一条比较绕的路,以前在师大读书的学生还会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去山上走走,那儿还有几座烈士墓,现在是中午一点多,上山的学生应该陆续下山了,他们混在其中,确实能够掩人耳目。

“黎黎,你还想吃烧麦吗?”

张路一双大眼睛贼溜溜的转,面包车的前方不远就是一家包子铺,因为开在文学院旁边,所以包子铺从早卖到晚,尤其是早上的生意简直是好到爆,买包子的人挤进去要很久才能挤出来,后来包子铺的旁边开了家千层饼店,生意才稍稍冷淡了些许。

“叫你中午不吃,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傅少川起了身,我和徐佳怡都大笑。

“傻子哥,路姐是想去烧麦店蹲点,那儿视觉效果比我们这儿要好,像她这么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岂会错过这么好的一出戏。”

经过徐佳怡的解说,傅少川才恍然大悟,然后全程紧握着张路的手,生怕她一不留神就冒险去了。

杨铎搂着徐佳怡的小蛮腰,笑着说:“人家手里有枪,这可是要谍战片里才有的,我听说这岳麓山上躲过好些杀人犯,宝贝儿,你乖乖的在这儿坐着,别让我担心。”

徐佳怡凑过去亲了一口:“老公你放心,我很听话的。”

这狗粮来的让人措不及防,更让人措手不及的是,眼看着张刚等人从文学院出来直奔面包车,却在过小马路的时候,张刚接了个电话,然后脸色大变,三个人分三个方向拔腿就跑。

张路起了身大喊:“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傅少川立即用身子挡住张路,生怕她会受到半点伤害。

我好奇的是谁给张刚打了电话,包子铺面前空无一人,站台那儿倒是有几个人,都是学生。

便衣队很快就追了上去,王燕是个女生,跑的又慢,很快就被抓捕了。

张刚跑的方向是小树林,应该是穿过小树林往商学院方向跑了,商学院再往下就是外国语学院,他要是混在学生中的话,警察找起来也不方便。

而王峰拔腿原路返回,也被还未跟上的便衣警察抓住了。

王峰砰砰开了两枪,都没打中人,枪声很响,路人纷纷逃窜。

我一直在寻找可疑人,秦笙嘴里含着棒棒糖,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袖:“这个人看起来好眼熟。”

顺着秦笙手指的方向,我才看见刚刚从我们眼前经过的穿着防晒衫骑着粉色电动车的人竟然是陈晓毓。

我脑袋一热,啥都不顾就追了出去,韩野都来不及伸手拉我,但姚远速度很快,他在我之前追了出去,徐佳怡却指着反方向喊:“余妃,我看见余妃从银行里出来上了那辆黑色的车。”

徐佳怡和杨铎去追余妃,张路和傅少川跟在我们身后,我回头没看见秦笙,小丫头片子应该是慢了半拍没跟上。

“曾小黎,你不要命了吗?”

追上我的张路拉着我,脱口而出。

韩野和傅少川都停下了步子,我对他们大声吼:“愣着做什么,那边没有魏警官的人,你们快追,别让她跑了。”

等他们都走了,张路气呼呼的看着我:“你不要命我不管,这肚子里揣着的是我干儿子,我可不能不管,你老老实实去饮品店呆着,追人这种事情交给我们行动利索的人便是。”

眼看着陈晓毓骑着电动车要消失在马路尽头了,以我的身子确实只能给自己增添负累。

我喘着气:“我刚刚是忘了,行了,我回去和秦笙呆一块,你快追吧。”

张路擦了擦汗:“不用追了,看吧。”

我看向那边,发现陈晓毓又骑着电动车回来了,很快就来到了我们跟前,还拿着手机在接电话:“刘先生,你是在二里半附近吗?我溜达了一圈都没找到您,哦,我啊,我骑一辆粉色的电动车,对啊,白色的防晒衫,对对对,穿一条裙子,好,我看到你了。”

我和张路看着她停在我们面前,然后从电动车上拿下来一个外卖盒,从旁边的路口走出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在菜市场做生意的,接过外卖后还礼貌的道了声谢。

傅少川等人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三个男人站在不远处歇息。

陈晓毓笑嘻嘻的看着我们:“哟,这么巧啊,在这儿遇到你们。”

张路捋了捋头发:“陈晓毓,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这是送外卖啊,你这千金大小姐沦落到帮人送外卖的地步了,不至于吧,上次陪游赚到的钱这么快就花完了吗?”

陈晓毓素面朝天,以前看到她总是化着厚重的妆容,像是戴了个面具,今天仔细一看,阳光下的她脸色潮红,五官竟然比余妃好看许多,她很瘦,比余妃还瘦,但是胸前很有料,以她的条件完全能够找一个家境很好的男人好好过日子,但她似乎桀骜不驯很喜欢折腾。

“怎么,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养活自己,还得受你白眼不成?”陈晓毓笑起来两个酒窝很深,不可否认,她这样子很美。

张路冷哼一声:“那你跑什么?做贼心虚。”

陈晓毓拍了拍电动车:“姐姐,我给人家送外卖,超过时间是要赔偿的,我不跑能行吗?再说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们,你们这是集体在赛跑吗?”

张路咆哮:“别装傻,刚刚是不是你给张刚他们打了电话?”

陈晓毓哈哈大笑:“这么说来,你们这是在追我吗?张刚是谁?我不认识,我这个人年纪不大,朋友却很多,那些见过几次面的朋友我通常都会忘了,顺便跟你说个我的秘密,我有脸盲症,不过我记得你,你叫张路,胸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张路气的不轻,傅少川等人也走了过来。

见到傅少川,陈晓毓从包包里拿了一张湿巾纸递给他:“大哥,你这满头大汗的,是在追我吗?我追你的时候你总喜欢抱怨我速度太慢,这么多年过去,大哥你好像老了点,都追不上我了。”

大哥。

我知道傅少川和韩野等人拜把子,傅少川是老大,韩野是老二,杨铎是老三。

果真,陈晓毓见傅少川不接,扑上去给他擦脸,还问道:“二哥也在,不过二哥脾气不好,我就不帮你擦汗了,三哥呢,三哥去哪儿了?”

一声大哥二哥叫的还很甜,张路很不满的喂了一声:“你是把我们都当空气吗?”

陈晓毓笑的花枝招展:“我可不敢,你是大哥的空气,我要是敢呼吸一点半点,我肯定死无全尸,不过你们这是大中午闲的没事出来跑步吗?曾黎,你这月子都没坐完就出来跑步,不怕血崩吗?”

明明话语权在我们的,最后稀里糊涂被陈晓毓将了一军。

我瞬间无语,张路盯着傅少川:“傅总,你这妹妹嘴皮子很厉害啊。”

张路说的咬牙切齿,陈晓毓的手还搭在傅少川的胳膊上,姿势还挺暧昧的,傅少川估计也是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陈晓毓梨涡浅笑:“那是自然,我的普通话还是哥哥们教的呢,我从小在国外长大,回国之后遇到的朋友都说英语难学,可对我而言,汉语更难,多亏有了几位哥哥从小就帮我打好底子,不然我这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估计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学会呢。”

张路不满的看着傅少川:“原来你们还挺熟,哥哥妹妹的关系不错啊,我刚看到余妃了,她也跟你一样送外卖吗?”

陈晓毓装傻道:“你说妃儿啊,她现在应该很忙吧,我跟她好些日子没联系了,怎么,你还想念她了?最近她心情不好呢,本来她和二哥有着婚约的,结果最后变成了小措,二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给妃儿一个交代,就这样把人家抛弃了,不太好吧。”

韩野和余妃之间...

我把目光转向韩野,他眼神很冷漠:“七年前,我就已经不是你们的二哥了,你们做过的事情,非得拿出真凭实据来的时候才悔改吗?”

陈晓毓再度装傻:“二哥一向都这么凶,太可怕,还是大哥和三哥比较和善,哎,要是四哥还在,他肯定会好好保护我们的,不过人死不能复生,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哥哥们现在都有出息咯,妹妹们可都在受苦受难呢,现在我要去送下一家了,赚点辛苦钱很不容易的呢,你们这些蜜罐里长大的人体会不到。”

看着陈晓毓转身要走,张路上前拦住她:“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就离开?”

陈晓毓抬头:“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请我吃顿饭再走?大哥,大嫂要请我吃饭,你不会生气吧?”

张路几乎抓狂:“你们这群人都这么不要脸吗?黎黎,给魏警官打电话,让他来一趟。”

陈晓毓撩了一下刘海:“这是要把我关进去啊,大哥,我这是做什么事情得罪大嫂了,她要这么对待我?就算是我们以前在一起好过,睡过,那些不都已经成了过去吗?我们之间的婚约早就解除了,都什么年代了早就不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哥,你说呢?”

这里头的关系越扯越乱了,我想了想,就算是魏警官来了,也不能拿陈晓毓怎么样,毕竟她现在看起来还真像个送外卖的,警察也不能随便抓人。

我叹息一声:“路路,你让她走吧。”

再谈下去估计从陈晓毓的嘴里会蹦出很多我们难以承受的事实,陈晓毓嘻嘻一笑:“还是二嫂比较好说话,看在你这么好说话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富家公子有个正室很正常的,小措不过就是个有着婚姻约束的摆设,在我们心里,你才是我们的二嫂。”

陈晓毓像一只带刺的刺猬,我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听到这番话也不稀奇。

但韩野十分愤怒,扬起拳头:“陈小妹,你别逼我动手。”

陈晓毓上前两步:“从小到大敢打我的人就只有二哥你,我还真是怀念二哥的拳头,二哥要是手痒痒了的话,就尽管揍吧。”

韩野的拳头还真是差点就落下了,却被傅少川拦住:

“你走吧。”

让她走了,陈晓毓却不愿意离开了,反而凑热闹一般的盯着我们,还对姚远道歉:“糟糕,忘记二嫂的老公也在了,姚医生,对不起啊,不过这年头有女人养着你也挺好的,反正你现在也没工作,你说对吧?”

张路暴躁了起来:“陈晓毓,你是疯狗吗?逮谁都咬。”

陈晓毓也不甘示弱:“怎么,你不服气,你咬我啊。”

眼看着两个女人就要掐起来了,傅少川挡在张路面前对陈晓毓吼:“还不走,真等着我请你吃饭吗?”

平日里冷冷的傅少川,似乎对陈晓毓还不错,虽然音量大,但我们都察觉到了其中担忧和关心的成分,陈晓毓愣神了片刻,转身去骑电动车。

张路还想阻拦,我拉住了她,却见魏警官拿着手铐远远的朝我们走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